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卧底】(第一部)(龙队长篇)(07)【作者:zwsisbest】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结局)

  身体好痛,五脏六腑都像是被烈火焚烧一般,眼前也已经变得血红。

  我知道,那是因为自己的身体不堪负荷,全身的血管多处破裂导致眼睛流血
所致。这就是不计后果解放武功的代价吗?

  更加严重的是,我的意识已经开始逐渐变得模糊,邪恶的杀念已经开始逐渐
充盈着大脑。相信用不了多久,当我的身体已经不足以支撑起清醒的意识的时候,
我就会变成受火焰魔头控制的杀戮机器吧……

  然后,就在我崩溃的边缘,我曾经心中挚爱的人给了我最致命的一击……

  炼狱源自心魔,我的心魔到底是什么?可以说火焰魔头,甚至整个红炎炼狱
就是我的心魔在脑海中的映像,但是也正如它所说,我依然没搞明白它的本质是
什么。

  没有搞明白心魔是什么,就向自己的心魔屈服去所求力量,这很明显的是一
条不归路。

  我到底在哪里走错了一步,导致自己处于现在这般境地?可惜已经没有时间
让我去考虑,我现在的生命估计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真正的试验品只有一个,那就是你,龙泉升」李子萱冷酷的声音传入我的
耳朵「自从你五年前在公安系统比武大会上的时候,我就已经将你选定为了试验
品」

  我想开口说话,但是脸被李子萱的高跟皮靴死死地踩住,根本张不开嘴。

  「本来你只是一个不入眼的小警察,但是没想到能在极致的感情的驱动之下
爆发出如此的能量,实在是出乎我的预料」李子萱继续说道「于是我就将你列为
了观察对象」「这五年的时间,我无时无刻不在观察着你的一举一动,收集资料,
结果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你确实有资格成为这次终极实验的试验品」

  「这次实验名为回天计划,目的就是制造出能瞬间将人变为超级战士的药剂
及方法,而这个基地之所以一直被暗中允许存在,也是为了给你创造最后的战场」

  「计划的技术部分由刘开宙院士全权负责,而给你注射的魅惑蔷薇正是待实
验的药剂!」

  「由于你当初是处于对自己的感情而爆发出能量,而感情可以归结为欲望的
一种,而且是最能激发人类潜能的欲望。这种药剂的作用就是激发人类心底的欲
望,然后使之刺激人体激发潜能」李子萱解释道「我已经知道你的欲望是什么,
只不过你这人的自制力极强,为了激发出你的潜能,只能通过环境及药剂双管齐
下」

  「恰好领导这个基地的韩国女人是一个施虐狂,这正好对上了你心底的欲望,
以前看起来非常完美」

  「我心底的欲望……」我在李子萱的高跟之下艰难挤出话语。

  「对,你心底的欲望,就是做女人脚下的一条狗,不,是我脚下的一条狗。」
李子萱突然抬脚,就在我脸皮一松的时候,她的靴跟对着我的嘴踩踏而下!!

  呜…十几厘米的细跟直接插到了我的喉管,剧烈的干呕使我的颈部肌肉痉挛,
带着头往上颤动,而这正好让李子萱的靴跟踩得更深。

  「可能你的本质并不是如此,但是你确确实实的表现出了对我的脚的欲望」
李子萱说道「首先,在我当初让你看侍者给我舔鞋底的时候,你除了震惊之外,
眼神里表现出了犹豫,正常人应该视我为非人类扭头就走,但是你却呆在那里,
双眼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的脚。」

  「其次,你知道当你五年前在比武大会被龙文顶击败后,你在昏迷之前做了
什么吗?」李子萱说道。

  我做了什么?我真的想不起来了。那时我被武功反噬,意识即将消失,只是
记得,李子萱从主席台走了下来,来到了我的跟前,然后对着我的头抬起了脚…
…可能,之后便像踩一条流浪狗一样踩到了我的脸上吧。

  「我确实想要踩下去的,但是在我即将踩到你脸上的时候,昏迷的你居然伸
出舌头舔了一下我的鞋底」李子萱说道「这更加确定了你心底有着和那些贱男一
样的本质,只是你的外壳坚硬无比而已」

  「所以我就要加把劲,先把你心底的欲望彻底勾起来」李子萱继续说道「第
一是通过魅惑蔷薇药剂,其次就是对你营造一个女权至上的环境,也就是这个基
地」

  李子萱这时拔出了踩在我嘴里的靴跟,然后重重的踢了我的脸一脚,这一脚
踢得我头昏脑涨。不过即使如此我也在用我尚为清醒的意识去思考,李子萱的话
相当大程度的解释了我心底的疑问。刘开宙曾经说过,一个女人想要把我变成一
只见到女人的脚就会去舔的狗,现在看来指使刘开宙的正是李子萱。而魅惑蔷薇
药剂之所以能使我身体大乱,是由于它的原理是通过勾起人心底的欲望来刺激机
体从而激发潜能,我的武功也算作身体潜能的一种,和魅惑蔷薇相互作用的现象
也就能得到解释。只是唯一一点我并不认同,或者说我不想承认,我的心底真的
有屈服于女人脚下的欲望。我一直相信那是药剂的作用,但通过现在的分析,也
许我真的只是贱男一个。

  「只是,现在看来你的潜能并没有被完全激发,也就是说对你心底的欲望刺
激还不够」李子萱说道「不管是朴美真还是金玄雅,她们对你的调教都只是处于
肉体层面,而只有我,这个让你曾经极于情并伤于情的人对你进行调教,才能从
最深层次激发你的欲望」

  「真是好算计,能把别人对你的感情利用的这么彻底……」

  为何我的心底这么痛呢?

  明明已经知道了李子萱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为何听到她的话语,
我依然心如刀绞……

  啪!啪!啪!不知不觉,房间里只剩下了我与李子萱两人,而这女人手里多
出了一根细细的皮鞭,而这皮鞭正不断地抽在我身上。

  身体火辣辣的疼痛,虽热这疼痛与体内经脉被烈火焚烧的痛苦比起来微不足
道,但是我心中的伤口却是越来越大。

  看着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如今高高在上,用看一条狗的眼神看着自己,手
里的皮鞭无情的挥下,我痛苦地闭上双目,也许,从一开始我就错了吧……

  嗷!!!我的嘴里发出痛苦的哀嚎,李子萱将高跟皮靴的靴跟踩在我的手背
上,用力的碾着。不过这只是我肉体的反应,心如死灰的我再也无法与这个曾经
天使一般美丽的女人产生任何共鸣。

  「嗯,看来这样不行呢!」李子萱清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给他注射魅惑蔷
薇!」

  冰冷的针头刺入到我的胳膊之中,但我只能眼睁睁看着魅惑蔷薇缓缓地被注
入我的体内。这女人是想用药剂来强行激起我的欲望。药剂的作用是明显的,眼
前李子萱的高跟皮靴对我来说逐渐的变得诱惑无比,但是同时我早已不堪负荷的
身体在药剂的作用下再次开始了翻江倒海。

  哇!!!我的眼前血红一片,我知道那是双目流血造成的。同时我的鼻子,
耳朵嘴里都喷出了鲜血,全是的毛孔也多处渗血。即使成为了一个血人,我也慢
慢的向李子萱的脚爬了过去。

  「已经到极限了,本来他就时间不多了,再这么下去他立刻就会死!」朦朦
胧胧之中,我仿佛听到了刘开宙的声音。

  「继续加大剂量!」冷酷的女人声音好像是李子萱的。

  「我觉得没必要了,也许我们的方向一开始就是错的!」

  「不行,我们的实验机会只有这一次!为了这次实验我们已经牺牲了太多太
多!」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

  「我们没有选择!如果实验失败,我将会自己走上军事法庭审判席!」

  ……

  又一管药剂注射到了我的体内,而我现在意识已经基本消失,几乎什么都不
知道,只是靠着自己身体的本能,爬到了李子萱的高跟之下,伸出了满是鲜血的
舌头,用力的舔着…舔着…

  「看来还是不行,真的不能再注射了!」刘开宙看着李子萱脚下已经成了一
个血人,仍然在机械的舔着皮靴的龙泉升,开口对李子萱说道。

  「不,我认为现在只差一步了!」李子萱说道。

  「只差一步?」

  「对,就像是制作好的炸药,只差将导火线点着了!」

  「那么该如何点着导火线?」

  「你说,如果他最在乎的同胞被我杀死在他眼前,会怎么样」李子萱冷酷的
说道。

  刘开宙一惊「你疯了!!!」

  「当然不是中国人,而是抓到了韩国打手,只是在他现在这种意识状态下,
也无法判断中国人还是韩国人吧。把人带上来!」李子萱喊道。

  朦朦胧胧间,我感觉正在舔的靴子被抽走了。一种失落感顿时袭来,自己心
底的贱欲一时间找不到释放的出口,使得自己更加的难受。

  呜!!!我痛苦地挣扎,正在这时,清脆的高跟声再次传来。

  李子萱已经脱下了军装,换上了一身连衣裙,而脚下的靴子也换成了浅口的
高跟鞋。鞋子做的很精致,细细的高跟撑起那纤纤玉足,形成一个完美的弧度。
我瞬间感觉自己全身的毛孔都兴奋的渗血,我用最大的力气爬向那双美足,但是
就在我即将品尝到甜美的果实时,那绝美的高跟之下突然出现了一个绝望的面孔。

  美丽的高跟鞋缓缓地移动,那细细的鞋跟也随之敲起,尖端正对着韩国打手
的脸。这种情景刘开宙已经见识了无数多次,不论是朴美真还是金玄雅或者是李
子萱,这些强势的女人有一种共同嗜好,那就是用高跟鞋残虐男人的面部。朴美
真喜欢将男人的头整个踩碎,而金玄雅则是对踩瞎男人的眼睛有着偏爱。至于李
子萱,说实话刘开宙还从来没有见过她进行血腥级别的施虐。

  而现在,李子萱则告诉了刘开宙她的施虐嗜好,只有一个特点,就是直接。
与朴美真和金玄雅那种慢慢施加恐惧的方式不同,李子萱的虐杀方式与她李家大
小姐雷厉风行的作风完全一致。

  尖锐的鞋跟直接跺在了男人的侧脸颧骨上,伴随着咔嚓的骨裂声,男人的挣
扎戛然而止。金属鞋跟直接把男人的头刺个通透,与地面接触发出了咔的一声,
男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这么被钉在了地上。李子萱将翘起的前脚掌踩到了地
上,男人失去生机的头部被带动着一转,依然瞪着的双眼保持着恐惧的样子,正
好朝向了刘开宙这边。而整个男人的头上,就这么被李子萱踩在了脚后跟下。

  虽然早就已经知道李家大小姐绝不是一个温柔的人,但如此直接残酷的虐杀
方式依然让见惯了大场面的刘开宙悚然一惊。一个人要做到干脆利落的杀死另外
一个人,没有数十上百次的杀戮经历是做不到的,而李子萱的冷酷比起朴美真与
金玄雅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目睹了眼前这一切的龙泉升,那缓缓爬行的身体猛地一颤。

  住手……

  我在心中呐喊,但是身体却像是灌了铅一样。李子萱抬起另一只高跟鞋在那
人的脸上缓缓地碾着,不断地加深着脚下人的痛苦。男人残破的头颅不断地摇动
着,想要摆脱高跟踩碾带来的疼痛,但由于整个脸都被鞋跟贯穿,他的努力只能
化为更深的痛苦。

  「住手……给我停下啊!!!」

  眼前已经是一片血红,浑身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丝的力气。残忍的高跟正在肆
虐,但是此刻的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

  怒火攻心加上身体机能的衰竭让我的意识近乎丧失,不过脑海中还是闪过许
多破碎的影像。

  看着自己的父亲在追捕抢劫犯的时候牺牲,看着自己的母亲因为过度悲痛而
病逝,看着自己的同事在公安战线牺牲……

  一幕幕在我的脑海中闪过,直至最近两个月在这里发生的事情,看着自己的
同事和同胞被一个个的踩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这么的弱小,每一次都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不论是亲人,
同事,还是自己的同胞……

  痛苦沮丧使我彻底沉沦,脑海中各种残破的影像不断地闪现,速度越来越快,
直至所有的景象都化为熊熊燃烧的红炎……

  炼狱中的烈火熊熊燃烧,这次连天空中的阴云都被点着,整个空间已经化为
一片火海。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子,怎么样,可已死心?」火焰魔头的声音响彻
于天地之间,从四面八方而来,似乎整个空间都充满了它那狂妄的大笑。

  「你就是我的心魔吧!」我并没有回答火焰魔头的问题,而是对它问道。

  火焰魔头的笑声戛然而止,一阵沉默之中,天地之间只剩下了烈火燃烧的嘶
嘶声。

  「看来你总算整明白了一些东西」火焰魔头的声音传来「但是,已经太晚了,
你的身体已经支离破碎……」

  「告诉我,我的心魔到底是什么!」我大吼着打断了它的话语。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这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去想明白!」火焰魔头说道
「不过意义已经不大了,你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身体机能完全坏死,而
意识在这红炎炼狱之中燃烧殆尽!」

  我沉默了,自己的身体情况我自己了解,现实世界的外部意识现在已经可以
说完全感受不到,能思考的只有在这个虚幻世界的精神意识。但是当这里的意识
也消失的时候,也就是名为龙泉升的生命终结的时候。

  但是,即使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我依然不能知道自己的心魔到底是什么吗?

  炙热的红炎逐渐的将自己的身体包裹,我明白,死亡即将来临……

  「首长,小心!!!」

  三大军方供奉高手瞬间暴起,挡在了李子萱的身前。而此刻,原本趴在地上
一动不动的龙泉升,却缓缓地站了起来,只是动作丝毫不似一个正常人。在一身
血渍的白大褂以及翻着的白眼的衬托下,这个原本还算清秀的警察此刻简直如同
僵尸一般可怖。

  「不知是什么原因,他现在没有任何意识,做出的动作并不是由大脑皮层控
制,只是浑身的植物神经受到了某种激烈的刺激导致」刘开宙说道。

  「那么,实验的最终结果是什么」李子萱问道。

  「虽然这个结果很打击人,但是我依然可以说,很遗憾!」刘开宙耸了耸肩。

  李子萱沉默不语。

  「首长,请离开这里,这个人现在很危险!」就在此时,一个供奉高手的话
引起了李子萱的注意。

  「很危险?」李子萱看着摇摇晃晃没有意识的龙泉升,发出了疑问。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现在这人给我的感觉是极度的危险!」供奉高手
神经高度紧张,三人已摆好了战斗的架势,而他们面前的龙泉升也没有进一步的
动作,只是东摇西晃的站在原地。不知为何,在这里的几人都感觉到空气似乎都
因为这四人的对峙变的有些粘稠起来。

  「装神弄鬼,给我去死!!!」一个供奉高手终于无法忍耐,率先暴起对龙
泉升发动了攻击。

  「老陈!!回来!!」其他两个供奉高手的急切呼喊似乎已晚,就在老陈的
拳打到龙泉升面前时,看似摇摇晃晃动作迟缓的龙泉升突然抬手,直接接下了这
势大力沉的一拳,僵尸一样的身体没有移动半步。

  「什么!……」老陈发出一声惊呼,而就在此刻,龙泉升突然抬头,翻着白
眼的双目显得十分可怖。而更可怕的是,龙泉升满是鲜血的嘴咧出了一抹渗人的
笑容。

  「啊啊啊啊啊啊……」老陈凄惨的嚎叫传遍了整个房间,龙泉升一记重拳轰
在了老陈的腹部,将他直接打飞,而被拽着的手臂就这么被生生的撕裂!

  「死……死……」可怖的呢喃从龙泉升满是鲜血的嘴里吐出,而他的身体也
开始摇摇晃晃的走向了李子萱等人。

  「首长!!快撤!!……」供奉高手的疾呼,但此刻李子萱却没有理会。

  「刘开宙,现在他的战斗力是多少?」李子萱回头问道

  「无法计算,太惊人了!」刘开宙惊呼道「如果他是有意识的,那么实验就
成功了,但现在……」

  「那么,能否让他恢复意识?」

  「不知道,他的身体依据计算,本应该彻底死亡了,但不知什么原因居然成
了这个样子」刘开宙说道:「不论如何,我觉得现在撤退是最好的选择!」

  「不能撤退,在这里撤退就是前功尽弃!」李子萱说道:「不但如此,还要
彻底激发他的能量!」

  李子萱说完,抬起了另一只脚,把尖锐的鞋跟狠狠地踩进脚下男人的太阳穴
之中!

  噗!……

  飞溅的鲜血宣示着一个生命的终结,而另一个即将终结的生命却进入了彻底
暴走的状态。

  「死!!!」龙泉升突然暴起,完全不似僵尸般的样子,直接向着李子萱等
人前冲而去。迎接他的是两个军方供奉高手,但是只是一个照面,两人就被击飞
出去。

  「首长快撤!!!」两个供奉高手爬起身,将李子萱和刘开宙拉走十几米,
躲开了龙泉升的致命一击。龙泉升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俯下身,抱起了地上被
李子萱踩死的男人。

  「嗷……」看到男人死前定格的悲惨无助的表情,野兽一般的悲痛嘶吼从龙
泉升候中发出,同时两行血泪从眼角流下。只是在这悲情的嘶吼过后,清晰地话
语声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为什么……子萱,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此时已经不成人形的龙泉升,居然清晰地开口说话,这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
意料。

  「这是什么情况,他不是要死了吗?」李子萱吃惊的问道。

  「不清楚,现在看起来他不但恢复了意识,而且似乎也没有了生命危险!」
刘开宙说道。

  「这么说,我们成功了?」李子萱说道。

  「我不能下结论,但是,我敢肯定的是,我们似乎安全了!」刘开宙摸了一
把额头的冷汗。

  「为了达到你们的目的,真的就可以把同胞的生命当做棋子来舍弃吗?」龙
泉升继续说道「可能真的如你所说,我的思想与见识远远达不到你们的层次,所
以我想通了,我们各自把各自的路走好就行。」

  「我的师傅曾经告诉过我,炼狱源自心魔,正因为我始终不知我的心魔是什
么,所以五年来我的身心一直在痛苦中煎熬,而刚才我想明白了!」

  龙泉升站起身,正视着李子萱「李子萱,从这一刻开始我的心中不再有对你
的自卑感,既然你能凌驾法律之上作出如此残忍的事,那么,我就以自己的力量
对你进行制裁!」

  炼狱源自心魔,我的心魔是什么?我一直在找寻着答案。曾经,我认为是对
子萱的恋慕因为巨大的身份落差而得不到结果的失落,曾经,我认为是被龙文顶
在万众瞩目下击败的沮丧,曾经,我认为是对自己眼睁睁看着同胞被朴美真踩死
而无能为力的愤恨……

  自卑才是自己真正的心魔。

  不论是李子萱还是龙文顶,他们都是中国顶级家族的少爷小姐,而自己只是
一个小小的一线刑警。不可弥补的实际落差与心理落差,让自己在绝望时想到了
利于超过自己所能掌控的力量的想法。于是,在自己武功未成的情况下,为了得
到子萱的爱而去解除武功禁制参加公安系统比武大会。而在面对朴美真疯狂肆虐
时,自己依然想到的是利用超然的力量去打败敌人。

  但是即使利用了武功的力量,还是不能拯救自己,也不能拯救同胞。比武大
会输给龙文顶,自己在众人的嘲讽中黯然离京,在地下基地里,自己孤掌难鸣,
看着自己的同事被朴美真活活踩死,自己却无能为力。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打击,
使得自己的自卑感一次又一次的加深,最终使得负面能量积累到了爆发点。

  而自己心底去舔女人脚与高跟鞋的欲望,却是由于在对李子萱自卑的作用下
产生的畸形愿望,看到比自己身份高贵许多的各色人物都匍匐在李子萱脚下时,
心底自暴自弃造成的扭曲。

  既然比自己身份高贵许多的人都只能舔她的脚,那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去追求
她呢?自己估计连给她舔脚的资格都没有吧!

  这种扭曲的本质是一种自卑感,而自卑感正是自己的心魔。魅惑蔷薇药剂勾
起了这种自卑产生的欲望,自然而然就加重了心魔对武功的侵蚀,从而使得自己
的身体被武功反噬。

  而就在自己即将被武功反噬失去生命之时,李子萱的狠毒一面彻底展现在了
我的面前,原来高贵的她,骨子里却是如此的残忍肮脏。看清了她的真面目,自
己的心里不知不觉就没有了对她的自卑感,自己心魔的源头就是对她的自卑感,
当这种自卑感不在束缚自己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充满着力量,强大的
武功快速的修复着我被反噬的身体,红炎炼狱不复存在,脑海里的意识也已经一
片清明。

  「这就是我的自我救赎!」我对李子萱说道。

  「李子萱,现在,我代表在你的计划中死去的同胞,对你进行应有的制裁!」
我已经从一个警察变成了一个复仇者。警察,并不能为死去的同胞伸冤复仇!

  眼前是我曾经深深恋慕的女人,同时也是一手葬送无数同胞生命的女魔头,
李子萱的命运现在就掌握在我的手里,这里已经没有人有能力阻止现在的我。

  只是,面对着此时作为制裁者的我,她依然犹如和我初见时的从容。

  「龙泉升,要杀要剐随你处置。但请放除我之外的人离开,他们都是国家的
顶级人才,都是奉命行事,所有的责任我一人承担!」李子萱仰起额头,依然是
那么高傲。

  「首长!!!」倒在地上的供奉高手大声的呼喊。

  「龙泉升,你真的要这么做吗?」刘开宙也很着急。

  「你们都离开,把实验数据上交国家!这是命令!!」李子萱喊道。

  「李子萱!!!」刘开宙吼道。

  「我答应你!我不会伤害其他人,我会放他们离开。但是你必须为你的所作
所为付出代价,否则无法与死去的同胞交待!」

  我缓缓的抬起手,扣住了李子萱白玉一样的脖子。眼前的女人微微一笑,缓
缓地闭上了眼睛。

  「住手!龙泉升,她是你孩子的母亲!!!」刘开宙的话语犹如一道惊雷。

  「子萱这些年虽然与龙文顶结婚,但那是因为迫不得已,她爱的人一直是你
啊!!!」刘开宙吼道。

  「你说什么?」我的大脑处于短路的状态中。

  「子萱只是一个女人,在龙家和李家的联姻面前无能为力。而她狠心拒绝你
也只是为了保护你而已,你一个小警察,不论龙家还是李家,要玩死你就像是碾
死蚂蚁一样简单!」

  「你知道子萱得知你是唯一合适的试验品的时候她有多痛苦吗?她整整哭了
一天一夜!」刘开宙说道「最后她在你昏迷的时候让我提取了你的精子,然后人
工受孕怀了你的孩子!就是为了一旦实验失败能给你留下一个后代!」

  「他说的都是真的吗?为什么……」我对着依然微笑着的李子萱说道。

  「为什么啊!!!」我怒吼道「让那该死的实验计划停止不就好了吗???!!
!」

  「为了国家,我可以舍弃一切,我义不容辞!」李子萱正色道「来吧龙泉升,
杀了我这个肮脏的人吧,完成你最后的救赎!」

  「你说的没错!!!我现在就杀了你!!!」我怒吼着,李子萱在我逐渐握
紧的手劲中逐渐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只要我再稍稍用力,这个女人就会香消玉殒。
但是,此刻我的手上却怎么也无法继续使出一丝力量。

  「算了,你走吧!」我颓然的松开了手「李子萱,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后悔
的一件事,我宁愿一直当曾经那个默默无闻的小警察!」

  「不!!!龙泉升!!!你杀了我!!!杀我啊!!!」李子萱此刻却突然
失控,她大声哭喊着。

  「首长!!!」两个供奉高手前,一人架着她一条胳膊同时警惕的望着我,
逐渐的把她架出了门外。

  我颓然的转身,而就在此刻,邢玉虎焦急的声音传来「子萱,不好了,朴美
真劫持了乐乐,正与警方对峙呢!」

  ……

  朴美真从中央控制室密道逃走后,一路逃到了海边港口。本来在这里有韩国
的船只接应,但这一切早已被警方所识破,当她钻出地道时,等待她的是荷枪实
弹的警察。

  「都给我退后!不然我杀了他!」只是,朴美真手里还有一张王牌,那就是
龙文顶的孩子乐乐,此刻她正拿着一把枪对准乐乐的头部。

  「放下武器,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都让开!叫李子萱出来!」朴美真喊道。

  「我来了!」警察从中间分开,走出了李子萱的身影「朴美真,你的大韩民
国梦已经完了,请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

  「不,只要我手中有这个孩子,你就不会对我怎么样,我知道他对你很重要!」
说着,朴美真抬起脚,用脚上人皮高跟皮靴的靴跟踩到了乐乐的脚背上,用力的
碾着。

  「啊!!!痛!!!妈妈救我!!!」乐乐吃痛的大喊,他的脚已经被极细
的靴跟戳出一个血孔。

  「叫他们放下枪!!!」朴美真恶狠狠地喊道。

  「都把枪放下!」李子萱喊道,周围的警察都放下了枪,但依然谨慎的盯着
这个韩国女人。

  「给我一条快艇!!」朴美真喊道。

  「给她!」李子萱只能照办。

  朴美真一边押着乐乐一边向快艇后退,而就在她转身即将登上快艇的时候,
她的眼前的快艇上蹦出一个人影,同时还有一只势大力沉的拳头……

  「好了,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我将昏迷过去的韩国女人扔给了岸
上的警察,然后跳上岸边对李子萱说道:「照顾好这个孩子……」

  「泉升……」李子萱的呼喊声从身后传来,但是我依然转身离开。

  曾经的李子萱是让我恋慕的女神,而现在的李子萱,我还是无法原谅她所做
的一切。

  历时半年多的金鼎集团卧底行动宣告结束。警方付出了十几名卧底警员牺牲
的惨痛代价,终于捣毁了朴美真的实验基地。

  朴美真与金玄雅被判处死刑,定于近日执行。

  原765特警队队长龙文顶,被确认为牺牲,追认一级烈士。

  金鼎集团进入了彻底重组,更名为双龙集团,由李子萱女士出任总裁。

  上海市第三刑警队队长龙泉升,因为严重渎职与指挥失误造成重大损失,被
革职开除警籍。但由于其在随后的卧底行动中有出色表现,被公安部看中,欲提
拔为765特警队队长,但被其拒绝,目前行踪不明……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随着时间逐渐被人遗忘。

  上海,依旧繁华。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