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鹏篇之极品家丁(同人续写)】第二章 双凤陷落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王鹏篇之极品家丁(同人续写)】第二章 双凤陷落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王鹏篇之极品家丁】

作者:x2218139
2020/10/24 首发 sexinsex!
字数:12119

             第二章 双凤陷落

  光阴似箭,自林三彻底丧失爱妻宁雨昔的交合权与配种权后已过去整整一年。

  在这段时间里,林三翻阅了大华刑律法典中所有关于交合权与配种权的相关
内容,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这项法律根本无法更改,他甚至前往圣坊武宗的秘
典藏馆内追溯了这项法律的立法之本,发现这条法律竟是由这片特殊空间中冥冥
存在的天道意志所制定,因此当王鹏提出这条无礼要求时哪怕周围并没有任何人
在场,以宁雨昔的武功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将其当场灭杀,但夫妻二人却不自
觉的认可并遵循了这条法律。

  唯一能知晓的便是,天道意志的意图就是要让这片特殊空间大陆上的人类基
因变得更加强大,直至强大到能够以人类的兴旺之气提升整个空间的品质,提升
天道意志的力量,而性功能就是提升人类兴旺之气的关键点,因此天道意志给予
阳根超过一尺之人可随意与女子交配的权力,竟也可算作合情合理。

  而这类天赋异禀之人则被天道意志称为播散阳精的天选之人,简称「授阳者」,
由天道所凝聚的律法中亦对此类人提供了最大程度的保护,包括授阳者在行使完
交合权与配种权后任何人不得做出伤害及约束其自由的行为,也就是说王鹏在让
宁雨昔受孕之后依然可以大摇大摆的离开,任何人不能对他做出限制。

  林三回想起自己能够发生穿越这种奇妙玄幻之事,于是也只得接受所谓天道
意志这种玄乎其玄的说法,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当时自己和宁雨昔下意识答应
王鹏的要求,随后自己更是不可思议的抱起爱妻供他肆意奸淫,这种种行为都侧
面佐证了这个世界存在天道意志。

  经过林三与宁雨昔的秘密商讨,夫妻二人决定让宁雨昔以怀孕为由要求王鹏
必须留下照顾,避免王鹏在大华国土之上肆意妄为。

  而王鹏似乎并非无情无义的卑鄙小人,竟是一口应承下,住在了宁雨昔香闺
之侧的小阁楼里,而原本住在小阁楼里负责照顾宁雨昔起居的婢女小玉、小莲则
被安排到了林三的房间隔壁。

  而林三则早在宁雨昔初次被王鹏多次开宫内射相拥而眠之时,便已悄悄将林
府里所有的妻妾都进行了转移。

  此刻整个林府只住着宁雨昔及一帮下人。

  而林三则根据安碧如在事后提供的苗疆秘史中所记载的内容,在安碧如的陪
同下前往苗疆寻找能够更改天道意志的方法。

  肖青璇作为当今太后及林三的正妻,留下主持大局,照顾林三的一众妻儿。

  皇天不负有心人,距离宁雨昔被下种一年后,林三终于找到了能够改变天道
意志的逆转神石,并以自己的气运作为代价更改了天道意志所形成的律法,虽然
只是改变了一小部分,但对于林三而言,他已经十分满足了。

  律法由原先的「授阳者」可以无条件与任何女子行使交合权变更为「授阳者」
必须要在女子自愿的情况下才能与其行使交合权,若女子自愿,则任何人不得干
涉。而配种权的相关律法则未作更改,依然是在女子被开宫的情况下便可永久拥
有。

  「雨昔,你还好吗?我马上就能回到你的身边了!」

  林三站在逆转神石旁,遥遥望着家的方向默默念叨。

  经历两个月的路途,林三携安碧如及一众护卫风尘仆仆回到了林府。

  「安姐姐,为了以防万一,你先去找青璇她们会合,由我独自回府中探查,
如若逆转神石奏效,我们便可立即将那贼人驱走,虽无法报复于他,但令其风餐
露宿的巧妙法门我可是信手拈来。」

  「臭弟弟,就你鬼点子多」,安碧如巧笑嫣然,踏着莲步上前亲吻林三。

  「苦了你了,希望咱们能快快了却这飞来横祸」,安碧如一边伸出香舌探入
林三口中,一边将玉手滑进林三的裤兜内,轻轻抚摸着那根早已发硬的小林三,
偏又不给个痛快满满握住,只用指尖在棒身上若有若无的划过,如羽毛瘙痒般。

  「姐姐要你好好疼爱我一番作为这次的补偿,射满三次才可下床哟,呵呵」,
安狐狸贴在林三耳边小声说道,站在一旁忠心耿耿的护卫们虽然都已转过身去,
但怎奈自身武功高强听力非凡,安狐狸撩人的话语已是落入耳中,护卫们均是面
红耳赤,下身搭起了小帐篷。

  林三被挑逗得气喘如牛,可一想到当务之急是进府中确认律法是否被修正,
于是他狠狠捏了一把安狐狸挺翘的臀瓣,惹来一声娇呼,随后大步迈向了自己的
府邸。

  「是老爷回来了!」

  「老爷,你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

  「愣着干嘛,还不快去请夫人!」

  林三一回到府中,府里的下人们纷纷激动万分,毕竟林三平日里待他们不薄,
而且这次留守在林府的亦是一帮值得林三信任的忠心奴仆。

  林三放眼望去,随后皱起眉头,因为王鹏这狗贼并不在场。

  「这家伙难道已经知道天道意志被我改变,自己识趣离开了?」,林三在心
中想到。

  穿过修饰饱含清雅风格的连廊,宁雨昔的香闺逐渐浮现在林三眼前。

  回忆起仙子姐姐的点点滴滴,林三此刻急不可耐,不自觉间加快了自己的脚
步。

  专门照顾宁雨昔起居的婢女小玉和小莲站在宁雨昔香闺的房门前,见到林三,
顿时露出了慌张的表情。

  「老爷,您回来啦!」,较为机灵的小玉很快便开口大声唤道。

  而小莲则跑到林三面前,情急之下挽上了林三的手臂。

  「老爷您是何时回府的,你,你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夫人正在梳妆,您稍
等片刻,夫人马上就……」

  小莲话还未说完,宁雨昔的房门便已被打开,林三定眼望去,瞬间目眦欲裂,
从房里走出来的竟然是王鹏!

  「老爷,您回来了!」

  王鹏丝毫没有尊重的语气,他根本不知道天道意志已经被林三改变了,被赶
出林府的命运已经注定。

  「王鹏,你在雨昔房里做什么?」,林三强忍怒意问道。

  「老爷,我现在依然拥有夫人的交合权,难道您忘了吗?」

  「哦?真是抱歉,这条律法已经更改了,只要雨昔不是心甘情愿的,你就没
有这个权力与她交合,虽然我没法杀你或是囚禁你,但现在请你立刻滚出我林府。」

  王鹏听到林三的话反而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哦?是吗?可我现在还不能离开哦,您说是吗,夫人?」,王鹏回头看向
他背后的那道倩影。

  「雨昔!」

  「小贼,与你在一起,即使犯了天条,我也认了」「念君之恩,终身相报。
妾自追随,生死不渝!」「在你面前,我从来就不是仙子。我只想做一个女人,
做一个真正的女人,给你洗衣做饭、生儿育女,世代繁衍生息」,林三见到思念
已久的爱人,这些她曾许给自己的誓言再次回荡在脑海里。

  「小贼……你……你终于回来了」

  泪珠顺着宁雨昔绝美的容颜滑落,美人落泪尤是绝美之景,令人心疼,令人
爱怜。

  「滚」

  林三将王鹏推出房间关上房门,随后一众护卫以温和的方式将王鹏「请」出
了林府。

  林三与宁雨昔在房内互诉愁肠,互道相思,听到林三成功改变天道意志,宁
雨昔更是激动的一改平日恬静清寡的性子,直接冲上前吻住了林三的嘴。

  「小贼,你的嘴里怎么有安狐狸的味道」

  虽然沉浸在与爱妻重逢的欢愉之中,但是林三听到这句话立刻竖起了汗毛。

  林三正要解释这是刚才安狐狸强行留下的,房内却响起了不合时宜的婴儿哭
闹声。

  「夫君,雨昔对不起你,这是……这是我的孩儿,你不要伤害他好吗?」

  察觉到林三不悦的神情,宁雨昔急忙说道。

  林三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深深呼了一口气,随后轻轻拍打着宁仙子的
玉背,缓缓叹道:「傻瓜,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会伤害他。」

  宁雨昔没说话,只是埋在林三的怀里低声哽咽。

  小床上躺着一名四个月大的男婴,正是宁雨昔一年多前被王鹏下种,两个月
前所生下的孩子。

  林三望着这孩子一时无语,只见男婴胯间那根小丁丁竟已经有成年人半截食
指般粗长,真不愧是「授阳者」的后代,看来是完美继承了他的基因。

  因为孩子不断哭闹,夫妻俩也没了恩爱的兴致,于是便聊起了这一年来彼此
间的经历。

  听到林三为了寻找改变天道意志所经历的磨难和危险,宁雨昔的心就如刀割
一般,而林三也旁敲侧击的问了宁雨昔怀孕后的事,当然是指她和王鹏之间。

  「夫君,你不要生气,因为天道意志所形成的律法,妾身无法拒绝那厮贼子
的无理要求,但考虑到怀孕初期及临盆之际做那事可能会导致流产,所以他…
…他还算老实……」

  听到爱妻言下之意,怀孕中期那无耻小人必定是不断求欢。

  而最让林三在意的则是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因为在两个月前林三就已经利用
逆转神石修改了天道意志,也就是说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如果王鹏向爱妻提出行
使交合权时,宁雨昔完全是可以拒绝的。

  「那最近这两个月,你们有没有……」,林三吞了一大口唾沫,微颤颤地问
道。

  「没有,妾身虽然练有功法可以在生完孩子后的数日内让身体恢复如初,但
妾身一直以坐月子为由拒绝他的求欢……」

  「太好了雨昔,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林三紧紧抱住宁雨昔,闻着她身上散发的幽兰香气,整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
下来。

  时间推移到一周后,虽然一切显得那么风平浪静,但令林三头疼的事终于还
是发生了。

  雨昔的孩子不停哭闹,发高烧,而且明明才四个月大,竟然开口喊出了「爸
爸」。

  林三已经认下这个孩子,自然以父亲自居,将孩子抱在怀里丝毫不停歇,但
孩子的异状依旧没有任何缓解,甚至伸出手将林三推开,显得极为排斥。

  「老爷,夫人,我的孩子当然要我来抚养才不会有问题」,此刻房门被王鹏
推开,林三与宁雨昔见到眼前之人顿时大惊失色。

  王鹏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大步向前抱起林三怀里的男婴,神奇的一幕发
生了,男婴立刻停止了啼哭,并露出了一抹笑容。

  林三和宁雨昔终于反应过来,立刻又将王鹏赶了出去,但男婴的哭声却再次
响起。

  「小贼,要不还是……」,宁雨昔看着自己的骨肉心疼不已,泣声说道。

  「唉,来人,把王鹏叫回来……」

  于是,王鹏又一次住进了宁雨昔隔壁的阁楼里。

  林三因为离开大华太长时间,许多重要的政务需要他来协助打理,而自己的
一众妻子都被转移到了皇城里,那么长时间也该去与她们聚合了,因此林三刻意
躲在暗处再一次确认王鹏无法强行对宁雨昔行使交合权后便安心前往皇城,而宁
雨昔则继续留在林府照顾孩子。

  一路畅通无阻进到皇城深处,林三终于见到了自己思念已久的妻子们,此刻
已是晌午时分,爱妻们围着林三嘘寒问暖了一番,纷纷倾述自己的相思之苦,但
唯独肖青璇不在,一名忠心于林三的护卫贴在他耳边说道,国后似乎独自一人去
了专属皇家的避暑山庄——紫林别苑。

  林三先是与爱妻们共进了午餐,皇城御厨的手艺美美祭了一顿林三的五脏庙,
林三揉着圆鼓鼓的肚子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安顿好一众妻儿便先行离开。

  他要去的地方真是紫林别苑,虽然妻子们与他之间的爱之羁绊都极为深沉,
但非要排出个一二三来,肖青璇无疑是他心目中的第一。

  肖青璇是这个世上最懂他的人,无论是玄武湖畔初遇,还是萧家府上夜谈,
肖青璇都是那个最懂他心意的人,人生得此知己,可无憾矣。也正因如此,肖青
璇才会有「生同眠,死同穴,天地合,不可与君绝!」的誓言。

  林三曾与妻子们到紫林别苑小住过几日,因此也算是轻车熟路。正所谓饭饱
思淫欲,林三此刻也在心中盘算着一会儿到了紫林别苑以后定要与青璇来一场久
违的盘肠大战,以此一解彼此间的相思之愁,因此林三此行并未携带护卫。

  紫林别苑离皇城不到半日脚程,林三骑马前往,再加上念妻心切,半个时辰
便已赶到。

  将马绳系在马厮里,林三提着衣摆快步走去,奇怪的是平日里守卫紫林别苑
的护卫及下人竟没了踪影,似乎这间别苑已经封闭多时,布满灰尘和蛛网。

  林三站在紫林别苑外,望着紧闭的大门。

  「马厮上还栓着三匹上等好马,青璇应该在里面吧?」

  林三想要大声呼唤爱妻,但他也并非泛泛之辈,眼前的大门紧闭的异状令他
心生疑虑,看来其中必有蹊跷。

  幸亏之前宁雨昔与安碧如都传了他部分功力,虽然做不到上阵杀敌,但翻院
攀墙倒是游刃有余。

  林三小心翼翼从紫林别苑的侧门悄悄翻了进去,落脚处正是别苑的假山群落,
眼前一片碧水湖泊被风微微撩拨,泛起层层涟漪。

  四顾之下,这紫林别苑院落中的植被竟是已经许就未曾修剪,杂草丛生。

  青璇为何独自一人来到这许久未曾打理的别苑之中?外面那三匹马是青璇骑
来的吗?会不会是自己的忠心护卫消息有误?

  林三的脑海中布满疑云,绕着这一谭碧波荡漾的湖泊悄然走去,终于来到居
住区。

  一道细微的声音钻入了他的耳朵里,把他吓了一跳。

  「看来青璇真的来了」

  虽然这道声音很细微,但林三依然能够模糊地辨别出这就是自己的爱妻。

  林三回忆起马厮上栓着的另外三匹马,另外一个来到此处的人会是谁呢?林
三的疑虑又再度攀升。

  不过不管另外两人是谁,林三马上能够见到自己深爱的青璇,虽然心有疑虑,
但依旧喜上眉梢,一会儿定要从背后蒙住青璇的眼睛,吓唬吓唬她,再狠狠疼爱
她一番。

  他将自己仅有的那点功力全部作用在了脚上,令自己走路不发出任何一点响
声,悄悄向发出声音的那间房里走去。

  只见那间根据自己的现代建筑理念所建造的雅居此刻正房门与紫林别苑的正
大门一样紧紧关闭着。

  因为林三知道隔音的重要性,这间雅居做了相应的隔音措施,并且不再使用
纸窗,而是改为了可推拉的木窗、隔音垫,再加上特殊鱼线所编织的纱网,因此
自刚才那道声音以后林三再也未曾听到任何声响。

  再次见到紧闭的房门,林三玩心大起,决定偷瞄一下爱妻在房间里做些什么,
于是他偷偷钻进了房顶上那条独特设计的通风口。

  看到了房间里的景象,仔细听清了房里的对话,林三只觉眼前一黑,浑身的
血液全都冲进了脑子里,差点昏厥过去,还好他身怀一定的功力,因此才堪堪克
制住了自己。

  只是眼前的景象他怎么也无法相信。

  「这一定是在做梦,这不是真的」,林三在心中不断念道,可血淋淋的事实
却摆在眼前。

  房间内四处杂乱散落着精美的丝绸衣裙及自己专门为爱妻们所设计的高跟鞋、
蕾丝胸罩及内裤,同时混杂着男人的衣物和鞋子!

  再往远处看去,自己特别订做的那张超级大床上,正躺着那个自己恨不得将
其碎尸万段的贼人——王鹏。

  而在王鹏身旁一左一右分别横陈着两具雪白的玉体。

  分别是自己的神仙姐姐宁雨昔,以及自己的结发正妻肖青璇!

  只不过此刻宁雨昔正在和王鹏热吻着,而青璇则趴在王鹏的胸口上,用她鲜
嫩的丁香小舌轻轻舔弄着王鹏的乳头。

  王鹏一只大手覆盖在宁仙子萋萋青草之上,中指准确无误的按着那颗已经硬
挺的小花芽轻轻搓揉着,而随着他手指有规律地绕圆动作,宁仙子的琼鼻便一同
发出哼哼唧唧的娇吟声。

  宁雨昔此刻沉浸在如火的炙热欲壑之中,娇躯绵软无力,她艰难地推开王鹏,
仙子的粉嫩小舌头从王鹏的嘴里退了出来,拉出一条泛着光泽的长长银丝,为了
让自己能够正常说话,她伸出柔荑按住王鹏在她蜜穴口上作怪的大手,泛着桃色
的杏眼痴痴望向王鹏。

  「鹏郎,你且稍等,妾身……哈啊……妾身有话问你」

  王鹏将手抽离,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手指上粘着的琼浆蜜露,随后竟是塞进
了宁仙子的檀口。

  看到这里,林三只觉胸口发疼,闷得随时都可能炸裂开,他想下去阻止,下
去挥刀立刻取了王鹏这贼人的狗命,但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在牵制着他。

  暮晓春来迟,先于百花知。岁岁种桃花,开在断肠时。

  林三无奈之下只能忍住这股难以言喻的冲动,他也想知道自己最为信任的爱
妻为何会背叛自己,明明已经改变了天道意志,为何宁雨昔还愿意与王鹏媾和,
甚至连青璇,就连青璇也……

  「鹏郎明知我夫君已经改变了天道意志,为何刚才还要在我府上故意对我提
出行使交合权的要求?妾身不是已经答应了会再……会再给你……」宁雨昔再次
开口道。

  「那林三既然改变了天道意志,那我自然要帮他验证一番,仙子姐姐你把全
身的功力都传给了我,我的五感强着呢,刚才林三在旁边偷看,我故意演给他看
的」,王鹏得意的说道。

  「就连他现在在屋顶上偷看我都知道」,王鹏又在心中暗自得意道。

  「鹏郎果真是聪慧机敏,只是我还不知两个月前自己就可以拒绝你,生完宝
宝刚一恢复就被你这讨厌鬼占尽便宜」,宁雨昔主动用小舌头绕着王鹏伸进她嘴
里的手指舔舐着。

  「仙子姐姐,你自己的蜜汁好吃吗?」

  「你讨厌啦!」

  宁雨昔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这样撒过娇!林三见到爱妻此刻娇憨可爱的姿态,
根本联想不到她就是自己心目中清雅高冷的仙子,而且从雨昔口中得知,她刚才
对自己撒谎了,这两个月以来,王鹏从未停止过享受宁仙子绝美的肉体。

  「师傅,都怪你数月前把我唤去林府,青璇现在也特讨厌这个家伙」,青璇
说完,抬起螓首与宁雨昔一同争抢着舔舐着王鹏那根沾着宁雨昔琼浆蜜液的手指。

  「两位夫人不是讨厌我,是爱我爱得难以自拔才对!哈哈哈哈」,王鹏得意
的笑道。

  王鹏在宁雨昔怀孕初期过后便开始不停对其提出行使交合权的要求,宁雨昔
从最初的抗拒,思念出走的丈夫,再到之后王鹏利用他的大本钱以及丝毫不逊色
于林三的现代撩妹技巧不停攻占着宁雨昔的肉体和心灵,在与宁仙子相处三个月
后便彻底拿下这位仙子,甚至更是与宁雨昔一同前往千绝峰顶,在宁雨昔与林三
的定情之地纵情交媾了三天三夜,宁雨昔也终于完完全全放开身心与他共赴巫山,
达到了真正的灵肉结合。

  只可惜宁雨昔当时怀有身孕,于是在王鹏甜言蜜语的诱导下,一纸飞鸽传书
将自己的爱徒肖青璇叫到了林府之中,并以自己怀孕无法承受王鹏所提出的交合
权为由请求肖青璇能够提供「帮助」。

  肖青璇一方面想要保护自己的师父,一方面也根本无法拒绝王鹏提出行使交
合权的要求,无奈之下只得委身于他。

  王鹏这次也算学聪明了,知道一旦再次行使配种权,肖青璇也将立刻怀孕,
这样自己就无法肆意享受她们的妙曼肉体,因此哪怕王鹏射在肖青璇的体内,但
都不为她开宫,并且要求青璇运用功法避免受孕,如此一来便可在宁雨昔怀孕时
无法做爱的阶段,随时与另一具超乎完美的诱人肉体肆意交欢。

  林三终于想通了其中的缘由,悲从中来,七窍已是淌出了鲜血,就连一头乌
黑的头发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

  而大床之上的王鹏左拥右抱,与两位绝世美人大被同眠,真乃是享尽齐人之
福,与屋顶上趴着偷窥的林三对比起来,实在是天壤之别。

  王鹏一尺有余的巨大肉棒此刻已是彻底勃起,随着他强有力的血脉不停跳动
着。

  为了更加持久的与两位美人鏖战,王鹏在宁雨昔的建议下接收了她全部的功
力,而宁雨昔虽然失去了功法,但在王鹏的日夜耕耘及浇灌下反而更加娇嫩欲滴,
风采更甚。

  而王鹏的男根似乎也在功法的作用下变得更加粗壮硬挺,此刻在马眼中早已
是渗出了走前液,其量之大甚至已经顺着棒身往下流淌。

  「两位夫人,该是时候进行咱们今天的比赛了哟」,王鹏将双手枕到自己的
头上,平躺着靠在我为妻子们特别制作的鹅绒大枕头之上,惬意的看着自己直指
屋顶的大肉棒。

  「师父,这次青璇一定不会输给你的,我先来」

  林三心中虽然痛苦万分,但竟也对两位妻子口中的比赛产生了一丝好奇,他
定睛望去,此时宁仙子两条玉腿上穿着长筒白丝袜,而青璇则穿着黑丝袜。

  只见肖青璇缓缓抬起一条笔直细长的玉腿,而在玉腿之上穿着的正是林三为
她制作的长筒黑色丝袜。

  林三的目光随着青璇那只被包裹在黑色丝袜里若隐若现的小脚丫移动着,只
见青璇面向王鹏侧躺着,左手撑着床,右手扶着自己那条伸在空中的黑丝美腿,
一双美眸紧紧盯着自己的黑丝小脚。

  终于,青璇的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粉嫩脚趾头碰到了王鹏硕大男根的马眼之上。

  「哼,你们看好了」

  肖青璇用小脚丫的大拇子轻轻点了一下马眼上流淌着的走前液,随后缓慢往
上抬起美腿。

  只见黑丝小脚丫的脚趾部分因为沾上王鹏的走前液已经变得透亮,珠圆玉润
的可爱小脚趾清晰可见,脚趾头与王鹏肉棒间由一根泛着银亮光泽的细丝相连着,
而青璇还在不断向上提起她的小脚丫,这根银丝则被越拉越长,知道某一刻终于
断开。

  「鹏郎你看到了吗?青璇这次拉了那么长,一会儿师父输了可不许耍赖!」,
端庄贤淑的一国之母如今已化作俏皮可爱的小女孩,誓要在情郎面前与自己的师
父一教高下。

  随后宁仙子也用同样的姿势沾了些王鹏的走前液,并将那条白丝美腿向上提
拉,银丝在某一刻也断裂开来。

  「鹏郎,妾身输了」,宁雨昔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仙子姐姐别急,谁也少不了,这次就让你的好徒弟先来吧!」,王鹏说完
便用嘴堵住了宁仙子娇嫩的红唇。

  原来两位爱妻竟是在比赛看谁用脚丫「拉丝」更长便可以先和王鹏做爱,林
三又是一口老血从口中溢出。

  反观肖青璇,此刻她已经翻身坐在了王鹏的跨上,两条黑丝美腿间没有一丝
毛发的丘壑之下,那道泛红的粉色肉缝早已泛滥成灾,青璇用手将王鹏的肉棒按
下贴在他自己的肚皮之上,缓缓坐落在上面,当那道粉色肉缝与棒声贴合之时,
肖青璇终于发出了满足的娇喘。

  只见两瓣挺翘的雪臀在王鹏跨上不断前后磨蹭着,而王鹏贴在肚皮上的肉棒
很快被涂满从肖青璇粉穴之中淌出的仙露蜜液,在光线的反射下,整根粗壮的肉
棒锃亮锃亮。

  而王鹏则含住了宁雨昔一对玉兔上的嫣红蓓蕾,舌头在其上打着圈圈撩拨舔
弄。

  「鹏郎你轻点……你这样吸……妾身快承受不住了……」,宁雨昔娇声哀求
着。

  肖青璇此刻已是情动万分,她低下头看向自己的粉穴,原本泛着桃色的面颊
更添一抹红润。

  在王鹏双手的协助下,肖青璇的两瓣雪臀被进一步拉开并托举起来,泛着淫
液的粉色蚌肉在这种姿势的作用下已经微微分启。青璇也将一双黑丝美腿微微踮
起,直到那处销魂蚀骨的仙洞终于抵达王鹏那根大肉棒的高度时,二人最不足为
外人道的隐秘器官终于抵在了一起。

  青璇的黑丝美腿似乎因为这过于刺激与舒坦的触感而微微颤抖着。

  林三睁大了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自己最深爱的妻子肖青璇,用本应专属他
的最为神秘且高贵的蜜穴,将那根令他深恶痛绝的粗壮肉棒一点一点吞了进去。

  直到青璇忍耐不住,发出一道剧烈的娇吟声。

  林三的眼泪已经模糊了双眼。

  虽然此刻王鹏的肉棒已经完全顶到了肖青璇的花蕊之上,但依然留有一小节
肉棒在外,毕竟一般的女人根本无法完全容纳王鹏长达一尺有余的肉棒,除非开
宫。

  青璇双眼迷离,与宁雨昔抱在了一起,向对方口中渡去自己的香津,两条香
舌相互交缠,可谓美不胜收之景。二人随后又对着王鹏口中送去香津,同时献上
香舌。

  趴在屋顶上偷窥的林三早已麻木,根据天道规则他无法下去阻止,甚至因为
气急攻心导致短时间内身体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位爱妻在自己的眼皮子
底下与王鹏肆意巫山云雨。

  「哈啊……哈啊……」

  青璇虽然之前已经无数次体会过这根肉棒的神威,时至今日依然需要一段时
间来适应,而王鹏的大肉棒插入青璇的蜜穴之中也已经过去了盏茶功夫。

  「鹏郎……你慢慢……动一下……青璇好像适应了……」

  王鹏心中很明白自己天赋异禀的肉棒不能从一开始就猛烈进攻,必须要稳步
推进才能令胯间美人满意,才能令其从身体的沦陷逐渐转向心灵的沦陷,自己爽
只不过是爽一时,但美人若是爽了,那自己就能爽一世,他深知其中道理,因此
丝毫不急着抽插,只等美人允诺了才开始动作。

  王鹏将肖青璇的上半娇躯满满抱在怀里,从侧面看,肖青璇的雪白椒乳被压
凸在了两人紧紧贴合的上身之间,王鹏贴在青璇白净的玉颈上深深嗅了一口。

  「青璇宝贝,你今天好香啊」

  「妾身今日……用了香水……」

  王鹏并没有立刻开始大力征伐,反而不紧不慢的挺动下腰,那颗硕大的龟头
于是乎便一下一下有节奏地刮蹭着青璇蜜穴里的层层褶皱。

  「你是说林三送给你的那瓶香水吗?平时当宝贝一样供着不舍得用,今天怎
么舍得啦?」

  肖青璇贴在王鹏耳边小声说道:「哈啊……青璇今天是安全期……哈啊…
…想要鹏郎……为妾身……」

  「想要怎样?」

  「为妾身开宫……」

  这句话传进林三耳朵里,他又是淌出了一口血,林三心中极为清楚,如果有
男人能给没有被开宫的人妻开宫的话,那人妻的唯一的配种权就要无条件转给帮
她开宫的男人永久所有,而此刻青璇竟然心甘情愿让王鹏开宫,甚至还用上了自
己为她特制的香水,以此诱发王鹏发挥更加高涨的情欲。

  「青璇宝贝你可要想清楚了,虽然今日你是安全期不会受孕,可若是被我开
宫,你的配种权可就归我了」

  王鹏腰部的挺动速度开始慢慢加快,而此刻宁雨昔侧躺在旁,主动将一只白
丝小嫩足递到了王鹏的嘴边,王鹏将宁雨昔白丝玉足那若隐若现的足缝贴在自己
的脸上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吸进了一口毒品,表情无比陶醉。

  肖青璇感受到王鹏愈加剧烈的抽插,艰难的撑起小半娇躯,将香舌送到了王
鹏口中,于是王鹏嘴里便开始轮流享受着宁雨昔的白丝玉足与青璇小香舌的共同
服务。

  「既然你想要,我就给你罢」

  王鹏紧紧搂住青璇的玉背,双脚分开踏在床上,因为接收了宁雨昔的功力而
异常有力持久的腰部力量在不断对着肖青璇娇嫩的花穴抽送着自己的硕大男根。

  两人性器相连之处早已是淫水泛滥,四处飞溅。

  林三听着娇妻从未如此激烈的叫床声以及愈发密集快速的肉体碰撞啪啪声,
心中不停滴着血。

  「给我……给我……青璇要来了……要来了……」

  约莫百来下抽插之后,肖青璇浑身僵直,如八爪鱼一般死死缠绕着躺在身下
王鹏,而王鹏亦是配合着肖青璇,已最大的力道将腰部向上挺去。

  两人的性器严丝合缝的紧紧连接在一起,没有一丝空隙,从这之间不断涌动
而出的淫液在林三眼里显得格外刺眼。

  王鹏当然还没有射,经过功法炼体,且由于他本身便是传说中的「授阳者」,
因此性功能早已今非昔比,鏖战整日都不在话下。

  而随着这一次无比激烈的性高潮,青璇体内的花蕊也渐渐打开,在高潮余韵
的抖动下缓缓将王鹏的大龟头缓缓吞入花房之内。

  「进来了……师父,青璇才不会输给你……」

  高潮过后,肖青璇浑身绵软的趴在了王鹏身上。

  王鹏在为肖青璇开宫以后没有急着想要在宫内射精,回忆起第一次为宁雨昔
开宫的情形,他明白此刻还不是宫内抽插的好时机,毕竟花房内脆弱无比,必须
在女子彻底情动并被精液充分灌溉后才能毫无顾忌的进行宫内抽插,反正已经收
下了肖青璇的配种权,于是他翻身而起,用手臂托着青璇的玉背将她平放在床上,
缓缓抽出自己的肉棒。

  「仙子姐姐,我想同时插插你们,来,趴在青璇身上」

  「哼,就你会作怪」,宁雨昔嘴上娇嗔道,却听从王鹏的吩咐趴在了青璇的
身上。

  眼见青璇被那根令人心旷神怡的神仙肉棒肏弄到高潮,宁仙子下身早已瘙痒
难耐,伸出玉手急匆匆便握着王鹏的硬挺肉柱子往自己泛红的水嫩香穴中送去。

  「嗷呜……好大……」

  「仙子姐姐,喜欢它吗?」

  「哈啊……讨厌……最讨厌它了……」

  王鹏提起宁雨昔一只被白色丝袜包裹着的小脚丫便往嘴里塞,口中唾液很快
便将这只香艳脚丫上的丝袜全部浸湿,完美如艺术品一般的精致玉足透过丝袜引
入眼帘更加诱人。而王鹏则用九浅一深的方式让宁雨昔也先行享受适应粗大肉棒
的过程。

  而每当九浅一深中那一下深插之时,他总要问上一句「喜欢吗?」

  直到宁雨昔粉面桃腮,香汗淋漓,情难自抑之时,王鹏便突然如打桩机一般
高速抽送。

  「喜欢……好喜欢……雨昔最喜欢这根坏东西了……」

  果然不出所料,只要以这种方式去问宁仙子就一定能得逞,王鹏得意的想着。

  「那么雨昔宝贝是喜欢我的大肉棒,还是林三的小东西?」

  「哈啊……哈啊……」

  宁雨昔撇过俏脸,似乎不愿回答。

  王鹏故技重施,继续大力提落,不绝于耳的啪啪声在整个房间里萦绕着。

  「仙子姐姐快说嘛,按上次那样说给我听,我想听你说」

  饶是王鹏如此体质,连续数百下高速抽插也颇为消耗体力,他喘着粗气贴在
宁雨昔通红的耳尖旁问道。

  终于,宁仙子也迎来了今天的第一次高潮。

  王鹏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于是在宁仙子高潮的那一刻急忙忙将肉棒抽出。

  于是一道林三从未见过的绝美奇观在这张大床上演。

  宁仙子潮吹了。

  喷的异常激烈,透明状的淫液一股接着一股自微微开启粉嫩玉蚌中喷射而出,
一部分打在了王鹏脸上,于是王鹏伸出舌头将其舔进嘴里。

  「仙子姐姐的仙水真好喝」,王鹏对着依然还处在潮吹状态的蜜穴含了上去,
微微用力吸允着。

  「哈啊……呀……不要……啊……哈啊……又来了……」

  因为王鹏的嘴和舌头的挑弄,宁雨昔又迎来一波伴随着潮吹的性高潮,而这
一次,她喷出的鲜甜爱液一滴不剩被王鹏喝进了嘴里。

  「仙子姐姐,你快和我说嘛,说你上次说的那些话」

  王鹏再次爬到宁雨昔的耳边低语着。

  「你放进来……妾身就说……」

  王鹏乐意至极,大肉棒畅通无阻的插进了宁雨昔的蜜穴之中。

  「你……动一动嘛……啊……哈啊……」

  接到宁仙子的命令,王鹏当然立刻执行,但他明白宁仙子刚经历过激烈的高
潮,此刻缓缓抽插才是她喜欢的节奏。

  「你听好了……」,宁仙子趴在王鹏耳边低声说道。

  「雨昔最喜欢……哈啊……最喜欢鹏郎的坏东西……鹏郎的那根东西比林三
更粗……更长……更硬……更厉害……鹏郎插得妾身最舒服……啊……快……快
点……」

  随着宁雨昔的情动,王鹏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鹏郎只顾着和师父欢好,都不管青璇,哼」

  「我怎么会不管青璇宝贝呢!」

  「嗷……好大……」,王鹏抽出肉棒,立刻肏入下方肖青璇满溢春水的粉穴
之中,约莫百下抽插后又换成肏入上方宁仙子的玉壶之内,如此交替反复。

  「我快射了,雨昔宝贝,第一发先给你……快……」,正在肖青璇身上做着
最后冲刺的王鹏喘着粗气说道。

  宁雨昔轻车熟路的将一只白丝玉足的足底撕开一个正好略粗于肉棒的小洞,
美眸朦胧泛着无尽春色,对着王鹏说道:「鹏郎,来吧,妾身准备好了。」

  在一阵狂风暴雨一般猛烈的抽插后,肖青璇首先登上了极乐之巅,而当王鹏
抽出肉棒之时,青璇也迎来猛烈无比的潮吹,喷射量之大比之雨昔有过之而不及。

  而王鹏则将肉棒精准无误地插进了宁雨昔丝袜足底那个小洞之中。

  眼见肉棒已经插入自己的丝袜足底内,宁雨昔立刻提起另一只小脚丫,用两
只光洁丝滑的足底紧紧将肉棒夹住,并用没撕洞的那只小脚丫上下搓动着。

  布满青筋的巨根在娇小白丝玉足的丝滑触感的不断刺激下终于开始狂猛暴涨,
两颗肉袋子急剧收缩,一股股浓郁至极的灼热白浆从这根令两位仙子痴迷沉沦的
巨大肉柱子之中不停喷射而出。

  「鹏郎……你射了好多……好烫……」,被一股股不断喷射而出的炙热浓浆
击打娇嫩的足底,宁雨昔的情欲也不断攀升,情郎为自己射出了宝贵的精华,宁
仙子的芳心再一次为之震颤。

  而潮吹之中的肖青璇,一颗芳心亦是全部落在了情郎的身上,只盼自己的爱
液能够更多的喷在情郎的身上,为他刻下专属于自己的烙印。

  一个女人可以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吗?

  宁雨昔和肖青璇都曾在心里这么问过自己。

  而此刻,虽然她们都已经达到了人生的另一种巅峰,但林三依然还在她们的
心里,从未磨灭。

  一个女人可以同时爱上两个男人。

  宁雨昔和肖青璇齐齐望向王鹏,目光中均是饱含爱意。

  林三随后又在屋顶上呆了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而在这期间,大床上
的三人一刻也不曾消停,王鹏分别又在为宁雨昔和肖青璇进行了开宫,并且分别
在两位仙子的子宫内各自射满了六次,当然,王鹏这次学聪明了,刻意用功法封
住了青璇和雨昔受孕的奇脉,因此不论内射多少次都不会怀孕,也就不至于当两
位仙子都怀孕时自己无处泄精。

  等把林三的妻子都搞到手我就可以尽管让她们怀上我的种,总能空出几个让
我肏个爽,王鹏如此想到。

  在宁雨昔与肖青璇无数次高潮过后,王鹏终于决定鸣金收兵,以射在两位仙
子的黑丝与白丝并排着的丝袜玉足上作为收场,当然,在功法和「授阳者」的作
用下,即使射出十多次,王鹏依然将四只小脚丫射得满满当当,简直如同牛马的
精液储量。

  而林三看着两位爱妻被口爆、颜射、外射、内射等各种精液浇灌后更是显得
容光焕发,粉面桃腮,慵懒的姿态无比诱人,竟是在无接触的情况下自泄而出,
只不过林三射在了屋顶的木板上,而王鹏却射在了他两位最最珍爱的娇妻上,不
仅射在了她们的身体里,更是射进了她们的心里。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