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奴隶馆·拉姆蕾姆篇】(翻译)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标题:催眠奴隶馆(催眠奴隷館)
作者:IBC
地址:https://syosetu.org/novel/210454/1.html(已删除)
翻译:后悔的神官
字数:6763
发布:心海、物恋、会所
         ————————————————

  今天,我怀着悲伤和恼怒的心情翻译了这篇小说。

  之所以悲伤,是因为这篇小说已经被删除了,虽然不知道是何原因,但这篇
小说已经被删了,无法查看。我费尽心思搜寻,还去拜托U 大才捞回来了第一章
和貌似是第二章上半部分的内容,甚至不知道还有没有第三第四章,十分遗憾。
(十分感谢U 大的帮忙。)

  之所以恼怒,是因为无论如何我觉得删掉自己的作品都是弟弟行为,尤其是
以前我就碰到过这种事情……我自己写过、翻译过的所有的文除非电脑暴毙,否
则都是保存着的。

  哎,不过无论如何,事已至此,无法改变,把它翻出来,让大家都能看到它,
便是我可以做到的唯一的事情了。

  注:略有一丝丝改动。

  注:第二章残缺,故不译了。

         ————————————————

              拉姆与蕾姆篇

  「欢迎来到『催眠奴隶馆』。」×2.

  我打开昏暗阴郁的可疑洋馆的门,走了进去,只见两名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
女仆,深深的弯着腰朝我鞠躬。

  两人齐声向我表示欢迎。

  她们身上穿着正统的女仆装,虽然质地很不错,但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优点
了。

  只是——女仆们有着异常端正的容貌,紧紧的抓住了我的心,令我无法掩饰
自己的惊讶。

  两名少女从身高到身上穿着的女仆装都完全一样,虽然看上去不是在现代能
看见的衣服,但却给人一种十分适合这间洋馆,让人感叹「原来如此」的感觉。

  这对恐怕是双胞胎吧,其中一人有着桃色的头发,刘海遮住了左眼,另一人
则有着与桃色完全相反的蓝色头发,刘海遮住了右眼。

  她们外貌看上去很幼嫩,也很可爱,有着大大的眼睛和桃色的嘴唇,是十分
引人注目的美少女。

  两名女仆同时朝我行礼之后,桃色头发的少女开口说道:「还请允许我担任
向导,我是拉姆……这位是——」

  「我是蕾姆。」

  「今后,请多关照。」×2.

  两人以一丝不苟的完美合作做了自我介绍。桃色头发少女是拉姆,而蓝发少
女则是蕾姆。

  既然她说她要做向导,那么应该是要对这件令人毛骨悚然的昏暗洋馆寄给我
的信进行说明吧。

  「感谢您的辛苦到来……那么,请允许我对这件洋馆进行说明。」

  正如我所料,桃色头发的少女——拉姆带着我,走在柔软的绒毯上,朝着洋
馆深处前进。

  「这件洋馆名叫『催眠奴隶馆』,馆如其名,住在这间洋馆里的所有人,都
已经被催眠了。」

  走在前方的拉姆说完便闭上了嘴巴。

  随后,由走在我身后的蕾姆开口说道:「当然,我也……姐姐也被催眠了。」

  她如轻声细语般的甜美的声音,仿佛在问我是否有理解她们所说的话。

  将异常的事情理所当然似地说出口的两位少女,有着妖艳的魅力。

  「我们一共有三人被催眠了。」

  拉姆微笑着点头,举起三根手指,同意了蕾姆的说法。

  白瓷砖一样美丽而纤细的手指轻轻摇晃着,十分可爱。

  「我们会尽可能的去执行主人的任何命令。」

  「绝对服从主人。」

  拉姆说完之后,蕾姆进行了补充。

  就好像拉姆读完了正式的文章之后,由蕾姆来进行细碎的补充说明。

  「那么,请实际来试一下吧。」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随后互相看了看。

  虽然感觉两人的一唱一和十分完美,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图。

  「既然由我来说明,那么当然应该让我来执行主人的命令。」

  「不,姐姐已经跟主人说了很多话了,因此请将接受命令的任务交给我。」

  两人似乎都想要接受命令而互不相让,语气虽然十分的礼貌,但敌意却十分
明显。

  最终败退的是拉姆,拉姆往后退了一步,让蕾姆站在我身前。

  那个表情看上去是散发出纯粹的可爱的笑容。

  那么,就对蕾姆发出命令吧。

  「把内裤给我看看。」

  「『把内裤给我看看』是吗,我明白了。」

  蕾姆仿佛是对听到了命令这事感到半信半疑而问道,然后一瞬间,她的表情
便「啪」的闪闪发光起来,确信了。

  她慢慢的卷起了自己带着黑色褶边的裙子,被隐藏着的大腿最初接触到了空
气。

  洋馆里走廊上昏暗的灯光,照在了她的大腿上,散发出轻微的辉光。

  紧接着,在徐徐提起的裙子里,露出了通常来说绝对不可能看到的她的内裤。

  丰润而健康的大腿上方,露出了纯白的内裤。

  本来,被不认识的异性看着自己的内裤,应该是令人厌恶的事情。

  但是,蕾姆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厌恶的表情,反而是变得有些恍惚。

  「正如您所看到的,无论什么命令,我们都会服从。」

  拉姆在无法将视线从蕾姆的举手投足中移开的我耳边轻声说道。

  「您的命令不仅对行动有效,就连在生理上都会产生一定的效果。」

  我没能理解拉姆的话,脑袋上冒出了问号。

  「举例说明的话,请您对蕾姆下『濡湿吧』的命令。」

  「濡湿吧。」

  我照着她说的对蕾姆命令道。

  「哈呜……」

  蕾姆发出一声可爱的悲鸣,身体颤抖起来。

  她那纯白的内裤上肉眼可见的湿了,粘稠的爱液沿着大腿流了下来。

  「主人,您看上去很辛苦呢。」

  拉姆露出蛊惑人心的笑容,瞳孔中带着炽热。

  「如果可以的话……能让我帮您排忧解难吗?」

  即使她没有说她要做什么,我也立刻理解了她的话。

  这梦幻般的情况已经让我无法忍耐,我马上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

  说完,拉姆便来到我的背后,解开了我的裤链,将我的内裤脱掉。

  「十分雄伟的阳物呢。」

  拉姆和蕾姆看着我露出来的东西,露出了恍惚的神情。

  拉姆用洁白纤细的手指握住我的肉棒,光是这种感觉,都让我快要射了。

  我尽力忍耐了一下,这梦境般的情况便完成了。

  一位少女满脸笑容的卷起自己女仆装的裙子,而另一位,则在我的身后,抚
弄着我的肉棒。

  刚刚才是初次见面的、应该还是未成年的美少女女仆,一前一后的同时侍奉
着我,简直是太过奢侈了,我的表情舒缓了下来。

  拉姆的技巧可以说十分高潮,给予我适度的快感。

  在我面前本就有着可以说是最高级的自慰对象,而后方有节奏的前后撸动,
更是让我的射精欲望一口气高涨了起来。

  「蕾姆,请再靠近主人一些。」

  虽然是十分简短的指示,但对于这两位少女而言,这就已经十分足够了。

  蕾姆用嘴吊着自己的裙子,然后空出来的双手拉下了自己的内裤。

  随着蕾姆艳丽的动作,拉姆的撸动速度也变快了。

  「主人,请朝蕾姆的这里射精吧!」

  被张开的纯白内裤的前方,是由洁白与粉红的桃源乡交织而成的世界。

  白色的洪流爆发出来。

  被拉姆和蕾姆决定了方向的我的肉棒,对着蕾姆的内裤注入了白浊的液体。

  新雪一样清澈的白色被污染了。

  而因为之前下达的『濡湿吧』的命令而发情的蕾姆似乎也同时高潮了。

  迎来高潮的蕾姆一边潮吹,一边软绵绵的坐了下来。

  她的身上再无一丝的清纯与幼嫩,因为高潮的余韵,她苍蓝色的头发颤动着。

  自己的命令让蕾姆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一事实刺激着我的支配欲。

  「您似乎满足了,真是太好了。」

  拉姆脸上带着妖艳的笑容喜悦的说道。

  刚才射出的精液有相当一部分都被拉姆用双手接住了。

  拉姆并没有擦手,而是将年瞅瞅的双手递到了嘴边。

  伴随着一阵艳丽的声音,拉姆深处红色的小舌,在双手的掌心舔了起来。

  「感谢主人浓厚的恩赐。」

  拉姆礼貌的低下了头,随后继续说道:「这样,您应该能够理解『绝对服从』
了。那么,可以让我继续进行说明吗?」

  老实说,我也不是不想继续戏弄她们,不过这里是走廊正中间,没有啥气氛。

  蕾姆坐在地上,脚边都濡湿了,而拉姆似乎想要继续做向导。

  当然了,如果我下命令的话,她们应该也会欣然接受,不过现在我没有那种
想法。

  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就这样放任拉姆引导的话,应该会发生更有趣的事
情,虽然没什么根据,但我坚信这一点。

  「我明白了。」

  看到我默默的点了点头,拉姆干干净净的说道,然后再次朝前走去。

  然后她瞥了蕾姆一眼说道:「蕾姆,走了。」

  「是,姐姐。」

  蕾姆说完便迅速站了起来,然后将拉到一半的内裤穿了上去。

  蕾姆为了穿上内裤——将沾满白浊液体的丝绸内裤展开,随后再照原样穿好。

  内裤拉上去的瞬间,大腿根部附近都漏出了『咕啾』的下流的声音。

  想必她的裙子里面充满了我的精液和爱液的味道吧。

  ……

  不久之后,拉姆带着我来到了一个房间里。

  在这昏暗的房间之中,还有更加昏暗的放在中间,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现在我要开灯了。」

  拉姆话音刚落,视野便染上了一层白色,随后我睁开眼睛,只见这是一个比
我想的还要宽阔的房间,大概有学校教室那么大。

  而在黑暗中看不清楚的东西,正是恶趣味的拘束道具。

  「那么,请允许我将第二与第三条催眠内容进行说明。」

  虽然不知道说明和这个令人不舒服的拘束道具有何关系,但我还是沉默着点
了点头。

  「蕾姆,过来。」

  「是,姐姐。」

  靠着门扉待机的蕾姆听从了拉姆的话,走向了中央的拘束道具。

  随后,伴随着一阵喀拉喀拉的沉重的声音,她的双手双脚被锁上了。

  牢牢绑着蕾姆的枷锁虽然看上去有些许缝隙,但应该是没有让人拔出来的空
间,枷锁严密的缠绕着蕾姆,让她动弹不得。

  我对眼前展开的异常光景没有丝毫的困惑,而是有些期待。

  然后拉姆告诉了我关于第二条催眠的内容。

  「当主人对我们说『解除』的时候,我们会暂时恢复原来的人格。」

  根据拉姆的说明,这个洋馆的主人设置了关键词,只要说出这个词和对方的
名字,便可以让对方恢复自己的意识。

  「那么主人,请用蕾姆试一试。」

  我对着即使被锁链困住手脚也依旧露出笑容的蕾姆下达了命令。

  「蕾姆……『解除』。」

  蕾姆瞳孔里一瞬间失去了光芒,而嘴角淡淡的微笑也消失了。

  「这里是……哪儿……?」

  她的眼里充满了困惑、惊愕和恐惧的色彩。

  「为什么!?……动不了。」

  她挥舞着手臂,想要从拘束中挣脱,但锁链却只是发出了无慈悲的声音。

  「像这样被说『解除』的话,便可以恢复自我意识。」

  拉姆丝毫不顾蕾姆的样子,微笑着继续说明。

  「姐……姐……?」

  听到拉姆的声音,蕾姆才注意到我们的存在,她提高了声音。

  「姐姐!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虽然对毫无反应的拉姆感到了一丝违和感,但蕾姆还是继续向她求助。

  「姐姐!拜托了,请回答我……!」

  她拼命的呼唤大概终于传达到了拉姆这里,拉姆看着可怜兮兮的蕾姆,毫无
顾忌的朝着她走了过去。

  「姐姐,太好了。」

  以为拉姆回复了原状,蕾姆充满绝望色彩的瞳孔中透露出了一丝希望。

  从紧张中解放出来的她眼角留下了两行安心的泪水。

  「蕾姆……」

  「姐姐……」

  拉姆温柔的呼唤着蕾姆的名字,看似慈悲的朝她的脸伸出了手。

  啪!

  响起了干燥的声音。

  虽然那一瞬间我并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知道,拉姆是用力甩了
蕾姆一巴掌。

  旁观着的我总算把情况给搞清楚了,而实际上被扇巴掌的蕾姆可能还完全没
搞懂发生了什么事。

  「真是的……明明已经向主人说过了,却还这么吵吵闹闹,代替品就是令人
无可奈何。」

  拉姆用发自内心的语气说道,她看着蕾姆,仿佛在看一个垃圾,眼神充满了
厌恶。

  「怎么会……姐姐……」

  蕾姆的半边脸染上了红晕,眼里流出的不再是安心的泪水,而是悲伤的泪水。

  蕾姆呜咽着、哭泣着,不停的用悲鸣般的声音祈求着她最爱的拉姆。

  不知何时,她呼唤拉姆的声音也回到了幼年的时候的样子。

  但是,即使如此,拉姆的态度也没有改变。

  「给我闭嘴……再吵我就杀了你。」

  拉姆的气质变化了。

  无论何时都带着温柔微笑的她浑身散发出了不愉快的感觉。

  如果,蕾姆继续不听她的话吵闹的话,她肯定会毫不犹豫毫不感动言出必行
吧。

  仿佛是为了让人确信这一点,她释放出了庞大的杀气。

  「呜……」

  蕾姆强忍着恐怖,闭上了嘴。她颤抖着身体,无力的低下了头,仿佛再也说
不出话来。

  「主人,十分抱歉。」

  本应匆匆前去的对象无论怎么想都应该是蕾姆,但拉姆却朝着罪魁祸首的我
跑了过来。

  拉姆根本就没有理会为了不哭出来而拼命闭着嘴的蕾姆,而是跪在地上,头
摩擦着地面向我谢罪。

  我踩在了毫不吝惜自己华美的女仆装被弄脏的拉姆的头上,将她的头猜的咕
噜乱转。

  蕾姆望着毫无抵抗被我踩着的拉姆,满脸的绝望。

  看到两人的态度,我跟拉姆说,我决定原谅她,令她十分喜悦。

  「十分感谢您的仁慈。」

  拉姆抬起了头,因为刚才被我用力踩了几脚,她的鼻子和额头都痛得发红。

  但是,虽然说我原谅了拉姆,但我没说我原谅了蕾姆,我在拉姆的耳边,跟
她说她应该做的事情。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拉姆低下了头,嘴角露出了笑容,然后朝着蕾姆走去。

  「蕾姆,主人宽宏大量。」

  听到拉姆的话,蕾姆的眼里露出了愤怒和焦躁。

  「因此,只要这么做,主人便原谅你了。」

  拉姆用混杂着愉悦的表情看着蕾姆,双手伸进裙底,将纯白的内裤一口气脱
到了脚边。

  然后她卷起裙子,将股间凑到了蕾姆的面前,对着她的脸拉尿。

  充满着刺鼻的氨气味道的尿液弄湿了蕾姆的脸。

  蕾姆脸上的泪水一瞬间就被拉姆的尿液所冲走。

  蕾姆闭上眼睛,一动不动的忍耐着,她用力咬着嘴唇,连血都流了出来,被
自己的血液和拉姆的尿液弄湿的脸在这个房间里显得无比显眼。

  「那么,能否允许我继续进行说明?」

  拉姆向我确认到,我无言点了点头。

  「关于第三条催眠,可能会让您有些震惊,不过请放心,没有危险,请安心
欣赏。」

  虽然听她的说辞有些不稳妥的样子,不过拉姆和蕾姆都已经对我绝对服从了,
理解了这一点,我便照她说的安心的看了起来。

  这次,又有怎样的表演会展开呢,我自身黑色的欲望被无法停止的刺激着。

  「……姐……姐……」

  虽然蕾姆满脸的泪水抬着头看着她,但拉姆也依旧用看垃圾似地眼神看着她。

  纤细而脆弱的声音是绝不可能传达到拉姆那儿的。

  「蕾姆。」

  拉姆用只有蕾姆才能听到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说道,逐渐的,蕾姆的外貌改变
了。

  她的额头上长出了纯白的角,呼吸也变得粗暴起来,浑身的气质开始接近野
兽。

  这是因感情高昂而长出鬼角的战斗状态,是让身体能力一口气提升的蕾姆的
本来的姿态。

  角负责在大气中收集魔力,因此鬼化状态下,她能够使出比平时更加强力的
魔法。

  「呜呜呜啊啊!!」

  束缚着蕾姆身体的锁链被拉断。

  因为凭借蛮力强行破坏了强韧的锁链,反作用让痛楚传遍了蕾姆的全身,而
这只能用愤怒来消除。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如今必须要杀掉那个
男人。

  为了用最短的距离、最快的手段让那个男人停止呼吸,被释放的躯体如子弹
般一瞬间扑向了那个男人。

  蕾姆的双臂朝着男人的脖子伸了过去,吼叫着的她在视野的边界看到了微笑
着的拉姆。

  那个笑容和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合,更像是嘲笑。

  但是,现在不是考虑那个的时候。

  鬼拥有者人类绝不可能达到的爆发力和加速度,除非有什么特别的防护,否
则这一击绝不可能有人类能够反应过来。

  如果中招毫无疑问是致命伤,不,应该是当场去世吧,但对此,那个男人却
一点反应都没有。

  被杀。

  蕾姆因为鬼化的影响而用些不清楚的头脑,一边期待着血肉横飞的让人厌恶
的感觉,一边等待着男人的头被自己的手臂绞断飞出去的瞬间。

  但是,这确切的预感,却因为自己难以置信的举动而被背叛了。

  「为……什么……」

  在确认到自己的手并没有碰到男人的时候,蕾姆沉默了。

  无论再怎么用力,都没有办法前进一点点,只要伸过去便可以轻易杀掉对方,
但这一点点的距离却仿佛永恒。

  蕾姆震惊的睁开了双眼,她的全身几秒钟间,便凝固的仿佛被锁链困住。

  这是十分致命的情况。

  但是,即使蕾姆动弹不得,但男人和拉姆也没有动。

  理解了这一点的蕾姆收回手臂,保持着距离。

  「主人,您理解了吗?无论如何,我们都是无法伤害您的。」

  「怎么会……」

  蕾姆的表情染上了绝望。

  因为即使身体被解放、即使使用上鬼的力量,也只能证明自己依旧处在支配
之下。

  「蕾姆。」

  拉姆再次用蕾姆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蕾姆的角消失,无力的倒了下来。

  「我们对您『绝对服从』,您可以『自由的解开我们的催眠』,但我们『不
可能伤害您』这三件事,您理解了吗?」

  拉姆一边支撑着蕾姆的身体一边说道,蕾姆也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呜呜……虽然刚才是为了说明,但还是十分抱歉。」

  我确实吃了一惊,不过我也确认了,对我绝对服从的她们是无法伤害我的,
在特等席看到了蕾姆堕入绝望的表情,我十分满足。

  我顺便问了问蕾姆,之前解除催眠时的记忆还记得多少。

  「基本上都记得,但根据主人的愿望,也是可以变更的。」

  也就是说,既可以让她们记得催眠解除时的记忆,也可以让她们不记得吗。

  「那么说明到此为止。」×2.

  蕾姆和拉姆再次合作,朝我低下了头。

  正如两人所说,说明才刚刚结束,真正的享乐还在后面。

  「那么主人,请尽情玩弄我们吧!」×2.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