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满江湖(4章)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第四章
        逃离监狱,我和淡台思片刻没有停留,继而转向另一个方向,我们想确定刚才那些女子们有没有逃脱。
        我们绕着监狱外侧的树林不断前行,好在这些年来我经常一个人出没丛山峻岭,可以轻易的辨别方向。
        绕了一个时辰,我和淡台思选择了一个地点等待,淡台思估算以我们的脚力在一个时辰的不断赶路下此刻定然已经超过了众女,我们等在这条路的必经之路。
        果然,我和淡台思等了一会儿后便看到了几个女人朝着这边走来,女人们都衣衫破碎,我和淡台思来此接应的目的也是为了一会给她们买些衣服,不然以她们现在的形象定然会再遇歹人,
        见众女赶过来,我和淡台思赶紧迎了上去。
        几个女生看到是我们也送了一口气,不过转而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我赶紧询问状况,原来,在我和淡台思逃离之后,修罗派众人又转过头追赶女人们。
        一些会武功的侠女们选择了留下抵抗拖延修罗派,曹夫人和白芳菲都选择了留下,剩下的女人们作鸟兽散,最终只剩下这几个人逃了出来。
        来不及多讲,我赶快带着众人继续逃离,好在,前方不远就看到了一个小镇,我让淡台思留下保护众人,自己一个人进入小镇购买衣物。
        我回来时,众人气氛依旧低沈,淡台思本就不是一个擅长交流的人,更何况众女们才经历过地狱般的折磨。
        安顿好众人,我和淡台思便告别了她们继续上路,我们要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并且回山庄搬救兵。
        我和淡台思心情都有些低落,废了这麽大的力气,大部分女子却又都被抓了回去。
        看着淡台思沮丧的表情,我在身后一摸,拿出一个项链在她眼前晃动。
        小女生都喜欢这些小玩意,就连淡台思也不意外,虽然不能完全消除她的负面心情,哪怕稍稍缓解也是好的。
        淡台思勉强露出一丝微笑牵起我的手说“亦欢,你说世界上为什麽会有这麽多的坏人呢?”
        “每个人都有欲望,或权或钱或执念,这些都是恶的萌芽。”
        “究竟什麽时候这个世界才能没有战争呢?如今皇帝好战,武林动蕩,我真的希望人们无需为战争烦恼。”
        淡台思是个干凈善良的人,她正义爱好和平。
        我和淡台思都有着同样的想法,我们是那麽相像,我轻轻抚起淡台思的脸庞,“一定会有那麽一天的,我相信。”
        说完,我们忽然感到前方一阵纷乱,我和淡台思紧忙赶过去,只见几一群修罗派的人正在围着一个女子。
        女子已经被製服,双手被人押着,歹人们手在胡乱的摸着女人。
        我和淡台思此刻已经有了一些疲累,可是见到此景还是义无反顾的拔剑而上。
        修罗派众人见有人前来救援也都抄起武器迎了过来。
        我剑气一扫直接击退了前面几个人,淡台思也直接沖向了女子身旁的两个修罗派打手。
        那两个人武功不高,只两招两个便被淡台思放到在地,淡台思一把扶起女人,一边掩护一边迎敌。
        我一眼锁定了其中的领头人,辗转腾挪我来到这人面前,过了几招,我发现这人武功在我之下。
        只是我有些疑惑,这些修罗派的人,包括之前交手的那些人武功都很杂换乱,完全不像是出自同一个门派。
        领头人也发现了我们的武功很高,便开始一味地闪躲,在一个破绽之下,我将他一脚踢飞,长剑指向前方。
        “大胆修罗派,竟还敢重返中原,残害武林人士,我们定不会放过你们。”
        男人并无惧色,“哼,又是你们,你们坏了我们的好事,邪尊大人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看来这个邪尊就是他们的领袖,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
        就在这时,一声娇呼从身后传来,我回头一看,只见刚才那个还被淫辱的女子此刻正拿着一把匕首抵在淡台思的下颚处。
        我心中一惊暗道坏了,没想到中了这些人的圈套。
        女人露出邪恶的笑容“没想到堂堂绿柳山庄少庄主和淡台女侠都是如此愚笨之人,放下武器,不然你心爱的人随时人头落地。”
        淡台思此刻也是震惊万分,震惊归震惊,淡台思大喊道“亦欢,别管我,杀了他们。”
        可是看到淡台思身处险境我怎能无动于衷,这时,女人手上一用力,只见淡台思的脖子上已经见了血迹“不想你们就此阴阳两隔的话,我劝你还是放下武器。”
        不想看到淡台思再受丝毫伤害,我扔下了长剑,举起双手。
        身后的领头人一脚踹向我的后背将我放倒,然后抬起他那皮製的靴子重重的踩在了我脸上。
        男人放肆的笑着“哈哈哈,什麽正派人士,不过如此。”
        似乎还不解气,男人一脚一脚的踢在我身上,其他修罗派的人为了报复我刚才对他们的伤害也围上了对我拳脚相加。
        看到我受伤害,淡台思急得直跺脚“放开他,你们这群混蛋。”
        女人扶起淡台思的一缕秀发妖娆的说到“先顾好你自己吧。”
        片刻,我便浑身是伤,没了爬起来的力气,紧接着后脑重重被人击打,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我在迷迷糊糊中醒过来,后脑依旧疼痛,我想伸手揉揉头部,却发现自己双手已经被绳索束缚在一起,我晃了晃头,使自己清醒一些发现自己已经身处监狱中了。
        我在一个单独的牢房内,感觉脖子上很沈,发现原来脖子被人用精铁项圈锁住了,铁链的另一头系在了牢房的门上。
        这时,只见梁怀一脸奸笑的走了进来,看到梁怀这个样子我更加愤怒破口大骂“你这个狗贼,竟然甘做汉奸,残害我们武林人士。”
        梁怀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巴掌带着内力,不仅疼痛,还带着强烈的屈辱感。
        这些年来我和淡台思仗剑江湖,从未失手,可是这次却落入了这群为祸武林人的手裏,我们下场可想而知。
        梁怀邪恶的说到“当初你们当中羞辱我,如有又来破坏邪尊的大计,新仇旧账一起算,我会加倍奉还,让你们生不如死。”
        梁怀一把拉起铁链把我拉出了牢房,一路走向一间刑房。
        梁怀不断的用力拉扯着铁链,而虚弱的我只能亦步亦趋的跟着,到最后只能双肘着地屈辱的爬行。
        来到刑房,眼前的场景让我目眦欲裂,只见淡台思被绑在一个十字的架子上,秀发淩乱,脸上都是巴掌印,白色的衣衫更是全是血痕。
        很明显,淡台思已经遭遇了一番折磨,淡台思身边站着那个袭击我们的女人。
        女人换上了一袭黑色长裙,手持皮鞭。
        我看着被淩辱的淡台思用尽力气向前扑去,然而一脚踹在我的膝盖是我重重的趴在了地上。
        女人一脚踩在我的后背上极尽嘲讽挖苦的说到“哟,少庄主这是怎麽了?怎麽突然给我行如此大礼啊。”
        我趴在地上愤怒的说道“你这个毒妇,快放开她。”
        “这可不行啊,我们还没玩够呢。”
        梁怀一把抓起淡台思的头发“妈的,臭婊子,当初打我的时候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淡台思倔强的脸上露出嫌弃之色呸的一声吐了梁怀一脸口水。
        梁怀气极反笑“哼哼,好好好,希望你一会还能这麽硬气。”
        梁怀夺过女人手裏的皮鞭,拉开距离朝着淡台思的身上开始抽打。
        而我还被女人死死的踩在脚下,眼睁睁的看着淡台思被虐待我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我知道现在无论我说什麽都只是徒增羞辱,所以我趴在地上不言不语暗自调节气息,恢复内力。
        淡台思异常坚强,额头已经冒出了虚汗,可是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死死的咬着牙关。
        淡台思的衣服碎屑乱飞,雪白的颜色也被血水渐渐染红,现在衣服残破不堪,已经露出了裏面的亵衣。
        梁怀扔下手裏的皮鞭,隔着亵衣一把抓向淡台思的胸部。
        淡台思颜色立马变得惊恐起来,从来没有被男人摸过胸部的她此刻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对着梁怀大骂“你这个畜生,不要在羞辱我了,杀了我吧。”
        梁怀残忍的笑着“杀了你?我还没玩够呢,哈哈哈。”
        梁怀转头对着我说到“废物,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女人被我玩弄,哈哈哈哈。”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如此淫辱,我浑身颤抖了起来,还在体内运转的内力被我的情绪影响时不时的乱窜着,“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吐出来,我的视线有些模糊差点走火入魔。
        梁怀一脸嫌弃的看着吐血的我“废物,这就受不了了,一会还要更好玩的呢。”
        只见梁怀抓住淡台思的亵衣,用力一扯,亵衣被他直接拉了下来,淡台思的上身再也没有了遮挡,一对大白兔跳了出来。
        淡台思羞愧难当大叫“啊,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
        梁怀不理会淡台思伸出双手覆在了淡台思的双乳上,并用手指不断的拨弄捏着淡台思的乳头。
        淡台思的脸色通红,嘴裏破口大骂,已经没有了女侠的形象。
        趴在地上的我也不断的大骂着梁怀,身上的女人抬开了脚,没了女人的限製我开始向前爬着,刚爬了两步,女人的脚再次落向。
        然后我的头发被女人拉起,一双袜子直接塞进了我的嘴裏,原来女人刚刚是去脱袜子去了。
        “嘻嘻,让你话多,把你的臭嘴堵住,看你怎麽说。”头上传来女人的声音。
        梁怀不断的玩弄过后,双手把住淡台思的下身衣物,用力一撕,然后拿出匕首割开了淡台思的内裤。
        此刻,淡台思的身子再无片缕,已然全部裸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淡台思眼角不断的留着眼泪,而梁怀见到如此美丽的胴体也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在如此诱惑之下,梁怀脱下了裤子,掏出他那丑陋的肉棒,没有任何前戏直接插入了淡台思的下体。
        淡台思瞪大眼角,下体撕裂的痛感传遍全身“啊!!!!”的一声大叫了出来。
        我嘴裏也不断的呜呜呜的乱叫挣扎着,在梁怀的不断抽插下,二十年来守身如玉的淡台思几度的晕厥过去。
        几次在梁怀的蹂躏下又醒来,淡台思的眼睛已经哭肿了,淡台思再不想受辱,下定心思想咬舌自尽。
        而梁怀早已看出淡台思的想法,一把捏住淡台思的嘴巴,拿出一个口塞塞进了淡台思的嘴裏“哼,别想自杀,我还没玩够呢,让你体验什麽叫真正的地狱。”
        在不知道多少次的抽插下,梁怀身体一抖,释放了出来。
        这时,体内真气乱窜的我终于爆发出来,我摆脱开女人的脚,奋力的向前爬了一步,张嘴死死的要在了梁怀的腿上。
        “啊”梁怀疼的叫了出来,抬起另一条腿用他那皮靴重重打踏在了我的脸上。
        仅仅这一下,内力再次四散开来,若不是这下的爆发,我差点爆体而亡。
        脸部受力,我的嘴直接离开了梁怀的腿,脸重重的砸向了地面。
        梁怀掀开裤脚看着腿上的压印,更加加重了脚上了力气,直到他挪开脚,我的脸上已经印上了鞋印。
        梁怀一脚踢开我,对着打手说到“把他拉出去挖矿。”
        我被人拖出监狱,打手们把我拉到了挖矿的众人身边,这些侠士都被铁链相连,打手打算把我也用铁链和众人们铐在一起。
        这时,我已经恢复了一定的内力,环顾周围,发现此刻并没有高手在身边,这时,打手已经扯过一段铁链向我走来,解开我身上的束缚,就在铁链锁在我身上的前一刻。
        我一掌拍出重重的打在了打手胸膛,打手以为我已经没有了反抗能力,来不及躲闪直接被我击晕过去。
        击退身前的人,我踏起步伐,直奔寨外而且,虽然脖子上戴着项圈,但是我的轻功依然能施展出几成,这些人根本追不上我。
        一路狂奔,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小,而我的脚步也越来越慢,刚刚恢复的内力在短暂的爆发后已经所剩无几。
        我凭借着意誌力不断的前行,眼前的景色越来越模糊。
        再没能走出几步,我的眼前一黑,再也坚持不住,在晕倒的前一刻,我看见了一个女人的身影向我急速奔来,还未等看清来人,我便晕了过去。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