【情天性海】(140)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10463

第一四〇章  从强暴到口爆

作者:以性的名义

2021年7月30日首发第一会所

  我是真心疼了。宁卉在我怀里哭得跟泪人似的,根本停不下来,恨不得这辈
子的眼泪今儿都要哭完了去。我除了安慰暂时也没其他办法,要说路小斌醒来是
他自己的造化,是上帝对他的怜悯一点没问题,但谁又敢说与宁卉圣洁的天使之
吻与歌声木有一点关系?谁这样说老子砍了谁!

  请叫俺老婆天使,看不出来俺老婆是上帝派来拯救他的天使么?

  虽然我半点也不确定一百首外国民歌唱完路同学是不是会醒来,不知道等于
一百个天使之吻的一百首歌唱完以后路同学还没醒来天使会怎么办。

  其实宁卉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我完全感受得到这段时间宁卉身上的压力,
仿佛正是这个压力推下了山上塌方滚下砸伤路小斌的木头,前后这十来天,宁卉
将半个天使的人影都瘦没了。

  你说我心疼不心疼?直到搀扶到车上,泪水还哗哗哗的流,我边拿出纸巾揩,
边捧着宁卉的脸蛋安慰到:「好了好了宝贝,哭得跟水龙头破了似的,当真眼泪
不收水费的哇?」

  宁卉这才破涕——当然也没笑哈,只是水龙头大致止住了。这招蛮好使,兴
个眼泪收费制度,收个眼泪税啥的,我看哪个女娃儿爱哭的毛病治不好。

  「老婆,这几天你压力太大了,现在小斌同学也醒了,要不这会儿咱去吃点
东西庆贺一下?看看你这段时间睡不好吃不下,两个游泳圈的人影儿都瘦没了。」
我发动了车车,提议到。

  「嗯。」宁卉还有一搭没一搭的抽泣,点了点头,大约这会儿是真饿了。

  吃完海鲜夜稀饭,回家宁卉终于在我怀里睡了一个踏实觉,而不像这阵几乎
每晚,都要从梦中惊厥醒来……

  我脑海里就有一个问题要问了,路小斌同学是很不幸,但说来老婆好像也并
不欠他啥,为嘛他受个伤反应会如此强烈?女人的天使心肠?圣母情结?还是真
的有什么愧疚?

  第二天一早,不顾这段身心疲惫,宁卉还是强撑着去上班,这让我好生心疼,
劝她请天假休息也不成。女人要是坚强起来鬼都害怕。

  所以我琢磨着今儿能整个啥节目让老婆彻底放松放松,在报社琢磨了一上午,
想想好像只有老牛去试着约约女神最合适,保不齐老牛的牛鞭和无敌一指禅能让
老婆……

  嘿嘿,想想都受不了。但这刺激的心瘾还没过够,下午牛导的信息发来了,
说宁卉拒绝了,理由是这几天人不太舒服。

  难不成那天我在半山别墅里看到真的是假老婆?前脚能把维纳斯淫成潘金莲,
后脚就能冷成潘冰山,女人的心,你猜了也是白猜。

  但就这么死心了老子就不是宁煮夫了,往往女人心房前面九把锁都是铁做的,
最后那把是纸做的,捅破这把纸锁差的是你最后一寸脸皮。

  于是我给宁卉打了个电话:「老婆,晚上我单位有应酬,不能回家做饭啦,
正好牛导说约你吃饭你推脱了,要不,今儿就给他个面子,去蹭他顿饭呗?」

  电话里宁卉有些踟躇,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半晌只回了一个「哦」字儿,
然后跟我说了句你少喝点酒就把手机挂了。

  看得出来,老婆的心情还没完全恢复是肯定滴,但有宁煮夫的神助攻,老牛
再去约应该问题不大了。

  果真,老牛后来发信息告诉我搞定!

  那么,今儿的漫漫长夜老子又要如何打发捏?虽说晚上长期跑单帮是一个绿
公必须经历的常态,但孤枕难眠的滋味也不是你说爱,就能爱滴,于是我快速翻
查着电话上的通讯录,心说怎么也得拉上个狐朋狗友请老子喝酒,不找人砍上一
刀,要是今晚老婆真的不回家,未必老子这火又得回家去自个撸出来?这十天有
加,老子愣是陪着心情不好的老婆禁欲了十天,夜夜搂着比范冰冰还乖的老婆裸
睡又不能啪啪啪,活生生满清第十一大酷刑!

  我电话还没想好给谁打出去,倒有人打了进来,我一看居然是婷婷!本来我
内心是这样想的,这小俩口最好跟大家与世隔绝,过上一年半载世外桃源,神仙
眷侣的日子才出来跟大家见面比较好,不把小俩口的恩爱值练到爆表,跟宁煮夫
出来混绿道很容易出事的哈。

  北方同学,你明白不明白?

  有点意外,但我还是接通了电话,婷婷的声音一贯的甜鲜爽脆:「南哥好久
不见,说话方便吗?」

  「非常方便!」老子现在一个人坐间办公室了,位升领导序列,还问我方不
方便,这个问题多没意思。

  「待会晚上有空没?我请你吃饭!」婷婷倒不含糊,请男娃儿吃饭一点都不
扭捏。

  「嗯,空倒是有空,不过我得问问先,跟北方是不是又闹啥别扭了要南哥来
给你们调解啊?先说好,再做这种街道大妈的调解工作我是要收费的哦。」

  「没有,就是想见见你。」

  就是想见见你,这话就有说道了,往左往右都是想象的大片开阔地,还没等
我开口,婷婷接下来这句让今晚的气氛立马暧昧起来,吓得老子肝颤:「不过南
哥,能不能……不带嫂子来?」

  婷婷妹妹你这是要干啥子?南哥哥可是已婚妇男哦……

  「她今晚正好有应酬,我想叫她来还来不了呢。」

  「嗯,那咱们七点见,我待会告诉你吃饭的地址!」

  「哦哦!」我连忙应承到。

  别喷老子哈,我答应了婷婷今夜的暧昧之请,不等于我内心是不想拒绝滴,
兴女人,就不兴男人有点口是心非的时候?

  讲真,老子是唱着忐忑去赴婷婷这个约滴,扳着指头算算,哪次婷婷单独找
我不是背着地雷演惊悚片:鸡毛信、荒野强暴、跟沾染了YQ恶习的男盆友闹分手
……

  也只有像咱这种具有冒险精神的淫才敢赴这只火烈鸟的约,就是再要面对一
次强暴,咱也不能怂,一定……好好配合。

  婷婷早到了,本市海拔最高的,位于市中心一家五星级酒店五十层顶楼的旋
转餐厅,海鲜自助餐,888 元一位,让我这种牛逼哄哄的城市中产不觉得是很了
不起的价格,但一年到头也不敢来嗨皮一回的地儿。

  从旋转餐厅朝外看去,尽是别家高楼的楼顶,但大都都要矮上一截,层层林
林,一幢挡着一幢,钢筋水泥的森林是我们城市的福,也是我们那一袭现代文明
与繁华华美的袍上一直被诟病的虱子。这座城市拥有的被称为高楼的钢筋水泥数
量仅仅次于黄浦江边的魔都。

  好在朝南一大片开阔地视线宽好,看过去就是长江,那是这座城市的梦脉,
哪天长江不流了,我们的脉就断了。

  而长江千古不息,所以这座城市会继续繁华下去,然后在繁华的袍上继续长
虱子。

  婷婷今儿穿了条墨绿色的牛仔短裙,裙摆很短,只能遮三分之一的大腿,下
摆有些凌乱的褶须,像故意用剪刀剪了的,完全看不出刀法,上身是一件红色的
裸肩收腰体恤,雪白的乳沟是让你视线收不住亮点,耳垂吊着两个银光熠熠非典
型的大耳环,照例的大破浪的披肩卷发,让人感受到了著名的艾丝美拉达火一样
的野性感,整一个吉普赛波西米亚运动风,配上婷婷丰腴版九头身腿长的运动型
身材,这样美好的菇凉,你见了就想跟她做运动。

  我是说我很想跟婷婷去长江边跑跑步,吹吹风。

  婷婷见了我眼里就一直有光,然后我们寒暄过后一起拿起盘子去取那些花花
绿绿的,漂洋过海来到这座城市,已经变成各种食品的海洋生物们。味蕾在跳,
但心里是很罪过的赶脚。

  婷婷见我有些扭捏,特地给我夹了几只大个的生蚝。

  婷婷点了一瓶白葡萄酒,这瓶酒少说也一千以上大洋,不在888 的饭钱当中
结算,真尼玛有钱人,搞得老子这分钟都有点嫉妒曾北方的狗屎运。

  于是我们吃上,也喝上,然后就聊上了,在离地面三万英尺的距离……

  「这阵,跟北方还好吧?他没敢再欺负你了吧?今儿他怎么没来?」我说到,
眼里都是生蚝。

  「还好吧,他今天也有应酬。」婷婷目光莞尔,又有些说不出来的欲言又止,
淡默一番,才见羞涩堆积在脸上,「我带他见我爹了。」

  「啊?大事情哈,来来,庆贺一下!」我有些惊讶,没想到小俩口进展这么
快,说着我端起了酒杯,「你爹啥态度?还算满意吧?清华的高材生哦!」

  「嗯,」婷婷点点头,脸上洋溢着小女生的幸福感,「还行吧,完了就问我
俩什么时候结婚。」

  「呵呵呵,那说明你爹十万个满意撒,这么急想当老丈人了。」

  「才不是呢,他就是急着想把我嫁出去,好眼不见心不烦。」婷婷嘟了嘟嘴,
婷婷的嘴形饱厚,这一嘟,就在我面前活脱脱嘟出一个安吉丽拉朱莉来,嘴皮上
渗有的白葡萄酒液,濡濡欲滴,想着这么性感的嘴皮天天被北方咬我心就有点疼。

  我现在终于后悔了,那次在半山荒野该从了婷婷的,好歹也能多亲亲这张嘴。

  「你愣着干嘛南哥,在想什么事儿?」婷婷伸过手来拍了拍我的胳膊,「没
听我说话啊?」

  「在听在听!」我嘿嘿一笑,赶紧从回忆的遗憾中楞过神来,「你别这么说
你爹,谁当爹的不想闺女嫁个好人家,看你们小俩口这么幸福,他当然希望你们
早点结婚啦!是不是嘛?」

  「南哥,」突然,婷婷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我,倾吐欲望已经完全掩饰
不住,反正我早有思想准备婷婷今儿是有大事跟我讲,婷婷顿了顿,表情变得严
肃,「是不是爱情与两个人的相守也不一定能守得住婚姻?我很小爸妈就离婚了,
我不想重复他们的路,我不想以后我的孩子也在单亲家庭中长大。」

  「有爱情,就一定守得住的。」我此刻给予了婷婷坚定的眼神,在教育后人
上,鄙人一直秉承正确的三观,谁跟我说这世界没有真正的爱情老子提刀削了他。

  「嗯,」婷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胸部微微起伏,这样,饱满的乳沟泛起片
刻的微澜让我的眼睛很为难,这么迷人的乳沟,看,还是不看呢?婷婷继续到,
「但爱情,不一定一直都是……都是两个人之间的是吧?」

  说完婷婷期期艾艾的样子很需要人解惑,但我感觉婷婷还有啥没说完,果真,
婷婷端起酒杯呷了一口,继续说到:「我是说,是不是可以跟其他人有……那种
关系,然后两个人还可以相爱,好好守住婚姻?」

  婷婷背来的地雷,终于炸了!我就晓得这颗雷会炸,没想到炸得如此突然,
都没看到引信吱吱冒烟,完全原地起爆。

  「什么情况?」我立马义愤填膺,正义感爆裂,「曾北方这小子咋楞说不听
呢?是不是又跟你鼓捣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南哥……」婷婷将头缓缓埋了下来,语气凝结但又不失定力,然后抬起头
把自己交给了勇气,喃喃到,「其实,我今天请你来就是问问你,让你亲口告诉
我。」

  「告诉啥?」

  「……」婷婷不说话,只用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你真要命,这是我第一次
看到婷婷的脸上飘上了两朵红云,好可爱的说,然后也只有婷婷这样敢于直面血
淋淋人生的妹子才敢把我当血淋淋的人生来直面,说出以下我心脏差点骤停的话
来。

  婷婷说,语气有一种豁出去的沉缓:「南哥,你跟嫂子其实就是实践着这种
生活方式的是吗?」

  「我……还是有点不明白?」我话有点不利索了,感觉脑肌肉已经被地雷炸
伤。

  「北方都告诉我了,你跟嫂子其实是这种开放式婚姻的实践者,你们可以有
自己的情人,可以跟自己喜欢的人上床,做爱,但你们必须忠于自己的婚姻,而
且,你们这样做,反倒让你们的感情更加牢固,更加恩爱对吗?」

  「我……」老子现在百口难辨了,问题是人家婷婷说的都是真的,我能把真
的辩成假的哇?

  「我答应了北方,」婷婷在继续,「如果你今天亲口告诉我,你跟嫂子是这
样做的,我就答应他,我跟他……也这么做。我相信你南哥,婚姻,感情这么大
的事情你不会做错的。但如果你告诉我北方说的都是没影儿的事,这事儿就算翻
篇了,我不会允许他在我面前再提这些东西了。告诉我好吗?南哥,不许骗我!」

  我——靠!我说心脏差点骤停是这当儿,我完全没想到曾北方在YQF 的路上
完全是在撒腿狂奔,老子花了老长时间才度过了YQF 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小
子现在直奔小康路上了。MMP ,这下好了,回答婷婷如果说没,这么撒谎良心如
何交代?不疼吗?如果说有,婷婷跟北方那算正式被老子带沟里去了,我得对这
小俩口一辈子的婚姻跟爱情负责了,要是这小俩口因为这开翻了车,老子可能连
良心疼的机会都没得了,仇老板一定会找人削了我……

  但那一声「不许骗我」在俺脑海一直反复路演,像一声声赶羊的鞭子抽打着
我的良心,我仰天长叹,为了真理,为了诚实,此刻除了招,我还能别的选择吗?

  我不能有。我是这样想的,以为婷婷早已成年……况且这当儿我拎起杯子把
剩下的半杯酒一饮而尽,这杯酒让我明白了一个做人的道理:做一个撒谎的人是
可耻的!

  「好吧,我告诉你,」是到了撕下伪装的时候了,装B 装一时,还能装一世?
我长吐一口白色的酒气,连同以前在婷婷面前装B 压在心头的块垒一吐而尽,这
让我突然有一种芳草碧连天的感觉,碧空如洗,特别通泰,我是一字一顿回答的,
「是的,北方告诉你的都是真的!」

  沉默……此刻应该有一个长长的空镜头,从旋转餐厅的窗子慢慢摇出,远处
是长江,这座城市生生不息的命脉……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婷婷选择在沉默中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然后嘴里嗫嚅着:「难怪北方手机里有嫂子的照片,我现在终于明白了。」

  像一饮而尽这种决绝味道很浓,仪式感很强的动作很容易让人产生要么诀别
过去,要么拥抱未来的赶脚。

  婷婷就是这么想的。

  「明白啥了?」老子现在还处于懵逼状态,我想起婷婷跟我说过在北方手机
看到过宁卉照片的事儿。

  「嗯,」婷婷甩了甩瀑布般漆亮的黑发,眸子里电光一闪,然后将杯子里的
酒斟上,端起来对我笑了,像换了个人似的,情目皓齿,熠熠取人,红色体恤仿
佛自带火一样的热度,还往周遭喷来,隔着桌子我都能感到烤人得很。

  婷婷如火,能把灰烬燃烧成春天。

  仿佛一瞬间,婷婷就转入到了往外喷火的模式,凭以前遭受过……的体验,
这把火不把你烧成春天是停不下来的。

  所以,海鲜大餐吃完了我以为完了,趁火还没烧身,已经九点,赶紧撤了回
家得了,但婷婷不算完,而是付完账临走前拎着一片西瓜要喂我,笑滋滋的说到,
南哥喊得比那片西瓜还甜:「南哥,我请你吃饭,现在你请我看电影好不好?」

  「啊?」我一听看电影这个词儿就浑身打结,心头打颤,孤男寡女看电影啥
时候看清净过?看电影,呵呵,问问宁煮夫这小子,当年曾经假汝之名对多少少
女耍过流氓下过黑手!

  「啊什么呀啊?走呀!楼下没多远就有电影院!」说着婷婷起身就腻在我身
上挽住了我的胳膊,我立马就感觉一团烈火护体,惹得老子赶紧朝四周环视看有
没有灭火器,哦错了,是看有木有熟人,因为此刻俺脑海里迅速闪现出乔老大在
俺荣升报社文化传媒公司筹备办公室副主任的时候对我的训诫:「你现在是领导
干部了,要以身作则,要特别注意行为检点……」

  这分钟要是遇到个熟人,老子如何对得起乔老大对俺的栽培?

  这回现世报了,已经在婷婷虎口下荒野脱险一回,这次叫看电影,老子感觉
婷婷要对她南哥哥再次下手。

  我是半推半就被婷婷揽着到电影院的,反正她揽着我的胳膊就没松开过,当
然我也觉婷婷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人家妹妹请吃豪华海鲜大餐,我如果连回请看
个电影都舍不得,我宁煮夫以后还如何在江湖上混?

  所以我十分无奈,被迫掏钱买票被婷婷揽进了电影院。电影是婷婷选的,诡
异的是,婷婷选的是一部老子看十遍都记不住名字的十三线非典型艺人主演的超
级爆米花烂片,选这个片片的理由我后来才晓得只有一个,没多少鸟观众会看这
种无聊的主打杀马特美学的电影。

  所以,进了电影厅真没看见几个鸟人,我跟婷婷并没有对号入座,而是找了
一个偏僻的角落,四周五排座位之内木有人烟那种,一坐下,婷婷挽住我的胳膊,
就着一头大波浪卷的长发埋就在我的肩上,一点不生分。

  婷婷发香浓郁,裸肩滑腻……

  老子心里一咯噔,还好电影正好开始,大厅里灯光尽喑,不然我一副主任领
导干部,叫人看见电影院泡妹妹,哦不,被妹妹泡多不好。

  「南哥,」婷婷也娇弱得来哈,轻轻的嘤咛了一声,但我怎么听得语气有些
怨念。

  「嗯?」我发现老子身体完全是僵硬滴,或许是因为当年半山荒野被……留
下的阴影。有医学研究报告表明,这种阴影往往会伴随着受害者一生……

  「好像你不喜欢我?」婷婷语气的确怨念的紧。

  「没……没有哈……我……」我嘴里碎碎有词,却无从达意。

  「哼,就有!」说着婷婷转过头看着我,闭上眼一双烈焰红唇就凑了上来,
「那你敢亲亲我么?」

  「婷婷别这样,让人看见多不好!」纵使老子身体下意识后踉,但心里却馋
得一逼,眼前晃悠着一张娇艳欲滴安吉丽拉朱莉范儿的嘴嘴,谁TMD 不想咬啊?

  「我就是要让人看见,让某人看见才好的呢!」婷婷依旧嘟着性感的安吉丽
娜朱莉之唇,一时任性无双,却藏不住小女生的娇媚:「南哥,你知道我早就喜
欢你的。」

  「别……别这样婷婷,我知道……我也喜欢你的,只是……」老子有点凌乱。

  「只是什么?」婷婷睁开眼看着我,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一双女孩子的眼睛,
大得可以在里面划船,像明澈的贝加尔湖……

  「婷婷,听我说,」没琢磨清楚婷婷到底要干啥之前,尽管看着那双朱莉牌
的厚唇我已经拼命的在吞口水,我还是把自己交给了最后一丝理智,「你需要我
什么帮助尽管跟南哥说,但这样子南哥不厚道啊,况且我怎么跟北方交代,北方
好歹也是我兄弟啊。」

  婷婷不喜欢弯弯绕的耿直妹子,我也快刀斩乱麻了,虽然我心里早已明白了
个一二三。但让婷婷自个说出来比较好。

  「南哥,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婷婷还有些怨我没听明白的意思,「我答应
了北方,如果你跟嫂子是这样的,我就跟北方跟你们也这样,因为我相信你南哥,
于是北方就让我找一个情人,我现在只能找你,因为别的男人我现在都接受不了,
我跟北方承认过了,我以前一直很喜欢你的,北方就说如果我能成为你的情人,
他就带我去他老家见他父母。」

  哦买噶,婷婷妹妹,可不可以还乱点嘛,狗日的曾北方,小小年纪,淫心却
被玩大了,看来学习好的人学啥都快,这YQF 已经当得显露出成为一名老司机的
良好素质,而且,这不明摆着拿婷婷对南哥的信任和崇拜搞绑架吗?

  看来老子完全低估了这小子。

  「哦,这样啊?」其实我心头早就猜出是这个剧情,但真正听婷婷嘴里说出
还是一下子有些楞不过神,这剧情来得有点猛,所以我感到舌头在打卷儿,「我
……」

  「怎么啦?」婷婷嘟着嘴满脸委屈,「我知道洛小燕是你的情人,她能,为
什么我不能?」

  唉,我就知道婷婷要来这一招,在她看来,当初做模特输给小燕子,今儿要
是做南哥哥情人也输给小燕子,因此婷婷人生之路落下了阴影怎么办?如果今儿
不从了婷婷,这不是陷我宁煮夫于不义吗?

  「我不管,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我的lover !」婷婷这性格妥妥压寨夫
人的范儿,搁梁山那会,这姑凉能跟宋江争总舵主当,「你不答应,我就不要北
方!我一个人去国外,到时你们谁也找不到我!」

  「你爹也找不到你吗?」

  「废话!谁也包括他!」婷婷的语气斩钉截铁。

  「别介啊婷婷,你爹会削了我的。」

  「嘻嘻,怕我爹就从了本菇凉呗。」这下婷婷皮了,见我有点认怂的意思,
身体黏糊得更紧,一双嘴唇凑近到我能感受她气息中白葡萄的回甘。

  但老子背脊骨就是一身冷汗直冒,这下问题整深沉了,老子已经把仇老大的
女人绿了,现在如果又把他的贴心小棉袄绿了,这个局面,怎么觉得我从不从了
婷婷妹妹,都要被他爹削了捏?

  「嗯嗯,我……」我这下终于敢于迎面婷婷的迷人的红唇了,但老子张嘴咬
之前,戏还是要整足了,煮夫牌幽默才是女人必杀器,「我倒是想从了啊婷婷,
可……可半山野外的那次,我落下的心理阴影还没治好咋办呢?」

  「啊?你坏!」这下婷婷妹妹脸上红霞激荡,说着伸出粉拳朝我身上捶来,
「以后不许再提这个,羞死啦!」

  「好好不提不提。」

  「谁提了谁是小狗!」

  「嗯,谁提了我都是小狗。」

  「扑哧!」婷婷爽朗一笑,到底是开朗的妹妹,笑点容易点燃,况且又是跟
自己喜欢的男人,婷婷这一笑特别动人,黑暗的大厅中灿若星辰,所以婷婷将脸
彻底贴上来的时候,那一刻我感觉我吻的是天上的星辰。

  「呜——」并没等我做出反抗的迹象,婷婷丰满匀实的红唇已经覆盖在了我
的嘴上,那一刹那,我仿佛觉得吻上了安吉丽拉朱莉,又仿佛吻上了吉普赛女神
艾丝美拉达,然后跟小燕子接吻的时候一样一样的,婷婷是俯身而吻,跟这些海
拔高挑的模特们妹妹身体接触的时候,作为南哥哥,为嘛我总透露出一种让人忍
俊不禁的小来?

  深吻随后就到来了,在婷婷呢喃了几句情话之后:「南哥,你的阴影往后婷
婷帮你治好好不好?」说着婷婷的嘴唇翕张,我舌头趁机挺入,湿热的口腔一条
赤裸的香舌早已玉体横陈,拦着我的舌尖彼此紧紧就纠缠在一起,尽情相吮。

  带着海洋气味与白葡萄的回甘,跟婷婷甜甜的唾液以及舌头柔软的触感让我
的大脑皮层瞬间炸裂,哪里有TMD 啥子阴影,话说婷婷很会接吻,吻技熟芮而充
满激情,舌尖的每一次缠绕与搅拌都是照着挑动你最敏感的那根神经末梢来的,
跟我第一次吻小燕子感到的青涩完全是南北两极,一个是热辣的伏尔加,一个是
甜淡的糯米酒。

  婷婷傲立的胸器此刻也紧紧贴在我的身上,接吻的时候因为身体的摩擦而导
致上身的紧身T 恤有些滑落,这样,让婷婷原来仅仅隐隐而露叫乳沟的美景变成
了小半拉酥胸,在大厅黯然的能见度里泛着莹白光亮的雪球形状饱阔,肉感逼人,
让老子几次想伸出罪恶的魔爪施以蹂躏,但想想还是忍住了,我以为这样的循序
渐进能树立宁煮夫道德上玉树临风的形象,第一次正儿八经的接吻就直接上手揉
人家妹妹奶子?不存在的,那不是咱文化人干的事,那该是多么龌蹉,多么庸俗!

  没想到婷婷突然松开嘴抬起头看着我,娇嗔了一声说到:「晕死!你不喜欢
我!」

  「又咋了?我又咋不喜欢你啦?」我突然被这句晕死整得有点晕,这女人事
妈起来总让你防不胜防。

  「吻喜欢的女孩子,手都是背在身后的啊?」婷婷有点没好气的质问我。

  「哦哦,那我该摸哪里?」我期艾艾问到,都被婷婷热辣的眼神逼得只敢朝
两边看。

  「哪里都可以!」说着婷婷又贴上来一嘴封印,热烈的吻着我,手便朝我胯
下摸去……

  哦买嘎!婷婷妹妹,这示范做得666 !

  还没等我跟着婷婷的示范把手也朝她小半露的酥胸,或者大半露的美腿伸去,
就听见婷婷几乎在我耳边小声惊呼起来:「哇,好硬!谢谢你南哥,我就知道你
是喜欢我的!」

  我靠,婷婷妹妹,这不明摆着的吗,跟你这么个热辣的大美女法式舌吻,你
南哥哥就是只不懂喜欢的蚂蚁也能硬成大象!

  接着婷婷又热烈的跟我缠吻在一起,一只手在我裤裆凸起的外沿上盘桓摩挲
着……好在此时银幕上主打杀马特美学的爆米花烂片正歌舞升平,喧嚣的背景音
乐衬托着毫无营养的各种浮夸表演与烂梗,这样,我跟婷婷妹妹缠吻的吮咂声几
乎毫无压力被淹没了,所以我们越吻越忘情,我几乎手都要伸入婷婷半露着的小
半拉酥胸的当儿,婷婷的嘴竟然毫无预兆的又跟我松开,接着她伸在我胯下的手
做了一动作让我明白火爆热辣的婷婷妹妹要干啥子了。

  婷婷拉开了我裤子上的拉链,然后手泥鳅一般伸进去捉住了里面那只大泥鳅!

  我以为这就算完了,但婷婷不认为完了,因为婷婷接下来的动作让我明白一
个真理:千万别跟本地妹妹比火爆,本地妹妹火爆派的大咖曾大侠的名号我就不
拿出吓人了,婷婷此刻的壮举绝对可以火爆得吓死你,反正老子遭吓了一大跳,
觉得以前跟这么多妹子看电影耍流氓都是白耍了。

  婷婷迅捷的低下头,低下头之前大眼睛扑闪着勾了我一眼,勾得我半截身子
发软,然后将我的鸡巴从裤裆掏出,一阵结结实实的撸搓之后,张开嘴在比老牛
小得多的蘑菇头上啜吸了两口,嗖的一声就将我的鸡巴全尺寸梭进了嘴里……以
安吉丽娜朱莉的嘴巴,将全尺寸勃起,小小的小宁煮夫含入嘴里婷婷表示毫无压
力!

  「嗷!」但老子的叫声还是大大滴,粗鲁滴,关键好鸡巴刺激,这可是公共
场合哎!

  婷婷接吻技术如此之好,所以我一点不担心其吹箫之功,况且厚唇大嘴柔舌,
吹箫的一等物器婷婷是一样不拉。小宁煮夫在婷婷温润的口腔里已经被含弄得上
下飞舞,血筋胀满,爽得它爸爸叫宁煮夫都已经不记得了,已经随时处于火箭喷
射之况。

  话说这十来天宁卉心情不好带来的禁欲已经让我此刻兴奋的阀值变成了零,
三两分钟的功夫,我已经在婷婷的嘴里兴奋得快要找不到北在哪里了。突然,意
识尚存中,我看到前面有两个模糊的身影起身,但并不是朝旁边的洗手间走去,
而是转身朝我跟婷婷所处角落的后排走来,老子明白了,是两个确实没法忍受杀
马特美学准备中途离场的观众!他们要离场,必然的要经过我跟婷婷所坐的位置。

  哦买噶,我赶紧拍了拍婷婷的头,准备将她的头揽起,但此刻小宁煮夫偏生
不争气,赶在这当儿的功夫精关尽失,我一边揽婷婷的头,却一边死死的将鸡巴
朝婷婷的喉咙撑抵,这一矛一盾的做法反倒让老子倍感刺激,似乎也让婷婷也倍
感刺激,只见她根本没有要将南哥哥的鸡巴松开吐出的意思,仍然在大幅的用力
吞咽与含吸……

  俩退场观众越走越近,路过我们这一排的那一刹那,老子的心已经飞出了嗓
子眼,俩人似乎没有发现我们的异动,又似乎感觉有人在瞄向此处……

  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大不了老子副主任不当了,此刻有什么事情还有比射一
管在安吉丽娜。婷婷的嘴里更重要,更TMD 爽的事儿!

  跟我一起唱,死了都要射,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呜——」老子一声低吼,婷婷也异常懂事的将我的鸡巴死死抵住自己喉咙,
在路人甲乙悠然飘过我们身旁的当儿,我下身一挺,终于在婷婷嘴里浓浓的射了
出来……

  好多,憋了十天的量……

  还好婷婷没咽下——不然老子就觉得亏欠大了——只是抬起头拿出纸巾吐了
些,看上去满嘴角都有黏糊的白色稠液,然后揩了揩,看着我来了句无比惊艳的
挑逗,大眼睛扑闪扑闪滴:「敢不敢现在吻我?」

  我靠,突然我觉得世界上怎么这么多值得爱的姑娘,我感到一时语塞,只是
满心感动,不由分说的将婷婷揽在怀里,紧紧吻住了婷婷的双唇……

  这个吻,好黏,好黏……

  「我喜欢你,婷婷!」跟老子的声音一样黏。

  此刻,我跟婷婷座位的后面五排的样子,一个身材硕高的年轻人却一直看着
我跟婷婷的一举一动,目不转睛,不露任何声色……

  是曾北方。

  送回婷婷已经是十一点来钟,跟婷婷临别之吻的时候,婷婷一脸妩媚的看着
我,狠狠的咬着我的舌头撒娇:「不是嫂子还在家,今晚我才不放过你!」

  终于拖着射了一管的通泰与疲惫回到家,没想到宁卉早已在卧室睡下,我进
去小心坐在床头,宁卉却并没有睡着,见我进来只是好好的看着我,一脸冷冷的
冰意写在脸上,我顿时感到寒意悱恻。

  接着宁卉坐起身,拿出自己的手机递给我。

  我一看,一头汗就下来了。

  宁卉给我看的是一则信息,她同事小李,那个叫李八卦的喳雀发给她的:
「宁卉姐,我刚才看到你老公了,跟一个长得好高,非常漂亮的女人在电影院,
那女人一直挽着你老公的手,俩人好亲热的样子哎!」

  接着传来宁卉冷冷的声音:「你不是告诉我晚上有应酬吗?这就是你的应酬?」

  我靠,婷婷妹妹,这下玩大了,不用你爹削我了,我准备把我自己削了……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