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惊变】第一章 雪狼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鬼脸老师
2019年3月26日发表于SIS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2481
—-

  作者的话:原本想写一篇网游文,但由于框架不够清晰,怕写出来不够精彩,
更怕最后太监,没有完结的把握我是不会来更新的,所以还是搁置一旁了。

  本文是在写完《日记》之后有的思路,过年期间又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将整
个大纲全部完善,这才着手动笔。

  本文可以说耗费了我不少的心思,我把它作为我成为「文学作者」之后的第
一篇文,足见我对它的重视和喜爱,希望你们也能喜欢,鬼脸在此诚心求赞求回
复,你们的反馈才是我最大的动力!

  以下正文:

——————–

  01。雪狼

  2010年1月3日国家安全局,雪狼特工组的秘密基地。

  广场上,站着一位身着军装的女人,身型标致挺拔,坚毅的脸色却遮不住她
美丽的容貌,由于长时间在外暴露,肌肤变得有些沧桑,但却充满弹性,她的名
字叫白瑾,曾是这里最出色的特工,现如今是雪狼基地的最高指挥官和教官。

  白瑾抬头看着不远处的天空,那里正有一架直升机慢慢飞来,没一会儿就来
到广场上空,随后伴着螺旋桨的轰鸣声,徐徐降落。

  机舱舱门打开,顺着阶梯走下来一位年近五十的中年男人,男人穿着白衬衫,
从着装上看不出职业,一脸凝重的表情在看到白瑾的一刻,冷峻的脸庞立刻浮现
出笑容,哈哈笑着走到白瑾面前,伸出手打着招呼:

  「白教官好啊,好久没见,感觉你又年轻了。」

  白瑾对中年男人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随后伸出手与他握了握也笑着说:

  「刘局长说笑了,都变成老女人了。」

  随后两人结伴走向广场的一端,朝着广场外的一个大楼走去,而刘局长下了
飞机之后,身后立刻跟着走下了两名下属,他们就不远不近的跟在两人身后。

  「白教官,我时间紧迫,一小时之内就得返回去,省里和更上层的批文也发
给你了吧?」

  两人一边走着,刘局长一边对白瑾说着,看到白瑾点了点头,刘局长继续说
道:

  「好,白教官,那我就不和你绕弯子了,我们需要几位个人能力极强的特工
来执行长期任务。」

  白瑾皱了皱眉,说道:

  「刘局长,虽然有上面的批文,但批文上写的是尽力配合,并不是全力以赴,
我们这里培养特殊人才本就不易,您一张嘴就要『几位』,我们哪有那么多人?」

  「啊,呵呵,」刘局长呵呵一笑说:「白教官不用紧张,我们其实就想要两
个。」

  「两个?哪两个?」

  「林可可,萧潇。」

  听到这两个名字,白瑾眉头皱的更深了,停止了向前走,刘局长也跟着停下
了脚步。

  白瑾看了看这位Y省的省局局长,随后摇了摇头,继续朝着大楼边走边说:

  「刘局长您还真是不客气,点名要我们这最优秀的两位。」

  「哈哈,」刘局长哈哈一笑:「这也是业务需求,我知道,你们这里个人能
力萧潇最强,狙击暗杀林可可第一,我们是打算让萧潇去做卧底,林可可配合执
行暗杀任务,所以……」

  「卧底?」白瑾显然很不满意这个卧底任务,直接打断了刘局长的话:「我
们萧潇今年才刚刚二十周岁,你确定要让她去当卧底么?」

  「这……」

  刘局长一时语塞,随后又说:「我们这也只是初步计划,我听说林可可年纪
大一些,她可以去做卧底,然后让萧潇……」

  「好了不要说了,」白瑾再次打断刘局长:

  「我们培养出来一个出类拔萃的人才极其不易,不可能让她们去做卧底这种
如此危险的事情,更何况是要我们基地最优秀的两位特工,不可能的。」

  刘局长没有接话,只是摇了摇头,他早就听说这位白瑾教官不好说话,当年
做特工的时候就是狠角色,现在虽然退役变成了教官和指挥官,但脾气有增无减,
所以此时的刘局长并没有沮丧,仿佛她不答应自己,是早已料到的事情了。

  此时两人已经来到基地大楼的楼下,一位年轻的女生从楼里跑了出来,来到
白瑾身边说道:「教官,国安总局赵局长电话找您。」

  白瑾听后,偏头看了看刘局长,皱着眉头说:「刘局长果然有备而来,连赵
局都能请得动!」

  刘局长讪讪一笑,没有答话。

               ————

  「赵局,您的命令我当然不敢反抗,但萧潇和林可可的价值您也应该清楚吧,
他们竟然要让我们的人帮他们做卧底,哪有这样大材小用的!」

  白瑾大声的在电话中说着,跟国安总局的局长对话还敢这么喊的,也只有她
白瑾了!

  「我知道!我知道他们是没办法了才来找我们,但萧潇才刚刚二十岁,让她
去做卧底?如果你们执意如此,以后这个基地再没我白瑾了,林可可和萧潇都是
我手把手带出来的,如果让她们真的去做卧底,哼,林可可那么听话的孩子我可
舍不得,还有萧潇,那小妮子一冲动,您就不怕她把整个团伙都一锅端了?」

  就这样,白瑾在电话中和赵局长不断的谈着,或者说是咆哮着,只有一墙之
隔的另一间屋子,刘局长正坐在沙发上喝着茶。

  此时刘局长的两个下属已经被安排在了另外的地方,毕竟这次洽谈是涉及到
未来卧底的人选,肯定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刘局长清清楚楚的听着隔壁白瑾的话,掂量着这次任务能不能完成。他是不
相信白瑾还能违抗赵局的命令的,但白瑾居然敢这么和赵局说话,还是让他涨了
不少见识。

  隔壁的声音越来越小,白瑾的语气也慢慢缓和,刘局长悬着的心也慢慢有了
着落,没一会儿,白瑾挂了电话,走了过来。

  满面红光的白瑾显然心情不佳,坐在刘局长对面的沙发上之后,足足一分钟
没有说话,刘局长感觉有些尴尬,于是先问道:「白教官,怎么样了?」

  白瑾轻叹一声,说道:

  「你们啊……哎……林可可,可以让她随你们走,但萧潇肯定不行,太年轻
了,个人能力没的说,但还需要历练,而且你们把基地的王牌林可可要走了,再
有高难度的任务,总得有人去做,所以萧潇必须留着,这也是赵局同意的了。」

  显然,白瑾是真的舍不得林可可,但国家任务最重,没办法。

  「啊,那……那也好。」

  听了白瑾的话,刘局长已经很满意了,原本他就是想要林可可,萧潇只是附
带一说。

  刘局长深知林可可的优秀,也知道白瑾对林可可的喜爱,直接点名林可可,
白瑾根本不可能放人,而现在从两个到一个,白瑾的心理落差会小很多,刘局长
也算是计划达成了。

  「那么,白教官,咱们时间不多了,是不是得给你们一点时间,对林可可做
做工作,毕竟以后就不属于你们基地,而隶属于我们省局了……」

  「不用,」白瑾说道:「我们这里的人都是国家利益为重,对上面的任务都
不会有异议的,放心吧,她们正在基地训练,我现在就让林可可过来。」

  「啊,白教官,个人有个不情之请,」刘局长说:「你能不能把萧潇也叫过
来,说实话,我作为一个警局的局长,对这两位名声显赫的女特工,都很是有些
好奇……」

  这的确是一个「不情之请」,白瑾完全可以拒绝,但她知道,林可可和萧潇
的关系非常好,林可可比萧潇年长五岁,一直以来都是带着萧潇成长,两人在一
同成为基地王牌的同时,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这次林可可转移到Y省省局执行
任务,以后恐怕再难见面,让她们话别一下也是好的,于是同意了刘局长的要求。

               ————

  十分钟之后,白瑾和刘局长的屋门被敲响。

  「进。」

  随着白瑾的允许,门开,林可可和萧潇肩并肩走了进来,刘局长看到两人的
一瞬间彻底愣住!

  两人都是一身基地的专属黑衣,一头黑发都绑在脑后,毫无粉黛的面容精致
白嫩,仿佛两朵怒放的雪莲,正浓烈的散发着清香与纯美!

  不同于寻常美人,因常年的军事化训练,一股不容侵犯的神圣感也随着「花
香」飘逸着,外加两人同样一米七的高挑身材,完美的身段比例,连刘局长看了
都有些失态。

  两人各有各的美丽,但从脸庞来看,明显左边的要比右边的稚嫩一些,所以
左边的就是萧潇了,刘局长整理了一下心潮,对萧潇点了点头,随后把注意力集
中在了右边的林可可身上。

  相比于萧潇,林可可更加的成熟一些,而且看她双眸之间的神采,比之萧潇
的灵动敏锐,多了一份柔软,也感觉更加的稳重。

  白瑾站起身,来到林可可身边,拍了拍她,随后说道:

  「可可,这位是Y省的警察局局长,他们需要你配合做一些任务,需要你离
开基地转到他们省局,你……你得服从安排。」

  林可可美丽的脸庞没有一丝犹豫,立刻回答:「好的教官,我一定完成任务。」

  白瑾心头赞叹:可可还是那么听话,而且还那么优秀,哎,真是舍不得你
……

  「教官,可可姐执行任务为什么要转到省局?不回来了么?」萧潇问道。

  白瑾皱着眉说:「少打听,让你说话了么?插什么嘴?」

  萧潇撇了撇嘴没再出声,显然白教官今天心情不好。

  刘局长此时也站起身来,对萧潇报以微笑,随后郑重的对林可可说道:

  「你好,我是Y省,省公安局局长,以后咱们是同事,要一起守护国家和人
民的利益,得多多辛苦你了。」

  「是的局长,我会竭尽全力,尽量不负所托!」

  林可可的声音温软动听,搭配她柔美的容颜,若不是穿着一身特工的衣服,
很难把这样一位温柔的女子和特种部队联系在一起。

               ————

  K市,作为Y省最西南角,同时也是国家边境的小城,虽然经济并不发达,
但这里的人却普遍比较富裕,临近外国,出国打工,四处贸易,倒买倒卖,都能
赚到不少,与此对应的,就是这里的走私猖獗,走私的物品从手机到电脑,再到
药品,无所不有,时间久了,有人觉得利润不够高,终于动起了贩毒的心思。

  这种东西进入国内市场,立刻引起警方注意,经过多方排查和大力整治,终
于在三年前,给予了贩毒团伙一次重击,将K市最大的贩毒集团一举剿灭,其中
功不可没的人,就是一位叫马明亮的卧底。

  马明亮,四十岁出头,今年已经是他在Y省K市警局工作的第二十年了,年
纪轻轻进了警局,第一个任务就是让他去卧底,凭借他优秀的表现,成功打入K
市的黑暗势力,并且在贩毒团伙刚刚成型的时候就打入团伙内部,为警局提供宝
贵的资料。

  不过十几年的卧底生涯,让马明亮几近崩溃,终于,三年前,已经混到贩毒
团伙高层的马明亮,找到了一个绝佳机会,警局人赃并获,将整个贩毒团伙剿灭,
马明亮也总算恢复警籍,能够堂堂正正的做人了。

  但恢复警籍的马明亮,却在正式的警察生活中无法适应,第一个最大的难关
就是戒毒的问题,在贩毒团伙当卧底,避免不了被迫吸毒,回到警籍后,马明亮
凭借坚韧的毅力,成功戒毒,但也耽搁了他整整两年的时间。

  等他成功戒毒后,市局对之前那次剿灭贩毒团伙的巨大胜利已经渐渐忘却,
把他这位功勋显著的人忘在了脑后,原本属于他的那些嘉奖,也因为他吸毒违反
条规而无法兑现,等待他的,反而是格格不入的环境。

  马明亮万万没想到,他十几年卧底生涯留下的地痞习惯,比如坐姿,比如吊
儿郎当的走路状态,比如邋里邋遢的生活节奏,竟然比毒瘾还要难戒!

  而这些习惯,也成了警局内所有人都对他疏远的最大原因!

  毕竟警局内老刑警越来越少,对他这个老警察真正在乎的人,也越来越少。

  马明亮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这些年的付出,值得么?到头来自己出生入死
的功劳,都被埋没,十几年的暗无天日,换来的竟然是无人问津,每每想到此处,
马明亮都心头难过,甚至忍不住流出泪水。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混了一年,现如今马明亮已经有些认命,为了卧底任务,
他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更不要提结婚了,当年那些他为人民,为警局做出的贡献,
早就被人遗忘,现在市局的警察们记得的,只有警局那个邋里邋遢,四十多岁连
媳妇都没娶上的老马。

  所以,当马明亮莫名其妙的被省局局长亲自邀请的时候,心中的不敢置信可
想而知,直到此刻,已经来到了省局局长办公室,此时刘局长还没到,等待中的
马明亮还在心中犹豫,是不是有人跟我开玩笑?我这个老混子还有什么作用么?

  而且还是省局局长亲自接待?

               ————

  刘局长推开办公室门的一瞬间,就感受到了一股非比寻常的气息,这气息是
一种市井流氓的感觉,这感觉,正是面前这位叫马明亮的老刑警带给他的。

  马明亮,一身警服,有些老旧,但很干净,可是干净的警服穿在马明亮的身
上,却有点不搭调,尽管马明亮已经尽力的正襟危坐,但还是不搭调,刻意的感
觉太明显了!观察敏锐的刘局长一眼就能瞧得出来,这个人不适合警局,就适合
在城市中做一个混世游龙。

  关于马明亮的事迹,刘局长是有所耳闻的,十几年的卧底生涯,不但没有变
节,还能为国效力,他的信仰一定是坚定的!不然刘局长也不会选择他。

  马明亮看到刘局长进屋,立刻站了起来,标准的敬了一个礼,随后与刘局长
握了手,眼神跟着刘局长直到他坐下。

  「马老师,坐吧,别这么客气。」刘局长说。

  「哎,好,」马明亮坐下:「哎?刘局长,您刚刚叫我什么?」

  「马老师啊,」刘局长呵呵一笑说道:「你是老刑警,又有十几年的卧底经
验,值得学习的地方太多了,叫你一声马老师,太正常了。」

  「哎哟哟,您别这么说,我,我哪当得起。」

  刘局长笑笑没说话,上下打量着马明亮,警服下遮盖着的,是饱经沧桑的黝
黑肌肤,苍劲有力,显然是格斗的一把好手,绝对不是那些警局花架子能比的!

  「刘局,您叫我,是有什么事儿?」马明亮问道。

  显然,如果是一般的警察,肯定不会问「有什么事儿」,而是会说「有什么
指示」,或者「有什么任务」,刘局长自然知道这都是马明亮卧底留下的习惯,
所以并没有过多在意。

  「当然有事儿,」刘局长认真的说:「而且是大事儿,这事儿我思前想后,
就只有马老师你能做。」

  马明亮心思活络,立刻猜到了,皱了皱眉,说道:「是……又让我当卧底?」

  马明亮虽然有些厌恶自己现在混日子的生活,但让他回去当卧底,那肯定是
不愿意的,他宁愿混吃等死,也不想再回到那种地方。

  刘局长微微一笑:

  「不,不是让你当卧底,但却跟卧底有关,是要你培训一位卧底出来,同时
做她的唯一联络人。」

  听到这,马明亮心下明了,只要不回去当卧底,怎么都行。而且,自己这些
卧底的经验,如果可以传授给别人,也是不错的。

  「啊,好,不知这次会给我放到哪个市?」

  「还是你们K市。」

  「我们K市?贩毒团伙不是已经剿灭了么?」

  马明亮有些疑惑,他们K市曾经最大的隐患就是贩毒,剿灭之后,K市尽管
走私依然多,其他犯罪也不少,但却并没有什么更大的,值得动用省局亲派卧底
的事儿了。

  刘局长摆了摆手,说道:

  「不是贩毒,这次的事情,比贩毒严重的多。」

  「比贩毒还严重?」马明亮不太相信。

  「啊,我并不是说马老师你破获的案子不重大,」刘局长知道马明亮误会自
己的意思了:

  「你们那一起贩毒团伙对咱们全国人民都是一个巨大的祸患,这一个赫赫功
勋,我怎敢小瞧啊,呵呵。」

  「没有没有,我没那个意思。」马明亮尽管嘴上这么说,但听了刘局长的夸
赞,心里还是挺舒服的。

  「嗯,是组织对你的亏欠太多,没给你应得的。」

  「没有,」马明亮摇了摇头说:「我立功是一方面,但也吸毒了,没处分我
已经算嘉奖了。」

  「哎?哪能这么说,」刘局长说道:「我知道法不容情,但我也知道你的不
易,我已经上报组织,你的二级警督,应该快批下来了。」

  「什么?二级警督?」马明亮有些激动,这对他来说可是个不小的嘉奖。

  「没错,组织是不会遗忘你的。」

  马明亮激动过后,心中暗想:这么大的跳级提拔,肯定是要做什么大事儿,
当年我刚来警局就承诺我三级警司,结果让我去当了卧底,十几年卧底回来,还
他妈是三级警司!

  「刘局,您还是接着说任务吧,警督的事儿先不急。」

  「好,哈哈,你看我,扯远了。」

  刘局长喝了一口保温杯里的白开水,继续说:

  「这次的任务,的确比贩毒要严重,因为真的是威胁到了国家安全,山海帮
你有没有听过?」

  「山海帮,我当然听过,这组织已经几十年了,我做卧底的时候,每一次的
走私都和他们山海帮脱不开关系,但山海帮的老窝不是在国外么?我们K市有他
们的组织成员么?省局是要动山海帮?是因为走私么?」

  刘局长摇了摇头:

  「不是走私,他们如果只是走私,你们地方警局管一管就是了,最近我们得
到了可靠消息,他们山海帮手中有军火,而且是很大的量,足够装备一个大规模
军队了,这些军火都是二战留下来的,据说有一个整装师团的军火!」

  「我操,那么多!」马明亮激动之下言语有失,脏字都飙出来了,幸好刘局
长没怎么在意。

  「嗯,而且是只多不少,山海帮这么大的帮派,我们一直也都有特情安插,
现在终于有了这批军火的消息,这次的目的,就是找到这批军火。」

  「哦,原来是这样。」

  「对,我们之前的卧底已经牺牲了,但也给我们带来了足够多的资料,这些
信息,等你的学生来了一起说。」

  「我的学生?」

  「是啊,」刘局长笑着说:「我不是说了,要你培训一位卧底的么?」

  「啊,对对对,那位警官来了么?」

  「应该快来了。」

  「啊,也是咱们省局的么?卧底最好是用没有底子的新人。」

  「当然是新人,而且是我废了好大的力气,动用了国安局局长才调过来的!」

  刘局长说道。

  「还要动用国安局?不是咱们省局的人么?」马明亮知道国安局局长是个多
么高不可攀的角色,对这位卧底人员有了极大的兴趣!

  「哈哈,不知道雪狼组织马老师听过没?她就是那的人。」

  「属下见识短浅,没听过。」

  「雪狼组织啊,就是……」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刘局长的话。

  「请进。」

  随着刘局长的话音,林可可推门而入。

  看到进门的林可可,马明亮双眼瞪的溜圆!

  今天的林可可不再穿那身黑衣,而是换上了一身天蓝色的警服,乌黑的长发
高高盘起,带着深颜色的警帽,下身是黑色的长筒裤,一身标准的女警制服,将
她那精美的脸颊映衬的,温软中多了几分英气!

  马明亮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警,眼巴巴的望着她敬礼,报道,最后在刘局
长的指示下坐在了自己身边。

  当林可可坐下的时候,一股淡淡的幽香侵染进了马明亮的嗅觉,让他感到一
阵舒适。

  马明亮知道,这次刘局长和自己的见面是秘密会谈,那么这位年轻的美女警
官,看来就是卧底人选了!

  「哇靠,这谁受得了!让她去卧底,色诱术一用一个准!」马明亮在心中如
此想着。

  「马老师,这位就是我刚刚跟你提过的,她叫林可可,雪狼组织的精英人员,
我们花了好大的心思才请到,今天开始就交给你训练了,希望你能倾囊相授,让
她快速成长。」

  「好,我尽力而为!」马明亮还是没敢打包票说能训练好,毕竟这样一个看
起来温软柔弱的女生,瞧那样子也就二十六、七岁,漂亮管什么用,万一是个吃
不了苦,反应慢的关系户,他可没法教,当然,能多和这种美女接触接触也是不
赖的!

  「可可,这位就是马老师,有着十几年的卧底经验,当年K市的特大贩毒团
伙的剿灭行动,他是首功!」

  刘局长的介绍之后,马明亮伸出右手,对林可可说:「K市一个小警察,马
明亮,叫我老马就行!」

  「不敢不敢,还是叫您马老师的好。」林可可笑着说,同时也伸出手轻轻一
握,马明亮刚刚感受到她那白嫩柔滑的指肚,林可可的手就已经收回去了。

  「好了,咱们直接说正事儿。」刘局长看他们寒暄过后,立即将话题聊回正
轨。

  「大概任务,在来的路上我已经和林可可说过了,刚刚也与马老师交代了一
番,现在我们说一说具体的。」刘局长继续说着:

  「山海帮在二战期间成立,二战过后第一代话事人,其实就是个趁乱叛逃的
团长,带着手下的兵,还有截获的大量二战装备物资,到处混抢,后来慢慢做大,
也就放弃了强盗的买卖,变成了什么都干的帮派,再后来爪牙伸到各个周边国家,
逐渐的形成了现在这个庞大的组织。我们也是最近才得知他们遗留了大量的军火,
所以才引起了国家的重视,我们不担心他们叛变,但却担心这些军火散落到民间,
若是给那些不法分子大批量得到,严重威胁人民安危……」

  刘局长将事态的严重性说了一遍,随后又说:

  「这些军火藏在什么地方,我们并不知道,但却有一个关键信息,那就是第
一代话事人死了之后,山海帮分成了五大势力,这五个势力有从商的,有走私的,
有贩毒的,有在边境他国做雇佣兵的,不过怎样他们私下还是有来往,这一股黑
势力不容小觑,早晚会引起国家重视,一旦国家大举剿灭,山海帮总要有一条后
路给自己,那么这一批军火就是他们最后的倚仗!」

  听到这,马明亮心中明朗,暗想着:哼,前面说那么多散落民间,人民安全,
其实说白了,不就是你们省局想灭了山海帮,却忌惮他们的大量军火么!

  刘局长当然不会知道马明亮的心思,自顾自的继续说:

  「第一代话事人很聪明,临死前,把那批军火藏在了谁也不知道的地方,然
后将那个地方刻在一个信物上,又分成了五份,单独交给了现如今隶属山海帮的
五个势力,他们各自为战,但也暗中联系,每个势力的头目,分别掌握着一个信
物,只有这五个信物拼在一起,才能知道具体位置。」

  「那么,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这五个信物?」马明亮问道。

  「没错,而且,我们之前的卧底警官,已经用生命换回来了其中的一个!」

  说着,刘局长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透明塑料袋,里面放着一个吊坠,那吊坠
是条状的,前后两端都有锯齿,显然是能和其他部分拼在一起,上面刻着「8。

  60』』E1」。

  「这……数字是密码么?」马明亮问道。

  林可可摇了摇头说:「这个是经纬度,想要描述一个地点,最精确的就是它
了!」

  「没错,可可果然聪明,还有什么看法尽管说。」

  林可可看着这串数字说道:

  「经纬度一般都是先说北纬N,再说东经E,而这一块东经E在中间,明显
8。60』』是北纬坐标的后半段,1是东经的前半段,如果没有全部拼在一起
的话,根本没法确定具体位置。」

  「没错,但我们经过专家评判,如果按照这个长度,那么四个信物就足够描
写出一个具体位置了,即便找不到第五个信物,位置应该也不会偏离太多!所以
我们只要找到其中四个,就能八九不离十。」

  「嗯。」林可可点了点头。

  「哟嚯,这任务可真是不简单啊!」马明亮立刻察觉到了这次的任务之艰巨!

  「当然不简单,而且还是个很漫长的任务,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

  「几年?」马明亮说:

  「我混了十年才混到他们贩毒团伙的高层,这山海帮比贩毒团伙可庞大多了,
要想混到山海帮五大势力的高层,还要与他们五个都有不浅的交情,得到信物,
哼,也太难了吧。」

  刘局长苦笑一下:「是啊,所以才找到了你和可可这么优秀的警员嘛。」

               ————

  第二天,省局办公大楼顶层。

  这里是刑警队进行特训的地方,整个楼层都是运动器材,还有各种模拟场景,
最中央是一处擂台,此时马明亮正赤裸着上身站在擂台上,一身黝黑的肌肉结结
实实,充满了爆发力,双手带着拳套,看着台下的人群。

  此时台下坐着二十几个刑警,刘局长也在。

  今天马明亮就要开始对林可可进行卧底培训了,马明亮觉得林可可这样的女
生,应该脑袋不笨,既然是优秀警官,其他的专业技能也应该不弱,所以最该加
强的,肯定是单体作战能力,其他的经验等这之后再说。

  作为一个卧底,在最危险的时候,如果没有单兵作战能力,那么一切都是夸
夸其谈,要有的打,才能有的藏,这是马明亮一直秉承的,所以,马明亮将林可
可的第一课就放在了这里。

  刘局长得知之后,多了个念头,将马明亮提前约了过来,同时也叫来了省局
的刑警队,想让他们和马明亮这位老卧底接触接触,一方面是检验一下刑警队的
实力,另一方面也能看一看这位老卧底有什么能耐,这才有了当下的一幕。

  到得此时,马明亮已经连续将三位格斗最强的刑警打翻,而且面上看不出疲
惫,刘局长对马明亮已是刮目相看!

  「兄弟们,」马明亮打到兴起,混社会时候的习气再次涌了上来:

  「对战嘛,其实就是打架,我这如果不带拳套,你们更不是对手,他们社会
人打起来,什么阴招都有,哈哈!」

  「老马,差不多得了,我们知道你厉害,但我们也是不好意思下狠手,下来
吧。」一位刑警说道。

  「哎哟?不服?」马明亮将两个拳套都脱掉扔到了地上,说道:「来,刚刚
那三个就是你们最能打的了吧?我让你们三个一起上,前提是咱们都别带拳套,
看看谁赢?」

  这话一出,大家都不乐意了,二十几个刑警眼看就要骂上了,刘局长摆了摆
手说:

  「马老师,你有信心打三个?」

  「有!」

  「好,你们三个手下别留情,上吧。」

  「真的?」

  「上吧,这是命令。」

  「好,妈的,今天刘局观战,已经丢人够多了,这次可不能再丢人!」

  说着,三位刑警跳上擂台,大家都没带手套,一哄而上!

  马明亮看着攻过来的三人,不闪不躲,反而一个纵身将身子顶在了其中一人
身上,手上一摆,带着此人的胳膊,逆着关节将他直接丢到了台下,三人立刻少
了一位,随后马明亮用力一脚踩在了另一人的脚掌……

  「哎哟!」

  此人痛呼之中,马明亮已经捏住了他的手指,咔啪一声脆响,此人再次惨叫,
马明亮顺势一带,此人整个跌倒,随后马明亮直奔另外一个还没反应过来的人,
那人没想到马明亮这么快就解决了两个,有些愣神,直接被一个过肩摔丢到了地
上!

  马明亮一抹鼻子,哼了一声说道:「刚刚那位老弟,对不住了,你那根手指
头恐怕得好好修养一阵子!」

               ————

  两个小时之后,警局大部分已经下班,这大楼顶层也只剩下了马明亮和刘局
长。

  「马老师果然厉害,今天刑警队那些人可是开了眼了。」

  「哈哈,刘局长过奖,咱们警局这些人总说格斗格斗,其实不就是打架么,
打赢了就行,他们太教条!」马明亮好久没这么出过风头,此时已经有点趾高气
扬的意思了。

  「哈哈,是,是,一会儿你打算也这么教林可可么?」刘局长问道。

  「对啊,我听你说她是特工出身,我跟你讲,都一样,这种规范化教育出来
的格斗技巧,实战根本没用,我必须好好调教调教。」

  两人正聊着,林可可迈着轻盈的脚步就来到了两人面前!

  今天的林可可脱去了警服,按照马明亮的指示穿了一身适合运动的装束,从
上到下都是纯黑色紧身衣裤,踏着一双平底运动鞋。

  两人都已经对林可可那美丽的容颜有了印象,今天却让他们见识到了林可可
的完美身材!

  在紧身衣裤的包裹下一双大长腿显露无遗,纤细的蛮腰上,美胸挺拔丰满,
至少也是C罩杯了,恐怕这还是她紧身衣有意束缚,不然肯定更加汹涌!

  完美的身材加上绝世的容貌,马明亮默默咽了口唾沫,心想:

  黑势力里面的女人可都不容易,她们的悲惨遭遇我再清楚不过了,如此女神
一样的人物去当卧底,你们省局还真是舍得啊!

  想着想着,马明亮的胯下竟然起了反应,马明亮立刻快速的做了两个蹲起,
将那些邪念扔到一旁,但越是想抛开,就越是激动,甚至在脑海中已经开始幻想
起了这位可可女神被黑势力轮奸的场面,彪形大汉抱着林可可一双大长腿疯狂操
着,一对儿美乳被一双大黑手捏得变了形……

  「局长!马老师!我来了。」

  林可可来到两人面前,立刻看到了马明亮胯下支起来的帐篷,林可可眉头轻
蹙,但立刻恢复正常,假装没看见,马明亮也赶紧转头面相擂台,直接跳了上去,
避免更多的尴尬。

  「嗯,」刘局长点头说道:「马老师约你在这上第一课你知道用意么?」

  「不太清楚。」林可可摇了摇头,她根本想不到居然会有人要教自己防身的
技巧。

  「这还不清楚么!」马明亮背对着林可可说:「卧底是很危险的,你得先学
会自保!」

  马明亮如此说着,脑海中想的却是林可可被坏人治服,扒光,拉着胳膊,用
后入的姿势疯狂抽插,林可可那美丽的脸蛋儿在强暴中变得扭曲!

  马明亮越想,胯下支起来的帐篷就越高!

  「我……自保应该没问题吧。」

  「没问题么?今天刑警队的那些所谓的精英,也觉得自己格斗技巧没问题,
结果呢?你可以问问刘局,他一直看着的,我今天要教你的,是真正的技术,明
白么?」

  马明亮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大一点,好让脑袋里那些邪恶的念头消失。

  林可可看了一眼身边的刘局长,刘局长微笑着点了点头:

  「是啊,今天我们刑警队三个最能打的一起上,也都败给了马老师,你可要
好好跟他学。」

  马明亮此时终于恢复平静,胯下的小帐篷也下去了,立刻转过身,对林可可
说:

  「可可,你上来。」

  林可可走上擂台。

  马明亮抬起一只手,晃了晃手中的一柄木质的「匕首」,说道:

  「第一课,我先来检验检验你们特工组织都交给了你什么?看看你们雪狼组
织出来的特工,能不能从我手里抢下这个匕首,动手吧。」

  这一番话,听得林可可有些不悦,如果只是说她自己倒没什么,没想到马明
亮竟然连雪狼组织都瞧不起。

  而马明亮也是有意这么说,他知道,训练这位林可可,就跟老兵训新兵一个
道理,先激起她的斗志,然后再让她明白自己多么的弱小,再让她自信心完全丧
失,最后才能乖乖听话,自己这位做老师的,当着局长的面,第一次的下马威一
定要做足,而且绝不能手软!

  林可可终究还是性格温和,将心头的那一丝不快抚平之后,迟迟没有动手。

  「怎么?」马明亮问道:「想什么呢?还不动手?难道要等我用匕首捅过去
么?」

  「我……做不到。」林可可说道。

  「做不到?做不到也要做,你抢不下来是我意料之内,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
连抢的勇气都没有!」马明亮呵斥道。

  「不是抢不下来,」林可可说:「马老师,你现在全身戒备,我根本没办法
在不伤你的情况下成功。」

  「哟呵?」马明亮笑着挑了一下眉毛:「口气还不小,你要是有本事伤了我,
咱们就可以跳过实战教学了,到时候我就是断胳膊断腿,也一样能教你别的经验!」

  林可可转头看了看擂台下的刘局长,此时刘局长还是面带微笑,林可可递给
他一个询问的眼神,刘局长点了点头。

  显然,这位刘局长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

  林可可得到许可,转过身看向马明亮,说道:「马老师,那我得罪了!」

  「来吧!」

  说完,马明亮立刻摆好架势,全神贯注,十几年的卧底生涯让他根本不会在
这种情况有任何的放松警惕,只要是动手,那就是全力以赴。

  看着眼前的林可可,马明亮心想:一会儿无论她怎么抢,我都要按住她的双
手把她直接压在地上,嘿嘿,这魔鬼身材,丰满的胸脯压在我怀里肯定舒服!

  马明亮正想着,林可可已经动手了!

  看到林可可抓来,马明亮将匕首背在身后,另一只手直接抓向林可可的手腕,
然而刚刚还动作轻慢的林可可陡然速度激增,没等马明亮反应过来,林可可已经
从他的视线中消失!

  此时的林可可,其实只是矮下身子来到了马明亮的腋下,但速度太快,马明
亮根本无法反应,胳膊还是保持着刚刚前抓的动作,林可可运起手肘狠狠的顶在
了马明亮的腋下!

  马明亮腋下吃痛,甩手抓来,林可可顺势一带,借力打力,顺着马明亮手臂
运动的放向,在他肘关节上快速一推,马明亮整个人失去平衡就要歪向一旁,林
可可趁机脚下一拌,马明亮整个人就要栽倒在地!

  马明亮毕竟经验老到,知道自己要倒地,立刻用握着匕首的手支撑,打算一
个跟头翻过身来,但这一切都在林可可预料之中,马明亮的手刚要支撑,林可可
立刻使出一招关节技,只听一声「咔嚓」的骨头脆响,伴随着马明亮的一声痛叫,
马明亮面朝下摔倒在地,同时拿着匕首的那整个胳膊,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背
在身后,很明显是骨折了,而且很严重!

  从林可可动手,到马明亮失去战斗力,前后一秒钟都没到!那个木质的匕首
也在马明亮的剧痛之下,被他撒手扔掉……

  刘局长万万没想到,一愣神儿的工夫竟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连忙打电话叫了
救护车!

              ——————

  PS:

  本文也在「作者会宾室」开了新的帖子,希望大家多多来参与讨论!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