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不知道的妻子《第十一章》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我所不知道的妻子

作者:立花奈绪子

完稿日:2021年 5月19日

2021/5/19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我所不知道的妻子《第十一章》
***********************************
  四合院的大大们晚上好呀!我是奈绪子,首先还是感谢阅读与回覆的院友们
,不知不觉已经写到《十一章》了,看看之前的内容,自己还是觉得有些美中不
足的地方需要改进 (苦笑),希望这系列的作品后续能够写出让自己满意的剧情
与结局。

  以下人物与故事全部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欢迎文章转贴与分享,请注
明作者及出处,立花奈绪子感谢您。
************************************

             《第十一章》
  
  「唔呜…奇怪?怎么会穿不上去…」。
  
  乡下的一大清早,我在房间里试穿之前带来的内衣,一件可爱的F罩杯蕾丝胸
罩,显然已经无法包覆我胸前巨大的双乳了。
  
  「该不会又变大了吧,还是我吃太胖了…唔…讨厌!」。
  
  正当我还在犹豫之时,房间外的伯父早已经準备好耕农工具与茶水,在客厅的
里高声叫着我。
  
  伯父:「芯瑜呀!妳好了吗?时间差不多啰」。
  
  我大声回应着 :「来了!马上好!」。
  
  「唉唷…算了,乾脆直接绑起来吧」。
  
  我套上宽鬆的T恤,衣服尾端的部分绑了个蝴蝶结,没穿上胸罩就出去了。
  
  伯父带领着我,往果子树林里走去,今天的天气依旧晴朗无比,微风轻轻吹拂
着,阳光没有上次来的那么炙热,美好的晴天让我心情也跟着放鬆许多。
  
  由于第一天跟伯父一起工作,我一大早便开始做準备,全身的防晒与防虫喷雾
,身穿白色宽鬆T恤,下身穿着牛仔短裤与运动鞋,头戴棒球小帽,样子显得活泼
有朝气。
  
  伯父一身复古穿着,白色的无袖内衣及卡其短裤,蓝白色拖鞋,脖子挂着长条
的黄色毛巾。
  
  我们两人穿梭在树丛间,走了一小段路才到伯父负责照料的果子树园里,这里
一排又一排的果子树整齐排列着,今日刚好是夏季收成的好时机,伯父让我揹着竹
篮子,跟他一起採收已成熟的果子。
  
  「芯瑜呀,妳就帮我接着採好的果子,小心别漏着啰!」伯父叮咛我后,便带
着我一株又一株的採收。
  
  他拿着木梯子及大剪刀,开始与我收成以长好的果子,伯父爬上梯子开始细心
检查,样子认真专业,让我有些崇拜着。
  
  「来!第一颗」伯父剪下一颗成熟肥美的大果子,颜色鲜豔且品质优良。
  
  「哇!这颗看起来就很好吃呢,长的真好!」我弯着腰看着眼前的果子,而伯
父却在一旁痴痴地看着我。
  
  而我完全不知道,我上空的衣领早已经一览无遗,更糊涂地是我忘了自己今天
没有穿胸罩出来,成长的双乳早已被伯父的双眼尽收眼里。
  
  「伯父?怎么啰?」我抬起头问着看得入神的伯父。
  
  「啊…没事没事,我们继续吧…喏!又一颗啰」他立刻回过神来继续採收着。
  
  就这样我跟伯父一路採收着成熟的果子,但随着时间过去,豔阳也跟着火辣了
起来,我两赶紧收成完一个区域后,便在大树底下喝水休息着。
  
  伯父拿着大罐的冰水开始猛灌着:「咕噜…咕噜…哈啊~呼~真凉快!」。
  
  随后他往自己头上淋了些冰水沖着身体,消除身上的热气,而我也倒了些冰水
在手掌上往自己的脸上泼去。
  
  「呼~好冰呢,希望下午能凉爽一点…啊!伯父!」我突然大叫着。
  
  全身一阵冰凉袭来,原来是伯父他将冰水偷偷倒在我身上,而我的T恤瞬间全
部溼透了。
  
  「伯父!您怎么倒水在我身上,很冰吶…」我瞪大眼呆呆的看着他。
  
  伯父大笑的说:「哈哈哈!这样才凉快呀,沖点冰水等等才不会中暑啦」。
  
  我心中却有些无奈,但感觉伯父应该是无心的:「吼~伯父您真是的!老爱捉
弄人家」。
  
  全身溼透的我,T恤呈现半透明的模样,我的双乳坚挺着撑高着衣服,粉色乳
头明显的激凸,这养眼的画面让伯父看的心痒难耐。
  
  稍微吃过饭后,休息到了下午,天气总算才稍微凉爽了一些,我和伯父开始进
行下午的工作,两人来到上次插秧过的水稻田里进行採收,我手里拿着小镰刀在长
高的稻田里收割着。
  
  我弯着腰一把又一把小心的採收,这种新鲜的体验让我非常的兴奋,而伯父却
在我身后细心教导着我。
  
  「芯瑜呀!要这样割喔,对!要握好,然后刀面要摆正…」。
  
  伯父的身体紧贴着我,我感觉到那圆润的大肚子与下体从后面不停地往前顶着
我,他的汗水开始滴在我身上,伯父靠近到都能感受到他的吐息声。
  
  我有点尴尬的说着:「伯父…不好意思,您好像有点靠太近了!这样我比较不
好做事…」。
  
  伯父:「抱歉抱歉!我怕芯瑜第一次用会比较危险…嘿嘿」。
  
  伯父露出金牙贼脸的笑着,就在此刻一只超大只的昆虫突然在我耳边飞过,我
吓得往前一闪,不料一个重心不稳,全身倒在伯父身上,就这样两人跌坐在水稻田
里。
  
  「啊!啊!伯父您没事吧?抱歉…刚才有虫子飞过耳朵旁,吓到我…」
  
  我赶紧撑起身子,但身上早已全是汙泥,而我扶着伯父缓缓起身,但他好像扭
到了脚踝。
  
  「哎呀…疼疼疼!手腕跟脚踝好像扭伤了」伯父皱着眉露出疼痛的表情。
  
  我紧张的说:「对…对不起呀…害您受伤了,我先扶您进屋里吧!」。
  
  我搀扶着伯父缓缓进到屋内,让伯父在椅子上稍作休息,随后赶紧去浴室拿着
毛巾与冰水,先让伯父的身体降温喘口气。
  
  「哎呀…这脚可真疼呢,而且手好像也拐到…看来明天只好先休息一天了」伯
父拿起一旁的扇子有些无奈地说着。
  
  「真抱歉阿…伯父,我先帮您的脚擦乾净吧!等等再冰敷一下,应该就不太会
痛了」。
  
  我拿着脸盆双膝跪着弯着身子,帮伯父的双脚用清水擦拭着,然而这画面却让
伯父开心极了,我胸前两粒大木瓜,因为没有胸罩的支撑,两粒巨乳像钟摆一样的
来回摆荡着。
  
  而我却再一次的被伯父那炙热的双眼视姦着,他的肉棒开始缓缓硬起,没一会
儿却开口向我提出要求。
  
  伯父:「芯瑜呀…我手脚可能不太方便,不介意的话可否能帮我这老头子洗个
澡呢?」。
  
  我听到后感到有些为难,但毕竟伯父的伤是我造成的,心想帮老人家洗个澡应
该不会发生甚么事才对,于是便答应了他。
  
  「可以呀,来…伯父,我扶您进浴室」我扶着伯父往浴室里走去。
  
  伯父家的浴室有着大型磁砖浴缸,由于没有莲蓬头,只能用浴缸蓄水拿着小脸
盆盛水来洗澡,我让伯父坐在小椅子上,轻轻地脱去他的衣服。
  
  当我一手準备好湿抹布要帮他擦澡的时候,伯父早已将下半身的裤子连同内裤
脱个精光,那根长条黝黑的粗壮肉棒早已垂挂着。
  
  我脸红的拿起一旁的毛巾:「啊…那个…伯父这毛巾您拿去遮住吧,我有点害
羞」。
  
  虽然看过许多男人的肉棒,但眼前是男友辰哥的父亲,难免有些尴尬。
  
  「哦喔…抱歉抱歉…那就麻烦妳了」伯父用毛巾遮盖着下体。
  
  我用脸盆盛着温水,轻轻地倒在伯父宽大厚实的背上,正当我再找寻沐浴乳之
时,伯父一手拿起前方小架子上的大肥皂给我。
  
  「哎呀…伯父我没在用沐浴乳洗啦,都用这肥皂洗比较方便省钱,芯瑜妳就将
用一下吧!」。
  
  「不会啦,我平常在学校也会用这来洗手」我用手接了过来,缓缓地在伯父背
上,来回地擦拭着。
  
  由于我人是蹲在后方,只要手伸到他大腿旁的时候,我的胸部就会紧贴在伯父
的背上了,两粒大奶子隔着T恤左右在他背上摩擦着,而我偷偷探头一看,惊人的
画面更让我心跳加速。
  
  伯父的阴茎已经充血勃起,虽然整根被毛巾遮盖住,但那龟头实在是太大了,
前头露了些出来,让我看得出神而不小心把肥皂从手中滑了出去。
  
  「哎呀!不好意思…手滑掉了…咦?」。
  
  我正準备身体往前伸手去拿的时候,居然看到伯父的毛巾早已掉落在地,他那
大肚子底下的巨大棒状物,充血翘的高高的,我不知不觉的脸红了起来。
  
  心想:『天啊!伯父的肉棒居然比瑞辰哥的还要雄伟,而且这颜色又深又黑,
上面冒着恐怖的青筋』。
  
  伯父:「怎么了吗?芯瑜?」。
  
  我到底在想些甚么,居然看着老男人的肉棒看得出神,我假装不在意的捡起肥
皂继续搓揉着泡沫。
  
  伯父突然开口:「那个…芯瑜呀,可以麻烦妳帮我洗一下我的阴茎吗?我手痛
的没办法」。
  
  「欸?可是…这…伯父您另一只手也没办法吗?」我还是有点尴尬的问着。
  
  伯父一脸无奈的说:「是呀…这另一只手早上工作一整天,关节比较痠痛,拜
託妳啦芯瑜…搓一搓洗一下就好了」。
  
  我拗不过伯父的请求,还是用小手搓揉了些泡沫握着伯父他那根恐怖的巨屌,
下体散发出噁心的臭味,龟头里满满一层包皮垢。
  
  我两手套弄着他的阴茎,一手轻轻的搓揉着龟头,害羞的看着那惊人的肉屌,
抠着龟头沟上的髒汙耻垢。
  
  「哦喔…芯瑜…妳的小手皮肤真好!」。
  
  伯父彷彿不是在洗澡反而像是在享受一般,我不自觉的上下套弄着,用手掌心
去摩擦着大龟头,上头的泡沫越来越多,我拨弄了一些去清洗着他的睪丸。
  
  「芯瑜很细心吶!我老人家真需要像妳一样细心的女孩照顾呢」伯父一脸色样
的看着我。
  
  「伯父您别取笑我了,我才没那么好呢,平常我可粗心的呢」我内心被夸的高
兴极了。
  
  我泼了泼水,总算把伯父的身子清洗乾净,我用浴巾帮他擦乾后,便扶着伯父
离开了浴室。
  
  「谢谢芯瑜呀~妳也赶紧去洗吧!我坐在客厅看电视就好…」。
  
  「不会啦!那伯父您先歇会吧,我洗完澡再帮您準备晚餐」说完,我便去房间
里拿着换洗的衣物。
  
  正当我在浴室泡着澡的时候,我却不知道门外的小缝隙里,一双色瞇瞇的眼神
,不断窥视着我。
  
  伯父人躲在浴室门外,偷偷拿起了一旁架子上我準备要换的小裤裤与胸罩,他
低头闻着我衣服上女人的香味,他看了看上头的胸罩尺码居然显示『G罩杯』。
  
  他内心大讚:『妈的!好一个木瓜大奶妹,又孝顺又贤慧,我一定要让她做我
老婆生个宝』。
  
  此刻我心想他应该不会在偷看我洗澡吧,我轻声叫着:「伯父是你吗?」。
  
  「奇怪…是我多心了吗?」我撇头一看门缝,伯父早已逃开。
  
  夕霞美丽,乡下的孩子们纷纷回到家里,品尝妈妈亲手煮的好菜,而我在辰哥
老家里的厨房,也当起了妈妈的角色,帮行动不便的伯父料理着晚餐。
  
  我身穿着细肩凉爽小背心,黑色G罩杯的蕾丝性感胸罩及真理小短裤,上头套
着小围裙在厨房里忙东忙西着。
  
  伯父一边流口水一边看着我性感的双腿与小蛮腰:『哦…这身材要是穿全裸围
裙,那就更棒了!嘿嘿嘿…』。
  
  没一会儿,我煮了四菜一汤的家常好菜,菜香味四处飘溢伯父立刻闻香而来,
我俩坐在餐桌上边吃边聊着。
  
  「哎呀~芯瑜厨艺真棒!阿辰那小子真有福气,你们打算甚么时候结婚呀?」

  
  我害羞地回答:「伯父…我跟辰哥还没那么快啦,我都还没大学毕业呢…」。
  
  伯父:「这有甚么关係!女孩子应该早点先结婚呀,青春不能白白被浪费呢」

  
  「谢谢伯父,我会在跟辰哥商量商量,伯父您赶紧吃呀,菜很多的!」。
  
  伯父边吃边说着:「嘿嘿…要是我这老头子在年轻个几十岁,一定娶像妳这样
既漂亮又贤慧的老婆回家」。
  
  我被夸的快飞上天了似的,虽然只有跟伯父两人,但想想伯父平常只有一个人
在家吃饭也挺寂寞的,像这样有人陪,他的话也多了许多。
  
  「嘻嘻…好了!伯父您就别逗我了,菜都快凉了,赶紧吃完饭休息休息吧!」。
  
  酒足饭饱之后,我窝在房间里与辰哥玩着游戏聊着天,渐渐的眼皮有些沉重,
由于今天的工作也让我累坏了,窗外的晚风凉爽的吹着,我躺在床上慢慢地进入了
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被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给吵醒,我睡眼惺忪的爬了起来,而那
声音也越来越清楚,然而我仔细一听,居然是女人的叫床声!
  
  『哦…啊!老公干我…对…好舒服…好爽啊…』女人细腻的叫声,听了让人酥
麻起来。
  
  我悄悄的打开门一探,究竟发生了甚么事情,我继续将门推开,把头望向了客
厅一看,这下让我看到血派喷张的画面。
  
  伯父竟然在电视机面前看着情色录影带,一手不停上下套弄自己的大鸡巴,脸
上猥琐癡迷的表情,嘴里好像还唸唸有词似的。
  
  伯父:「芯瑜!芯瑜!我的老婆…」。
  
  我听到后简直不敢相信,伯父居然把电视里的AV女优幻想成是我,当我眼睛
往他手上一看,赫然发现伯父居然拿着我今天换下的内裤在打着手枪。
  
  我内心有些错愕:『那件内裤有工作一天的汗臭味…伯父居然拿来抹在自己的
肉棒上』。
  
  看到眼前的景象,我真的有些无奈,毕竟伯父后半生无再娶妻,独自扶养孩子
长大,生活简单,一个正常的男人难免饱暖思淫慾,但伯父竟然会把我当成性幻想
对象,顿时让我有些害羞与尴尬。
  
  我在一旁偷看着伯父自慰:『啊…天啊…这太刺激了』。
  
  然而我的下体也开始湿润了起来,电视机上的女优叫得更是浪蕩,伯父变态幻
想,淫迷的气氛充满了整街屋子,正当我看得出神之时,一不小心手一往前,推到
了木门。
  
  木门发出老旧的『嘎…嘎』声响,更惨的是门却撞倒了一旁的酒瓶,这『乒乓』
作响的声音惊动了正在享受的伯父,他惊吓的往我这一看,我们就这样相识对看了
几秒。
  
  我紧张得先开口:「抱…抱歉…伯父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伯父非常镇定的看着我说:「哎呀!没事没事,是芯瑜呀…妳过来一下,我跟
妳说件事」。
  
  伯父关掉了电视机,挥了挥手叫着我,我有些紧张地走了过去,而伯父却没有
打算穿上裤子,晾着那半硬不软的肉棒,我和他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脸红低
下了头不发一语。
  
  一阵沉默后,伯父才缓缓地开口:「让妳看到我这老头子打手枪,真不好意思」

  
  「没…没关係啦,我知道男人都会想要发洩慾望,很正常的」我转头看着伯父。
  
  伯父开始有些激动:「是因为我太寂寞了…自从妻子离开我之后,扶养着阿辰
长大,就一直都没在娶妻」。
  
  我安慰着他:「这我有听辰哥提起过…真是辛苦您了,伯父…」。
  
  伯父:「我一直希望能帮那孩子找个妈,但事与愿违,我一直都没遇到理想合
适的伴侣,其实我最大的愿望是晚年有个伴能与我共度最后一生…」。
  
  伯父话说到这,声音开始有些哽咽,眼眶湿了一圈,这画面让我看在眼里非常
揪心,想不到伯父是如此的让人怜惜。
  
  我安抚着他的情绪:「放心啦…伯父您一定有机会的!还是有很多单身女性,
在找寻另一伴的」。
  
  「芯瑜…妳真是贴心的女孩子呀,让我想起我母亲小时候对我一样的温柔」。
  
  我看着伯父伤心难过的样子,只能默默的陪在一旁抚摸着他的背,希望能够安
慰他的内心,不料伯父这时却一头栽进了我的胸口里。
  
  「啊!伯…伯父…」我有些慌张,但伯父整个大光头直接埋进了我的双乳之间
,我能感受他激动的情绪以及小小的啜泣声。
  
  伯父细声如蚊地说着:「唔…呜…妈…我好想妳…好希望有人像妳一样疼爱我
…」。
  
  我顿时抱住了他的身体,任由他在我乳沟里哭诉:「伯父…」。
  
  一段时间后,伯父抬起头看着我:「对不起…难为妳了,看我一个糟老头在这
边哭泣,真不像个男人」。
  
  我一抹甜甜的微笑看着他:「不会啦伯父,心情有好点了吗?」。
  
  「妳真的是太温柔了…我这老头子有个小小的请求,不知道妳能不能答应我…」

  
  我骨气十足的说着:「当然可以呀!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帮,伯父您儘管开口吧」

  
  伯父咧嘴一笑,脸上泛起了些红晕:「嘿嘿嘿…不知道能不能在妳怀里撒娇一
下呢?」
  
  我好奇歪着头疑惑着问:「撒娇?」。
  
  夏天的夜晚格外凉爽,乡间田里只有虫鸣的声音,外头的黑妞早已趴着入睡,
而我在屋内里…
  
  伯父整个人平躺在沙发上,他的大头放在我腿上,而我的小背心与性感黑色胸
罩已经脱去放在一旁。
  
  「果然还是会害羞呢…」我一手遮住那诱人的双峰,眼神飘移不定,脸颊微微
胀红着。
  
  「芯瑜别害臊呀,妳身材那么好,让伯父看看嘛~」伯父傻笑的吹捧着。
  
  我叹了口气:「唉~好吧…那您可要对辰哥保密唷,人家可不想让他知道,不
然很糗的」。
  
  我拗不过伯父的请求,将手缓缓移开,两粒饱满的双乳因为失去支撑,而弹了
起来,硕大柔软的双乳直接贴在伯父那油腻的大脸上。
  
  「哦喔!天啊!呜呜~唔」伯父被我的奶子压着快喘不过气,他从未有过这样
的对待。
  
  「天啊!憋死我了,我的妈呀,这两粒奶子太大了!让我好好嚐一口!」话一
说完,伯父张开那大臭嘴一口含住我的左乳。
  
  「啊!!轻点…伯父您弄疼我了…」那金牙上下磨着我的乳头,一阵刺痛袭来
,但也带给我一些快感。
  
  「唔!嗯嗯!好吃!唔唔…粉色的乳晕,还有这敏感的可爱乳头,极品!真是
极品啊!呜呜嗯…」。
  
  伯父像发了疯似的胡乱吃舔我的乳房,一下舌头乱窜一下牙齿吃咬,弄得我胸
前一大片都是伯父的口水与齿痕,他左右两粒奶子不停的被亲吻吸吮。
  
  「啊!伯父您这样…人家会…啊!这不像撒娇呀,伯父…嗯啊…」。
  
  想不到光是被伯父这样挑逗着,我的乳头早已不争气的硬了起来,下体开始胀
热分泌淫水,而伯父的肉棒已经升到了最高点。
  
  「嘿嘿…芯瑜呀…能帮我这老头子把玩一下鸡巴吗?我硬的好难受喔…」伯父
丑脸开口要求着。
  
  「唔呜…可是…嗯…好吧…那您快一点射吧…」我内心虽然有些挣扎,但还是
答应了他,心想就赶紧结束这害羞的情境吧。
  
  伯父像小婴儿一样的吃着我的奶子,我用我的小手快速上下套弄那恐怖的大肉
屌。
  
  粗壮的肉根,紫色的大龟头,黝黑的颜色,包皮上缠绕着许多青筋,样子简直
吓人,硬度更是不用说,活像个发热的铁棒一样。
  
  我快速的套弄,而伯父享受着吃乳玩屌的情境,丝毫没有想要射精的冲动。
  
  「啊…伯父…奶子…啊!啊!不行…啊!乳头!」想不到居然是我先被伯父的
舌头挑逗奶子到高潮去了。
 
  向来双乳敏感的我,经不起男人的把玩与逗弄,这会让我情慾高胀慾火难消,
这样的受乳,显然已经燃起了我和伯父的淫慾,我已经像是失了魂魄一般的看着他

  
  「乖!我的小美人…来帮我这老头子舔舔吧…」。
  
  伯父整个肥胖的身子站在我眼前,那根让我着迷的大肉棒已经在我面前晃呀晃
着,龟头前面早已分泌出爱液,我用淫媚的双眼看着伯父,张起我的小嘴,想都没
想的一口含了上去。
  
  「哦喔!!讚啦!!我的美人!妳的小嘴超暖和的,活像个肉穴呀」。
  
  伯父一声舒爽的叫着,他的龟头已经往我的喉咙深处探去,牙齿轻轻地刮着他
的包皮,他双手按压我的头,渐渐加快速度与力道,屁股前后抽插着我的小嘴。
  
  「唔呜!嗯…滋…滋嗯呜…滋…」。
  
  我舌头也不是闲着,向滑溜的小蛇一般,左右的在他肉棒上滑动,我第一次被
这样的肉棒顶着,我脸颊肉一缩,希望能把这大肉棒榨出新鲜美味的果汁出来,没
想到伯父的肉棒比我想像中的还要持久。
  
  伯父大讚着说:「哦喔…太过瘾了!芯瑜…妳的嘴巴真不是盖的!」。
  
  「嗯啊!!咳…咳…噶…您真是的,人家吸的嘴好痠喔,伯父您也太持久了吧
…」。
  
  伯父一把将我抱紧,大嘴直接冷不防的吻上了我,我还来不及反应,他的舌头
已经完全攻佔了我的嘴里。
  
  「唔呜……呜……嗯滋…渍滋……」我们已经陶醉在彼此的舌尖里,两只舌头
左右交缠,像是在跳舞一样,彼此给予对方激情的湿吻。
  
  我从瞪大的眼睛,变成闭上眼陶醉,内心已经快疯掉了,被这样如此的热吻,
加上前面的挑逗,全身的神经已经达到了绽放。
  
  「走吧…我们去床上」伯父牵起我的手,慢慢地往他的房间里走去。
  
  双腿被伯父一掰,我害羞将双手摆在胸前,但在这一刻还存在最后一丝丝的理
智,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委婉的说:「伯父…我们这样…还是不太好,况且我不想对不起瑞辰…」。
  
  「放心吧!小宝贝…今晚是我两之间的小秘密,就当安慰我这老头子好吗?」。
  
  内心不断挣扎,他是男友的父亲,我不想背叛辰哥,但跟伯父又想得到彼此的
慰藉,到了最后我还是被欲望给折服,含情脉脉的点了点头。
  
  「伯父您戴上套子吧…」。
  
  伯父咧嘴一笑,用那戴了超薄型保险套的黝黑粗棒,缓缓的插入我湿润紧实的
嫩穴里。
  
  「啊!!啊!!好深吶…伯父…唔呜」我咬着牙,想不到插进来,居然这么痛
快与舒服。
  
  阴道肉壁整个被撑了开来,像是欢迎国王驾到一般,开心的自我收缩,紧夹着
这棒子不放。
  
  「哦喔…好紧啊!!美女大学生的骚逼!紧啊!能活到现在值得了」。
  
  伯父的大屁股继续往前顶,直到那颗大龟头进去跟子宫口打招呼为止,此刻我
已经疯掉了,这根肉棒让我太疯狂了。
  
  伯父向我预备着说:「嘿嘿嘿…芯瑜宝贝…我要开始动啰!嘿咻!嘿咻!」。
  
  「啊!啊!哦喔…不行不行!伯父!啊!等等!等等!」。
  
  我眼神已经开始迷离,本以为我可以承受住那猛烈的攻势,但我没想到伯父这
根肉棒如此的神勇,一瞬间打破了我的矜持。
  
  「天啊!爽啊!伯父!您的肉棒…大肉屌…插的芯瑜好美啊!」。
  
  『啪!啪!啪!』伯父大手扛起我的屁股,大力的往前一顶,肉棒直捣黄龙,
不断的来回抽插着。
  
  我不停发出来自身体舒服的浪叫声:「哦喔…伯父…天啊!您的肉棒…嗯啊!
啊!太棒了…」。
  
  伯父自豪的说:「怎么样?比阿辰的那臭小子的还猛吧!是不是我这老头子的
大香肠比较好啊」。
  
  「对…伯父您的大鸡巴…比瑞辰哥的…啊…还要爽…他根本不能跟您比…」。
  
  虽然内心对不起男友辰哥,但老实说伯父这又粗又长的大香肠明显大获全胜,
我双腿弯曲紧勾住伯父的熊腰。
  
  伯父大笑:「哈哈哈!老子今天要给那臭小子戴顶大绿帽!证明了我比他还要
猛啊」。
  
  「对不起…嗯啊…瑞辰哥…但是…但是伯父肉棒真的太爽了…啊!嗯啊!!」。
  
  「这美人浪叫声真好听,老子给妳点奖励,滋…呸…」伯父往前俯着身子,嘴
巴吐了一大口的唾液到我嘴里。
  
  「伯父…嗯…喇啊…您的口水好好喝…人家还要…」我伸长舌头,像个下流的
蕩妇一样。
  
  「哈哈!很好很好!再给妳吐一坨,这骚婆娘真浪啊!」伯父低下头再度吐了
口唾液,这画面简直淫蕩极了。
  
  伯父一脸奸笑的要求我:「小美人趴好,学黑妞一样当只小母狗!」。
  
  我听话的翘高着屁股左右摇摆,回眸淫蕩的学狗叫着:「汪!汪!快来操我这
淫蕩的大奶母狗」。
  
  伯父心头一乐,想不到我这女大学生发情起来如此的淫蕩,他赶紧将那根肉棒
塞入我这紧实的小穴里。
  
  『噗滋-噗滋』淫水带出的声响以及『啪-啪-啪』肉与肉的拍打声,最后加
上我的淫声浪语,彷彿形成一首美妙的性爱交响乐。
  
  「啊嗯啊~啊~~啊伯父再大力操我!操我操我…这给男友戴绿帽的坏母狗」。
  
  伯父兴奋地大叫:「妈的!坏狗狗!坏狗狗!让我好好调教妳!欠干的骚母狗」

  
  『啪!啪!啪!』大巴掌一声声的打在我丰满的翘臀上,每打一下小穴就收缩
一次,我前后前后迎合着伯父的撞击。
  
  「啊!啊!惨了想射了!这穴实在太棒了!」伯父再也忍不住射意。
  
  「射出来!伯父射给我…大力的射吧!」我继续享受着猛烈的抽插。
  
  不料伯父却将肉棒拔了出来,彷彿我的小穴被抽真空一般,本以为会推向最后
的高潮,这下被吊的胃口实在不好受。
  
  我苦苦哀求的说:「唔~伯父您怎么把肉棒拔出来了,再插我几下,射出来呀!
人家快高潮了」。
  
  此刻伯父淫蕩的笑着,一手将肉棒上的保险套拔掉,让那兇猛的巨棒出来透透
气,我看着那根崇拜的巨棒上下上下的抖动着,彷彿随时都会喷发我最爱的精液一
样。
  
  「想要老子的大鸡巴呀?自己坐上来呀~」伯父这时两手往后一摊,明显向我
表示自己过去迎接高潮似的。
  
  我嘟起嘴娇嗔的说:「呜…您好坏喔…没戴套内射会有孩子的…」。
  
  伯父:「嘿嘿嘿…那看妳啰,嗯?怎么样?要不要一起爽到高潮啊?」。
  
  想不到伯父如此的奸诈,白天还是和蔼慈祥的模样,到了现在竟变成好色的变
态老头子。
  
  但…我真的好想被这根肉棒送上高潮,我自己跨坐上去,跟伯父面对面的看着
,将那肉棒直挺挺的对準穴口插入进去!
  
  我长声一叫:「啊!!啊!!没戴套的感觉棒透了!!简直!!简直太幸福了」。
  
  伯父:「哦喔…我的妈呀!!这触感简直比破街妓女的还要…还要爽啊」。
  
  「快动呀…伯父…快用力插我…快嘛~快嘛~」我发情似的前后摇晃。
  
  「叫我老公或丈夫我才要动」伯父再度的吊我胃口。
  
  「吼唷…您好坏喔…拜託啦…芯瑜想要您用大鸡鸡操翻我」我眼神暧昧的看着
伯父。
  
  伯父用那丑陋的贼脸说:「那我要听宝贝妳说些好听的我才愿意唷~」。
  
  「好啦好啦…我说嘛~等等不许赖皮唷!」我此刻脸红心跳着準备好。
  
  『我的亲亲好老公,大鸡巴好丈夫,快用你的大香肠插妳老婆的臭骚逼,把你
睪丸的子子孙孙都射给你的宝贝老婆~让我帮您生个胖娃娃吧!』。
  
  「嘻嘻嘻!唷!这还差不多,準备好啰!」话一落下,直接卯足全力,抱起我
上下冲刺。
  
  「对对!啊…嗯啊啊!老公…老公…老公!!要去了!!嗯啊!!」。
  
  我眼睛一白,嘴开舌张,飞舞着秀髮,伯父将我推至全新的性高潮里,简直舒
服极了。
  
  「嗯啊!!啊!!射了!!」伯父在此也喷出了沉积已久的大量精液。
  
  一波又一波,稳稳地将长久以来无穴可射的浓稠精液,往我子宫里不停灌溉着。
  
  我跟伯父两人一起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相拥的倒在床上,香汗淋漓,子
宫口的精液多到溢了出来。
  
  这晚我虽然内心充满着对辰哥的罪恶感,但最后还是与伯父做爱了,我的身体
很诚实的告诉我,我就是如此需要性爱的滋润,它会带给我满满的愉悦与快感。
  
  『滋~~滋滋~~』长吻了一阵后,我小鸟依人的趴在伯父的肥肉上,享受高
潮后的欢愉。
  
  伯父奸笑的说:「嘿嘿嘿…小宝贝!趁阿辰还没回来,我们明天继续干一整天
好不好」。
  
  「唔呜…您真是坏透了,内射人家还让你儿子戴绿帽,但我现在不是你的小宝
贝了」。
  
  伯父好奇的说:「那是?」。
  
  我调皮的开玩笑说:「我是你老婆才对~嘻嘻」。
  
  夜深了,屋子里的木床再度『矶矶-嘎嘎』的响起,女人的叫声,老男人的喘
息声,会不会有人听到呢?怎么会…这乡下的地方哪来的邻居呢。

              《第十一章 完》

                【后记】
  
  清晨微光,早起的鸟儿再探寻着虫儿,一位老男人在外头打着电话。
  
  『嘿嘿嘿…差不多了,这次应该没问题了!』。
  
  电话另一头的男子轻声说:『确定?上次还不是一样出包…这次让我试试吧』。
  
  老男人谨慎地说:『好吧!这是一定要弄到手才行,我太爱这位了,简直是个
宝』。
  
  『就跟你说吧,这女的是极品,但是我尽量帮你就是了…』说完男子挂断了电
话。
  
  屋内里…女人娇媚的起身,全裸着坦露白皙透亮的皮肤,乌黑秀丽的长髮,她
走到窗前微微笑着。
  
  『哎呀…天亮了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