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的午餐时间!】(02)【作者:happytoe】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0

【公司的午餐时间!】(02)【作者:happytoe】

作者:zr
改编续写:happytoe
字数:12812
  

      ***    ***    ***    ***

         公司的午餐时间〔二)姐妹归来

  第二天,我们仍然像往常一样工作,总务课少了一个小洁MM似乎并没有让
人感到有什么不妥。也许大家只会记得她的肉是如何可口,但总不会记得她是如
何乖。总务课课长汀兰依旧风风火火地制定一些采购计划,还不时过来征求我们
的意见。好在负责订餐的尤尤勤快,再也没有发生吃不上午登的事情,日子在平
淡和忙碌中度过。

  让人开心的是,不久我们休假归来的厨师剑琴剑棋姐妹俩回来了。在看到她
们出现在伊琳经理的办公室来报道时,我们像看到美味一样觉得亲切。说真的,
她们俩的手艺确实不赖,我们吃够了一个多星期的外卖,也好期待她们能回来给
我们改善一下生活。

  听到我们把小洁MM吃掉的消息后,这对姐妹花果然很惋借:「小洁那样肉
质好的肉畜好难遇到的啊,又那么乖,我们亲手处理她多好!」

  「还说呢,你们这次休假,一定也没少吃好吃的吧,可惜苦了我们,除了吃
小洁MM那天丰盛点,其余的日子都清汤淡饭的,人都瘦了好几斤!」江欣说。

  「哎呀,本来是带回来10个小肉畜的,但是她们都是有人预定了,我们只
负责宰杀。要不咱们去鼓动一下伊琳姐,让她批准我们买一只肉畜吧!」剑棋对
大家说。

  「我们这个月已经吃了小洁了啊,恐怕伊琳姐不会同意,」汀兰是负责总务
课的,自然知道伊琳姐常说的节俭原则,而且肉畜的补偿金是公司额外的开支。

  「那个,我可以和小洁一样么?」和小洁一起招聘进公司的翻译课MM美汐
走到剑琴剑棋面前。脸蛋通红,局促不安地说:「我…我前几天也拿到了可食用
证明一我…我也很乖的…」

  办公室里立刻静了下来。随后又一阵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明显地鼓励着这
个文静的小MM。剑琴一只手拉起美汐的手,一只手在美汐的肋骨处摸了几下,
说:「你愿意让我们俩做你的处理师吗」

  「恩,我愿意,我也是你们的粉丝…」美汐说。

  「那个,你给你的父母打个电话吧,他们同意,我们就不介意多处理一只肉
畜的,何况你看起来也很听话。」剑琴把手放在美汐的头顶上摇了摇。

  「我役有父母,只有一个姐姐,但是她……就在你们带回来的10只小肉畜
里,」美汐说。

  「噢…难怪你和那个美翎长得那么像,原来是亲姐妹啊」剑琴说。

  「那就可以,我们上午处理那10只肉畜,处理完也要到中午了,你先去工
作,到中午时提前一会下楼去餐厅找我们就好。对了应该找人先帮忙给你清理一
下肠胃,另外你喜欢被怎样处理呢?」剑琴毕竟是姐姐,很快就做出来决定。

  「嗯…我喜欢被切块炖来吃,和青菜在一起的感觉一定很棒。至于被处死的
方式,我喜欢被割喉。」

  美汐仿佛已经忘记了当时的羞赧,说起话来又充满了朝气。

  「炖菜都要先放血的,你选择割喉倒也不错,呵呵,居然和你姐姐美翎作出
了同样的选择,你们一定是商量好的吧」剑棋笑着说。

  「没有……」美汐不再说话了。

  剑琴拍拍美汐的头,说:「小乖乖先去工作,多喝一些水,要不介意的话,
一会我给你拿上来一些植物油和入味汁来喝。10点半下去清肠,然后就不用上
来了。

  「噢!」美汐低着头,快步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剑琴剑棋也走出了格子间
的门,还在低着头小声说着什么。

  接下来我们都开始了工作。上午的工作明显很紧张,就连中午就会被做熟的
美汐,也被伊琳姐叫过去拿来一封邮件处理。不过还好伊琳姐也是额外照顾她,
给她的任务很快就被她完成了。期间,她拿了一个大杯子跑到饮水机旁接了好几
次水,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似乎觉得不过瘾又接了一大杯拿回了自己的座位。

  她性感的小屁股刚坐在桌子前,学生打扮的剑棋就跳进了办公室。和她姐姐
的温柔稳重不同,剑棋总是蹦蹦跳跳的像个小孩子,就连穿衣服,也是随便一穿
而已。好在她有着美好的青春可以挥霍,所以我们也宁愿把她当个小妹妹。剑棋
进来后,径直问美汐:「嗯,小肉猪,有没有多喝水啊?」

  「有喝有喝,我已经喝了5大杯子啦!」小美汐赶紧回答道。也许是她是真
正的崇拜着剑琴剑棋,被自己的偶像问起,似乎还有一点点小兴奋。

  「有喝就好,给,把这些全喝掉哦!」剑棋从背后的手提袋里,拿出五瓶优
酸乳一样的「饮料」来,一边不忘邀功:「姐姐说给你三瓶就好,我好说歹说才
多给你拿来两瓶。小肉猪,你一定要全部喝掉唤。」

  「嗯嗯,我一定全喝掉的!」,美汐兴高采烈,匆忙拧开一瓶送迸嘴里。没
想到,一小口那类似牛奶的东西倒进她那樱桃小嘴中,她那好看的眉头就皱了起
来,苦着脸问剑棋道:「这是什么啊这么难喝……」

  「你喝的那个是植物油,这个是入味汁,喝了之后你的肉会更好吃。记得要
都喝掉哦,我们的偶像都有提前3天不吃饭只喝这个的,你也要乖哦。」剑棋说
完,把手指仲到美汐嘴边:「奖励你一下,都喝完,会奖励你我们的脚哦。」

  美汐小心地亲吻剑棋的手指,像是怕弄脏了惹她不高兴,闭上眼睛有些陶醉
一样把可爱的小脸贴近剑棋的手指:「我好想耍脚趾……」

  「乖,都喝了哦,都喝了我有好东西奖励给你。」剑棋的声音飘远了,美汐
睁开眼睛,望着眼前的5大瓶植物油和入味汁发呆。

  「美汐,还不快喝呢?」和美汐座位最近的苏晓走过来,拿着瓶子看了看。

  吃惊地道:「两瓶植物油三瓶入味汁,天哪,要是我,一天也喝不完呢!」
不理会苏晓那夸张的表情,美汐打开了一瓶植物油,忍着胃口的不舒服,捏着鼻
子向嘴里灌。费了好大的力气,她终于把满满的一瓶植物油喝了下去。但很明显
她的眉头己经皱在了一起,薪的出东西有反难喝。

  「美汐好棒,来,姐姐帮你。」苏晓貌似在捉弄美汐,顺手又拧开了一瓶植
物油。

  美汐幽怨地望了苏晓一眼,无可奈何地伸手接过,闭上了眼睛,一仰脖,咕
咯咕噜地喝了下去,等她抬起头时,己经不能直起腰了。

  看着剩下的3瓶入味汁,美汐决定慢慢喝。好在入味汁虽然很咸,但比植物
油好喝多了。这时,公司有几个不忙的姐妹己经来到了美汐的桌子前。美汐看了
这么多人眼里的各种目光,忍不住闭了眼睛,一口气又喝掉了一瓶入味汁,苏晓
率先鼓起了掌,鼓励这个很能喝的小妹妹,为了不辜负大家的鼓励,她又喝了一
瓶。这时,她己经像个孕妇,她己经直不起来了,连走路都显得好难受。

  这时,美汐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美汐想也不想就接了过来:「噢,是
我啊,我还没有喝完…恩,只剩瓶调味汁。噢……三楼……啊……不要啊,我跑
不动的……对不起,你别生气,我去跑……恩,我听话的……你不
要生气嘛……嗯嗯,我马上去……」

  挂了电话,美汐脸上委屈的要哭了:「喝了这么多,还要我去二楼的健身房
去跑步……我怎么会跑的起来嘛……呜呜呜,姐姐们,我下去就不会上来啦!你
们……记得多吃一点哦……还有,她叫尤尤去监督我跑步喝袋我去灌肠……」

  尤尤听到这里,一下就钻了进来:「我去我去,我们现在就走。」说完,拉
起美汐就像楼下跑去。

  经过她这么一闹腾,我们也提不起工作的劲头了,于是三三两两也下了楼,
想去厨房看看那对姐妹花和她们的10个粉丝游戏到什么情节了。

  到3楼时,我们特意叫电梯停了一下,去看了下被那两个美女大厨耍求跑步
的小可怜。还没到跑步机旁,就听见美汐的求饶声:「好尤尤,不要打啦,我在
跑呢。」

  走近一看,小美眉尤尤拿起了根小鞭子,正在很认真滴一下一下抽打美汐的
屁股,美汐正在艰难地跑着。奈何已经喝了那么多东西,让她再跑步实在就是在
折磨她。随着尤尤鞭打力度的加大,美汐的叫声也越来越大,我们不忍心看她这
样,就转身下了楼。

  到了1搂,看见剑琴剑棋两姐妹己经在换鞋子了。她们脱下性感的高跟鞋换
上了粉红色的夹趾拖鞋,因为要喷洗肉畜的。她们宰杀肉畜时大多喜欢穿凉鞋。

  真是赶早不如赶巧,她们的10个漂亮美眉粉丝,已经被灌好了肠,听话地
站成一排,乖乖等着剑琴用那种类似毛巾的绳子牢牢捆绑。剑琴先把她们的手牵
到背后,用绳子紧紧捆绑,然后蹲下身,使劲捆上了她们的双脚。这样她们将只
能跳跃着走。剑棋边捆她们边和她们聊天,大多时是问她们来自哪里,做什么的
之类无聊的问题,偶尔也会问某个小姑娘是不是处女,发现我们过去了之后,告
诉我们这次这些粉丝在她们几万粉丝中挑选出来的美少女,而旦是特别希望被她
们脚窒息的。她们的肉体被某食品公司收购,可以不放血。每个少女都有一个选
择鞋子的权利,当然,是选择她们的偶像穿哪双鞋子踩死她们的权利。在我们进
来之前,她们就已经选择好了鞋子,选好的鞋子挂在她们的脖子上,显得很不协
调。剑琴指了指墙角,叫她们走过去老实等着,她和剑棋抬来了一个铁架子,下
边有一个圆柱型的铁捅,她指着一个小MM说:「你,过来试试好。」

  只这么轻松的一指,纤细而秀气的食指,决定了这个小美眉第一个被她的偶
像踩死。小美眉乖巧滴跳起来,跳到架子旁,淘气的剑棋伸出脚,看似轻轻踢在
小美眉的踝关节上。小美眉一声惊叫倒了下去,虽然手脚被捆,但是如果挣扎的
话,我猜她还是能站起来的。但是小美眉好像不敢,倒下去之后,很乖巧地爬到
了那个金属桶里,头从另一侧伸了出来。剑琴用脚转动着圆筒,使小美眉的脸向
上,能很自然地看到剑琴剑棋的美腿。剑琴拿过来一个水果盘,问道:「你喜欢
吃苹果、橙子还是桔子?」「额……桔子吧……」小美眉似乎不知道还有选择水
果的程序。她话音刚落,一旁的剑棋一脚踩到她的小脚上,她疼的大叫一声,趁
她张大嘴的瞬间,剑琴把一只没有剥皮的桔子塞进了她小巧的嘴里,她只能发出
「嗯」「呜」的声音。剑琴很少和肉畜说话,直接换上了她脖子上挂着的鞋子,
那是一双很秀气的高跟鞋,乳白色的鞋子,鞋跟确是黑色的。剑琴换上后,先是
用鞋尖把小美启嘴里的桔子向里踩了踩,这时,我正对着小美眉的阴部,明显发
现小美眉已经湿了,她嘴里呜鸣的不知道说些什么,身体却不老实地动了起来。

  剑琴不再犹豫,直接用右脚踩上了她的白嫩的脖子,小美眉似乎意识到了什
么,身体猛然挣扎了起来,只是己经晚了,因为剑琴的左脚,已经离开了地面。
小美眉动作的幅度越来越大,看的出,她有一丝痛苦,但是更多的蜜水从她下边
流了出来,看来剑琴带给她的,不仅是窒息的痛苦,还有死亡的快感。剑琴在小
美眉挣扎渐渐慢了起来的时候,左脚猛然落地接着右脚也离开了小美眉的脖子。
小美眉似乎有死里逃生的感觉,连忙大日大口地呼吸,可惜没等她呼吸几口新鲜
空气,剑琴的左脚踏上了她的脖子。

  这种朦胧间的生死交替感觉,带给小美眉最高的快感,她全身挣扎着,却逃
不掉剑琴的一只脚,她想开口哀求剑琴,再让她呼吸一次,可惜这次她没有那么
好的运气,也许是剑琴决定让她面对死亡了,剑琴的左脚始终在她的脖子上,剑
琴的体重压的她的脖子几乎黏合在了一起,明显地看出已经被剑琴小巧玲珑的脚
踩的扁扁的了,剑琴的身体在她的脖子上,像一座大山。终于,她放弃了挣扎,
双脚无力地伸直了,眼睛张到不能再大了,她的下身,流出了白色的尿液,那是
喝很多水的结果。或者,是喝了入味汁,或者,那不仅仅是尿液。

  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小美女被剑琴一声不响地踩死,剩余的9个小美女或者称
之为小肉畜的,连同刚刚被尤尤牵着手走过来气喘吁吁的美汐,心里都害怕到了
极点。偏偏这时,一个声音响起来「谁愿意给我踩噢,主动过来。」

  是她们可爱的小偶像剑棋。

  没等人回答,活泼好动的尤尤自告奋勇,奔向那9个瑟瑟发抖的女孩,顺手
牵到了两个,大声说:「你们俩给剑棋姐姐踩死吧!」被尤尤牵过来的两个女孩
为了不摔倒,只好跳着跟着尤尤来到剑棋身边。剑棋抓过其中一个女孩子脖子上
挂着的白色帆布鞋,仔细地穿了起来。尤尤倒也会选,这两个女孩脖子上挂着的
是同一款式运动鞋,而且是一对好朋友。估计尤尤牵她们过来时己经发现了,好
像也早就想让他们一起死。剑棋一边穿鞋,一边对着呆如木鸡的两个小美女说:
「帆布鞋好舒服,你们两个真知道体贴我哎。」

  这时剑琴也跑过来,解下另一个女孩子脚上的帆布鞋,对剑棋说:「妹妹,
我们比赛噢,一人踩一个,看谁先踩死她们。」

  「又比赛哎,谁不知道什么比赛我都赢不了你……」剑棋嘟囔着,安静地躺
在她脚下的两个小肉畜却像极兴奋的样子,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说:「我们
比赛谁先被踩死哎」

  「是啊是啊,好期待,又好可怕噢……」另一个回答道,「喂,你不要挣扎
噢,要不然我肯定又输给姐姐了……」,剑棋嘱咐脚下的小肉畜道。

  「嗯嗯,我不动???」一小肉畜倒听话。

  剑琴用脚把她们平行滴摆放好,然后拉着剑棋的手,小嘴喊出「一二三」,
然后分别踩上两个小肉畜的胸部,同时另一只脚离地而起,这次踩的居然不是小
肉畜的脖子,而是嘴巴和鼻子。机布鞋的橡胶底有着良好的韧性,两位漂亮美女
踩下来,竞然能同时堵住小肉畜的鼻子和嘴巴。

  随着窒息时间的增长,两个小肉畜的身体渐渐不安静了,她们的肚子一鼓一
鼓的,明显想呼吸还无法呼吸。剑琴脚下的小肉畜头开始乱动了起来,试图呼进
一口气,但是遗憾的是剑琴的脚,无论她的头像哪个方向偏,都被牢牢地踩住。

  而剑棋脚下的小肉畜,虽然腿不断收缩,头却一动不动,让剑棋没费什么力
气。

  1分钟过后,小肉畜们停止了抽搐,身体一动不动了。但是看的出来,剑琴
脚下的肉畜,还是先死亡的,大概是她的挣扎。消耗了她原本微弱的生命。

  剑棋满脸遗憾:「又输给姐姐了……」

  剑琴则走向墙角剩余的7个小肉畜,用手将7个人分出5个,说:「你们5
个,到那边躺好,现在轮到你们啦,」

  「姐姐……」我们这边坐在一旁休息的美汐迈着疲倦的步子跑了过去,伸手
抱住了其中一个赤裸的女孩子:「姐姐,马上就轮到你啦,要勇敢噢!」

  「嗯,姐姐知道。」那个女孩子忍不住亲了亲美汐的小嘴,大概就是美汐的
姐姐美翎了,美汐眼睁睁看着美翎走过去,顺从地躺在地上,和其他的四个女孩
子围成一个小回圈。剑琴拍了拍手,说:「这议我和剑棋四只脚,踩死你们五个
人。好好享受生死之间的快感吧,小香猪们。」

  四只脚,踩死五个人,这样的游戏我还不知道,但是看到剑棋一脸得意的表
情,我就知道她们一定是经常这样玩的,果然,换完鞋子的剑棋熟练地双脚分别
踏上两个女孩子的脖子,接着,剑琴也一脚踩了一个。而剩余的女孩子疑惑地看
着四个享受窒息快感的同伴,有点不知所措。「小乖乖,不要着急,一会就轮到
你了唤。」随着剑棋的声音,她很快就安定下来,躺好身子,以最舒服的姿势迎
接不知道是剑琴还是剑棋的死亡踩踏。

  被踩住的四个小肉畜都有些惊慌了,她们的身体扭动的像出水的鱼,手也不
断抓来抓去,却无法摆脱姐妹俩又秀气又有力的脚。随着时间按的延长。她们的
挣扎慢了下来,渐渐地只有脚一收缩一伸展了。突然,姐妹俩同时跳了起来,跳
到了刚才没有彼踩住的小肉畜身上,随着一声尖叫,一只脚用力地踩住了她的脖
子,另外的三只脚在她身上踩来踩去。而另外四个小肉畜,死里逃生连忙紧张的
呼吸着空气,刚被剑棋踩的最很的美翎忍不住坐了起来,张开小嘴,使劲地呼吸
着空气,剑棋回头看了她一眼,严厉地训斥道:「乖乖躺在地上,不许起来!」

  美翎连忙躺下,偷偷转过头欣赏被姐妹俩四只脚踩着的小同伴因为痛苦而有
些变形的脸蛋。那只小肉畜已经接近死亡边缘了,腿伸开了却不再挣扎,只是一
下一下地抽搐着,美翎猜她坚持不了10秒了。可惜在时间的把握上,屠宰过成
千上万肉畜的厨师姐妹花更准确。在那只小肉畜即将死亡的一瞬间,剑琴踩在她
脖子上的脚拿开了,准确地踩在了旁边一个小肉畜脖子上。剑棋也抬起一只踩在
她肚子上的脚,踩住了另外一个小肉畜的脖子上。刚刚被姐妹俩同时踩住的小肉
畜虽然可以呼吸,但是大概由于刚刚姐妹俩同时踩踏的力量太大,估计己经伤到
了内脏,所以虽然脖子上的脚拿开了,但是依然没有大口大口地呼吸,而是急促
地小口呼气。姐妹俩拿开踩在她身上的另一只脚,交换着又踩到了刚才呼吸好久
空气的美翎和另外一个女孩子。踩到她们急促挣扎的时候,姐妹俩像走猫步一样
交替踩五个入的脖子。这样,每次没被蹂着的小肉畜能够紧张地呼吸到一两口空
气,但是随后又会坡踩好久。这样反复几次,五只小肉畜已经全部放弃挣扎了。
一动不动乖乖地等待姐妹俩落下来的脚在她们可爱的小脖子上。渐渐地,脚在接
触到小肉畜们脖子的时候,有的小肉畜已经没有以往反映中的惊恐了。我看到背
向我的两个小肉畜,下边已经湿透了,估计得到的高潮次数已经超过了她们的期
待。姐妹俩换了个方式二分别用脚踩她们的脖子,如果感觉那小肉畜在动,就多
踩一会,慢慢地,感觉五个小肉畜已经全部被踩死了。剑棋似乎不放心,还每一
个肉畜都特别地踩了一会,直到肯定她们不会再或者了,才和姐姐一起,把五个
小肉畜和刚才被踩死的三个堆在一起。8只年轻漂亮皮肤白嫩的女孩尸体堆在一
起,而且是一个压一个地摞在一起,果然叫玉体横陈呢。

  羡汐眼睁睁看着亲爱的姐姐被踩死的全部过程,似乎有点受到惊吓,虽然没
有被脱光衣服也看的出她的乳房和乳头已经硬了。她似乎有些惊恐地抱着尤尤,
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更加平静。尤尤伸手抚摸她的头发,但手一接触到她的头,就
能明显滴感觉到她身体一颤。尤尤似乎喜欢上故意吓唬她的感觉,用尖尖的指甲
不时碰到她的脖子,脸上有种坏坏的戏弄。

  姐妹俩把8个女孩子的身体堆在一起之后,推来一个小车子,车子上装着一
个浴盆一样的钢化玻璃制成的大水床,能看见里边装满了半米深的热水。剑棋则
走向墙角那两个瑟瑟发抖的小肉畜,把她们拉到水床旁边,将她们原本就捆好的
双脚上的绳子紧了紧,然后和剑琴把其中的一个抬着放入水床。这位美女厨师脱
掉外衣,换上了泳装,穿上了小肉畜脖子上挂着的水晶夹趾拖狱,然后也坐在了
水床边沿,用脚挑拨看里边的水喷在她的头上,告诉她:「尽可能多喝水哦,这
也算是我们的洗脚水哦」

  小肉畜闻言,张开嘴使劲滴喝了起来,顾上呛到。大口大口地咳嗽起来,惹
得剑棋一阵笑:「别着急,你喝不了的,一会你将死在这里的!」小肉畜听了,
果然不着急喝了,只是望着剑棋那修长雪白的美腿,忍不住向鞋跟吻去。剑棋一
脚踢开她,训斥道:「你倒会享受!」

  这时,换上泳装的剑琴也坐在了水床边沿,她脱去了鞋子,赤脚挑拨着牛奶
一样的水向小肉畜喷去,一边说:「来,舔我的,给你30秒时间。」

  小肉畜一听,顾不上羞赧径直向剑琴那洁白的脚吻去,她忘情地吮吸着,那
是她偶像的脚,也是人间美味,她仔细地吮吸着每一个脚趾和脚心,脚跟。正当
她想继续吮吸脚背时剑琴一脚踢向了她的脸:「时间到了噢,你准备好了么?」

  说完不管小肉畜的回答,和剑棋一起跳了下来、扶着水车边缘的金属杆,踩
住了小肉畜的大腿根。小肉畜原本是坐着的,被她一踩,身子一疼,忍不住向后
靠了一下,谁知就在她向后靠的一瞬间,有,一个致命的东西踩上了她雪白性感
的肚皮,那是剑棋的小脚。被剑棋踩住肚皮的她,努力用力向前倾着身体,以保
证头部不被水淹没。但这个姿势毕竟是难受的,更是费力气的,更要命的是,剑
琴放开了原本踩着她的大腿的脚,缓缓走到她的头部,然后缓缓抬起一只脚,轻
轻放在她的额头上。

  「害怕吗?小肉猪?」剑琴用脚心温柔地摩擦着她的额头,这是一种特殊的
感觉,温柔,亲昵,但仍然抵消不了她心中的恐惧,她开门道:「怕…我怕…」

  没等她说完,剑琴的脚一用力,带着她的惊恐,哀求的眼神,和「不要」的
惊叫声,把她美丽的头颅踩进水里,她性感的小嘴吐出一圈大大的泡泡,身子也
挣扎起来,遗憾的是剑棋始终站在她的肚子上,让她虽然能挣扎,却没有太大的
动静。在她挣扎剧烈时,剑琴踩住她头的脚拿开了,她身子立刻弓了起来,头伸
出水面,瞬间的呼吸给她带来猛烈的咳嗽,剑琴走过去踩住她的身子,这时,在
她张开的小嘴里,温柔地插进一个硬硬的东西,恐惧立刻又加倍袭来,因为那是
剑棋的鞋跟。为了不让她求饶,剑棋把鞋跟踩进她的小嘴,鞋尖抵住她的额头,
然后决然地,踩了下去,她的身子,又像跳舞一般,扭曲了起来,喷动的水花时
不时冲上姐妹俩的身上,姐妹俩似乎很舒服,互相伸手撩起水喷对方,随着她们
步伐的不稳定,在水里的小肉畜能够不时地探头呼吸一阵,但是被她们发现后,
会立刻被重新踩进水里。姐妹俩的笑声虽然很小,但是那种清纯的风情,仍然让
我们在场的姐妹们心动不已,难怪这两个姐妹花竟然有这么多粉丝。

  水车外边的小肉畜呆呆地看着水车里,她是坐着的,能够很清楚地看到车里
的小肉畜身躯扭动,甚至能看到小肉畜嘴里和下边喷出来的气泡。这种带着欣赏
的恐惧,让她感受到了高潮,忍不住扭动了屁股,夹紧双腿。姐妹俩在车里玩丝
毫没有注意到她。但随着水床内小肉畜的安静,她知道现在她要成为姐妹俩玩耍
的工具了。果然,剑琴一声:「自己进来」的声音让她身体一颤,但还是顺从地
站了起来,跳到水床旁边。姐妹俩把空息死亡的小肉畜抬出水床,剑琴伸出手,
拎住跳动的小肉畜的头发,一用力,可怜的小肉畜就头下脚上地滑进了水床,她
的头,接触到水面时「啪」的声音,连同她略有兴奋的「哎呀,要死啦」的惊叫
惹得我们几个看客都身上火热。姐妹俩还是如同玩上一个小肉畜一样,互相戏耍
着,偶尔看到小肉畜的头露出水面,都枪着去踩。期间,为了踩小肉畜方便,剑
棋把鞋子也甩掉了。姐妹俩赤脚在水床里二和小肉畜玩的很是开心。只是不知道
小肉畜的感觉,是不是也一样开心,不过,她的开心与不开心都变得不重要了,
因为,姐妹俩似乎累了,停止了嬉戏,并列坐在水床边沿上,美丽性感的脚垂了
下来,脚下是大口喘气的小肉畜,边呼吸边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姐妹倒的四只脚,
如此近的距离注视,她甚至能看清楚姐妹俩脚上的小血管。她抬起头,看着姐妹
俩正在专心地看着她,似乎在看着一个可爱的娃娃。她抛弃了女孩子的自尊,忍
不住用舌头舔姐妹俩的脚。姐妹俩没有反对,似乎还蛮享受,任凭她把四只脚舔
了千净。姐姐似乎还不尽兴,又伸脚进水里,把脚上弄的湿淋淋的,依然让她舔
干净,小肉畜舔完之后,似乎还很期待地瞪着剑棋的脚,没想到,等来的确是剑
棋充满阳光的口哨,从她嘴里吐出几个字:「时间到啦,你准备好了吗?」

  没等小肉畜回答,剑棋已经从床沿上跳了下来,接着剑琴也进入了水中,姐
妹俩同时抬起脚,温柔地放在小肉畜的头上。头被两只脚踩住的感觉,似乎怪怪
的,小肉畜一动也不敢动,剑琴边用脚摩挲她的额头,一边说:「你自己从1数
到10,到10了我们就跃下去。」

  「啊……」小肉畜大概没想到姐妹俩这么玩,自己数数,数到10,自己的
生命将被姐妹俩的双脚终结,这对我们这些现众来说,似乎是很有意思的,但是
对于小肉畜,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没等我们猜测,耳边传来小肉畜战战兢
兢的声音:「1…2……3……4……5……」略微有点迟疑,但还是坚决地数
了下去:「6……7……8……9……」她停住了,似乎好害怕。但额头上的两
只脚,轻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她还是坚决地发出了声音,虽然;这声音里,带
着儿童一股的哭声:「10。」

  姐妹俩的脚,同时踩了下去,和她们美丽性感的脚一起下到水里的,还有小
肉畜漂亮的小脑袋。小肉畜头一进水里,身体就不断的挣扎,像一尾鱼一样,翻
腾着,滚动着,但是遗憾的是,姐妹俩似乎没准备再给她呼吸的机会,而向让她
一次就死掉。可怜的小肉畜大概能清楚地透过清散的水看到姐妹俩的身影,她们
的面孔如天使一般,但是她们的两只小脚,却牢半地踩住她的头,死亡的痛苦,
偶像的宰杀,最喜欢的人的脚使她徘徊在天堂和地狱。

  终于,她小小的身体不再挣扎。剑琴剑棋脚下,也不再有气泡冒出,但是,
姐妹俩的脚,仍然没有抬起来,直到她们能感觉到的小肉畜那微小触动也渐渐消
失了,姐妹俩才把小肉畜抬了出来,然后拿了一只可爱的毛巾擦干净了脚,换上
了性格的人字拖。把10只小肉畜的身体全部放在一旁后,剑琴向我们这边看了
一眼。只这一眼,可怜的美汐就惊得吓了个哆嗦,因为,现在,似乎是她的表演
时间了。

  姐妹俩穿戴整齐,又换上了清纯的海军学生装,整齐地站在美汐面前,打量
着这个吓得一碰就哆嗦的小同事。盯着美汐看了一会,剑琴用手拍了拍美汐的小
脑袋,安慰道:「不要害怕,你是要放被放血的,一会就好,不像她们。

  剑棋对着尤尤问:「跑步有跑的大汗淋漓吗?」

  不理会美汐哀求的眼神,尤尤还是大大咧咧地说:「没,我舍不得打她。」

  这该死的尤尤,分明是在拼命打,现在却装起了好人。相信从明天开始,同
事们最想吃的,就该是尤尤了吧。

  听到尤尤那言不由衷的回答,剑琴的不高兴明显地写在脸上。美汐看着剑琴
怕怕地说:「对不起,我实在跑不动的,要不,我再去跑……」

  「不用了。」剑琴牵着美汐的手,走到那面有着固定肉畜用的皮质手铐的墙
边,打开了一个手铐,把美汐锁了个结实。抬头看看时间,10点半了,她拿过
一个鞭子,对我们说:『「你们谁过来打一下,让她出点汗,不然入味汁不会发
挥太大的作用。」

  看着那宽大的皮鞭,我们没有人敢接,就连尤尤,也乖乖地不做声。看着没
人主动来打,剑琴啪地一鞭子挥出,随后传来美汐惨叫一声,声音叫的好悲惨,
是那种毫无兴奋的哀号,我们听起来都忍不住叫剑琴停手,几个姐妹们都说,就
算美汐不好吃也忍了,实在不能让美汐受这种罪。没想到,美汐却不干,她对尤
尤说:「还是你来打吧,你是我最好的同学,上次你过生日要不是叶子主动献身
给你开party我也会的。」

  尤尤略一犹豫,还是拿起了鞭子,轻轻地走过去,和美汐耳语了一阵,还亲
了亲美汐的小嘴,然后,走到美汐面前,挥动了鞭子,看的出,尤尤这次倒真没
怎么用力,加上鞭子宽大,应该不是太疼。美汐却很用力的挣扎着,叫声也大了
起来,不一会,就气喘吁吁了,尤尤加大了力量,美汐动的幅度更大了,很快,
全身都流出了汗水,小小的身躯东跑西窜,伴随着「不要」「别打」「好疼」的
声音,她的声音里,逐渐有了一些兴奋的意思,打到最后,她的声音只有一声一
声的「哎呀…」

  突然,一声惊叫从我们背后响起,我们一看,是美女姐妹花在搬动10只小
肉畜的身体时,那个本该被踩死的小肉畜美翎没死透,早就醒过来了,但是一直
没动,悄悄地看着姐妹俩处理其他的肉畜。直到现在不小心剑棋踩到她了,她疼
的叫了起来,也被姐妹俩发现了。

  姐妹俩似乎没心倩多处理她,只是重新捆住了她的手,然后剑琴用脚使劲踩
住了她的脖子,任凭她惊叫,挣扎,也没有松开脚,直到她又重新一动不动了。

  可借,大概是剑琴太着急处理美汐,没有仔细检查一下她,这使得这个幸运
的小肉畜美翎,在和尸体堆了好几个小时之后又第三次醒过来了,又挨了剑琴的
第三次踩死。

  随着我们的小同事美汐逐渐叫声小了下来,姐妹俩也在大锅里加满了水,剑
琴叫尤尤停了手,解开绑住美汐的手铐,把她带到小洁用过的大木砧旁边。

  姐妹俩把美汐的衣服脱了下来,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连同内衣,鞋袜都扔
掉了,美汐也知道自己用不到这些了,但是仍然觉得很可惜,她在作为一个女孩
的时候,对吃穿都是很讲究呢。美汐全身脱光之后,也似乎有些羞赧,不敢抬头
看我们。她的身材只是赢在年轻上,皮肤很嫩,再加上喝入味汁的缘故,颜色很
好看,而且身上也有种中药的香气。剑琴剑棋用小镊子拔掉她下身的毛,疼得她
直咬牙,拔完毛,姐妹俩把她平放在一个桌子上,头部探出一些,下边放了个小
桶,桶里有一些水二她看到这个小桶,知道了小捅是为了接一会她流出来的鲜血
的,心里不由一阵恐惧。突然,她对剑棋说:「你说过,要把5瓶那么难喝的东
西都喝掉,就会奖励我的。」

  剑棋哦了一声,放下手中精致的小刀问道:「可是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了啊,
你想要什么奖励?」

  「哦……?」美汐听过,声音里充满失望。

  剑琴剑棋姐妹俩伸手在小肉畜美汐身上抚摸着,从后背到乳房,再到她最隐
私的部位,美汐被两姐妹弄的浑身红了起来,小脸上充满了青春美少女的热辣,
她不断夹紧的下体,有着有规律的抽动。随着剑棋手的移动,她下体不断有水冒
出来。剑琴为了满足她,果真将刚刚穿好的鞋子脱了下来,用脚放在她的鼻子旁
边,她亲吻着那只脚,两只手伸进了鞋子里。剑琴手脚并用,玩弄着她的乳房,
她发出很快乐的声音,但很快,她像虚脱了一样,身体趴下了。美女厨师姐妹花
看准了这一时刻,很快把她的头提起来,剑琴用一很窄而长的小刀子,噗地插进
了小肉畜的喉咙。

  伴随小肉畜的沙哑的一声尖叫,她的下体,喷出了更多的液体,身体却停止
了抽动,小肉畜一动也不敢动,似乎是怕动一功会让刀口喷出鲜血。可惜她虽然
不动,但是有人帮她动。只见剑棋那性格的鞋子一下踏上了她的后背,她又发出
更加嘶哑和悲惨的惊叫,刀口慢慢溢出了一条同色的血线。美汐吓得连忙向剑棋
示意,嘴里张大,却发不出声音。她一动脖子,血线变得更加急促;她似乎后怕
了,头连忙摆回原来的姿势。剑琴却没有理会她,用光着的脚丫,缓馒拾到美汐
面前,然后,用灵活的脚尖担住刀把,使劲向里一插,美汐身体再次一震,刀口
的血线却停止了。美汐正在想感谢剑琴时,剑琴那握着刀把的脚尖,又一用力,
使刀子活动了一下。不理会美汐的尖叫,剑琴缓缓地用脚尖,把那把小刀子从美
汐脖子里抽了出来。血流如注,剑棋提起美汐的头发,血很听话地流向地下摆放
的小桶。姐妹俩虽然玩到很多我们不知道的节目,但是身上、脚上却一滴血也没
有沾到,让我们很是钦佩。

  美汐身体不断抽动,在血流光的瞬间,她的小腿快速地蹬了几下,然后全身
就软了下去,姐妹俩将她抬到处理台上,我们看见,美汐的眼睛里,已经失去了
光泽,变成一片混沌,姐妹俩将小肉畜内脏摘除后,我们看到了切割机的威力。

  偌大的一个小肉畜,只用5分钟,就被切割成了二三厘米的小段,和锅里的
青菜做了亲密接触,完成了小肉畜美汐的愿望。

  这天中午,我们吃得更加丰盛,美汐的肉被姐妹俩做的比饭店的还要好吃。

  美女厨师姐妹花还告诉我们很多关于宰杀小肉畜的技巧,包括肉畜临死前的
惊恐会提高肉质的紧密度,一般做中餐习惯用这样的,而肉畜临死前的高潮可以
放松肉质,适合烹饪时间短的做法。对颜色要求比较高的做法比如凉拌、炖汤等
必须要放血,而红烧、烧烤等放不放血可以随意。如果肉畜乖,会喝掉很多入味
汁的话,不放血更佳。谈到我们吃上一个小可爱小洁的时候,姐妹俩说:「那么
乖的小丫头,找们至少可以给她5次高潮的」「我们只用脚,就能让她高潮。」

  她们的话,说的我们心里痒痒的。我们吃完后,心里都在想这样一个问题:
「下一个被吃的同事,会是哪个美女呢?或者,会不会是自己呢?」

               【本篇完】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