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的Twitter】(62)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bogoupoker.com)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婷婷的Twitter】(62)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第六十二章:2021年12月18/19/20/21/22/23日

  姿势已经準备好了,你,什么时候来嗝

  嘴上说着干死我,实际只有三分钟,好不容易健身的,结果也就半小时,再
见,我还是老老实实去找黑爹吧中文——天气好冷,我们一起洗澡吧。英文——
Fuck Me突击检查,上一次对着我打飞机是什么时后嘘

  缴械么好久没约炮了呢,最近认识一个很能撩的帅哥,赶紧约出来面机。

  约在一家家具店里见面,正好闲来无事就顺便给家里挑挑创意家具,当然一
路上也没忍住给自己来了几张自拍。

  谁知半个小时过去了,那家伙还没出现,不开心,于是就配了些诱惑十足的
图片法过去催促催促。

  翘屁股,把大奶搁上桌面的照片,果然马上就迎来了回覆:马上。

  马上是真的马上,才刚起来,他就出现了。一米九的大高个,体育生或者是
健身教练吧,记得Twitter上穿内裤的照片时下面也是鼓鼓囊囊的不禁舔了舔嘴
唇,有点发干,正是滋润以下的好时间。于是我拉着他的衬衣就进了更衣室。

  裤子一脱,还不错,长得粗壮挺拔的,包皮也很乾净,龟头红通通的很有精
神。舔了舔还有点汗味,不过正合适。

  有着众多黑爹的开发这种尺吋的鸡巴在我面前已经没什么挑战了,所以清洁
一番后我直接就开始给他来了个深喉,他倒是也不客气,激动的捉住我的头髮就
把嘴巴当成小穴开始了抽插,结果我的口技明显超出了他的预算,没几下就给我
来了个口爆,有点快。

  不过看他这么年轻力壮的,一定很快就能恢复,所以我也很敬业的给他软下
来的鸡巴继续舔舐,甚至舔完蛋蛋后还让他转过身子给他舔起了菊花……结果……

  很不好,我忙活了10多分钟,他也用手摩擦了一番却依旧只有一根半硬不软
的小鸟。我的脸色从刚开始的绯红变得黑乎乎的,太没用了,跪得我的膝盖都疼
了,一把将他推开就在他的挽留祈求中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更衣室。

  走出大楼我忍不住打了个嗝,嗯,还有刚刚吃下去的味道,不是太好却还是
让我想要解放一下,看了看时间,太早了,夜店酒吧什么的还没开门呢。没办法
只好直接去附近的健身房了,希望今天教练有空。

  换好衣服,看着满健身房的壮汉,靠近几步就会闻到满满的男性荷尔蒙味道,
我就更加烦躁了。

  走近教练身边,此时他正认真的教导着另一个美女。美女学得很好,不但丰
乳翘臀的,从紧身衣里显现的腹肌更是能看出非常低的体脂。

  为了不打扰他工作,我只得在他身后找了架扩胸机玩了起来。看着他在美女
面前一步步陪着他举槓铃我就觉得他两肯定也有一腿。不然谁的紧身衣会故意开
那么低的领口,还和男性的健身教练面对面的锻鍊,两个肉球都要滚出来了,我
那健身教练的裤裆也高高鼓起。

  忽然间我就没那么饥渴了,反而更期待这两姦夫淫妇会有什么发展,于是换
了个机器,一部可以躲起来观察的机器。

  果然,这家健身房就是不正经,我就不是什么个例。刚把一组练完,他们就
没了下一步,直接就离开了大厅,这家健身房的设计最大的特点就是方块式。许
许多多的独立空间方便了一些人上私课,自然也方便了像我教练这种的上「私课」。

  偷偷的跟在后头,果然教练又是把人带到了攀岩房,毕竟这玩意想玩要预约,
会玩的还不多所以做私人砲房实在太合适了。可惜这地方也够密封,甚至隔音都
做得很到位连偷听的机会都没有。我只能歎了口气,準备转回去出出汗泄泻火了。

  看着一件件的健身器材,我只觉得浑身的气力无处发洩,乾脆选了最重口的
举重,还是挺举。

  在一个壮汉刚放下槓铃之后,我就开始调整重量,壮汉正擦着汗喝着水,见
我要玩这么刚的玩意,整个人都看呆了。到他看见我缓慢但坚实的深蹲举起,再
次深蹲举起的时候他喝到嘴裏的水当着我的面就流了出来。

  可马上我的骄傲就变了,因为我发现这个壮汉的眼神并没有在我比普通女人
要种得多的槓铃上,而是在我每次深蹲都紧绷的屁股上。我依旧觉得很自豪,只
是动作比刚刚更慢,也更突出自己的优势。

  待到一组做完,我整个人已是香汗淋漓,他也不知何时準备了一瓶全新的饮
料和毛巾露出一嘴的大白牙向我递来。

  我先瞟了一眼他的裤裆,然后才报以一个同样迷人的微笑,接过他的好意,
手也很自然的抚过他肌肉慢慢的手臂。

  有了男人,我也就有了更好的宣洩口,健身房里的玩具自然也失去了吸引力。

  我被带进了男厕,随便一间隔间就是最方便的砲房。

  他和他的肌肉一样非常的粗暴,刚关上门就把我顶在隔板上急不可耐的脱着
裤子,先是他的,然后是我的。眼看他的龟头就要直接插进我的阴唇,我赶紧把
胸部里夹着的套套拿出,在他面前晃了晃。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让开,想从我手上
接过雨衣,却被我一下子让开。

  我慢慢的撕开包装,像吃口香糖一样把这个草莓味的粉色套套吃进了嘴里,
灵巧的舌头一阵捣鼓就套在了我的舌头上。等我跪下来用舌尖对準马眼然后把整
根鸡巴含进嘴里,再次出来的时候,他的鸡巴就变成了一根粉色的鸡巴。

  见识到我高超的技巧后他就更无所顾忌了,直接把我的身子拌转过来狠狠的
给了我一下。

  「啊——」今天终于有了一次爽快的体验。我任由他在我身上发洩着兽慾,
同时也配合着耸动着下体,加深我们的交流,紧紧的夹住自己的阴道,让我们的
关係更加紧密。只可惜,我貌似太用力了,在顺从的转换了几个姿势之后他就射
了。

  我脱下已经弄髒的套套,还想给他清理一番后再战的时候,他却坚定的穿上
了裤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是什么状况?真正的提起裤子不认人?一时间我跪在男厕的隔间里哭笑不
得。

  小心翼翼的从男厕走出,看了看时间才过去了半个小时。

  那一晚我很难受,老公又出去玩了,我只得独守在床上过去了难熬的一晚,
儘管拿出了大量的玩具却也无法熄灭我的慾火。

  第二天,我病了,脸红红的,身子发热,老公却没能回来。我感觉有点委屈
却没有怪老公,毕竟他已经很尽职尽责也太好了,我们本就约好了各有各玩,总
不能期待他总守在我的身边吧?更何况我们都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生活不可能
时时刻刻都守在对方的身边,可委屈依旧是委屈。

  给乾爹请了个假,我就开始在朋友圈中诉起了苦。然后就有大量的公狗开始
说着各种的关心,只是大多都只是说说,工作日我也不报什么期望。

  直到中午时分,我家的门铃响了。我裹着被单打开了门,来人很高,我抬起
头才用有点朦胧的眼看清了来人——是沙龙,他带着一个保暖壶,穿着便服来看
我了。

  「婷婷,听说你病了,这是我在外头买的……粥?是叫这个名字吧?我家阿
姨告诉我这东西对病人好。」他一边说着,一边就进了门,自顾自的就开始找厨
房,估计是想给我準备吃食。

  我忍不住从后抱住了沙龙的腰,有点感动,女人就这点不好脆弱的时候一点
点的照顾总能打动我们的心。

  坐在餐桌上,我让沙龙嚐了点他自己带来的皮蛋瘦肉粥,只是一小口他的脸
色都变了,是皮蛋,他实在受不了那种果冻一样的口感存在在一份热食里的感觉。

  所以就只剩下我独自享用了,他就那样静静的坐在我旁边看着,只是我总感
觉他眼神里有点……怎么说呢?太痴汉了。

  看我吃下去了一整碗,他就开始给我装第二碗,一边装一边还问道:「味道
怎么样?」

  「就皮蛋瘦肉粥啊,不过你的保姆厨艺还是不错的,米煮得软糯,而且很顺
滑不知道是不是用了什么山泉水,用心了。」

  他的笑容更灿烂了,只是嘴角间却有那么丝邪恶的意味。于是我开始专心的
去观察这碗粥。嗅了嗅,没什么特别,又用汤匙拌了拌除了一丝丝的蛋花,小颗
的皮蛋,和肉片外也是一切正常。再一次吃上一口,正咀嚼……忽然我就发现不
对劲了……什么时候皮蛋粥里会有蛋花了?

  「你的保姆给粥裏打了鸡蛋?」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看着他有点迷茫的摇
了摇头,我就放下粥虎扑到他的身上,把他庞大的身子压到了地板上。

  「你个死变态,在我粥里打飞机。死变态~~死变态~~」打闹更多的是调
情,毕竟又不是没吃过,新鲜的都生冷不忌何况煮熟的呢。

  他也笑嘻嘻的任由我的手掌落在他的胸膛,双手早已落在我坐在他身上的腰
臀上。我本来就没多少力气,只是一时兴起才扑上去的,此时被他的怪手在身上
一番施为哪里还有什么反抗的余地,整个人软乎乎的就直接倒尽了他的怀里,只
是我却依旧不甘心的拍着他的胸膛说道:「死变态,你就是来欺负人家的,大变
态~~死变态~~」

  我的话语声逐渐降低,慢慢的变成了呻吟声,因为黑爹的双手已经越过了我
那件薄纱的睡衣落在了我依旧发烫的肌肤上。感冒了脑子不是很清醒,身体却很
敏感,他冰凉的大手抚过我就觉得很舒服,很愿意他继续,更希望他扫过更多的
地方。

  只是他的手并没有那么如我的心意,它只关注他主人的慾望,所以我的小穴
和屁股就成了重点照顾的对象。

  「喔~~」他插进来了,可我没有力气去给他反应,只能象徵性的发出一声
呻吟就任由他抽动了。

  沙龙的家伙还是那么威武,我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下体处遭到的侵犯给吸引
过去了。整个人晕乎乎的,此刻被姦了就更没办法思考了,只能被最具冲击力的
感觉带着走。那感觉很奇妙,即不是嗑药后兴奋的产生了幻想,又不是被轮姦到
失神时那种虚脱的感觉。

  我觉得自己整个人的四肢身体都不见了,只剩下和黑爹结合在一起的阴道,
或者说我变成了一条阴道,被黑爹挤开又抽出,挤开又抽出,我在挤压着他,吮
吸着他,想把他留在体内却始终不可得。

  他好像在捏我的奶子?好像在掐我的屁股?好像扯住了我的长髮?好像……

  我记不清了,也不知被操了多久,我有了新的感觉,我好像看到了他的马眼
打开,看到他挤开了我的子宫,抵在了我子宫的最深处然后开始喷射,喷射,子
宫填满了就流向了阴道,连阴道也被填满之后就开始往外冒。

  我依旧只是死死的贴在他的身上,沙龙却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背,擦拭着我的
汗水在我耳边说道:「宝贝,好点了吗?」

  「嗯。」我好累,只是支应了一声就蜷缩起身子睡过去了。

  再次醒来,太阳还在,只是和昨天见到的一样是日出时分,我,睡了一整天。

  头还有点沉?我喝醉了吗?不对,思绪开始慢慢回到了脑子裏,我昨天病了……

  然后黑爹沙龙带着打过飞机的皮蛋瘦肉粥来看我……被我发现后在客厅裏打
了一炮……

  我赶紧拿起手机,却只发现老公的一条信息:「老婆,老周的单身派对决定
到临省去举行,我可能有几天不能回家了,注意身体喔,最近天气转凉不少人感
冒了。」

  我有点苦笑不得,我已经生病了。可动了动脖子我却又发现自己并没有很疲
劳,再把注意力落到身上,身子很乾净,衣服也换过了,不是昨天那套纱质睡衣,
而是一件宽鬆的T恤和一条短得像内裤的短裤。

  看着如此大的改变,我都有些怀疑自己做了个梦。直到沙龙赤条条的从厕所
走出,一切才变得现实。

  「宝贝,你醒啦?要不要洗个澡?昨天看你睡得那么熟我就只给你擦了擦身
子,换了套衣服。」

  听他这么一说,我顿时感觉鼻子裏能闻到不好的味道,一口就答应了。同时
对这位照顾了我整晚的姦夫提出来鸳鸯浴的邀请。

  我们家的浴缸就是老公专门为了在里面做爱订做的,大得两个人躺在里面都
不嫌挤,就是高大的沙龙躺在里面也是绰绰有余。

  满池子的泡泡成了我们之间最好的性爱玩具,我给他做了一套泡泡比基尼,
抹住了他的胸毛和阴毛,看着下面那长长地大吊,我又把原本三角形的裤子两边
加了两只大大的耳朵,一只白脸黑鼻子的大象就活灵活现了,那鼻子还在我的鼻
端一甩一甩的很是活泼。

  他也想给我做上一件,只是我的胸部太大,在上面铺点还好,放多了就容易
掉下来,等他想把我下面也糊上一层泡泡的时候就发现很难,因为我下面在流水,
潺潺的淫水。

  被发现了,澡就洗不成了,直接在浴缸裏就开始了做爱。他坚持要我背坐在
他的身上,有力的沙双手就开始托着我的大屁股一次一次的挺举起来。

  「喔~~好厉害,爸爸~~操死我了~~骚女儿要被你操死了~~啊~~好
棒~~爸爸~你是最好的,啊~~阿~~」

  我觉得昨天死鱼一样的状态很对不起他,所以今天我付出了所能表现最高的
热情,去配合,去鼓励他。

  沙龙也看出我今天的状态好多了,抽插起来也没了昨天的顾忌,每一次都尽
根而入尽根而出,他的大鸡巴总能做到这么霸道,就好像把我的下体当成一个打
气筒一样,每一次的进入都佔据了里头的每一寸的角落把里面的空气都挤压了出
来,每一次抽出又把我的软肉拉得翻起,把最隐私的角落都扫过一遍。

  在浴室里做爱其实没那么愉快,如果不是沙龙的家伙刺激得我淫水直流,我
们的交合恐怕会见那重重。此刻我们状态正好却让这种交合更添了几分情趣,我
开始不甘于当沙龙手上的一个肉便器,双手扶着他的膝盖就从新把主导权拿回了
手上,我的动作比沙龙狂野多了,一时间浴缸裏水花四溅,我的丰乳肥臀伴随着
我的骑行上下翻飞,在泡泡里却是若隐若现更显诱人。

  今时今日,怪物如沙龙也已经不再是我的对手了,和所有的男女一样随着我
这块田的开垦,再强悍的牛也只会累死在我的胯下。当我心满意足的紧紧做在他
身上,享受高潮的到来的时候,沙龙重新把我转了过来,一边亲吻着我因兴奋而
高挺的乳头一边又开始了自己的节奏。

  我们就这样交替着姦淫着对方,也不管射了多少次,直到再也不想动的时候
就缠绵的一边接吻,一边爱抚着,清洁着对方的身子。

  沙龙走了,我也没再出去找别的男人。毕竟刚好的身子,还需要修养一下。

  时间临近圣诞节,公司开始準备各种的活动,我们模特部门除了日常的拍摄
工作自然也要开始在自己负责的帐号上炒热气氛,迎接这一波红利的到来。

  今天出外景竟然还要我们穿纱衣,实在是好没人性。可是谁叫我们都是打工
人呢?只好在摄影师萎缩的目光下换起了衣服,和他们嘻嘻笑笑的就脱了个精光,
也没关几个工作人员,毕竟我们公司里没被他们睡过的模特就没有。

  只是到了可可的时候就比较麻烦了,自从认了马克这个黑爹以后可可就越发
的堕落了,大概一个月前我们拍摄的时候就看到她在后腰纹了一个黑桃Q的纹身,
我们这些行内人自然知道她这是完全把自己当奴隶了,只是没想到短短一个月过
去她就把纹身纹到了胸部。

  她日渐丰满的乳头周围围了一圈黑蝌蚪一样的纹身,穿上今天的小号泳衣依
旧挡不住,只得给她贴上一个大大的胸贴,拍完国内媒体的照片后再脱下来拍一
组国外的,毕竟这些纹身在国外的社交媒体特别吃香,虽然会有很多反面的评论
却也肯定会吸引无数的老色胚。

  「怎么想起来在胸口纹这个了?很痛吧?」我抱着可可,可可就把头靠在我
的胸前,我就一边摆着姿势一边问道。

  「嗯,痛死了,不过爹爹说每给我找一个新爹我就要纹一个,他準备了一整
套的纹身给我呢。烦死了~~」她的话语是抱怨的,可无论语气和神态我觉得都
是愉快的。

  「胸怎么大了这么多啊你?又发育了?」我趁着摆姿势的时候顺势托起她已
经颇具规模的碗公胸,还淘气的捏了捏,软软地不是很弹手,只怕再大下去会下
垂。

  「你猜。」她说着又点骄傲的意思。

  「隆的?」刚说完我自己就否定了,我还没听说她请过长假,这种大手术恐
怕没个十天半个月的回覆不过来。

  「你……不会有了吧?」这么快就长大,我也就想到这种可能了,可看了看
她依旧平坦的小腹,我又有点害怕的摸了摸说道:「落了?」我知道马克和我的
黑爹们不同,他可不是什么有钱有品的好人,以他的变态估计会让可可堕胎后又
保持着她产奶的状态,真真正正的把可可养成一只母畜。

  她一把将我的手打开,唾了一口说道:「胡说什么呢,不过如果真能怀上就
太好了。」说着她还有点失落,这娃娃算是没救了。

  我告诉你喔,她说着就把嘴凑到我的耳边,摄影师则趁机拼命按下快门把我
们说悄悄话这一幕留下影像。

  「空孕?」好像以前听乾爹说过,那是一种催乳剂,通过化学手段让女人的
荷尔蒙模拟出怀孕的状态,造成没有怀孕却能产奶的状态。不过乾爹从来没有让
我用这种东西,因为听说用多了伤身体,还可能造成不孕。

  我把可可的衣服拉下来一点,捏着奶头就挤了挤,她吃痛再一次打开我的手
说道:「还没呢,才刚开始用。」

  这一幕也没能逃过摄影大哥的镜头,这张照片能发到国外,至于他会不会留
底自用就不知道了,反正见我们开始做出这种出格的表演后,场内的雄性动物早
已蓄势待发了。

  摄影大哥的手开始失控般的按着快门,全场也开始像一架一流的汽车马达一
样发动了起来,无论是指挥的,后勤的,模特,都纯熟的配合着,外拍比预计的
足足早了半天结束。

  把最后一张照片搞定,摄影大哥就把相机扔给了助手扑向了早已衣衫不整的
模特群,我们则一个个逃进了泳池,一瞬间一场淫乱泳池派对就开始了。

  我有时候很讨厌自己,记吃不记打,这些日子里,老公对我很好,沙龙对我
很好,想过当个好老婆,想过努力工作。可昨天听完可可描述她被马克调教的过
程后,我今天就自己找上门来了,不但答应让他玩,还得付钱。因为马克的职业
就是一名调教师。

  早早的就请了假,却等到半夜才轮到我,我很怀疑他是故意晾我的,可转念
一想,如果他真的有那么的客人……不寒而慄啊。

  在马克的工作室里我再次见到了唐浩,依旧是一身的帅气的休闲装,如果不
是知道他的底细,谁都不能把他和一个变态人妖联繫到一起。

  马克很热情,他毫不客气的上来就捉了捉我的胸部和屁股,然而却没有更进
一步的侵犯。他凭着手感就準确的为我拿了一套全身的蕾丝内衣,只是在三点的
重点部位都是中空的,这种内衣比不穿更有吸引力。

  除了内衣,我得到的就只有一件皮质的长袍,一看就是露出的节奏。我对这
种安排其实有点失望。

  陪着唐浩走在长堤旁,江风吹拂着我的长髮,西装革履的美男挽着我的手,
配上依旧灯火辉煌的夜色俨然一副美画。

  长堤上人不多,毕竟此时已经不早了,我知道再过一段就进入一些旧城区,
想起几个月前和老公在那里玩的露出街拍我还有点回味。

  只是没想到,当我们面前走来一个四眼的瘦子时,唐浩却在我的身边说道:

  「是时候了。」

  我惊讶的转过头看着他,整个人都没有动。这可就不是暴露,是暴露狂了,
这可是犯法的。

  只是还没等我出言询问,他却一拉手上的绳子,这是出门前我就发现的,绳
子连着我的拉鍊,当时我以为这是条狗鍊,只是连着链子方便我不用带项圈吧了,
没想到这衣服做了机关,只要轻轻一拉,整件衣服就会中门大开,露出里头美好
的风景。

  一时间,我和面前的四眼男都愣在了当场,他是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眼睛
却依旧快速的浏览着面前的惊喜,我则被江风一吹,奶头和阴蒂都冻得高高站起。

  唯有唐浩像个没事人一样拖着绳子带着我继续往前走,直到走过了四眼男一
段路之后有为我把衣服链子拉好。

  我吞了吞口水,发现自己的脸红红的,热得厉害,在人后不论是露出还是打
炮我都试过而且不只一次,可人前,好像还是第一次,太刺激了,我开始对接下
来会发生什么充满了期待。

  又是一段路过后,迎面走来一对夫妻,要拉开吗?我期待的看着一旁的唐浩,
期待着……期待着……甚至双手都紧张得死死捉住衣服,有点想自己撕开……结
果却什么都没发生。

  带着失落的心情我们却没走进暗巷,反而走进了步行街。大多数城市的步行
街都是不夜城,我们的城市虽然不至于,此时却也是人来人往,这让我走起路来
都有点不自然,毕竟经历过刚刚江边的一幕,我不禁幻想在这地方重现刚刚的场
面……那得多震撼啊?

  没有特别的选地方,唐浩就很突然的拉着我的手坐在了路中央的花圃上,我
坐在他的腿上。他的手上开始有一些细微的动作,很小,外人看来很随意,唯有
我感觉到自己那件看似厚实的外套有一个小洞被剥开,露出的正是我真空的下体。

  而他的鸡巴早已在我坐下的时候就贴在了我的肉腿上,此刻已经校準了位置
很自然的就滑进了我的体内。

  太刺激了,眼前是无数的年轻人在路上走过,我的下体处却插着一根鸡巴被
他巧妙的一顶一顶的抽插着。

  儘管我们的衣服宽厚,动作也小,但只要一个动作大了,或者一个路人好奇
靠近了就会发现我们的真实情况,然后……不行了,越想下体处就夹得越紧,越
想下面的水就越流得多,我黑色的丝袜已经被泡得湿漉漉的了。嘴里的传奇也越
来越重。

  「娃娃,你没事吧?」一个中年大汉醉醺醺的靠上来关怀我。

  「没……没事。」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把我直接送上了高潮,我回答起来都不
利索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喝多了。」好几个同样带着酒气的大汉上前拉走
了那个人,只是看我的眼神也是满满的疑惑。

  在他们一步三回头的动作下,在这个人来人往的夜市里,我连续的高潮了起
来,然后我只得狠狠的咬住自己的手背不让自己发出因为太舒服而想叫出的呻吟。

  只是声音止住了,下面却不受控制的开始喷发,而唐浩则很不地道的一把将
鸡巴抽出,一时间我身下的地面就湿了一片,这情况马上就吸引了周围的目光。

  我赶紧捉住唐浩的手祈求他能把我带离这里。他却慢吞吞的扶起我,一步一
步依旧像个情人一样搀扶着我离去。

  我的脑海有点眩晕,甚至感觉自己有点缺氧,好像就要晕过去了。只是为什
么我的下体却那么敏感呢?那些或好奇,或鄙视的目光就好像一根根无形的鞭子
抽打在我的脸上,又像一根根肉棒刺激着我的小穴,那里此时热得发烫,痒得要
死。

  在好奇围观的人开始有掏出手机动作的时候,唐浩终于加快了脚步带着我离
开,只是在这个每个人手上都有摄像头的时代真的没有人把我的丑态留下来吗?

  节日快到了,手机里满满的预约,乾爹的,米高的,沙龙的,连老公也专门
发来了问讯看我们今年是要一起过还是各过各的。只是此时我没有丝毫回覆的空
闲。

  昨晚的冒险再一次让我拜倒在马克这个肥胖,丑陋,甚至短小的黑人脚下,
心甘情愿的给他吮吸着脚趾头。我用仅存的意志告诉自己,这是为了见识更多的
新鲜事,绝对不能沉迷,绝对。

  也许是觉得我已经臣服了,也许是我的技巧的确很能取悦马克,更多的可能
是我付得太多了。今晚他决定带我见识这个城市属于他们这一群人的一面。

  出门前我的一切都被收缴了,赤条条的穿过长长地楼梯,顶这闭路电视就这
么上了车,如果路上哪个司机的眼神好一点,就会看见我这个裸女坐在黑人的旁
边,一条安全带穿过长长地事业线成为全身唯一的遮挡。

  聚会地点是一家酒吧,穿着西装的马克带着赤裸的我和可可走向了后门,虽
说是后门可灯火依旧,儘管没有路人却依旧让我觉得紧张刺激。倒是可可,她好
像很习惯这种暴露的行为,很自在,我怀疑就算有陌生人看见她,她也不会有什
么反应。

  只见门口的保安是黄种人,看见马克和可可都直接放行了,唯独到了我却拦
了下来。我只能把隐藏在大腿内侧的黑桃纹身露出,这是出发前马克用一次性纹
身机给我纹上的,原来赤裸都不能取信于他们,只有这种印记才是唯一的通行证。

  如果这个世界有地狱的话,这里应该算是其中一个。当然地狱不一定残忍,
但绝对堕落。

  酒吧并不特殊,甚至有点老旧,只是里头却泾渭分明。这里只有两种人——
黑人主人,和他们的奴隶们。除了肤色,更明显的是穿着,有穿和赤裸的。

  这并不是一场纯粹的乱交聚会,更多的人在这里是聊天,喝酒,那些赤裸的
各色男女更像是他们的伴侣或者附庸,他们也会有自己的交流,很自由。只是当
黑人们有需求的时候他们没有拒绝的自由。这些都是可可这个导游给我灌输的。

  很快我就知道这种自由是不存在在我和可可身上的,因为我们都太出挑了,
所以很快就被别的黑人看上。

  第一个参观的地点就是厕所。我的奶头被一个瘦高的黑人拉扯着被拖进了男
厕所。里头有三个便池,都设计得很大,大到可以让一个人坐进去,所以我一进
去就看见三个长得很不错的女人坐在上面,一个被抽插着,另外两个则是真的成
了肉便器,被男人对着撒尿,而她们都会张开嘴迎接着。

  我的瘦高黑人把其中一个刚空下来的白人妇女赶走,把我安置到了明显没有
打扫过的便池上,然后就开始侵犯我。对,是侵犯,他对我的感觉就是一具诱人
的肉体,也仅仅是一具肉体,所以他啃咬着我的丰乳,鸡巴狠狠的抽插,会不会
能疼我?会不会弄髒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肉穴能不能尽快让他射出来。

  这种被物化,被遭贱的感觉实在是太喜欢了,记得上一次真的变成肉便器还
是乾爹把我带到流浪者公园的时候,那一次有乾爹在旁照顾,这一次却充满了未
知数,因为马克这种小人是绝对不会为我那几个钱出头的。

  「啊~~阿~~大力点,操我,哈哈哈~~」面对一个野兽般的陌生黑人,
呻吟求饶远远没有咒骂,浪语来得有效,也只有这种可能不会再见面的人和魔幻
的环境里才能充分的发洩心底最深处的慾望。

  我的脚被男人架到了肩膀上,这样他才能用最深入的姿势侵犯我,他的手捏
得我的胸脯生痛,眼睛紧闭完全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的美丑与他无关,他
的脑海裏有自己的幻想,我们肉体的碰撞就是他最好的佐料,让美好的幻想变得
更丰富,更真实。

  最后幻想照进现实,他整个人都紧贴到我的身上,鸡巴里真的像尿出来一样
的大股大股的灌溉进我的深处。

  我还準备和这个男人温存一下的时候,他却被另一个黑人拉开,然后我的身
子里就又插进了一根新鲜坚挺的黑肉棒。此时我往男人的肩后看去,已经有不少
男人在排队,而我身边的其他便池里也不知什么时后换上了更美的女人。

  这里真的很魔幻,因为我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已经不知被带到了酒吧的哪个角
落,只觉得肚子胀胀的,屁眼一跳一跳,然后实在忍不住了就被排了出去。只是
感觉排出来的东西都是液体,我体内的骯髒好像早已被排空了。

  勉强把头拧过去,只见几个不怀好意的黑人拿着一瓶瓶的啤酒,然后瓶嘴就
塞进了我的屁眼。

  这些混蛋在用啤酒给我灌肠。我的身子也是黏黏的,不单有精液的腥臭味,
还有一点淡淡地啤酒香,估计我身上也被淋了不少。

  不知从屁眼里喝了啤酒是不是也会醉,反正我整个人都是酥软的,头有点晕,
感觉不是很亮的灯光依旧刺眼,而且晃得厉害。

  我还想被这些男人提起来了,好像有两个?三个?不知道多少肉棒开始抽插
我的下体,然后嘴巴裏也被塞进了一根。

  我放弃了挣扎,完全的缴械,就这样吧?反正身子已经没有了力气,脑子也
不想转了,唯一残留的就是经过抽插后本能的高潮,本能的洩身,太舒服,就这
样一直下去,挺好。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