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座六楼】(1-2)作者:红油青瓜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红油青瓜
2022/1/9发表于:首发禁书,SIS101,四合院
字数:9682

作者前语:

最近想了蛮久,开一个属于自己的原创很不容易,需要构思
很多,然而思考一轮后,绿文当道,自己也喜欢看,但想说
写些轻鬆作品给各位读者,毕竟肉戏不擅长,放心一定会有。
这部原创基本走向是随我心去写,每星期或者两星期一更,
情节也会慢慢展开,中心还是会围绕这样几个人的故事,
会写多长随缘,只愿你看完一笑已经很不错了(笑

之后如果发现有趣的文章或许会心血来潮再写续章~

二座六楼的故事究竟是怎样?敬请期待下去吧~先来个序,
本星期日会再有~

最后再次谢谢有支持青瓜的读者,虽文笔有限,但
会尽力努力写出想写的各位读者们,首发会在禁书
及第一那边。

                           (一)新旧

     白雪纷飞,刚入冬的Y市温度已然只有几度,雪花降落
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这座看似繁华的城市却具有别样
的风味所在,从高空望下去,左右以一河之隔区分了不同的
区域,左边建满了高楼大厦,各自基设都所具备,而右边的
区域则是彷如时间停止在上一个世纪的建筑,街道车道均错综
複杂,然而并非国家不想统一发展这里,不过是因为想以Y市
上世纪的繁荣作为卖点的旅游区域,虽说确实有明显的带动Y
市的人气及经济,实则Y市整体市民倒没有特别在意此区分,
毕竟从学校以至职场上的流动和别的市没有区别,不过是一河
之隔分的旧城区及新城之分。

      此时新城一酒店房间内,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人
及穿着婚纱的女生坐在化妆桌前看着彼此。

     「没想你这家伙穿起西装还蛮行啊?」穿着婚纱的女生
戏虐着说着

     「靠,什么叫还行,这叫本来就适合好吗?」西装年轻
人闻言一炸瞪着旁边的女生说着

     女生看着男生好一会噗呲一笑,男生也看着她微微一笑

    「真没想到我两会结婚,这是走进坟墓的节奏吗,哎」

    「对啊,真没想到,喂喂喂,后面那句什么意思!好像
很委屈你啊!」男生作势像抓住女生的手

     门外传来敲门声,两人停止的嬉闹,穿着婚纱的女生起身
走到门口回头一笑伸出手,男生看着她收起玩闹的表情,站直身子
走向正被打开的门。

     ——————————————–

     时间回溯到八年前,Y市刚实行旧城及新城融合发展的政策下,
旧城各个地方开始热闹起来,其中城内位于接近中心位置中,一座
上世纪建筑风格的大楼,米色墙身,有八层高,墙身已然有几处油漆
脱落,但整体尚算乾净。于大楼地下正中门口位置上写着书法题字
「映雪楼」,林浩躺坐在大堂内的椅子上,脸上盖着一本书睡着,
此时因为正值夏天,挂在墙上的温度计在35度位置仿似没有停止缓
缓上升着。他只穿着一件Tshirt和短裤,穿着拖鞋翘r起腿,楼下大
堂只有天花板的大风扇传出转动一会就卡住似的声音。

     「煎饼5块,加蛋1块,来叻」

     大楼外三五几个人围着卖早餐的中年妇人,现在已经过了她
最忙的时间点,她最忙得是早上6-7点学生上学及上班,现在快9
点她吆喝着把剩余的材料卖光準备收档走人

     「呃 ,阿姨,映雪楼二座是前面那儿吗」一个手拉着行李
箱穿着中学生衣服女生对着妇人问道

     「前面那里就是啦,那有一个人睡在椅子那栋就是二座」

      女生闻言道谢提起行李箱朝那里走去,她看在门口看了看
大楼样子,然后看了看手机对比着什么似的

      「怎差那么多啊,这相片是多少年前的啊?」她放下手机
走向桌子上挂着管理员牌子的位置,只看到一个年轻的男生盖着书
本在脸上躺在椅子在睡觉

      「那个,这里是映雪楼二座吗?我是今天来入住的,喂,
你是管理员吗?赶快给我钥匙,太热了」女生手一拍桌子连串问
题向着林浩问到,林浩此时被这一拍惊醒,书本滑落,微微睁开
眼,看见一个约十七八岁的女生站在她面前,穿着白色上衣,蓝
色及膝裙的校服,绑着马尾的头髮就算挂起了,也快及腰了,放
了下来应该还是很长吧?最让人诧异的是绑马尾的一个颇大黄色
星星扣子,反而是这个扣子很显眼。林浩再认真看了一下她,大
大的双眼及粉嫩的樱唇,两眼彷似闪烁着星星眨着眼,向下扫视
微隆的胸部,大概有B吧?林浩瞇眼看了下点头,毕竟是学生应该
还会发育吧,这时他盘算着会长多大。

    「喂,你看哪裏啊。色狼!」女生一下护着胸部说道,林浩
闻言坐正身子看着她

    「住几楼的,身分证拿出来给我登记」

     女生从校裙口袋拿出钱包拿出身分证递给林浩,然后说是住
六楼的。林浩一边打开那残旧的登记册开始纪录

    「张乃馨对吧,这里每个月月底缴房租,一个月1500,水电
同住一层的共同分担,缴房租月底自己来这里给我,只收现金啊,
这里是钥匙,你住6楼A室」林浩把身分证及钥匙递回去给他,然后
低头继续纪录。

    乃馨一把拿过身分证及钥匙没有理会林浩转身準备按电梯上楼,
没料到电梯前被胶带一个叉字封了,她猛然回头看向林浩正想说话。

    「对了,电梯坏了,还没有师傅有空来搞,最近麻烦你要走楼梯了」

    「甚么!!!」乃馨娇喝一声,然后跺脚了下咬牙看向林浩
好一会走向楼梯口右手提着行李走上去,她左手拿着手机说着话。

    「真是的,和你说,新租的房子居然坏电梯了,而且和照片
上差太远了,要不是便宜才选旧城来住,真是气死我了呀」乃馨对
着手机发着语音说着,身影渐渐消失在楼梯间

    林浩写下,九点十五分,张乃馨,十八岁。住6A关上纪录册
重新躺回椅子回想着那中学生的抱怨,其实这里本是自己家族的其
中一个产业,林浩不久前被父亲叫来看管这里,自己也是千般不愿
意,没想到那老家伙居然说要我不管你,就管这楼五年,五年我满
意了,你就不用继承家业,这么诱人的条件他无法不动容,因此最
终接了这个活,一座其实就在对面街,但那里被租出去做办公室用
途,所以可以住人的只有这个二座,他自己住在八楼顶楼,一至七
层,基本全都入住,只剩六楼还没住全。

   「这天气真热啊,混蛋老爷子也不安装个空调在大堂,要死人」
林浩躺在椅子看着天花板那转动的风扇,明显丝毫凉风也没感受到

   「现在的中学生,发育的不错嘛,话说她应该知道房间内也没
有空调吧?」林浩邪笑着低语道

   炎热的温度让林浩又继续睡了一会到了中午,他挂上外出牌子
溜到对面餐厅吃午饭,这条街其实还算蛮多吃的选择,旧城区
开的餐厅,路边小档口比较多,毕竟租金便宜,林浩锺情的这家
是一家叫「小羊麵馆」,但每次他进去都是叫老闆炒个小菜来吃

    「老闆,我要吃番茄炒蛋,少饭啊」

    「你家伙,就不吃下我家的麵啊?老是像你这样人点自己想
吃的菜,我这可是麵馆啊」一个胖的身形右两个林浩的中年男人
在厨房里大喊着

    「嘿嘿,我说老羊,谁都知道你的麵不行啊,早叫你专注卖
小菜啊,别啰嗦,快整」林浩自顾自去雪柜拿了罐汽水开起来喝

    「行了,行了,老公你快弄,别饿着浩子了」一个也和老羊
差不多身形的妇人拿着碗筷给林浩摆弄

    「得了,都不知道是不是你亲生的娃,就知道这样宠」

    「你是皮痒了吧!」林浩看着这对夫妇,每次都觉得蛮
好笑,自己其实小时候在旧城区读书的时候其实就常吃他们的
饭长大,所以他们很熟悉他,看着他们开店,所以老羊这样说
也是因为他老婆确实当浩子半个儿子,毕竟他们多年膝下无子

    一轮午饭后,林浩回去大堂继续躺坐那里,他正想点根烟
抽,这时候一个女人正在走向他的位置,他把火机放下。

    「请问这里是二座映雪楼吗?我是今天新入住的」

    林浩看着眼前的女人,约有25岁吧,一身白色衬衣黑色短裙,
背挎着小背包,两条修长的腿穿着黑色丝袜,这个天气穿着不热吗?
脚穿着黑色短根的皮鞋,看来是附近工作的啊,胸部也蛮有料的,
有C吧,身材也不错,是散发着少女及少妇之间那种韵味,女人最
黄金的阶段,脸上挂着黑框眼镜,头髮是绑着一个林浩不懂的髮型
,只见一圈头髮被卷了一个小球在脑后,眼神略犀利的看着她,还有
点傲气的扬着下巴,抱着双手在胸下,戴着翡色玉镯的双手不时顶着
胸部。林浩有一米八,这女的估计有一米七吧,比早上的那中学生高
一个头。

    「对,这里就是,身分证拿来」

    一番操作下,这女人没有作声看着林浩做事,当听完林浩解释
后略点头拿了钥匙,她叫林七巧,二十四岁,比林浩想的差一岁,
林浩抬头看了她一下,或许因为正是中午,阳光从后照着她彷如
散发着光芒的身体,没有过多表情下的她,确实有种让人无法忽视
的气场,林浩再看她好像没有行李在身边。

    「你行李没带来?」

    「没有,本来就公司午休过来先拿来钥匙,下班再去把那些
家俬买下找人送来,这几晚会住酒店,届时这几天麻烦你接收下
送家俬的人上去,谢谢你」林七巧业务式的回答着林浩,言语中
确实没有带有任何感情

    「可以是可以,先提醒下电梯坏了,你和送货的人记得提醒,
我可不帮你抬上去」

    「行,我号码也留下了,那有事你可以再联络我」随即拿出
太阳眼镜没有多看林浩一眼转身离开,对她来说林浩的存在彷如
一点都不重要。林浩看了那离去的身影,把纪录册关上,点起烟,
总算能抽上一根。

    那双脚确实不错啊,肏起来感觉会不错吧?看来是刚入职场
不久的人,气场也蛮强,估计在拼命往上爬的那种人,能住酒店
,为啥不一直住酒店算了,林浩心里想着,这钱花的也真可以,
林浩自己其实也不缺钱用,虽然家里确实可以提供足够开销,
但就他的副业的盈利足够他用一生,虽说这样,他自己还是还
是用的很少,抽的烟还是最便宜那种大爷抽那种烟。

    林浩没再多想,他拿出了围棋出来摆弄,此时大堂内已经有
几个大叔在那不时瞧着林浩,这半年来这群大叔已经习以为常这个
时间段来这里,因为林浩在这摆弄象棋打发时间和他们下棋,却
没有一次赢过他,所以几乎每天总会有人来挑战他。

    林浩把烟熄灭在烟灰缸里,然后向那群大叔点了点头,不一
会就开始一个个接一个挑战着他,每局棋不到二十分钟至三十分钟都
纷纷低头摇着投降。

    「不可能,明明走那一步没有错啊」

    「你白痴,那是浩小子骗你入局,你还傻傻的跟着他走」

   一番激烈讨论又开始了,林浩其实只是无聊打发时间玩这个,自己
倒没有认真去学习过,硬要说从哪学,也是自己小时候和自己老爷子
下得多学了不少,这群大叔倒是让他赢了,因为小时候他赢老爷子
次数五根手指数得出的次数,看着他们讨论倒是有趣,他们最气是
这小伙子居然不懂棋子布局那些,林浩每次回到都是感觉那样对了
就下了,气的他们半死。

     时间也悄然到了三点左右,这群大叔都要回去接着忙下午的工作
,本是充满吵杂的大堂一下子又只剩下林浩自己一个看着天花板发呆,
这时放在一边的手机不停传来信息,每段信息基本都是一个意思。

   「我的神啊,下一话稿子想好没啊」

   「乖乖,求你了,我想回家啊啊啊,给个初稿也好啊」

    林浩终于拿起手机敲信息,只敲了几个字回过去,「太热了,
没想法」然后把手机丢一边,手机又传来一连串信息震动。他打了
个哈欠本想继续躺一下睡下,他每天要晚上九点才可以下班上楼,
所以基本他下午还是会睡一觉。

    正当他快闭上眼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拉着两个
大行李箱走向他

    「那个,这里是二座映雪楼吗?我是今天新入住的」女人擦着
额头的汗说着,林浩心想今天还真多新入住的同一天来啊,眼前这
女人身穿白色连衣裙,胸部倒蛮小,甚至不感觉有,可能因为天气热
出的汗有点透出黑色的胸围,哲白的双腿下是穿着红色的凉鞋,十根
小脚丫在那顽皮的不时动着,一头只到肩膀的黑色头髮散落着,脸有
点园,是那种稚气的脸型,但看得出来有一定年纪,估计有三十,应该
是结了婚?

    林浩在登记完她的资料,把6C的钥匙给了她,然后她也问了
一连串问题,关于住的单位各种细节,了解下知道她是和未婚夫
一起来这里住,今天自己先来安排好住的房间,未婚夫还在下班
才来,是打算今晚就打算入住着,虽说这里本身有提供简单家俬,
像中午的那位估计打算全部新买,早上的学生妹直接用现有的,
这对未婚夫妇为了长住沿用之前租房内的。

    「你先上去看看吧,给你们送家俬及行李的人会帮你留意
着了,不用担心,你和他们说要爬楼梯就是了,电梯坏了」

    女人连忙道谢然后提着两个行李箱上了楼,林浩倒不是不想
帮忙,看她搬那么辛苦,只是他本就不想干涉租客太多,这些毕竟
是他们自己的责任。

    「白小莉吗?果然三十岁啊,看着身形说她二十几岁也信」
林浩瞇眼看了下快消失楼梯间小莉的身影,下体的小弟可耻的硬了
下,今天来的租客都不错嘛,林浩闭上眼躺回椅子脑中回放着今天
入住的三位新租客,今晚可以撸一发,嘴角微微邪笑了下。

    随着夕阳来临,漫长的白天快迎接结束,期间学生妹乃馨换
了身私服蹦达着出去了,穿的蛮清凉性感的,估计是去见小男友吧,
林浩只看到了那个挂着黄色星星扣子的发圈眼前一闪而过,还有点
花香散发着空气中。

    到了饭点的时候,一群送着家俬的人才踏进大堂,林浩指示完
后就又溜去老羊那吃饭,晚上他抓着老羊喝了几杯,所以有点晚才
回去,时间已经接近八点半了,他微醉的躺在那,看了下手机,
发现手机已经快有上百个未接电话,信息也是一大堆,全是同一人,
他看一眼最新那条,「求哥你了,交稿吧~~~要不然我要跳楼了啊」
,林浩一邪笑敲打信息回着,「跳」,然后把手机丢一边,再坐
半小时他就下班上楼,带着微醉的意识他不知不觉睡着了。

    等林浩被冷醒一乍醒,发现眼前站着一个抱着猫的女人看着她。
他一惊坐起来,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穿着一身旗袍,最先吸引的他的是
一双大概有E的双乳,她双手怀抱着一只黑白色的猫舒服的睡着。一身
红黑色交织的旗袍包裹着这女人的身躯,估计也有四十岁吧?那一抹
深红的唇膏凸显了她的双唇,这嘴口交一定很爽吧?再看除了嘴唇的
唇膏其他位置倒没怎化妆,双耳挂着小小的银饰耳环不时闪烁着,整
个给人惊艳的成熟美感,难道是做那一行的?林浩被这想法摇摇了头
清醒了,他看她依然只看着他不语。

    「那个,抱歉睡着了,你是新入住的租客吗?」林浩只见那女人
点点了头没有多说话,他就开始帮她登记,在一番解释后最后把6楼
最后一间房的6D的钥匙给了她。她依然看着林浩不语,盯着他。

    「还有什么问题,姚小姐?」这个女人叫姚菫儿,已然有三十五岁
,看不出只有三十五,最让林浩留意还是胸前巨乳,那只猫也太幸福了。

    「这里可以养宠物?」林浩没想到是这个问题,他点点了头,
毕竟这里一来是旧城区,本来就没那么多规矩,二来他自己不讨厌猫,
如果是狗估计他还要掂量下,没错,他自己倒是非常爱猫,可是因为
某些原因不再养了。

    菫儿微微一笑点了头抱着猫转身走上楼,发现她笑起来的时候
蛮勾人,不笑就是冷冰冰的,差距蛮大的,林浩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
已经是十点了,这女人刚才看着自己睡了多久了?他收拾了下位置,
挂上休息牌子,结束了一天工作,他点起烟边抽着去八楼準备休息。

    「一天来四个不错的新租客,这下子倒全住满了,身材都不错
啊,今晚撸一发好了」

    Y市旧城区已然一片漆黑,遥望新城那边依然灯火通明,不知道
旧城区的将来也会如那般成为不夜城,染上不同的色彩吗?晚风吹袭
着旧城区的每个角落,不同角落下的你,他和她或许都望着这座城市
的模样。

                               (二) 红灯

    两週后,二座这里已经全栋都住满,林浩一早坐在大堂内
咬着油条听着眼前的女生说话,这女的就是六楼A室的陈乃馨,
今天的她白色T-shirt,紧身的短牛仔裤露出两条哲白的大腿
交叉坐着,头髮依然帮着那个黄色星星发圈。

   「你听我说,那个傻子还真在学校门口等我放学,足足等
等了一星期,你说他傻不傻,我只不过是随口答应过他吃饭的
事,没想到还真上心了」她边按着手机边说着

    林浩听着她说并没有回应,就在她搬进来三天后,这女生
不时早上就会坐在这里和他一脑子说着自己追求者怎样怎样
的事,这不又在说一个可怜的小伙子败于她的魅力,林浩咬
完油条,一口豆浆喝下去,怎么是甜的,阿姨给错了啊

   「也不看看他那个样子,戴着眼镜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绝对是宅男,噁心死了,除了身高比较高,我死都不会和这样
的人吃饭好吗?连坐我的饭票资格都没,唉,谁叫这些男生
那么愚蠢」她放下手机看着林浩说着

   「喂喂,看着我做什么,别把我归类进去,你今天又翘课
不去学校,你是不想读大学了啊?」林浩只喝一口豆浆把盖子
盖上,甜的真的不行

   「咋不喝了,浪费啊」乃馨闻言对林浩别嘴,一把把豆浆
拿去喝了,林浩看着她这样做,嗯,不浪费也好,这家伙好
像什么都吃。

   她一口气扬头喝完的样子,就这样看果然还是是年轻女生啊
,整个散发的气息确实会让一些男生欲罢不能把,毕竟不论身心
的年轻优势放在那里。

   「浩子,今天呢,我生日呢,待会我男友就会来接我去玩,
我男友可有钱及厉害了,手下小弟可多了,还是管着新城一条
街呢,反正我读书本来就差,也放弃上去了希望,骗着父母出
来独立,家里也会帮我付房租,但钱完全不够花啊」

    家里给妳钱,你却还嫌不够花,看你手机是最新的型号,
林浩吸着烟看着她,现在你就放弃学业,将来你会着怎样?
他转头看向门口外,此时一阵车子引擎声呼声传来,然后一辆
黄色的跑车停在大楼门口,及后也跟着一辆黑色车子。

   「呀,他来了」乃馨一下子弹起来跑向跑车那里,然后车
门打开走出一位上身穿格子衫,下身黑色西裤,手夹着一个
皮包的高挑男生,一头染红的头髮向后竖着,把太阳眼镜摘下,
乃馨已然扑进他怀抱。

   「亲爱的,你来了啊」

   「这旧城区真他妈破,路也这么烂,我说你也别住这里吧」
这男生一脸嘻笑的抱着乃馨说着,然后四下观望着,眼中扫视
到林浩,林浩也没看他太久,却看到他一脸嘲讽的看着他,然后
一把手摸了下乃馨屁股,仿似炫耀般的。

   「你坏,飞哥」乃馨在这叫飞哥怀里扭捏着说着

   「哈哈哈,走,今天小宝贝生日,小的们,今天你们嫂子
生日,快说什么啊」

   此时刚才停在跑车后面黑色车子已经走下五名年轻小伙子
站在他们后面齐声喊到,嫂子生日快乐,乃馨闻言心情十分
好,这就是她想要的,她一脸幸福样子双手环抱着飞哥的头
亲了下。

   然后飞哥大笑着把她拉进车子驱动车子扬长而去,而后
那些小弟也準备上车跟着去,然而他们在那交谈着。

   「呃,看来这妹子今天是要被大哥吃了,这骚货今天一定
逃不了了,大哥可是馋了那么久」

   「你急啥,有哪次大哥不给我们吃」随后一伙人晎笑,他们
纷纷準备上车离去,这时候其中一个小伙子看着林浩一会,他
皱眉看了会,然后又摇了摇头低语着甚么,被其他人催着才上
了车。

    林浩看着已经离去的车影,哦,心想难道还有人认的出我?
自己和老爷子样子却实有七分影子,他没有想太多準备起身去
巡楼,他一天会巡两次楼,但他还是有点好奇的拿出电话打了
号码出去。

    「喂,是我,帮我查个人,然后再告诉我,他是。。」林浩
的声音渐渐消失于楼梯间

     张乃馨坐在飞哥车子副驾驶席,一脸兴奋抓紧安全带,这
位飞哥一路无视红绿灯,闯着红灯一路高速开向新城方向,她觉得
自己男友无所不能,今晚可能会把初夜交给他,她看了一下开车的
飞哥,双脚不自觉的夹紧了下,昨晚她已经幻想了多次后自慰,
现在她已然有些湿意从肉穴流出,她手放在这男人大腿抚摸着。

     飞哥一脸邪笑的看着她,被她这样一摸,他下身的肉棒已然
勃起顶出一个小包,他把裤子拉鍊打开,一条黝黑长身的肉棒弹了出来
,他向乃馨示意点了点头,乃馨看着那已经勃起的肉棒,马眼已经流
出了些透明液体,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些了,除了没被肏,其他
要求她也随了他的意,今天她生日,飞哥之前答应只要今天随了他,
以后她就是真正名义上的「嫂子」。

    乃馨单手握了下那炙热的肉棒,她看了一眼他微微一笑,然后
低头一口把那紫色的龟头含住,腥味一下子传入她口中,她一皱眉
然后分泌出口水开始进行口活,吸允的声音在窄小的车空间内响着,
飞哥一脸享受的样子单手按着她的头,脚下的油门没有放开的想法,
车子速度一路高速前行,跨下有着动人的女生口交着,他感受前所
未有的爽快感。

     不一会车子开到了新城的入城位置附近,乃馨已然感受他快
射的样子,口中呜呜的说着,飞哥没有理会一把按实她的头,一股股
精液射入她的口中,随之他一下踩着煞车,车子停下,他喘着气躺在
驾驶座。

     「好浓哦,飞哥」乃馨吐出肉棒,刻意在他面前吞了精液然后
微张开口看着他,嘴角还有精液流出来,飞哥看着她这样情形真想现
就把她给办了,可是要忍到今晚。

     就这样两人加上一群小弟,乃馨的一天生日庆祝就在新城一
座游乐园园开始了,对于乃馨及飞哥今天都意义不同,一个想着
自己终于可以成为大佬的女人,以后要啥有啥的生活,一个想着
身边的女生今晚在床上的姿态。

     林浩吃过午饭回到大堂坐着,口走咬着牙籤,向着几个下楼
的住客点头,此时看见林七巧还是一套工作服走下楼,踢着那短根
高跟鞋哒哒的走到林浩位置。

    「电梯什么时候整好啊?这都快半个月还没好?」她抱着双手
扬着头向下看着林浩,眼神略点不屑的样子。林浩把牙籤吐在地上,
这动作好像更令她不喜似的皱了眉。

    「师傅太忙,还没有空来弄呢,旧城区可以修电梯的师傅也
就那么几个,新城的人嫌人工费太低不来,继续等吧」

    林七巧闻言想说什么又没说,拿出包包的太阳眼镜戴上走出
了大堂,林浩心想哎唷,这女人真是有趣,爬不惯楼梯可以找有
电梯的地方住啊,好像你也不缺这个钱吧?真是不懂,他双手放后
躺在椅子上,这时候手机响起信息,他拿起来看了会,然后微微
点头。

     「还真是这样,又一少女被毁了,可惜了可惜了」把手机
丢一旁他闭上眼準备睡,对他来说这只是别人的事,他可不想管,
路是她自己选择的,还可以改变什么?

      夜色降临,Y市新城区的一间KTV包厢内,张乃馨已经被
飞哥灌的有点醉,她看着眼前这个昏暗的包厢视线已经有点模糊,
瘫软的靠在飞哥的身上,飞哥的手已然伸入她的裤子里摸她的肉穴
,肉穴的阴蒂被一下下捏着,乃馨感受到一阵阵爱液从肉穴流出来,
口中微声的呻吟着抓着他的手,但抓着手完全没有力量阻止的被持续
抚摸,飞哥见状把一颗药丢进来酒杯然后向一旁的小弟给了哥眼色,
小弟会意一个个走出包厢。

     「宝贝,来最后喝一杯,今天你生日要尽兴」

     「人家要你喂,亲爱的喂我」乃馨呻吟的说着,随机飞哥一口
喝了那杯酒然后把口堵在她的嘴渡进去,乃馨被亲吻着然后酒一点点
的喝进喉咙。

     不一会她感觉到全身开始发热,视线比刚才更加模糊,她瘫软在
男人的怀里已经没有力气似的,飞哥一脸邪笑的把她压在沙发上,把她
双脚抬上去躺平,看着这幅娇躯吞了吞口水。

     「妈的,浪费我几个月,总算可以肏到了,处女啊,真他妈香」
他一把把她的鞋子一脱,抓着她的脚闻着,乃馨感受自己被放平,脚
被人舌头舔弄着,她作势想反抗来着扭动身体,奈何全身没有力气,
只感觉全身发烫,慾望不停的从身体内处爆发。

     「不要,飞哥,不要在。。这里」乃馨口齿不清的说着

      飞哥没管那么多,放下那只已经被他吸的佔满了口水的脚,爬上
前一手抓住她的胸部,然偶开始解开的她的短裤向下拉,不一会就把她下
身脱光,他把她双脚拉起,骤眼一看她的肉穴粉嫩无比,满多阴毛在下腹部
,穴口开始不断流淌着爱液,他靠近穴口一吸。

    「真香啊,处女香就是不同,怎还带点血迹,这骚货不会是姨妈来了?」

     男人犹豫了下,随即摇了摇头

     「不管了,药都给她吃了,今晚必须要肏到」他自己裤子往下一拉,
已然勃起的肉棒弹了出来,他用手撸动了两下,把它靠近穴口对了下位置,
然后腰一挺,随即乃馨一声惨叫叫出来挺起身字抓住他的双手。

     「痛啊啊啊啊」乃馨虽然意识模糊,但这一下肉棒直入不但捅破她
的处女膜,或许因为药效导致她的姨妈提早来,她整个被痛醒,然后飞哥
没有理会她的嘶喊,下身开始加速抽动着,紧緻的阴道夹的他肉棒让他爽
的不行,他低头看了下肉棒上已然是染满鲜血,不止有破了身的血,还有
经血,每抽插一下血液流向在沙发上。

     因为强烈的撕裂感让乃馨只可以哇哇的惨叫,飞哥听着心烦,一个
巴掌打向她的脸,「别他妈像猪叫一样,你不是一直很期待这天吗」飞哥
实实在抓紧她的双手压在沙发不给她动。

     「不要,飞哥,不要这样,好痛」乃馨已然泣声说着,她只可以口
中说着,身体因为药效开始有了反应,虽然下身的疼痛感还存在,但已经
没有一开始那样疼痛,但不适感还存在,整个KTV包厢内响着啪啪啪的声
音,随着男人一阵低吼还有女生的呻吟大喊,飞哥抖动着下身喷发着男人
的精华,他仰天长啸似的释放着。

     昏暗的包厢内静止了好一会,飞哥起身把肉棒抽出来,乳白色的精液
混夹着血液从乃馨穴口流出来,他喘着气坐在沙发,点起烟抽着然后拿桌上
纸巾抹了下肉棒染满的血穿起裤子大叫了一声叫小弟们进来。

     「你们自己玩,别玩死了,这骚货已经上了药,醒来后给她上一针,
你们知道怎样弄」他把那抹满血的纸巾揉了一团丢向乃馨身体,然后邪笑
了下走出房间。

     一群小弟看着乃馨刚被肏完的样子已然知道刚才他们大哥是如何摧残
这女生,但对他们来说吃剩下来的也没所谓,一个个已经开始脱掉裤子走近
乃馨,不一会,门外可以听到包厢内传出男女混杂的喊叫声,估计这声音会
持续到天明。

     林浩这时候已然吃过晚饭,他今天罕有的拿着一个本子在那里画着什么
,纸张上的画的角色有几分像乃馨,他的笔一点点在本子上画着,专注的眼神
彷彿外面的世界无法干涉他,此时一声瞄声响起打破他的专注,他抬头一看
菫儿坐在他面前抱着猫看着他,菫儿还是一贯的旗袍服饰,貌似她很喜欢穿
这套衣服。

     「哦,你下班了?」林浩问着,其实他不知道这女人做什么工作,只是
每晚下班前一小时,她都準时回来有时候回坐在林浩这里。

     「你还会画画?」菫儿摸了下猫,猫舒服的瞇上了眼继续睡在她那硕大的
双乳,想必一定很软吧?你可真会享受啊,林浩嘀咕着

     「会一点,还要挑战吗?」他指了指旁边已经收拾好的围棋,这女人也是
有趣,知道林浩有在玩围棋后,居然有一晚走来和她下,其实她的实力不差,奈
何也没有赢得了林浩,至此一星期有几晚她都会过来和林浩下会棋才上楼。

     「住得还惯吗?」林浩先手下了白子,菫儿闻言点了点头也跟着
拿黑子下在棋盘

     在好一会开局后,菫儿已经陷入沉思,其实林浩已然看到她败局,但
没有多说,他心思在想着那个黄色星星发圈的女生,现在她怎样了呢?今晚
还会见到吗?

     「你觉得什么是真爱」菫儿拿着黑子举旗并没有下看着棋盘低语着

      林浩没想到她会问问题,向来少话的她居然会问,他琢磨着要怎样回答,
他的思绪稍微拉到久远的回忆,正到他欲做回答,此时一个跑步声走进大堂,
一个戴着眼镜穿着校服的男生气喘吁吁的站在那,林浩及菫儿一起看着他。

     「请问,这里住着张乃馨吗?我是她同学,那个。。我一天都找不着她,
手机也没人听,她有回过来吗?」略带腼腆的小伙子看着菫儿火爆的身躯稍微
语顿的说着

     「她早上就出去了,现在也还没见过她」小伙子闻言失望的低着头道谢
然后转身慢慢走向旧城区的黑暗之中,林浩和菫儿把视线拉回来看着对方

     「或许这就是答案」林浩看着她说着,菫儿闻言一怔然后一笑把手中
黑子放下抱起猫离开了位置走向楼梯口然后回头看着林浩

     「林同学,不要忘记来学校啊,要不然出席率不足一样延毕」随即
留下张口呆望着楼梯口的林浩,这女人居然是自己读大学的教师?居然
还知道自己,难道是自己系的?这什么机率,明天要好好问下她,不,
今晚打电话问下在学校的表姐,打给她吗?林浩皱眉摇了摇头开始收拾
棋盘

      当大堂时钟已然是九点半,林浩準备上楼休息,他刚挂好休息牌子,
把大堂门口準备关上,在他不在的时候就要靠住客自己钥匙开楼下大门,
此时门外一辆黑色车子停在门口,然后车门被打开,一个女生衣衫不整的
被推出车门,然后车门一关随即车子扬长而去。

     那个被丢下车的女生就是陈乃馨,林浩走近蹲在那看着她发现她还有
呼吸,只是手脚都是红色的抓痕,衣服也是被胡乱穿上的,连鞋子都没有穿
上,他推了推她。

     「还活着吗?学生妹」乃馨此时已然双眼空洞,虽有意识但已然竭力
的样子虚弱的看着林浩全身颤抖这抓着他的手,林浩瞇眼看了会她摇了摇头
知道她最终还是变这样了,这又可以怪谁呢?哎,现在咋搞,这是不给我休
息吗?叫救护车还是不管呢

     此时白小莉和她未婚夫刚回来,白小莉的未婚夫长的还蛮帅的,
比小莉还要高两个头,据她所说他们是青梅竹马的情侣,两个人为了存钱买
房结婚在努力打拼着,然后他未婚夫的制服咋看着这么眼熟,林浩没有
多想,他现在只想上楼休息。

    「呃,也不知道怎样,你们住同层把她扶上去吧,这是后备钥匙,她
住6A室,明早你还我就好,麻烦你们啦」随即他把乃馨扶起来交给小莉扶
着,小莉见这女生惨样心生怜悯就和他未婚夫扶着她上楼了,他未婚夫多
看了下乃馨样子,作为男人的直觉估计他可能也发觉这女生发生了什么吧
,然后林浩看着他的手时不时摸着乃馨屁股,林浩摇了摇头转身把大门
关上。

     「别给我添乱啊,我可不想管啊」林浩嘀咕道

                    (未完待续)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