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在传销窝点的那些年(7.5)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120145子

首发:四合院,SIS

发表于2021年8月1日

写在前面:因为做了修改发到其他论坛了,因此前面章节号有些变动,不过为了不影响四合院的标题整理,这章就叫7.5章啦。

第七章

雄哥讲完了,也射了,射在我嘴里,由于量太多,很多都滴到地板上。而我也射了,倒在地上气喘吁吁,旁边小小的一坨就是我射出来的精液,稀薄又少量。

雄哥站起来,臭脚丫子踩着我的脑袋说:【小王八,把地板都弄髒了,舔乾净了再回去睡觉,知道吗!】说完,使坏把地上散乱着,不知道是谁的高跟鞋鞋跟插进了我的屁眼里,然后怪笑着自己回屋歇息去了。

菊花还从未开封过,虽然鞋跟很细,但也痛得我倒吸冷气,又不敢反抗雄哥把屁眼里的鞋跟取下,只能慢慢挣扎起来,儘量撅起屁股去舔地上的秽物。

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讲真话,被雄哥羞辱吞精鞋跟插屁眼等一系列操作,确实有种说不来的虐待快感,但心底的那一点可怜的自尊又让我无法完全放下作践自己!

唉,太矛盾了,也太揪心了。。。

就在我边舔边哭边发骚地收缩屁眼来获得更多的酥麻感时,突然,后面菊花内的高跟鞋被轻轻拔了出来。

随之,屁眼一松,感到恼人的空虚感袭来,差点忍不住喊出别拨!忙回头一看,竟然是金姐,她满含同情地望着我,怜惜地说:【小雨,别弄了,姐帮你用拖把拖乾净,回去好好休息吧。】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金姐,总会很自然的想到妈妈,温柔善良,富有同情心,连职业也是相同,都是老师。【妈。。。金姐。。。】差点口误,我嘴一撇,像守了委屈的孩子般扑到了妈妈的怀抱。

金姐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脑袋,安慰着我。【乖,乖啦,妈。。。金姐疼你,咱们不哭了。】可能金姐也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脱口而出下,又马上改口了。

薄薄贴身的睡衣更加凸显出丰满白皙的身躯,肉肉的软软的,尤其是那股天然女人香混合沐浴露的味道,一个劲直往我鼻子里钻!【妈。。。我饿饿。。。要吃奶奶。。。】原本还挺温馨的场面,被我这句混帐话一下就给破坏了。

我也不清楚自己会突然这么说,反正就是脱口而出,极其自然的反应。

金姐一愣,怔怔注视着我,秀美的脸蛋慢慢升起一团红晕。【小坏蛋。。。油腔滑调就会欺负人。】

【嘿嘿。。。】我捂头傻乐,还在为刚才的下流话懊恼时,接着,就见,金姐羞答答慢慢解开睡衣的纽扣,一只手托着沉甸甸的乳房。【饿。。。饿了。。。就吃吧。。。】扭过头,不敢看我。

我低吼一声,抱着金姐的奶子又是吸又是嘬,当然里面肯定是没有奶水了。枣红色的大乳头全是我的口水,又亮又滑,显得格外的淫蕩。

【慢点,别呛着了。】金姐见我吸得又急又猛,差点噎着了,母性光辉自然流露出来。

反正我是光屁股,翻身压在了金姐温软的身子上,射精后半软不硬的鸡鸡隔着她的内裤胡乱戳插着。以我的性能力,射过一次后起码得恢复一天才能再勃起,不过性欲望倒是很快就会再出现。

金姐被我又舔奶子又戳下体,也有些动情了,内裤裆部变湿渗出一团阴影,主动稍稍抬起丰满的大屁股,把内裤褪到脚踝处,别过头,捂着脸羞声道:【小雨。。。进来吧。。。】

现在这个鸡巴硬度,真正做爱不行,随便插插过干瘾倒问题不大。我用力握住鸡鸡的根部使其显得硬度强一些,在金姐的肉穴口胡乱磨蹭几下,顺着分泌出来的黏液滑了进去。

即便我已经很努力了,鸡鸡硬度不够,没插几下就会掉出来。不过也不知是金姐身体太敏感还是顾虑到我的面子,她眯着眼不断嗯嗯轻轻的在呻吟。

没几分钟我就射了,趴在金姐身上大喘气,其实射的是空包弹,没精液,一些也不知道是啥的清汤寡水。

金姐肯定没满足,不过,依然温柔抚摸安慰我。

连射两回,我实在太累了,回到男寝趴下就呼呼大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我不用雄哥催促,主动提出去张科长那打扫卫生,因为,老婆陶慧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回来。

雄哥自然清楚我的小心思,鑒于昨晚我很听话,他扔来钥匙让我自己过去。

我迫不及待跑过去,开房门时,手抖得厉害,钥匙插好几次都没对準。好不容易开了房门,跟昨天所来时一样,里面空蕩蕩,老张应该早走了,只有卧室门紧闭。

我有经验了,直奔卧室,小心翼翼推开一看,顿时,呼吸为之一滞,暗自羡慕不已,老张他妈太会玩了!

老婆躺在床上还没醒,正面仰躺全身赤裸,双手双脚大张并且踝腕处绑着绳索连接在床架四边。我暗暗咽了口吐沫,此情此景令我不由自主想起了屠宰场里的待宰母猪,可它们是畜生,阿慧是人,还是我的爱人!

我心里诅咒了老张十八代祖宗已无数次,可脑海里却幻想着更重口的情节!

这段时间来,我都没好好欣赏过老婆的胴体,上次做爱也是在灯光昏暗的寝室里,加上阳痿早洩这些倒楣事,根本没来得及仔细观察。

机会难得,我缩手缩脚走近蹲在床前。

老婆以前的乳房中等大小,虽然不硕大可很坚挺,受地心引力的影响并不大。但此刻我看到的模样委实难以淡定了,才短短几个月时间,阿慧的奶子成了八字状,软趴趴塌在胸两侧,乳晕似乎又大了一圈,由浅棕变成深棕,上面的乳头直挺挺立着,黑中带紫。

我曾在网上看过,女性乳房的形状颜色,除了年龄造成的色素沉澱外,短时间内的快速变化,罪魁祸首就是频繁的性爱,导致体内大量雌性激素分泌。

唉,这得做过多少回才会变成那样呀!

接下来更打击我的是阿慧的阴部,原来是好看的蝴蝶屄,大阴唇闭合,吐出两片肉色的小阴唇,粉红敏感的阴蒂羞答答躲在里面。此刻,阿慧的胯部已完全大变样,如果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肥,两个字的话肥熟!

肉穴周围的肤色变成深棕,跟大腿根洁白的肌肤一对比,显得格外的淫靡下流。大阴唇敞开,小阴唇变长变厚,颜色加深,皱褶也多了,阴蒂由绿豆般涨成像颗黄豆,而且探出一大半勃起着。

尤其是经过昨夜的疯狂后,上面沾着不少乾涸后的白点,气味浓烈刺鼻。

【看够了吗?】背后突然想起一句阴恻恻的声音。

突如其来,吓得我一屁股坐到地上。【老。。。不。。。张科长你没走呀?!】原来张科长去厕所上大号,而我先入为主地以为他跟昨天一样早走了。

床上的老婆也被我们的讲话声吵醒了,揉着睡眼睁开。【张科长,你好坏,慧慧还要嘛!】待发现我也在一旁时,惊得挣扎起来,大叫。【你。。。你怎么在这?!这里是你能来的!】

我赶紧解释是雄哥吩咐来这里打扫卫生。这话主要是说给张科长听的,他这可是禁止男学员来的。

【哦。】老张不置可否哦了声,不理我,径直走到床边揉捏老婆的奶子。【骚货,刚才你不是想要嘛,我就满足你。】

【嗯。。。张科长等等好吗。。。我让他先出去。。。】毕竟,当着我的面跟老张就这么亲热,老婆心里面总觉得不好意思。

我僵在当下,手心里全是汗,紧张地盯着老张等他发话。阿慧被老张肏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我不愿意又能如何?!况且,我心里除了羞辱憋屈外,更多的还是刺激和渴望。谁叫我有淫妻癖呢!

老张转向我。【阿慧让你出去,你愿意吗?】

【不愿意!】我几乎脱口而出,立即又醒觉老婆被别的男人肏,老公却坚持留下,好像太那什么了!脸皮发讪,摸着头。

阿慧听我这么回答,幽怨地瞪了我一眼。

【你真想看我肏你老婆?!】老子眯着眼,颇有趣味地打量我。

【我。。。我。。。】你这让我怎么回答呀!你肏就是了嘛,看破别说破呀!

老张没继续理我,对陶慧说:【舔我鸡巴。】

阿慧手脚被绑,没法拿手脱张科长的裤头,只好伸嘴叼着内裤边努力往下拽。眼神偶尔瞟到我,既有愧疚,更多的是蔑视不屑。

在老婆的努力下,一根硕大黝黑的肉屌弹了出来,打在阿慧洁白的脸蛋上。【含住,好好吸,在你这王八老公面前!】

老婆毫不犹豫一口含了进去,霎时,眉宇间全舒展开来,仿佛嘴里含得不是臭烘烘的黑鸡巴,而是天底下最美味的棒棒糖一般!

由于双手被绑,无法握住鸡巴,老婆只好靠颈部伸缩吞吐肉棒。我明显看到阿慧全力吞进肉棒时,喉咙部位鼓起一块。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深喉吗?我嫉妒的发狂,身为老婆的合法丈夫,她却从不替我口交,更别提什么深喉了,对野男人却这么卖力伺候,情何以堪呀!

老子根本每当老婆是人,被舔出兴头,自己的屁股开始前后用力摆动。这一来就打乱了老婆吸吮的节奏了,粗大的龟头在她喉咙里乱戳,呛得她剧烈咳嗽,鼻涕和口水全喷出来,白皙秀美的脸蛋上糊得都是。

我于心不忍,喏喏劝道:【张科长您慢点,阿慧她嗓子眼细!】

张科长还没说话,老婆急了,沖着我嚷道:【你闭嘴!别打扰我们,快出去!】

【我。。。】我僵在那,太没面子了。

见此情景,老张哑然失笑。【你这老公当得不怎么的呀!女人嘛,不听话就得惩罚,肖一顿就老实了嘛!】

【呵呵。。。】我赔笑,心想您老本事大,女人在您面前像条听话的母狗,我可没您这手绝活!

【怎么不敢呀!那就由我帮你教训这个不守妇道的贱货!】老张扬起手重重拍在阿慧圆滚滚肥嘟嘟的大屁股上。只听【啪!】一声,清脆而响亮,滑腻紧绷的肉波缓缓蕩漾,像平静的湖面掷入石子波纹一圈圈扩散,久久不息!

雪白的臀肉上泛起一抹嫣红,凄美而媚豔!

陶慧生性怕疼,这么大人了打个针都会掉眼泪,现在被老张毫无保留,重重地拍打屁股,痛得她五官都扭曲了,身子更是阵阵痉挛。但她却不敢哭出声,死死咬着嘴唇。

我心疼坏了,也顾不得老张的淫威,跑过去一边替老婆屁股吹气,一边哄她道:【慧慧宝贝不哭,老公替你呼疼疼。】

【呵呵,心疼啦?】老张笑道。

【您。。。您下手也太重了点。。。】我埋怨道。

【赏罚分明,带兵之道。我手下这么些人,要都像你这样,我还带个屁呀!】

【那。。。那。。。慧慧从小就怕疼么。。。】

【嘿嘿,她怕疼,那就由你替她接受惩罚好了,反正你们夫妻恩爱情深嘛!】

我他妈也不想被打屁股呀,尤其是还是被男人大屁股,不过一看阿慧可怜兮兮的惨样,牙一咬就点了点头。

接着,我脱掉裤子,趴在阿慧旁边,认命道:【张科长您打吧,阿慧要打多少,儘管往我身上招呼!】一副大义凛然,还挺爷们的。

【我不打,让阿慧打,嘿嘿,我还留着力气我肏她呢!】老张解开阿慧身上的绳索,命令她打我屁股。

阿慧有些不忍心,轻轻说:【你忍着些。】

随着啪啪声,疼倒是不怎么疼,阿慧下手有分寸,可不知怎的,当着姦夫的面被自己的老婆打屁股,这种异样的另类刺激太令人揪心了。渐渐地,胯下的小鸡鸡变硬抬头,喉咙控制不住发出妖娆的呻吟。

阿慧的脸色逐渐变得铁青,手上的力道也开始加强,狠狠道:【变态,死变态!跟老娘做,死活硬不起来,被打却就硬了,老娘打死你得了!】

【啊。。。啊。。。痛。。。】真有些疼了,可身体也更加兴奋了。

老婆都快要抓狂了。【张科长快肏慧慧,就像昨晚那样把慧慧肏晕过去,省得丢人现眼,哇哇。。。】

房间里,我们两夫妻,一个撅着屁股被打得叫声发骚,一个哭腔哀求野男人肏晕自己!

老张笑呵呵看我们夫妻,把身上的内裤脱下塞到我嘴里。【这不你老公就不叫唤了嘛,呵呵!】又把昂然直立的大黑屌顶在阿慧湿漉漉的肥穴口。【要这个吗?自己摇着骚屁股吞进去。别忘了,用力打你老公屁股!】

我承受着肉体上的疼,心灵上的痛,嘴巴却又无法喊出宣洩,整个人被压抑得瑟瑟发抖,处在了爆炸的边缘。阿慧那边也没好多少,阴道内的嫩肉被摩擦挤压,手掌不停发洩对我的失望愤恨,全身娇躯失控般抖如筛糠。

犹如一条人体蜈蚣般,我打头阵,骚浪难耐地撅摇着白屁股,奶油小鸡巴铁硬,两颗小卵蛋晃来蕩去。

老婆阿慧在中间,承上启下,既打我又要承受后面大鸡巴的冲击,娇喘吁吁乳浪翻滚。

最后面是张科长,扶着阿慧的腰肢,神定气閑的肏屄,偶尔用手拨开在肥嫩的阴唇肉,拇指按住阴蒂轻轻旋转的同时,无名指轻轻从肛门抚到肉穴口,指尖来回扫动。把阿慧给折磨得身体一颤一颤,阴道肉一阵阵痉挛收缩,冒出一股股淫水儿。

【骚货,告诉你王八老公,被肏得爽不爽呀?!】

【爽,爽死了!】陶慧毫不犹豫尖声喊道。

【比你那绿奴贱老公呢?!】

【他就是没用的废物,鸡巴又小还阳痿,对了,还硬不起来!】阿慧报复性,恶毒攻击我。

【哦,是吗,怪不得你偷男人。告诉他,你被多少条鸡巴肏过,都比他强吗?!】

【强。。。强太多了!好多,好多,我记不得了,反正都比他强!嗷。。。嗷。。。求你再给慧慧一下狠的。。。那里太舒服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让那个废物碰我了。。。我就喜欢大鸡巴。。。就喜欢张科长您的大鸡巴。。。被您的大鸡巴捅过后。。。我才知道做女人的幸福。。。以前我就是他妈的大傻屄。。。白活了那么长时间。。。跟一个变态的贱绿奴安心过日子。。。嗷嗷。。。嗷嗷。。。屄芯子要被捅破了。。。爷们。。。真爷们。。。】阿慧几乎是歇斯底里般尖叫着喊出来,从我们结婚时就积下的怨恨一股脑全吐出来。

【呜呜。。。别说了。。。求求你老婆。。。别再说了。。。】这才是陶慧的真心话,也是对我彻底失望的宣言!

我已顾不得场合,抓住小鸡巴疯狂撸动着。【我混蛋。。。我变态。。。我阳痿早洩。。。我他妈就是喜欢老婆偷人的贱绿奴。。。嗷嗷。。。屁眼好痛。。。啊啊又好爽啊。。。】

阿慧听到,更加气愤欲绝,打我都不解恨了,情急下,我的腚眼就在眼前晃悠,猛然伸出食指对準目标狠狠插了进去。【去死吧!】

【哈哈,够狠的,连你男人的菊花都捅呀!小王八,别怕,老子来给你报仇!】张科长见我们夫妻相残,觉得有趣又新奇,从阿慧的屄里拔出湿漉漉的鸡巴,顶进上面的肛洞里。

老婆的菊花被老张开发过好几回,可即便如此,这么大根的家伙塞进来,痛得阿慧只觉屁眼内进入一根烧得通红的铁块,火辣辣的,强烈无比的剧痛激得她肢体扭曲痉挛。

在我肛洞内的手指,下意识地死扣来缓解疼痛,却不知我是肉做的,直肠娇嫩,尖尖的指甲犹如利剑般划过。。。

【啊。。。救命!!!】

(待续)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