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Grand Fuck】第四章 北美神话大战(19)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ollerus
2019/7/7发布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5134

***********************************

  1、这次真的是好久不见。因为种种原因,这更拖了如此之久,请见谅。下一
更是庆功宴,争取尽快吧。

  2、由于拖的实在太久,前面的剧情可能都忘掉了,建议从看本章之前从北美17
开始回顾下,有情绪铺垫才能有感受到剧情高潮。另外,求评论。
   北美17http://38.103.161.235/forum/viewthread.php?tid=10337552
   北美18http://38.103.161.235/forum/viewthread.php?tid=10362129

  3、请不要修改我的排版。
   
       4、魔夜番外参加了征文活动,在原创人生区更新。
*********************************** 
      
            第十九节  北美神话大战 疾

   白宫,大殿之内,一场残酷无比的淫戏正在进行着。

  紫发的少女,玛修·基列莱特被束缚于特制的木马上。这种类似三角木马的
刑具在下面安装了两个脚蹬,顶端并非是是完全的尖锐而是设计成可以刺激女性
下体的构造。

  少女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娇躯被迫反弓着,从木马上伸出的两根粗大假阳
具,将她的身体牢牢的固定住。更加恶劣的是,插入在菊穴中的假阳具并不是实
心的,曾经把尼托克丽丝整治得死去活来高浓度魔药通过空心的管道源源不断的
灌入少女紧致的后庭。

  只有不停的踏动马镫,才能减缓魔药流入的速度,但是那又会带动橡木削制
的粗大假阳具不住的冲击玛修那娇嫩的花心。于是少女踩踏马镫的速度就这样时
快时慢,苦不堪言。

  「你说不说!」更令人心疼的是,德鲁伊正手持一根荆棘制成的鞭子,狠狠
下手毫不留情,力量被封印的少女如何承受得住这种酷刑,身子顿时被抽的鲜血
淋漓。

  「啊……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少女柔软的娇呼足以令任何听到的人
的心都化为一滩柔水,她的哀戚更是令人忍不住将她抱在怀中怜惜。

  然而,是出于怎样糟糕的趣味呢,亦或根本就是铁石心肠呢?王座上的男人
毫无所动。那双猩红的眼睛里不仅没有色欲,也没有无从宣泄的血腥欲望,只有
近乎冷酷的暴虐。

  杀神之枪的伤害似乎已经痊愈,火色的绒裹挟着库丘林的身体,看不出受伤
的痕迹。狂王就这样单手支颌,任由手下拷问迦勒底的秘密。

  「够了。」是感应到了敌方从者的气息吧,狂王终于失去了耐心「去把那个
牵出来吧。」

  「是,陛下。」德鲁伊狞笑着领命。片刻后,便从后殿牵出了一头狰狞无比
的奇美拉。

  ——那是怎样的凶兽啊,比起普通的奇美拉大上整整一号,周身缠绕的魔力
更是十倍不止,即便与一流的从者对战,也不会处于下风吧。

  这是先知大人在闲暇时随手做出的小小成果——他将十数头奇美拉关在一起,
令它们互相争斗。胜利者不断的吞噬同类的肉体,力量也不断的强化,而在蛊斗
最终,所诞生的就是这头达至了幻兽领域的绝世凶兽。

  「啊啊……啊……」德鲁伊在木马尾部摁了一下,插在玛修菊穴中的假阳具
顿时收回到马身里,早已达到极限的玛修顿时再也忍受不住的喷射出来。魔药化
作一道激流,喷洒在神殿的地板上。然后,引来了灾厄——似乎是很喜欢那味道,
奇美拉伸出舌头舔舐着地板上的魔药。然后,那粗如手臂的阳具以肉眼可见的速
度膨胀起来。

  「难道……不要啊……」感受到从后方接近的热气,玛修惊慌失措的呼喊起
来。然而没有人会因为少女的惊恐而心软,奇美拉一路舔舐着洒落的魔药,接近
了它的来源点。

  「不要啊……前辈……救救我!」发出一声低吼,凶兽对着自己的猎物扑了
上去。粗细长短都堪比手臂的巨物贯入少女的菊蕾,将她的肠道整个顶穿,利爪
和尖牙将脆弱的身躯撕成碎片——本来的话,应该是那样的吧。

  然而,从少女的身上,绽放出了光。

  海量的魔力从少女的颈部涌现,将奇美拉弹回原地,将德鲁伊吹飞开去。柔
软的身躯跌落在地——连身下的木马都化为了碎片。

  「芬恩吗?」狂王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又做了无聊的事啊。」

  在少女的颈侧,几个耗尽了魔力的欧甘符文正在缓缓的消去。

  「你这个臭婊子。」德鲁伊挣扎着起身,准备捡起鞭子再狂抽少女一顿。然
而他再也没有机会了——两扇厚重大门突然打开,梅芙惊叫着逃入殿内「啊啊啊!
库酱!快救我!」

  「终于来啊,可真慢啊。」库丘林缓缓的从铁王座上站起。刹那间,仿佛连
世界都在战栗。

  那是,何等恐怖的力量啊。仅仅只是站起这一个动作,就让空间都为之震动
——为了治愈杀神之枪所造成的创伤,梅芙将圣杯交给了库丘林。不仅令他伤势
痊愈,甚至力量还更进一步。

  「或许有些迟到,不过至少没有缺席,不是吗?」士郎稳步踏入大殿「稍稍
忍耐一下,玛修。马上就来救你。」

  「先救你们自己吧!」赤色的魔枪,出现在狂王的手中。

  围绕着枪尖,魔力形成漩涡。与击溃迦尔纳的一击完全处于不同次元,比匹
敌斯卡哈的一击更进一步,裹挟着前所未有的力量,因果之枪,掷出了。

  只要瞄准就必定刺穿心脏的魔枪。无法躲避,不管躲多少次都会不断向目标
追击的诅咒宝具。G áeBolg ,生平未逢一败的英雄所持有的破灭之枪。狂王倾
注全身魔力的一击,既躲不了,也挡不了。

  ——故曰必杀。

  其名为——「剜穿鏖杀之枪(G áe Bolg)」

  「炽天——覆七重圆环」七瓣之花,在士郎的身前展开。

  ——差距太大了。

  两者之间所蕴含的魔力量,简直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只要一瞬间,枪与盾就
会分出胜负,必中的魔枪,随即贯穿士郎的心脏。

  ——本该如此。

  「白之圣杯啊,咏唱吧。」

  然而,伴随着爱丽斯菲尔的话语,庞大至无法计量的魔力灌注到花瓣之中,
令赤色的花瓣化为纯白。

  二、三…四……五…………六一连贯穿了六层盾面之后,魔枪失去了前进了
动力,再也无力穿透最后一层花瓣。

  「有点意思。不过,靠这点东西就想打倒我吗?」握住弹飞回来的赤枪,库
丘林缓缓向前,每走一步,大殿都随之摇晃。

  「当然不是。」士郎耸耸肩。

  「那么现在,是我的时间了。」尼禄从士郎身后抢出,大步迎向狂王。

  「来——拉开大胜利的帷幕吧!」绽放出了,神灵等级的光辉。

  「吾之根源乃原初之炎,热情绽放、带来荣华繁荣的蔷薇之花!」

  空间在震荡,大气在悲鸣。仿佛无法承载降要降临的事物,世界在颤抖着。

  「维苏威的喷发在此,月桂冠的荣誉在此!而且——命定之人,吾之奏者亦
在此!」

  承受不住那力量,尼禄身上的花嫁化为碎片,灵子的光辉,在她的周身闪耀。

  「这就是这就是余与奏者的,凌驾于你的爱之光啊——!」

  真红与黄金的铠甲,出现在皇帝的身上。

  那是人类史的源头,是文明之光处的黎明。

  潜藏在人类遗传基因核心的原型力量,借用接触灵核将之解放。

  迦勒底的至高技术,经由美狄亚之手得以实现。

  其名为——神话礼装。

***    ***    ***    ***

  吞噬了一切,闇从大地上消去。

  残存的凯尔特人四散逃去,再也无法构成威胁——至此,大局已定。

  「都结束了。」望向阿周那逝去了身影的地方,特斯拉默默献上敬意。

  「结束了吗……」爱迪生咀嚼着那话语「不对!我们还没有打倒狂王!只有
击败了他,一切才能终结。」

  「哼,庸才终究只是庸才」特斯拉嗤之以鼻「那边由我迦勒底的大恩主亲自
负责,区区狂王,根本不在话下。」

  「太好了呢,爱迪生先生。」海伦娜接过了话头「这个国家、这个时代、还
有这个世界,全都得救了。」

  「是啊,这真的是太好了」爱迪生的脸上也露出了温和的微笑「身为移民国
家的美利坚,仅靠自己是无法成立的。屈服于绝望的我曾经想过——至少,能保
住这个国家就足够了,那无疑是错误的想法。」

  「不也挺好的吗。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抵抗,才能在迦勒底到来之前保护住这
个国家。」海伦娜也回以微笑「过程上出错是常有的,但是最终总能找到正确答
案。这才是爱迪生啊不是吗?」

  「那只不过是运气罢了,所以说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才是令人头疼!」

  「哼,某个只会在实验室里纸上谈兵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你们两个,好不容易胜利了,就不能和气一点吗。」海伦娜苦笑着。

                

  「很遗憾,不过恐怕,你们还没有胜利。」

  ——然后,响起了温和的声音。

  手持着法杖,身着白衣的老人缓缓的步入众人的视线。

  「你就是——掠夺了这片大地的人。」看到那个声音,保罗班杨顿时咆哮着
发起了冲击。

  高达十五米的巨人,挥落巨斧,庞大的冲力将弱不禁风的老人砸成肉酱——
本该如此。

  然而,老者单手持杖,将其横过头顶,竟然硬生生的接住了砸落的巨斧。

  「英灵……不,将开拓史具象化的类似神灵的存在吗。」老者面不改色的说
着「明明是如此浅薄而虚假的传说,竟然能具现出如此程度的力量,还真是令人
赞叹啊,这个国家。」

  「但是呐,正因为如此,才不能放任其发展起来啊。」说着,老人用双手握
住法杖,用力的一推。与体型的差距截然相反,保罗班杨竟然吃不住那力量,被
硬生生的逼退。

  「吾之魔术为炽炎牢笼,如荆棘般的绿之巨人,因果报应,净化人事厄之祠。」

  伴随着那咏唱,柳条织就的巨体拔地而起。

  「只不过是一棵大树而已!」保罗班杨怒吼着「看我把你砍断。」

  巨斧落下,深深的砍入巨人的身躯,然而却没能将其一击斩断,反而被柳条
编制的躯体卡住。

  柳条编制的双臂环拢,将保罗班杨同自身的残躯锁在一起。保罗试图挣扎,
却没能挣开那紧扣的木臂。

  下一刻,燃起了火焰。以木之巨人为燃料,烈焰迅速将保罗班杨覆盖。

  「放开她!」海伦娜施展魔术,试图熄灭那火焰。爱迪生则和特斯拉一起出
手,向着老人发起攻击。

  然而,火势丝毫不见减小,两名从者的攻击也无法突破突然浮现的橡木盾牌,
三名英灵只能头皮发麻的看着保罗班杨在火焰中哀嚎着化为灰烬。

  「你这家伙,是什么人。」耀眼的雷光,在特斯拉的右手闪动着。在短短的
时间内已经连续使用了三次宝具,无论是自身储备的魔力还是随身携带的魔力结
晶均已见底。

  如果再强行解放的话,特斯拉自身也会消失吧?然而,眼前的老者所散发的
致命的危险气息,令特斯拉不得不做好死战的打算。

  「我吗?」微笑着,老人将双手高举过顶。伴随着那个动作,世界——改换
了形貌。

  在巍峨的落基山脉,在广袤的大平原上,在高耸的阿布拉多,在延绵的阿巴
拉契亚——光柱,冲天而起。

  几个月来,凯尔特人麾下的德鲁伊们走遍了北美大地,将整片大陆的灵脉全
部控制在自己的手中——而现在,这一布置终于展现了其威势。

  我是吹过海面的风。

  我是乘风破浪的舟。

  我是七次搏斗的公牛。

  我是岩上盘旋的秃鹰。

  我是太阳的一缕光辉。

  我是最为公平的法官。

  我是狂怒的野猪。

  我是深潭的鲑鱼。

  我是平原上的湖泊。

  我是诗歌中的意涵。

  我是技艺精巧的工匠。

  我是缔造英雄的导师。

  我是横扫战场的枪尖。

  我是思维火花的主宰。

  如果不是我,是谁平息了汹涌的大海。

  如果不是我,是谁改变了岬角的形状。

  如果不是我,是谁领导了山巅的集会。

  如果不是我,是谁找到了清澈的泉水。

  如果不是我,是谁宣说了月亮的年龄。

  如果不是我,是谁指引了日落的方向。

  我是阿麦金——米尔之子的先知。

                

  那是,当他第一次踏上爱尔兰的大地时所颂唱的诗歌。

  过去,在阿麦金的率领下,凯尔特人抵达了爱尔兰。即便是神灵也屈服于他
们的刀锋之下,连三位神王都战死沙场。最终,三位女神代表达努神族同阿麦金
签订了契约,举族前往彼世,将大地留给了凯尔特人。

  而现在,曾经击败过一个神系的术式,再一次发挥其威力。

  从高山上,从森林里,从湖泊中,从冻土下——精灵们,回应着他的咏唱。

  ——那是自然的具现,那是星球的触觉。那是同世界的延续有着深厚关联的
接近于神明的存在。

  而现在,借由将整个北美的灵脉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阿麦金将沉睡在这片广
袤大陆上的精灵们渐次唤醒——并且,加以驱使。
      
***    ***    ***    ***

  那是一片宽阔而又豪华的空间。

  巨大而松软的床榻,四周精致的装饰,令人想象不到竟然处身于战车的内部。

  我心爱的钢铁战车(Chariot My Love )。女王梅芙所持有的宝具展示出统
治人的王权、虐人的钢铁、震撼人的恐怖的这辆战车是利用了「库利牛争夺战」
中相关的牛的由两头牛拉着的战车。

  不过,其真正的威力,在于对男性的特攻之力。士郎因为一时不察而被卷入,
旋即被困入到固有结界化的战车内部。

  只要是被雄性,就没有办法脱离。那是直到事情结束为止都无法被解放的蜜
室。

  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香气,刺激着士郎的原始性欲。而眼前的一切,更是香
艳无比。不知何时,女王梅芙已经褪去了那原本就少得可怜的衣物,赤身裸体的
站在士郎的面前。

  她雪白的胸脯饱满挺拔,玉峰顶部凸出的两点嫣红红莓分外撩人,细细的纤
腰不盈一握,映衬得浑圆光洁的玉臀格外凸翘有致,修长笔直的大腿晶莹如玉,
股根处的柔嫩蜜穴精巧细致,色泽嫣红,散发着淫靡的气息。

  「士郎大人。」梅芙夹着双腿磨蹭着,用甜到发腻的声线撒娇道「能让我亲
亲你的肉棒吗?」

  能力,被封锁了,无论回路还是气都无法使用。在这一点上,对方也是一样
的吧——这里是无法互相攻击的领域,唯一被允许的,唯有做爱。

  轻叹了口气,士郎点了点头。

  梅芙顿时露出少女般的雀跃,赤裸的身躯毫不犹豫了靠近了士郎怀里过来。
女王眼眸转动,目光宛如春水一般妩媚缠绵,她的一双小手沿着士郎强壮的身躯
缓缓向下抚摸,娴熟无比解开了士郎的裤带,将那还没有完全硬起,却已然足够
宏伟。

  混杂着惊喜、欢欣、期待与羞涩的神情浮现在梅芙的脸上,她的小手温润如
玉,绵软香滑,在富有技巧的套弄了几下之后,士郎的肉棒已然好似发怒的巨蟒,
瞬间暴涨,昂首向天,坚硬如铁。

  纯洁而清秀,淫荡而恶毒。将这种种矛盾的特征集于一身,女王梅芙,确实
是天生的恩物。

  少女般的女王吐出丁香小舌,姿态诱人舔了下诱人的红唇,随即用她柔软的
小嘴吻住士郎肉棒尖端的菇形凸起,然后逐渐将肉棒吞入温热的口腔之中。

  梅芙的舌头如灵蛇般游动着,舔弄着他的冠沟和马眼,粗如鸭卵的大肉棒将
女王的小嘴插得满满的,那充满男性活力的刚挺坚硬一直刺进她紧窄喉咙,却还
有小半留在唇外。

  不过这无碍梅芙施展她那曼妙的口技,喉咙处的一团软肉却是不停的收缩,
温柔的按摩着士郎肉棒尖端的敏感,让他能够持续不断享受着深喉口交的快美,
两支绵软的小手轻柔的按摩着肉棒和囊袋。如果换成普通的男性,只要一瞬间就
要喷射出来吧。

  然而士郎又岂是易于之辈?梅芙的技艺固然精湛,却丝毫奈何了阅女无数的
他。他的肉棒坚挺如故,丝毫没有射精的迹象。

  梅芙也并不气馁,反而愈发兴奋,她吐出士郎的坚挺,按捺不住的磨蹭着双
腿。不消说,大腿根部早已狼藉一片,淫水甚至顺着纤细的双腿往下流,打湿了
脚下的床单。

  「士郎大人,请让我服侍你吧。」不待士郎答话,梅芙就轻轻的将士郎按在
床上,分开自己修长笔直的美腿,然后用纤美的小手握住士郎那滚烫的粗大肉棒,
将菇形的尖端对正自己温热精致的蜜穴,然后徐徐挺动着腰肢,慢慢的将那令她
销魂的凶器吞入体内!

  「啊——」发出了,无比销魂的呻吟声。即便对于身经百战的梅芙而言,那
也是梦寐以求的恩物。火热、坚硬、颀长,充满了力量。棱角分明的形状刮蹭着
蜜穴肉壁,带给美人儿少妇前所未有的快美享受。

  「啊……士郎大人……哦……嗯……你真棒……让我来……啊……我会让你
很舒服的……」

  梅芙的嗓音变得有些沙哑,充满荡妇特有的火辣风情。纤细如柳的小蛮腰不
盈一握,但是其中蕴含着惊人韧力,好似追逐猎物的水蛇一样疯狂扭动着,紧致
的蜜穴卖力吞吐士郎深深插入她体内的坚挺肉棒。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倒也罢了。然而在床上拥有着最顶尖统治力的梅芙,
又岂会技止于此?她那为性爱而生的完美肉体,才只刚刚开始展露威力。

  梅芙的蜜穴韧力十足,温热湿滑的肉壁毫无间隙的包裹着他的肉棒;花心深
处更是隐隐传来一股奇妙的吸力,紧紧吮着他的龟头;随着每一次的扭动,蜜肉
从四面八方涌上来,轻柔的按摩着肉棒上的每一个敏感点。黏滑的蜜汁仿佛山洪
暴发一样,从两人交合处源源不断的沁出,流淌到床单上,沁湿了好大一片。

  即便是能够被英灵座所记录的强大男性,也少有能在梅芙的全力侍奉下稍稍
坚持的,像迪卢木多那样的,三招两式就被搞的一泄如注。在梅芙那丰富无比的
经验之中,也只有弗格斯和狂王等寥寥数人,才能和她对等一战。

  而现在,又多了一个士郎。

  「啊……哦……好爽……啊……好大……哦……对……就是那里……噢……
喔……嗯……给我……哦……我要你……嗯……」

  士郎那粗大的肉棒没入梅芙的蜜穴里,结结实实的顶在她的娇嫩花心里不住
的旋转研磨,那种又酥又麻的快感让她飘飘欲仙。

  梅芙能感觉到,自己正在不住的逼近绝顶——不是那种为了顾及男伴颜面而
伪装出来的虚假泄身,而是真正的,迄今为止只有数人能带给她的,极致高潮。

  她的容貌美艳绝伦、她的身材凹凸有致,光洁如玉的肌肤欺霜赛雪。无论从
任何角度来说都是最为完美的床上恩物的女王梅芙,忘情的扭动着、呻吟着,享
受着性爱带来的无边快乐。

  「啊啊啊……要去了……好舒服……到了……到了……给我!」

  然后,梅芙的身体猛然绷紧,在一阵剧烈的抽搐之后,终究抵达了梦寐以求
的绝顶。

  ——结束了。梅芙的大脑一片空白,但是经验告诉她自己已经胜利。女王梅
芙所拥有的完美的名器,其最大威力只有在自身高潮的时刻才会展现。紧致的蜜
穴最大限度的收缩,温软的蜜肉从所有方向发起猛攻。没有人能够承受住那极致
的快感,即便是弗格斯也不可以,即便是狂王也办不到。那便是诸神赠予梅芙的
最大最强的武器。

  自高潮的冲击之中缓缓的恢复,取回了意识的梅芙惊恐的发现,士郎的肉棒
依旧坚挺如昔。

  「啊啊……你怎么……怎么会」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令梅芙也陷入了慌
乱。

  「唔,你是扭不动腰了吗?」士郎好整以暇的开口「那么接下来,就是我的
回合了。」

  士郎猛地一个翻身,把梅芙的娇躯压到了身下。剧烈的泄身把女王搞得身软
力疲,士郎却仍旧精力充沛,他扳起一双修长笔直的玉腿,将美人儿少妇身体对
折,仍然插在温热滑腻蜜穴中的坚挺开始凶猛的抽插。

  「啊啊啊啊……太猛了……嗯……让我休息一下……啊……停一停……嗯…
…啊……求求你啊。」

  还沉浸在高潮余韵之中的梅芙如何经得起这等猛攻,顿时被干的丢盔卸甲,
连连讨饶。

  「确实,你有着完美的肉体和天赋。」士郎的抽插丝毫不停,一边开口说道
「但是正因为如此,反而忽视了技巧上的打磨。」

  在这个无论是魔力还是气都被封锁的空间里,士郎既无法使用强化魔术,也
无法借助周天行的力量。如果换成几天前的他,那么就会在梅芙高潮的同时射出
来吧?

  「噢……啊……不行了……要去了……唔……啊……又要去了……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不过,现在的士郎经由斯卡哈的试炼,引出了自身的剑之极意。即便是以那
个人身抵达神域的女人也无力承受他的征伐,区区女王梅芙,又能算得上什么呢?

  粗长硕大的肉棒被梅芙整根纳入体内,刚硬尖端深深嵌入子宫颈中。酸痛酥
麻的强烈快感让女王也无力承受,在短短的时间内又一次抵达了高潮。

  「啊,这就去了吗。」士郎低声嘲笑着「这才是开始呢。来吧,尽情的哭吧。」

  「呜呜……放过我吧……」

***    ***    ***    ***

  几个月来的抗争仿佛都成了笑话,一切的努力全然化为泡影。

  这一次,真的万策已尽了。

  虽说刚刚也曾战胜过无法跨越的敌人,但是不可能也有层级之分。对于普通
人而言,一吨和百吨的重物都属于不可能搬动的范畴,但是因此而将两者等量齐
观显然并不正确。而在北美大陆各地苏醒过来的上百体精灵,无疑便属后者之列
——其中最弱的也至少有Top Servant 的实力,神灵等级的个体也绝对不在少数。

  更何况,能够跨越拜蒙,是因为得到了计划外的援兵,而到了现在,还有谁
能够驰援这了无希望的时代呢?

  迦勒底吗?然而灵子传送装置Lapalce 仍然未能修复,位于现代的从者根本
无法进行增援。更何况,即便把迦勒底的全部从者都带到这里,也不够对方一口
吃的。

  所以,这一次,真的结束了——所有与一切。

  ——确实如此。

  ——虽然如此。

  ——即便如此。

在这最后的最后,美利坚的大总统也没有停下努力。曾经放弃过一次的他,
绝不会放弃第二次。狂暴的魔力,从爱迪生的身体里散溢出来。

  「你在干什么,爱迪生。」海伦娜急切的呼喊着「快停下,灵基会撑不住的!」

  「愚蠢至极。就算自爆又能改变什么。」特斯拉冷冷阐述事实「连如此简单
的事实都无法认清,庸才终究是庸才。」

  「当然,我也知道改变不了什么,我也清楚什么自己都做不到。」发明王握
紧了双拳「但是即便如此,我也要战斗到最后一刻!」

  「不是作为大总统,也不是作为发明王,而是作为一个美国人!」爱迪生高
声咆哮起来「作为一个遥远的未来,夺回这片土地,在这个国家居住的美国人—
—我有这个责任!虽然我只是冒牌的总统,但是一个真正的美国人,绝对不会在
这里退缩!」

  「说得好。」骤然间,响起了陌生的声音。

  ——从者。不,应该是活生生的人类吧,虽然他的身上确实缠绕着英灵等级
的魔力。

  「」「你是?」「」

  「虽然你并非民选产生,但是你在过去几个月内所做的一切,足以证明你是
一个合格的总统。」男子伸手搭在爱迪生的肩头「你完全足以成为我们的一员。」

  「华……华盛顿阁下!」爱迪生惊呼出声。

  乔治华盛顿,大陆军总司令,合众国第一任大总统,美利坚国父,一个毋需
过多介绍的名字。他在凯尔特人的第一波攻势之中重伤昏迷,之后就一直被保护
在爱迪生控制的纽约城中,不知何时竟然获得了英灵之力的加护而苏醒过来。

  「孤军奋战至此,你辛苦了。接下来,就看我们的吧。」如同海市蜃楼般的
影像渐次出现在他的身后,一个、两个、四个,影像逐渐增多,色彩也变得逐渐
浓郁起来。

  「剑是维护我们自由的最后手段,现在,是时候拿起它了。」手握剑柄,华
盛顿缓缓的拔出了腰间的正装剑响应那话语,具现的声音纷纷开口。

  「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
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我们要在这里下定最大的决心,不让这些死者白白牺牲——要使这个国家
在上帝保佑下得到新生——要使这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长存。」

  「如果我们袖手旁观,如果好吃懒做、苟且偷安,如果在命运的关键时刻临
阵退缩、放弃自己所珍视的事物,那么,其他更勇猛、更强大的民族就会超越我
们,赢得世界的统治权。」

  托马斯·杰斐逊,亚伯拉罕·林肯,西奥多·罗斯福……还有更多更多,有
老人,有残疾人,甚至有黑人。(唯独没有女人)

  一个个彪炳史册的名字出现在这1783年的北美大地之上。

  Mr. President 、The Honorable 、Excellency,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作为美利坚这一国家的支柱和象征,自1789年至2018年,
229 年历史中的全部45位大总统,悉数降临于此。

    ***    ***    ***    ***

  本该是白宫的内部,此刻全被金宫所覆盖。所幸如此,否则的话,周围的一
切早已化为灰烬吧。

  枪,撕裂空间、轰鸣咆哮。

  剑,斩断世界、残卷风云。

  赤色的枪尖,与赤色的大剑。互相之间碰撞的力量,让空间都为之破碎。

  比之同月神对决之时更加强力,比起跨越师匠之刻更为凶残。君临于凯尔特
军顶点的王——库丘林,每一次战斗,他的力量都会更进一步。到了现在,即便
面对屹立于神系顶点的大神,也不会逊色多少。

  如果是普通的尼禄的话……不,纵使换成阿周那或迦尔纳那样的Top Servant
,在火力全开的狂王面前也会在一瞬间就被撕成碎片吧。

  「唔,开挂啦!余的皇帝特权也有黯然失色啦!这真的是会上瘾呢!」

  然而战斗于此处的,并非是普通的尼禄。

  真红与黄金的铠甲,神秘与技术的结晶。

  神话礼装——那是人类史的源头,是文明之光处的黎明。加持了这一力量的
皇帝陛下,足以同狂王互角。

  匹敌于上位神灵之间的两骑于此竭力厮杀,其威势——毁天灭地。如果是迪
卢木多那样的从者的话,只是靠近会就被余波所湮灭吧。

  话虽如此,稍远些的地方,却是风平浪静。

  恐怕是黄金剧场的能力吧?仿佛被某种概念性的力量守护着,风暴未曾扩散
到舞台之外。端坐在观众席上,爱丽斯菲尔好整以暇的观看者场内的死斗。

  虽然尼禄在场面上并不占优,但是她却丝毫不显得紧张。如果不是没有相应
的准备,说不定会拿出爆米花和可乐来大快朵颐吧?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她的镇定自若。

  「上啊!!!快上啊!!!为什么赢不了!!!」

  德鲁伊神色慌张,不断的驱使着殿内储备的凶兽向前。然而,无论是达至幻
兽领域的奇美拉,还是先知亲手召唤的石质守护者,都无法同「那个」对抗。

  臂甲上铭刻着的,闪耀着的光之刻印。

  那是大神(Odin)之伟业——原初的RUNE. 同现代的符文魔术处于不同次元
的,神灵之奥。

  自如的操持着那伟业的布伦希尔德,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越了从者的范畴。

  那是远在物理法则支配世界之前的时代,以自然之身,以概念之身,如若世
界亲临的诸般上古中的一柱。

  其为北欧神话所传述的大神奥丁之女,为命定之时选定众魂之人(Valkyrie)
中的一骑。本无可能被召唤为从者的神灵,堕落大地的端庄。

  原本,那是失去了大部分神性的布伦希尔德所无法使用的力量。即便以从者
的魂和灵核作为燃料,也只能支撑短暂的时间就会走向自灭。

  然而,经由斯卡哈出手调整灵基,仅限这次战斗,令她能够自如的操使那神
灵之力。藉由行使原初卢恩,此刻的布伦希尔德已升华为近乎神灵的高位存在—
—真正的女武神,再临人间。

  突刺,贯穿幻兽的肉体。横扫,击碎守护者的身躯。或许有着更甚于平均从
者的实力,但是在恢复全盛力量的半神面前,还是显得过于孱弱了。

  「怎么会这样!!!」以切瓜砍菜的速度,女武神清扫着守备白宫的战力。
德鲁伊再也按捺不住,转身欲逃。

  然而,当他刚刚转过身去,看到的却是逐渐放大的拳头。

  「这是……还给你的!」玛修那饱含着怒意的直拳,将德鲁伊的脸整个砸进
颅内。

  然后,传来了巨响。

  一阵毁灭万物的交斩之后,库丘林竟被强行击退,硬生生在舞台中央砸出一
个深坑。

  ——那绝不正常。

  诚然,借由神话礼装的加持,尼禄拥有了同狂王对抗的能力。即便如此,在
纯粹的力量方面还是要稍逊一筹,更何况那凶兽的力量还在不断的加强。而这样
的狂王,竟然在力量的正面交锋之中败退?

  即便是完成了这一伟业的尼禄,都感到了一丝惊奇。枪剑交击的一瞬间,缠
绕于狂王周身的魔力,稍稍弱化了一些。猝不及防的库丘林来不及调整力量,就
被击飞了出去。

  「结束了,库丘林哟。」伴随着那话语,士郎的身影重新出现。梅芙浑身赤
裸、眼神涣散的躺在他的脚边。

  ——库丘林是最强的,女王梅芙一直以来所认定的这一信念,被打破了。许
下愿望让库丘林成为王的人,令他成为最强的那个人。当梅芙的信念破碎,狂王
库丘林的存在根基也产生了动摇,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时代的修正。

  「别搞错了!」狂王怒吼「我变弱了,可不代表你们变强了啊!」

  化身破灭的风暴,黑色的凶兽向着士郎发起突击。

  ——然而。

  「是谁告诉你,余没有变强的。」不知用了何种方法,尼禄出现在士郎的身
前,挺剑一架。

  狂风,戛然而止——毁灭一切的冲锋,竟被尼禄单手持剑挡住。

  「看好了,这可是余的奏者。」另一只手握上了剑柄,猛然发力。

  「一百倍也好,一千倍也罢。只要是为了奏者,余就变强给你看啊。」狂王
的身躯,被重重的击飞回去。

  「该死的,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理论。」发出了,碎裂的声音。狂王的利爪
上,出现了裂纹「听好了,库丘林哟。」漫天花瓣飞扬,尼禄翩翩起舞「爱的力
量,是无限的啊!」

  「别看扁我啊!」

  白色的身影疾驰。黄金的铠甲消去了,将神话礼装的剩余力量全部灌注入原
初之火。

  黑色的凶兽,同白色的皇帝,完成了最后的交错。

  尼禄以剑支撑,单膝跪地。耗尽了全部的力量,辉煌的剧场逐渐化为灵子。
然而在那之前,燃火的剑尖,已然斩断了狂王的灵核。

  库丘林踉跄着前行了几步,终究倒在地上黑之兽,狂之王,凯特人军的首领。

  连魔境之门都无法带走的凶兽,连杀神之枪都无法挫败的灾厄。

  ——于此,迎来了终结之刻。

  然后,在那黄金的剧场消散的瞬间,异变突生丑陋、丑恶、罪恶。如同将时
间全部的罪恶实体化那般,黑泥从布伦希尔德的体内涌出——那是,肉眼可见的
最高纯度的诅咒。

  「那是——此世一切之恶」爱丽斯菲尔眼疾手快的释放出术式,试图驱散那
黑泥。然而,纯净的魔力在接触到黑泥的瞬间竟被染成漆黑,反而更增殖了那诅
咒。

  「怎么回事!爱丽!」士郎大声质问道。

  毫无疑问,那同曾在营地袭击过布伦希尔德的诅咒是相同的东西。但是,应
该已经解决掉了才对。

  「那个诅咒渗入了灵核,完全清理掉需要一周时间,布伦希尔德怕你担心所
以拜托我不要说出来。」爱丽斯菲尔咬住下唇「但是我已经把它封印住了才对,
没理由像这样爆发出来的。」

  黑泥包裹着布伦希尔德,如果攻击的话就连女武神也一起伤害。但如果无法
下手的话,就只能任由此时一切之恶增殖。

  「下一次」握住刀柄「这种事不要瞒着我。」

  将精神沉入刀中,刹那间,眼前的万物改换了样貌。

  长刀出鞘,毫无迷茫的向着布伦希尔德的方向挥落。下一刻,实体化的诅咒
全部消失了,而女武神却毫发无伤。千子村正。凭借那一位留下的能力,仅仅将
黑泥「杀死」。

                

  然而,虽然仅仅是一瞬间的混乱,对于操持着诅咒的那个人来说,却足够了。

  身披黑色的披风,一头银灰色短发的少女出现在的库丘林的尸体之旁。那俏
丽的脸庞,对于士郎而言再熟悉不过了——同贞德的一模一样。

  「贞德。Alter 」缓缓的喊出那个名字。

  「Alter ?」少女的脸上挂上嘲讽的笑容「既然是『主人』给我取的名字,
我就笑纳了。」

  「那么,如果我请你把手里的圣杯交给我呢?」

  「这可不行哦,我的『主人』,得寸进尺的男人可是会被人讨厌的。」Alter
握紧手中的圣杯,向着胸前一推,圣杯顿时被吸入她的身体。

  燃起了,黑火。

  得到了来源于圣杯的无尽魔力,贞德Alter 的气息疯狂飙升。仅仅只是一瞬
间,就到达了接近于狂王的地步。

  轻挥左手的长剑,火焰顿时向着众人席卷而来。

  「大家——」玛修冲上前去,架起了手中的大盾。

  「已然遥远的理想之城(Lord Camelot)」白亚的城墙骤然显现,将火焰阻
断。

  空间崩坏,世界悲鸣,庞大无匹的能量在此碰撞。玛修的宝具切实的阻挡黑
色的火焰,然而耗尽了魔力的她也无力防御下一次的攻击。

  而在另一边,Alter 所持有的魔力——无穷无尽。

  「呵呵,这就是强大的滋味啊,多么美妙」沉醉于那力量之中,无法自拔
「那位圣女大人所持有的特攻宝具,也达不到这种威力吧?」

  「这仅仅只是开始哟,我的『主人』。你们还能撑过几轮攻击呢?」嘴角逸
出残忍的笑容「那个皇帝已经到达极限吧?女武神也无法战斗了。即使那个什么
神话礼装还有存货,也没有从者能够使用了。我已经等不及要把你烧为灰烬了。」

  「唔,我们好像还是第一次见面。」士郎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你好像和我有
深仇大恨一样呢?」

  「这就要我那位圣女大人了咯。」剑刃,燃起了黑火「我是她的反转,因为
她对你的爱慕是如此强烈,所以我对你的憎恶也有同样的程度。」

  「呃,好吧。」士郎耸耸肩「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嗯?什么?」

  「你是何时产生」士郎的指尖,闪耀着光芒「只有从者才能使用神话礼装的
幻觉的?」

  握拳,灵子的光辉,席卷全身。

  「抵达于此乃诸般集约。」

  「展示于此乃万物宿愿。」

  「集聚于此乃所有非业——」

  「——Limited/Zero Over 」

  身缠神话礼装,士郎平静的做出宣告。

  「那么,首先吊起来打屁股吧。」

   
           ***    ***    ***    ***

  握着权杖的右手不知不觉间已然攥紧,阿麦金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战场。

  曾经征服了一个神系的术式,却无法征服眼前的凡人。

  本土作战的加成——不,还要更在其上吧。当作为国家象征的历代总统于此
集结,为了美利坚的存在而战斗的时候,其力量强大的超乎想象。

  山巅之城,千年王国。当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国度几乎被扼杀于襁褓,人理
的反弹也变得格外强烈。

  机枪、火炮、坦克、飞机、导弹。诸多超出了阿麦金知识范畴的战争机器于
此展露其威势。纵使是这些接近神明的精灵,也无法将其压制。

  1765年,工业革命开始,在那之后的两百多年时间内,人类创造的一切,远
远超越了之前的千百万年的总和。

  通过那可以观测未来的眼睛,阿麦金也曾经看到了未来一角。然而,只有亲
身面对的时候,他才理解了其真正的力量。

  经由历代大总统的现界,美利坚这一国家的力量被完全的释放出来。虽然短
暂却无比辉煌的两百余年历史,悉数于此展现。

  「为什么。」向来镇定自若的阿麦金,也第一次出现了失态。

  几个月的部署,数体神灵的神性,整个北美的灵脉。阿麦金做好了万全的准
备,借助这片广袤无垠的大陆,这一次所动员的力量比之过去击败了达南神族的
那一次还要强上数倍。

  然而,却被压制了。

  「为什么!」抑制不住的,阿麦金重复那无意义的话语。

  「或许是因为,这是他们所自己选择的路吧」然而,有声音回答了他。

  「是你啊,梅林。」阿麦金缓缓的说道「怎么,你也要来阻止我吗?」

  「怎么会呢,我被困在牢笼之中,永远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出来。」浮现了,
身披白色长袍的虚影「更何况,即便我能够出来,也不是您的对手,阿麦金前辈。」

  「那么,为什么要在现在出现在我的面前?」阿麦金语音转冷「为了在现场
观看我的失败吗?」

  「我并不像前辈那样,拥有能看到遥远未来的眼睛。」花之魔术师并不理会
阿麦金的自嘲,而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能看到的,只有现在。」

  「透过这双眼睛,我旁观着人类的世界。我见到了太多的波澜壮阔,也见到
了太多了鸡毛碎皮。」顿了一顿,继续说道「然而无论哪一件,都是真实不虚的。
正是每一个人的经历,每一个人的生活,构成了人类的历史,也构成了人类的未
来。」

  「真实不虚……吗」阿麦金垂下目光,咀嚼着那话语。

  「今天,世界上的每一个,发生的每一件事,共同构筑了明天的形貌——那
不应当是由某个人来规划的。」

  「够了」阿麦金猛然一挥权杖,驱散了梅林的影子。

  「如果你们是对的话,如果我是错的话。」先知的眼中,再无丝毫动摇。

  「如果那条路才是应有的未来、正确的未来、更好的未来的话。」权杖高举
过顶,编织起最后的术式「就来打倒我,来证明这一切吧!」

  得到了阿麦金的支援,精灵们再一次发起猛攻。

  另一边,华盛顿将右手搭在在爱迪生的肩膀上。

  「接受这个力量,托马斯。加入我们」

  「不行啊,华盛顿阁下。」爱迪生露出为难的神情「我只是冒牌货,只是个
自称为总统的小丑罢了。」

  「不,你也是我们的一员。」美利坚的国父语气坚定的说道「如果没有你的
奋战,这个时代早已终结。如果没有你的坚守,这个国家早已灭亡。如果没有你,
这个世界上也不会存在美利坚总统这种东西。」

  「总统阁下……」泪水,自狮子头上汹涌而出。

  下一刻,力量涌入了。

  那是,名为美利坚的力量。是这个国家,是这段历史,是仅仅属于这个人类
史上最强大国度的力量。

  是高尚,也是卑劣;是自由,也是强权;是解放,也是奴役。

  在某些人眼里,它是文明的灯塔,是人类的希望。在某些人眼里,它是无耻
的强盗,是万恶的源泉。

  或褒,或贬,或谄媚,或仇视。然而,无论如何,它就那里,真实不虚——
并不伟大,却绝对强大。

  1776年7 月4 日,美利坚合众国成立。一百年后,它的生产总值已跃居世界
第二;又一个五十年之后,美国的工业总值超过全球半数;再往后几十年,它成
为了整个世界的主宰。开启现代化的荣耀独属于不列颠,然而现代化的巅峰由美
利坚所专享。

  代表了这一切,见证了这一切,引领了这一切,实现了这一切的人们。

    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

    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

    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

    詹姆斯·门罗(James Monroe)

    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

    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

    马丁·范布伦(Martin van Buren)

    威廉·亨利·哈里森(William Henry Harrison)

    约翰·泰勒(John Tyler)

    詹姆斯·诺克斯·波尔克(James Knox Polk)

    扎卡里·泰勒(Zachary Taylor)

    米勒德·菲尔莫尔(Millard Fillmore)

    福兰克林·皮尔斯(Franklin Pierce)

    詹姆斯·布坎南(James Buchanan)

    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

    安德鲁·约翰逊(Andrew Johnson)

    尤里西斯·格兰特(Ulysses Grant)

    拉瑟福德·伯查德·海斯(Rutherford B. Hays)

    詹姆斯·加菲尔德(James Garfield)

    切斯特·艾伦·阿瑟(Chester A.Arthur)

    格罗佛·克利夫兰(Stephen Grover Cleveland)

    本杰明·哈里森(Benjamin Harrison)

    格罗佛·克利夫兰(Stephen Grover Cleveland)

    威廉·麦金利(William McKinley)

    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

    威廉·霍华德·塔夫脱(William Howard Taft)

    伍德罗·威尔逊(Thomas Woodrow Wilson)

    沃伦·甘梅利尔·哈定(Warren Gamaliel Harding)

    卡尔文·柯立芝(Calvin Coolidge)

    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

    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

    哈里·S·杜鲁门(Harry S.Truman)

    德怀特·戴维·艾森豪威尔(Dwight D.Eisenhower)

    约翰·肯尼迪(John F.Kennedy)

    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

    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

    杰拉尔德·福特(Gerald Ford)

    吉米·卡特(Jimmy Carter)

    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

    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

    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

    乔治·沃克·布什(George W Bush)

    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最后是,托马斯·阿尔瓦·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

  以历任总统作为枢纽,生活于这片大地的历代美利坚人,其信念、其梦想、
其力量,于此聚集。

  其名为——合众为一(E pluribus unum )!!!

             
  光,亮起了。

  光,亮起了。

  并不耀眼,也不温暖。却足够明亮的光。

  人类神话,白昼降临。得到了合众为一的加持,爱迪生所持有的宝具,抵达
了截然不同的领域。

技术,仅仅只是技术。只有当它同工业相结合,才能拥有力量——足以改变
世界的力量。

  自古以来,黑暗总是同恐惧挂钩。无论在哪个文明里,黑夜总是代表着未知、
神秘和危险。无论是火还是烛,都只能有限的抗拒黑夜。

  ——直到,白炽灯的诞生。

  工业化的大生产,令它走进千家万户;并不高昂的价格,令它得以彻夜长明。
有史以来第一次,人类征服了夜。

  ——那是,文明之光。

  光,扫过精灵,将神秘剥夺。光,掠过先知,将大敌将湮灭。光,遍及整个
北美,照亮了黎明前的夜。

  过去,或许淳朴,或许美好,或许是那么的令人向往。然而,过去终究只是
过去。

  文明终将战胜愚昧;知识终将取代迷信。无论有着多少的缺陷,进步的力量,
终究不可阻挡。

  日出了,漫漫长夜,至此而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