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罗芒阿老师·和泉纱雾篇】【作者:时光——Saber】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时光——Saber
字数:8235

  如果她没来的话,自己也不可能像这样躺在妹妹的床上吧。

  和泉正宗无比惬意地想到,他仍旧在享受某种欲望发泄过后的余韵,【这么
说还要感谢妖精呢~ 】脑袋晕乎乎的,他不由得回想起今早发生的事情——房门
被确凿无疑地打开,门口一如既往站着那位拥有金色卷发的少女。

  「真是…怎么又来了,我说,你是专门来干扰我写小说的吧?」和泉正宗烦
躁地挠挠头,昨天也是一样,山田妖精以「轻小说畅销作者交流会」的名义来他
的客厅泡了一个白天,害得本就没有灵感的他一个字也写不出来,「这种竞争方
案是犯规的,犯规!」

  「有什么关系嘛!正宗你太敏感了~ 我只是来蹭饭而已的啦~ 」山田妖精高
傲地抬起头颅,身为金发超级美少女的她拥有在阳光下都能烁烁生辉的纯白肌肤,
碧蓝的眼眸毫不客气地盯着正宗,一副想要吃掉他的样子,「再说了,昨天我们
不是聊的很开心吗?」

  「那、那个和现在不一样啦。」正宗苦恼地看向少女,身为足控的他眼神不
由自主地望向妖精红色小皮鞋内的白丝纤足。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的妖精诱惑般抬
高脚掌,「受妹妹的影响也变成大变态了吗?我倒是没关系,想看的话就看个够
吧?」

  「真是,在这里待太久别人还以为我在怠慢你,进来说吧。」少女的观察力
仍旧一如既往的强大,他几乎没法防备,仿佛是从魔戒世界里走出来的可爱少女
就在二楼某位嫉妒心强烈的妹妹警觉之下走入了客厅。

  在山田妖精坐于沙发上的当口,正宗想当然地去拿些自己的稿件过来,本来
压抑的写稿气氛被性格活泼开朗的少女莫名振奋起来,虽然说妖精平常总是一股
桀骜不驯的态度,肢体动作也都给人夸大、颐指气使的感觉,还有着一副自信过
剩的大嗓门,但聊一下之后就会意外发现她是个好人,会为自己的创作提供许多
不同的参考意见和灵感,就算对她侵略般的性格有所抵触,但正宗也不讨厌和畅
销书作家有所往来。

  「嘻嘻,果然还是让我进来了呢?原因真的不是因为你是个变态的~ 足控吗?
要我说,从昨天开始你的眼神就一直停留在我的脚上面呢~ 白丝袜就那么对你的
胃口吗?」妖精用左手捂住右眼,像是要细细打量正宗般愉悦地凝视着他。

  【这家伙,观察力太强,原本要坦白的话都可以省略了…】和泉正宗无奈地
叹了口气,内心被一眼看穿的滋味并不好受,正是,从昨天妖精来客厅起,自己
就莫名地对这种纤巧的脚掌没有丝毫抵抗力,坐实了自己是位足控的事实。

  「就算是个足控又怎样,也不会影响我的创作吧,不如说,反而会在描写的
时候更加注重女孩的足部而已,读者似乎也相当喜欢这种吧?」

  身在楼上的少女心中咯噔一声,哥哥,是位足控吗?还承认了,自己也不是
不会去画女孩子的足部,似乎…她看向自己的脚掌,萝莉系的足掌精致而纤长,
雪白的姿态似乎在朝周围都散发着不间断的魅力,我的脚,哥哥也喜欢吗?少女
不得而知,她继续屏息凝神,倾听着楼下的对话,想要收集在意之人更多的信息
——不如说哥哥的性癖好一点。

  「啊啦啦,你似乎还挺骄傲呢?」山田妖精高傲地笑着,抚平了身上大量使
用红白两色且充满荷叶边的衣服褶皱,充满诱惑力的淡红色眼眸在和泉正宗的脸
颊上扭转,她拿定了和泉正宗看中了她的脚掌,幽幽地抬起足跟放到茶几上,那
股桀骜不驯的态度在对待弱者的时候愈发强烈。

  「如果答应将你的插画师让给我的话,也不是说不能考虑让你舔一舔哦,足
控先生?」山田妖精柔声道,蕴藏着无限诱惑的言语在引导着和泉正宗走向情欲
的深渊,他不由自主地将目光集中在山田妖精的白丝小脚上,从窗户射入的日光
穿透了薄薄的白丝袜,粉色可爱的脚趾被定格在男人的记忆中,和泉正宗的血管
中涌过一股热流,插画师什么的…反正也是自己的妹妹,偶尔拜托一两副应该也
没关系的吧?男人心不在焉地缓慢靠近妖精的脚掌,在她几乎要咯咯笑出声的表
情中,稍稍地伸长舌头,想要够到细腻的白丝——直到楼上传来了沉重的踏步声。

  「咚咚咚、咚咚咚咚!!!」

  妖精不悦地耸了耸肩,这阵沉闷的声响打破了她为和泉正宗编织的足控梦境,
眼前的男人一下子清醒过来,他意识到他们的对话全部都被楼上的妹妹听了个一
清二楚,额头沁出冷汗,这是误会,一定要给妹妹解释清楚才行。他丢下发楞的
山田妖精,急匆匆地朝楼上跑去,义无反顾地推开妹妹房间的门——没有上锁,
说明少女早已做好了责问他的准备。

  和泉纱雾,和泉正宗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正用她的pad 遮住下半部分面颊,
以气恼的眼神审视着哥哥,一双清澈的水蓝色眼睛扫视着哥哥的浑身上下,因为
极少外出而显得柔软淡粉的嘴唇在pad 下蜷起,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
在她那端正稚嫩的脸颊上,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微微鼓起,犹如在诉说着自己被
哥哥「背叛」的委屈。

  「你刚刚,说了自己是足控吧,还、还要和妖精,做不要脸的事情!」

  明明是个超级沉默又没有表情的妹妹,但其实她已经把感情全部写在脸上了。
所以即便和泉正宗压根没有听清楚妹妹嗫嚅般说出的前半段话,根据最后一句加
重的语气,也能猜出纱雾想要表达的意思。

  「不不不!我和妖精绝对没什么的!只不过是在探讨足控的创作类型的稿子
啦!」无论如何,现在只能蒙混过关了。

  然而纱雾并不打算就这样轻易地放过哥哥,她隐隐之间有种预感,要是这时
候不对哥哥做点什么的话,自己就将永远地失去某种东西了。沉吟半响,她愤恨
的眼神继续盯着正宗,而男人像是在房间里扎根一样被少女的死亡凝视钉在原地,
动弹不得。

  【话说,待会也要做饭了吧,让她吃点好吃的或许会心情变好?】「那个,
纱雾,我去做点东西给你吃吧,待会放在你门口…」

  「不行。你、你喜欢脚、脚吧?」少女轻声呢喃,眼睛里水遮雾绕,让正宗
捉摸不透纱雾的心思。

  「啊?你说什么我没办法听清楚…」

  「我说,你喜欢女孩子的脚吧!」即便加大了音量还是很小声的纱雾总算发
出了正宗能听到的声音。

  「呃、这个,只是和妖精爱玩笑而已,其实根本没有这种事情…哈哈哈…」
正宗随后搪塞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但纱雾从玩具布偶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露出
的裸足如磁石般吸引了他的眼球。少女的纤足是典型的希腊脚,第二根脚趾比起
大脚趾来说来得稍微长一点,肤色细腻的肌肤洋溢着青稚房间内特有的温馨气息,
脚趾尖端的骨节处由于羞涩而微微屈起,弧度犹如月牙般完美,曲线修长但不过
于饱满的足掌有着极其纤柔的曲线,从纱雾的趾尖处呈现S 型往足跟处延展,美
妙的肌肤顾盼流离间皆是对和泉正宗的情欲诱惑,玲珑精致的内凹足弓在不大的
小脚上面也能看得清晰,一晃一晃的脚掌肤光胜雪,再柔嫩的毛绒玩偶也在纱雾
的两只小脚面前黯然失色,小巧的前脚掌些许翘起,五根脚趾的趾窝微微露出,
欲是要引人一亲芳泽般露出娇嫩的趾腹,清爽圆润的脚踝,清秀的脚趾,清纯白
皙的足背,还有那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正宗从超市里购买的柠檬沐浴露清新的自
然气息,将和泉纱雾的脚掌绘制成一副清美的画卷。

  这是一个从骨子里就散发出青涩稚嫩气息的脚掌,但又似乎无时无刻不在诱
惑着有幸能见到它的男人,纱雾脚上每一处脚趾上的勾挑,都在牵动着和泉正宗
的神经。一会儿功夫,仿佛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男人的脸上来了,热辣辣的,他
都能感觉如果触碰上去就要烫手一般。

  「那个、如果要摸一下的话,可以吗…」

  「哥哥的话,可以哦…」

  两人的目光接触虽然只有极短的一瞬,可正宗只觉脑子发晕,身子发软,竟
像是在和作家们的酒会上喝醉了一般。而纱雾的面颊燃烧着鲜艳的红晕,眉毛显
得淡了些,她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在轻轻颇动。莫名其妙的,出于不想输给
山田妖精,反而想要将哥哥据为己有——不,是本来就是自己的东西不想让人夺
走的心情,和泉纱雾决定在此处展现自己的魅力,足控什么的,那就用自己的脚
去征服就好了;亦或是什么别的其他需要她利用「情色漫画老师」模式去体会的
事情,就让它来吧。纱雾精致的脸蛋上涨起了一层红晕,水蓝色的眼眸闪了闪,
将两只裸足乖巧地递了出去,深深地吞了口气,她似乎已经镇静下去了,便很腼
腆地朝正宗示意了一下,但又挂着一丝倔强的波纹。

  但和泉正宗可管不了那么多了,小巧纤柔的白皙脚掌伸到了自己面前,可以
随意揉捏妹妹私密部位的背德感涌上他的大脑,令他幸存的一丝理智都消融殆尽,
他颤抖地伸出手掌,将轻盈的白鸽纳入掌心中,入手是软濡的、类似抚摸凝结而
成的羊脂玉一般的细腻,内凹进去的足弓洁白又干爽,带着布料玩偶的干涩气息,
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好似没有骨头一般,正宗几乎不敢用力去揉捏,只是小
心翼翼地抚摸着白皙的肌肤,手指尖端轻轻滑过纱雾的脚掌侧沿,指甲在白莲藕
般的脚趾上刮蹭,因为纱雾的脚型娇小,所以正宗来不及充分体验那种绵柔又毫
无杂质的抚摸感后,手掌就触碰在了略干燥的脚跟处,少女实在是太少于行走或
是运动了,在造就了弱不禁风身体的同时,也造就了一双稚嫩无暇、滑滑嫩嫩的
晶莹双足。

  「唔…稍微有些痒。」纱雾动了动足掌,小得令人发颤的动作让正宗生起了
爱怜之心,他更是想知道,这样的纱雾在做出极为羞耻的行为后,对自己恼羞成
怒的辱骂会是怎样的姿态。

  他决定升级自己的攻势,早已忘却了山田妖精在楼下等待的他不经过少女同
意,就直接将妹妹的裸足脚趾含到了口腔中,平时很少晒到阳光的纱雾粉白色的
脚趾甲都显得格外柔软,完全没有和正宗的牙齿硬碰硬的卡齿感,而是直直地伸
入到了男人的口腔中,大脚趾的趾腹配合温婉可人的肌肤和饥渴的舌头瞬间接触
在一起,大量的唾液随后跟上,甚至都溢满了纱雾的脚趾缝。

  「啊!哥哥、你这个变态,怎么,突然就、就——你究竟在做什么啦!!!」

  纱雾紧张地紧紧抓住睡衣的胸襟部分,正宗清楚地知道,只要纱雾的害羞程
度超过一定的数值,就会展现出攻击眼前对手的习性,所以热衷于某种被辱骂后
快感的他决定一次性地击穿妹妹的临界点,他稍稍吐出纱雾的两根脚趾,坚定地
朝极度羞耻中的少女看去,嘴里吐出的则是蛊惑人心的话语。

  「唔,口感真不错…纱雾的脚趾实在是太可爱的,正常人都控制不住的吧,
让人很想舔一舔,就这么做了,纱雾也很喜欢吧?」

  「你、你这个舔妹妹脚趾的变态!滚、滚开!不,既然哥哥这么下贱的话,
那就让你舔个够,好、好让其他的作家也看清楚,哥哥是什么人!」无法挣脱正
宗手掌的钳制,纱雾干脆破罐破摔,直接将被哥哥抽出的脚趾再次插入到口腔之
中,虽然脚掌尖端传来湿热粘稠的唾液让自己干爽顺滑的肌肤变得不是那么舒服,
不过一想到哥哥腥热下贱的唾液在自己平时用来走路的低微双脚上绽放,那种满
足感就不断地传来,原来哥哥也有需求自己的一天啊,纱雾迷蒙地想着,如果,
能更多地征服哥哥就好了,用,什么呢~ 而正宗对纱雾柔和脚趾的肌肤舔舐进行
得愈发激烈,舌头极具侵略性地插入少女修长的二脚趾与稍短一筹的大脚趾之间
的缝隙,纱雾的瞳孔扩张,惊讶混杂着过分羞耻的表情在妹妹的脸蛋上交替转换,
任谁看见都会对这样的女孩子心存幻想吧。她意识到哥哥无比柔软的舌头在自己
的脚掌上攻城略地,连床单上沾染的那些绒毛都被哥哥舔到嘴里了,这种在意之
人舔舐自己肮脏部位的苦恼在嘴上却化为刀锋般刻薄的言语,笔直地贯入正宗的
脑海。

  「著名的轻小说家竟然在舔插画师的脚,你一点也不感到羞耻吗?」少女责
问,但是奇特的,随着羞辱正宗的话说出口,她的体温在升高,「而且还是身为
妹妹的脚,舔那种低贱的部位,真是一个发情的大~ 变态!!」

  最后的声调加重了三个音节,少女需要中断换气来弥补自己的紧张感。反复
了几次的「变态」辱骂让和泉正宗真的感觉自己就是个变态了,但是,如果当个
变态就能让妹妹的脚掌在自己的口中——亦或是某处部位上绽放的话,那可太划
算了。

  「纱雾,那个……我的那里,有点忍不住了…你也知道的吧?就是…」将口
中柔嫩的脚趾抽出,正宗抱歉地说道,但他能察觉,此时的纱雾不会对他的请求
有所抗拒。

  「要、要我帮你,足交的意思吗?我、我知道哦。那么——你就认真起来请
求我,可以吗?、不,不是这样的。」纱雾陷入了矛盾之中,她想要对正宗进行
严厉的羞辱,因为某种攀升的愉悦感在逼迫她这么做,不过从未体验过的感受让
她又变得如同鼹鼠般胆小。

  【看来还是没有超过那个羞耻的数值啊,我再来加把火好了。】想要被纱雾
狠狠地羞辱,这种奇特的渴望让正宗直接褪下室内的休闲裤,粗硬的阳具在没有
经过任何修饰的情况下,笔直地暴露在妹妹的面前,甚至还散发出前列腺液融化
于空气中的腥热气息,在纱雾的足下兀自升温。

  「如果要成为一名厉害的情色插画师的话,足交什么的也要具备相应的体验
吧?」

  「唔啊啊啊…居、居然要妹妹帮你足交,世、世界上有你这种人吗,真、真
是恶心到了极点,这样的哥哥,必须给予惩罚才行!」虽然嘴上在刻薄地讽刺着
和泉正宗,但少女软嫩无比的脚掌轻柔地踏出,将细腻冰凉、还未被哥哥舔舐过
的足心部位顶在了男人的龟头之上,随即大片大片的足底嫩肉被顶得凹陷进去,
白皙的肌肤温柔地包裹起敏感的龟头面。纱雾足底突如其来的触感为正宗的大脑
带来了激烈的震颤,脚掌开始按照少女对足交的理解轻轻地上下抬动着,娇嫩的
足底带来的是一阵接一阵柔软的感受,特别是龟头在干燥软嫩肌肤上滑动的快感,
再加上纱雾那有规律的按压,仿佛想让哥哥一辈子都臣服在自己的足底下的动作,
直击灵魂般的快感烧融了正宗的理智,他无法抵抗地沉沦在纱雾的足交之中。

  「什、什么嘛,好色成这种样子,就像一条蛆虫在脚下扭动一样,哥哥真是
变态到了极点,还、还说自己不是足控,大骗子!令人作呕的大骗子正宗!」

  当纱雾用「好色」或是「变态」的辞藻责备正宗时,大多数都是自己也在想
着色色事情的时候,如同她在足交上不断加码的力度,开始用粉白的前脚掌心移
动到马眼之上,稍微地律动几下,让肌肤沾染上分泌出的前列腺润滑液后,再用
整体的足底曲线,让嫩肉们边滑动边聚拢到肉棒的海绵体上,一股纱雾脚底馥郁
的沐浴露香气溶化在温热的龟头淫液上的味道飘了出来,淡薄如同轻雾,但是那
种淫靡之感闻起来却会让男人化身为野兽,脚掌上下按压的肌肤触感变得越来越
轻柔,正宗能感觉自己罪孽般的性欲愈发攀升,这种温香在肉棒上的气息持续影
响着他,开始朝正宗灌输必须按照自己肉棒的感触占据主导权的概念。

  「我、是因为,纱雾的脚掌…实在是太舒服了,所以才变成唯独会对你的脚
发情的足控啊!」正宗喘着粗气回答,这次连他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撒谎,就自
然而然地为了取悦纱雾这么说了,「而且,总是觉得纱雾的足交莫名的熟练,是
用过什么东西特训过吗,还是自己看过H 的网站学来的…呼啊——」致命的快感
在侵袭着正宗的大脑,妹妹的足交太过舒适,让自己的腰部努力地往上顶,力求
龟头可以刻印上更多有关纱雾肌肤的快感。

  「在、在说什么呀!!我、我身为一名插画家,对色色的行为有兴趣是理所
当然的事情,绝对不是像你这种人为了自我满足而去看的!哥哥H !色狼!大变
态!竟然,不要脸地问我这种事情,你还是人吗,你的这种罪行,已经记录下来
了,以后,就请你好好负起责任来!」纱雾的脸色重新变为羞恼的潮红,她狠狠
地重踏了几下正宗的肉棒——然而力量感稀碎的动作只能进一步加重足交的快感,
右足来回的按压有些累了,纱雾改用左足和右足同时进攻正宗的肉棒,白皙的裸
足以玉嫩之姿用足弓去包裹起男人的棒身,十根淡粉色的纤长白笋灵动地点在了
龟头面之上,借助从某处看来的「色色事情的技巧」,少女用大脚趾的趾腹压在
了肉棒的冠状沟处,本来那处就有大量流下的润滑液,而被唾液润湿后的脚趾如
此轻柔细腻地触碰到该处,而且又想到这是纱雾的脚趾,令人头皮发麻的性快感
就如雷击般让正宗的脑海变成一片焦糊,他再也难以体会到周遭空气的温度、妹
妹脚掌上的香气,唯独在身体里记录的触感,就是纱雾脚趾围绕自己龟头所做出
的一系列爱抚与挑弄。

  「啊哈——好舒服——莫名的——呼呼…」

  「呐,所以说、说妖精她,肯定还是比不过我的吧…」将ipad都在下脸颊按
入了一道红彤彤的印子,纱雾如同泥鳅般发声,继续加重了语气,「可惜这么恶
心的变态哥哥到哪里也不会有人要的,作为一名轻小说作家你已经跨过了那条线
了哦!现、现在就作为路边被遗弃的小狗,向我这位伟大的工口插画师请求怜悯
吧,说、说不定我会给你一些恩典…嗯嗯…」

  少女像是唱歌般说出羞辱的话语,正宗看见神态天真的纱雾却偶尔以看垃圾
般的眼神盯着在她的脚上享受快感的下贱哥哥,腹腔中那股缓慢燃烧的欲火就已
经扩散到四面八方,直到他一心只想用肉棒紧贴着妹妹的裸足脚趾,去体会自己
的生殖器与少女的私密脚掌不着寸缕亲近的感觉。少女仍旧在用十根脚趾按压着
正宗的龟头,但是过于柔软的肌肤也有一种缺点,由于弹性的缺失导致无法给予
肉棒在肌肤上回弹的那种紧致感,很难模拟射精时对棒身的压制和温度,所以正
宗在纱雾的脚趾之间律动得越来越快,为的就是能更加彻底地去感受绝品足交,
纱雾流畅均匀的脚趾被龟头支撑着,在上面静悄悄地滑动,毫无保留地炫耀着那
莹白的嫩肤,随后密闭合拢,像是长在了男人的肉棒上面一般,大脚趾抵在冠状
沟上,其余的三根脚趾在龟头面上上下按压,偶尔来回滑动,小脚趾则是在海绵
体处浅浅地盯顶着,带着前列腺液,在上面留下了一道道的水迹,足尖围绕着正
宗的龟头上下左右摆动,纱雾努力地为哥哥服务着,但是看着男人的红潮在脸上
逐渐消去,再怎么迟钝,她也能发觉哥哥的快感在衰退,为什么?少女精致的容
颜上露出困扰的神情,自己明明已经很尽力地在动着脚掌了,可能是…刺激不够?

  「虚伪至极的哥哥,明明对着我的脚掌发情,为什么还软下来了啦!」

  「因为纱雾的脚太软了…呼呼…」

  「现在的哥哥看起来就像个废物一样,被其他人看到也没关系吗?」

  「不是,只有纱雾才可以。」沉浸在情欲中的正宗认真地说,目光坚定地盯
着妹妹,直到后者脸变得更红了。

  「哼!等、等你发泄完之后,肯定就不会这么想了,人渣都是这样的!」然
而为了让正宗体会到与软嫩肌肤不同的快感,少女主动用两根纤长大脚趾的贝甲
去勾动着马眼下的系带,一股一股的坚韧摩擦感从男人最为敏感的肉棒上传来,
和泉纱雾在绵密地收割着哥哥的性欲,直到他再也无法克制住内心的欲望,目光
定格在纱雾银白色的前双马尾上,略带丰腴的胸部等一切都让他醉心于妹妹的身
体之上,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把纱雾摁倒在床上了。

  「哥、!你要干什么啦!」纱雾有些惊慌地用手肘支撑着起身。

  「受不了了,纱雾,可以在这里…和我做爱吗?」正宗的瞳孔重新聚焦在少
女的身上,恳切地朝喜爱已久的妹妹发出交欢的请求。

  「太、太过分了,变态哥哥,连、就连我的身体也要吗!好,好色情啊!」

  「但是学会了就可以画出更多更真实的插画了吧?」

  「但、但是我没什么体力…」

  「交给我就好了。」将纱雾的反抗视作为应允,正宗的嘴唇在他早已倾慕的
纱雾雪白的脖颈、柔嫩的双肩、双手和锁骨之间的那处凹坑上绵密地亲吻,他的
双手也已攀上少女身躯上较为宽广的地带,正忙碌个不停,作为一名轻小说畅销
作家,正宗不像其他人那样喜欢闪烁其词和自我辩护,因为这是他从小照顾到现
在、熟悉得太多的妹妹,正宗带着从容的自信这么做,将龟头凑近了散发出热气
的小穴,如果他探索的地方不被纱雾所允许,只要她说出来,他就会立刻接受,
仅此而已,正宗并不为这一点儿困扰,或是气馁。

  但少女只是用冰蓝色的眼眸羞涩地盯着他,在外人看来,是已经做好准备的
处女。

  【完蛋了,我也想要哥哥,这、这就是问题所在吧,已经无法,停下来了…
】纱雾闭上眼睛,随着少女的吐息拍打在正宗的脸颊上,他的肉棒几乎是前所未
有的高度膨胀,对准了阴唇,龟头在湿热粘稠的小穴口出徘徊,轻轻颤动着,棒
身的静脉似乎在蠕动,明明没有进入到妹妹的身体里,但一股股迫近极限的快感
却在不断冲击着正宗的理智。

  「我进去了…」提前给了预兆,少女的纤足脚趾全部并拢,迎接被哥哥进入
身体后的刹那疼痛。龟头破开处女阴道口的钳制,正宗能感觉到下体被一股灼热
的温暖所包裹,纱雾的爱液不断地从马眼处涌向阴茎根部,那种紧致又温暖的快
感让正宗不断轻哼,而纱雾的全身更是不停颤抖。

  「全部进来了——」

  「稍微,轻一点…」纱雾强忍着不适,轻声呢喃着,像是充满了幻觉的绮丽
梦境,终于,在纱雾的身体里了,肉棒在朝自己的理智强烈暗示着,和妹妹交媾
在一起,甚至还在其中攫取着满足感和性快感,这样做应该是正确的吧,正宗忍
不住想着,然后他开始把整个身体都压在少女的身上旋磨着,深入着,肉棒在纱
雾的体内更加深入地抽送,无尽的快乐从马眼直接传达到男人的脑海,当他带有
生命活力的种子全部射入和泉纱雾的子宫内时,这份和妹妹交合的快感,彼此都
在分享这种性爱的余韵——也就预示着今后情色漫画老师和畅销轻小说作家的崭
新生活,即将开始。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