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妻五年(九)「坦白」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前文连结
第一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6806&highlight=
第二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6814&highlight=
第三四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6820&highlight=
第五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6839&highlight=
第六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6863&highlight=
第七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6870&highlight=
第八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7299&highlight=

作者:lucas123
    2021/06/11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5197字

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努力创作的!关于出差部分估计要写个三章,本章算是个引子

第九章 「坦白」

    这次的出差也就持续了一个星期,在六月九号李宛若就回到了家里。杜明跟
往常一样早早地清理好房间,特意準备好宛若最喜欢的饭菜。儘管这次李宛若并
没有向他发送任何录影,但是杜明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只要宛若自己不说,我就
不问这些东西了,宛若才是最大的受害者。」杜明在这一周里基本上没能怎么好
好休息,对妻子的担忧让他始终难以入睡。这短短七天的时间给了他宝贵的反思
的机会。杜明并没有完全理清头绪,但是他想明白了自己在这十三个月里积攒了
不少对于妻子的怀疑与埋怨,他埋怨着妻子的妥协,埋怨着妻子一个个高潮,埋
怨着妻子时不时把她的柔情似水展现在牛刚面前。而他更清楚的是,这些都源自
于他的独佔欲以及男人的自尊,但本质上宛若并没有对不起他,反而是用自己的
全部来爱他,保护他;而杜明自己也是不愿意与李宛若分开的。杜明打算要改变
自己的态度,至少要在家里给宛若充分的支持和保护,尤其是在精神上。

    不过杜明的所有计划都被李宛若打乱了。

    「签下字吧,我们秘密着来,不让他知道就行。」李宛若面无表情地坐在餐
桌前的座椅上,而她手里正递向杜明的,是早已草拟好的离婚协议书。

    杜明根本没有看里面的内容,他是坚决不可能同意这个的。当然,李宛若的
这个举动依然是深深震惊了杜明,杜明刚刚接过协议书的时候脑子里就一片空白,
以至于他机械地翻阅着档却没看哪怕一个标点符号。

    杜明知道李宛若是一个怎样的人,她可能会暂时被欲望战胜,在做爱时做出
不理智的举动,说些胡话,但是她从根子里就是一个善良的贤妻良母,而她也一
直是那个最重视这个家的人。想到这里杜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杜明并没有急着
回复,而是轻轻翻开手里的协议书,同时抬头盯着李宛若。恰如杜明所料,李宛
若始终回避和他产生眼神接触;同时,李宛若也始终保持着正襟危坐的姿势。

    杜明心中了然,他随意翻了翻协议书「宛若,我不知道这七天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在乎你到底干了些什么。」他把协议书合上,轻轻将其放在一旁。随后,
杜明起身,走到李宛若身旁,半蹲下来,看着李宛若那双如黑珍珠一眼的眼睛。

    李宛若显然没有想到杜明会是这个反应:她吓了一跳,身体向后瑟缩了一下,
眼睛里充满慌张,四下张望逃离杜明的审视。

    「这一年多我们都不容易,但我们不还是走过来了吗?你不用担心我,只要
你能坚持下来,我就能陪着你一直走下去。」杜明握住李宛若的手,轻轻按住她
手上柔嫩纤细的肌肤,低声轻语道「我一直都是你的后盾啊,不用担心,不用隐
瞒,说一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吧。」

    说着杜明站起身来,用坚定的语气说「如果你真的对这段婚姻或者这个家有
所不满,我可以跟你离婚,但是如果是源于一些道德上的或者跟我有关的原因,
那我是不能接受的。」

    杜明的表态似乎触动了李宛若,李宛若一把拿起协议书,用尽全力将其撕成
两半,她站起身来,背对着杜明,言语之中伴随着些许哽咽「明哥,我都已经这
样了你还是这么温柔,这么体贴,我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你却一直再给我机
会……」说着她转过身来,双手抓住杜明的衣领,那双黑珍珠一般的明眸此时已
经布满血丝,挂着晶莹的液珠,她用近乎咆哮的声音说「你知不知道我也是贪心
的,你这样你就无法摆脱我了你知道吗!你不要这么傻啊,你这么好的男人,五
年之后你值得更好的女人!」

    杜明笑了笑,顺势将宛若轻轻抱入怀中「说什么傻话,对于我来说你就是最
好的女人,你就是我的珍宝。」杜明轻抚妻子的后背,任凭宛若趴在他胸前嚎啕
大哭「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了。」杜明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被刀剜了似的,宛若
从没如此伤心过,她到底是经受了怎样的屈辱?杜明不敢往下想,他也不敢把愤
怒表现出来,但是他从此刻开始下定决心一定要让牛刚付出代价。

    李宛若痛哭了许久,她一年多淤积的怨气似乎都要在这次化为泪水和哭号发
洩出来。哭完了的李宛若就这样站着进入了梦乡。「亲爱的,真是苦了你了。」
此刻的杜明心中只剩下对爱妻的怜惜和心疼。杜明把宛若轻轻抱起,放在床上,
他然后就坐在床沿,静静地守着她。

    李宛若直到傍晚才醒来。
   
    「喝口水吧。」守在一旁的杜明看见宛若醒了,就连忙倒上一杯茶水「饿不
饿?饿了的话我这就帮你热饭去。」

    李宛若接过茶水,一口气将水喝完,随后用手背随意地擦了擦嘴「等会儿我
自己热吧,我还是无法原谅自己……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是把这七天的
事情都讲给你听吧。」李宛若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整个人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浑身都散发着丧的气息。杜明则坐到了床脚处「其实我也有个事情要告诉你,你
先说吧,有什么心事不要憋着,你也不用考虑我的心情,把你所有想说的都告诉
我吧。」

    随后李宛若就陷入了沉默,她似乎仍有一些犹豫,也像是在组织语言。诺大
的卧室里只能听见挂钟发出的滴答的声音。

    杜明感觉就像过了一个世纪,李宛若才开口。

    「六一晚上,我和……」李宛若盘起双腿,看着天花板,开始了回忆「我们
两个坐软卧出发。登车之后我发现同包厢还有一个女孩子,当时我觉得在有旁人
的公共场所他应该不会有什么越轨的举动,所以当晚我毫无防备地入睡了。」说
着她歎了口气「我还是太天真了,他放进来一个人也只不过是把握住了我罢了。
明哥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越被人粗暴对待,越是暴露在公共场所被羞辱,我往往
会越容易被唤起性欲。」

    「这点你不用担心,我早就发现了,这也很正常的,就像是每个人都有不同
的口味一样,你喜欢这样的也无可厚非,咱们也可以这样玩嘛。」杜明笑着说「这
一点没什么的。」

    李宛若往后靠在被蜷成一团的被子上,看着杜明「谢谢你明哥,不过这并不
是最主要的……你也应该猜到了,我那晚半夜就被他摸醒了,我醒来时我下半身
已经光溜溜的了,被子也不翼而飞。他的手指插在里面……很粗暴,有点疼,不
过更重要的是那个妹子也是下铺,正背对着我的床铺睡觉。我当时脑子就炸开了
……」李宛若仍心有余悸地抱住了双臂,摆出防御性的姿势「万一她醒了转过身
怎么办?我也不敢说话,只能推他,但是他根本不理我,反而变本加厉使劲用手
扣……」

    回忆再次触动了李宛若,她站起身来,直接脱掉了短裙「明哥,你不要再坚
持了,你看看我就是这样的女人,单纯是回忆就已经让我有感觉了!」她自暴自
弃而又歇斯底里地说「我这个蕩妇有什么好的?还有三年多,谁知道我会变成什
么样?我要是生了个野种你也养吗?你个懦夫,这么喜欢当绿毛龟吗?」李宛若
的黑色内裤明显已经湿了「你猜猜我当时用了多久被送入高潮?不到两分钟!」

    可是李宛若并不知道,她的描述也已经让杜明性奋了,已经想通了的杜明并
没有跟往常一样被自责和愤恨笼罩,反而是扑到了李宛若「哪怕你变成小蕩妇,
那也是我的小蕩妇!」说着就猴急地拉开裤链,掏出肉棒,急不可耐地插了进去。

    「啊……对,就是这样,好好惩罚我!」毫无前戏,李宛若的下身并没有完
全湿润,粗暴的插入让她感到些许疼痛,不过这样似乎反而让她心里更舒服了一
些。她紧紧抱住了心爱的丈夫,继续说着「这四五天咱们都可以做,你知道为什
么吗?因为我这个蕩妇满足了牛刚的所有要求!」

    「嗯啊……那晚高潮后他就回上铺了,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我的内裤。」

    杜明用力抽插着,「小淫娃,让你就没穿?一路上都没穿?」他的呼吸逐渐变
得粗重起来,光是想想这样的场景,就让他无比兴奋。

    「啊……你……你猜对了,直到旅馆,我都没穿内裤,只穿了个黑色短裙啊,
对,不要怜惜我,我不值得怜惜。」李宛若双腿盘在杜明腰间,迎合着丈夫「好
大啊,好硬……对,嗯啊。」跟以往青涩害羞的她不同,李宛若熟练地轻抚男人
的后背,扭动着纤细的腰背。杜明第一次感受到成熟的李宛若的身体的滋味。李
宛若的阴道没有了以前紧锢的感觉,但是依然保持紧致,让男人可以肆意抽插的
同时也能让男人充分享受到每一道皱褶带来的快感;她的酥胸也似乎大了一些,
依旧挺拔,给少女平添了几分妩媚。这些无不是牛刚的杰作与痕迹。

    李宛若依旧在回忆「嗯啊,第二天到了旅馆,一进屋子他就把我按在门上从
背后操我。啊……也没什么好说的,就跟你看过的一样粗暴不讲理,可你的宛若
就喜欢这个呢,一路上不穿内裤小宛若的身体也早就準备好了呢,所以一切都是
水到渠成了哦,啊……」李宛若已经破罐破摔,她贬低着自己,刺激着杜明。

    杜明明白李宛若,她想借此激怒自己让自己跟她离婚,不过这些话语却正合
杜明此时的心意,他这次也有意粗暴对待李宛若「小蕩妇你这么急肯定没让他带
套吧。」杜明面露狰狞,用力兇狠抽插,同时掀开李宛若上衣,用力捏住宛若的
乳头。

    宛若逐渐难以说出完整的话语了「怎么这么厉害……啊……不行……是的,
你知道吗,我直接被烫上高潮了!啊!!」说完李宛若直接死死咬住了杜明的右
肩,像八爪鱼一样,手腿并用把自己紧紧绑在杜明身上,下身像泉水般涌出爱液
——一年多以来,这是唯一一次正派丈夫给她带来的高潮。

    杜明还在兴头上,他忍住了射精的冲动,同时停止了抽插,默默等待李宛若
的高潮结束。

    过了几分钟,李宛若鬆开了杜明,身体软了下来。她呆呆地看着身上的丈夫,
似乎想起了什么,她用双手捂住了脸,再次痛哭起来。

    「怎么成了个小哭包了,我的小可爱?没关係的,这些不会让我生气的,你
也不要把这些当成负担。食色性也,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说着杜明又
缓缓开始了动作「这肯定不是关键吧,如果你愿意的话,继续说吧,你明哥我帮
你解开心结。」

    李宛若停止了哭泣,她用惊诧的眼神看着杜明,随后闭上眼睛再一次紧紧抱
住了杜明「对不起,对不起,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宛若了,我干的事情比这个过分
许多……我该怎么弥补我对你的伤害啊……」她带着哭腔说道,「狠狠地操我吧,
把我当成你的泄欲工具吧,这样我才能好受些。」

    「其实你才是受到最多伤害的那个,我有什么立场去指责你呢?本来这些快
乐也都应该是我给你才对。」儘管口头上说着温柔的话,但是杜明的阴茎却以夸
张的幅度兇狠地进出着宛若的下身,杜明的双手也在宛若胸上留下一道道青紫色
的痕迹。「我爱你,宛若你不要自责,我不会放弃你的,永远不会。」

    李宛若睁开双眼,癡迷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对不起,我以后会像橡皮膏一样
粘着你的,你想再和我离婚可就没今天这么简单了!」她这次好像真的解开了心
结,轻轻吻住男人的双唇。这亲吻饱含了爱意,又似乎是一种救赎。这次宛若和
杜明肉体和灵魂都交织在一起,双方都体会到了相恋以来最美好的性爱。

    事后李宛若依偎在杜明怀里,她用食指在杜明肚子上画着圈圈「你真的想知
道发生了什么吗?」她略含怯懦地用几乎是从嗓子里传来的声音说着「我变得贪
心了,我不想说了,我不想失去你。」

    杜明无奈地揉乱李宛若的长髮「你真傻,你没看出来吗?你猜我为什么这次
比以往都厉害?你应该早就能猜到的。」

    李宛若没有回答,而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杜明。

    「没错,我当初也很难接受,为什么我会因为你被侵犯而兴奋?不过这两天
我想通了,正是因为我爱你,我珍视你,所以我才会在你被侵犯并高潮时兴奋;
如果你感到痛苦,抑或是别的女人被欺负,我都不会这样。」杜明解释道「这可
能跟你兴奋的条件是同类的,都是一些罕见的「口味」,不过这样也好,变态配
变态嘛。」

    「谁变态啊?你个大变态,喜欢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生孩子是吧?」李
宛若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说着用手握拳「狠狠」地锤了一下杜明的胸膛「关键的
部分我录下来了,你去看吧,我不想说。」李宛若心态好了不少,不过出差时发
生的事情依然是她心底的一根刺。一些观念终究是难以通过三言两语改变的,尤
其是在性爱道德上,身为女性的李宛若更是难以像杜明一样灵活通透。

    杜明知道,如果不改变宛若的观念,相似的剧情会再次上演,不过他现在也
暂时没有好的办法「夫妻要一起度过难关,这次你不能任性,不能逃避,你要跟
我一起看。」杜明握住宛若的手「正是因为你害怕这个,你才要去面对这个。我
们认清了我们自己我们才可能摆脱现在的困境啊,不要怕,天塌了有我撑着呢。」

    李宛若点了点头,然后歎了口气,说道「那好吧,明天我和你一起看,咱们
一起面对它。」

    「出发前他答应了我,如果我跟他一起出差并听从安排,我就可以获得一年
的债款,所以我才答应跟他一起去的。你也知道了,第一天我就被玩弄了。接下
来他更加变本加厉了。」李宛若开始笼统地叙述出差发生的事情「第二天他命令
我整天不得穿内裤我只能照做。剩余的衣物就跟往常在公司的制服一样,短裙,
衬衣,丝袜,高跟鞋以及西服外套。在地铁上他把我挤在角落里,开始玩弄我,
我当时都吓傻了,哆哆嗦嗦稀里糊涂地被玩弄到性起,随后就下地铁到客户公司
谈生意了。当时我不上不下的难受死了,最后还是被拖到天台……」李宛若说到
这里脸颊通红,害羞之中隐藏着几分兴奋与些许后怕「第二天就这些,晚上我很
后悔,想起你了,我就没让他弄。第三天客户有事情,约会被推迟到第五天,于
是第三天一整天他都没让我下床,第四天白天倒是没什么,晚上去跟客户一起吃
饭,我被灌醉了,随后就发生了录影里的事情。」

    第三天和第四天李宛若说得都很笼统,杜明猜妻子应该是隐瞒了什么,不过
她敢将大部分事实都说出来就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杜明安慰地轻吻宛若的额头
「今天你辛苦了,睡吧,好好休息,家里有我,你是安全的。」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