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催眠戏妹妹】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字数:7423

               催眠戏妹妹

原作:催眠游び
出处:https://novel18.syosetu/n0681fo/
作者:ぬぬぬ
翻译:UZI
属性:MC
首发:物恋,心海
次发:一人堂,四合院,SIS会所
代发:伊莉,SIS色城
  (DCD代发)

====   ====    =====    ====   ====

  UZI是也

  原创卡着,翻译练指,意译居多(0945-1215)

  PS

  老样子转盗请留全尸&别乱改排版,谢谢

====   ====    =====    ====   ====

  我盯着课本努力解题。

  这些都是前阵子教的基本公式题目,以及今天刚教的应用题。

  总之先把能解的问题完成,一时三刻解不出的扔后面处理。

  我就这样慢慢的完成教科书上面的题目。

  说老实的,有够麻烦。

  充满了一种『把课后的宝贵时间虚耗』的感觉。

  可是,不弄好作业的话明天就会被公开处刑,所以只能乖乖干。

  这样想着,我翻看答案,反推那些没看懂的问题,总算挤到最后一题了。

  「妈的这甚么狗屁。」

  最后一题解不出来。

  就算套用公式,从答案反推回去,不管我怎样想就是没搞懂中间的算法。

  不会是问题设错了吧?

  这样想着,我再奋斗了好一会儿,但也毫无收获。

  「啊~」

  我扔笔后仰,无力望天。

  干劲突然就消失了。

  果然这是在浪费人生嘛。

  解到最后一题才卡着感觉很不爽,可是我现在又不想继续写作业。

  所以,为了消除心底的郁闷,我决定把妹妹叫来。

  拿出塞在背包的手机,我在聊天软件点击了妹妹的号码。

  妹妹——深优——似乎在玩手机的样子,电话才响两下,她就拒绝接听了。

  我再次打电话给她,然后又被挂断了。

  再来,再挂。

  重复了两三次之后,深优终于肯接电话了。

  「喂,深优?是我啊,你在哪里?」

  「吶,没事打甚么电话啊?垃圾老哥。」

  「不我只是想知道你人在哪啊。」

  「哈啊!?为啥要告诉垃圾老哥啊这种事!?」

  这声音充满杀意,而且有够响亮的,吓到我了。

  「啊啊好吧,那么你回家之后『给哥来到我房间』。」

  「——啊。」

  深优发出低声的悲鸣,然后用跟刚刚完全不一样,毫无起伏跟情绪的声音回
答着我。

  「——我知道了。现在即将到来。」

  似乎成功了呢。

  我转动椅子把身体对向门口,等待深优到来。

  不到20秒,她就开门进入房间了。

  深优似乎是刚刚从学校回来,还没换下制服。

  发型跟平常一样是双马尾,再配了个发夹;虽然我认为O三还绑双马尾有点
那啥,可是,嘛,看起来漫配衬的。

  彷佛略过第二成长体似的幼嫩身姿,配衬起来让人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虽
然性格不能期待便是。

  深优进入房间并关上门之后,就动也不动的站在眼前。

  她失焦的双眼半瞇着。

  「嗯~」

  看了几次,我都不禁觉得催眠真的好厉害。

  看到那个深优毫无怨言服从着我的命令,我都不禁这样想。

  这催眠能力我已经得到了一段日子,它真的从本质上改写了我的人生。

  虽然我还没搞懂为甚么,从哪里得到这种能力,不过既然能够使用,那么在
意这些也没甚么用。

  唔,似乎想太多了。

  我重新打量深优。

  她面无表情地凝望着我。

  跟平常嘴脸的反差意外地有趣呢。

  「那,跟平常一样来吧。」

  「——我明白了。」

  说完,深优就这样回答,主动靠近我,然后跪在椅子前面。

  「——我准备侍奉了。」

  深优说完,就把我的肉棒从裤子里掏出来,然后维持着虚瞳跟无表情的神色
开始舔弄我的肉棒。

  这光景就好像小萝莉在舔棒棒糖。

  可是,她神情跟动作的不一致,让我的肉棒逐渐胀大。

  彷佛在顺应肉棒变大一样,深优张开嘴巴将我的肉棒含到嘴里,用脸颊内侧
慢慢磨蹭,舌头则是温柔地裹在肉棒上面。

  深优的小嘴又窄又暖,柔嫩舒爽,让我的肉棒更是硬涨。

  然后,深优就把我的肉棒一口气咽到喉咙底,一边挤出啾噜噜的声音一边缓
缓将它吐出。

  「——让您久等了。」

  无视嘴巴被弄脏的事实,深优以跟刚刚一样的平淡表情说着。

  明明又含又舔老哥的肉棒,却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虽然陷入催眠状态所以很正常,但是这个事实却令我难掩兴奋。

  「如何?好吃吗?」

  「——是的。虽然相当恶心,但是我很喜欢,感到相当美味。」

  「噗!」

  她一脸正经地说着骚话让我不禁笑了。

  以催眠扭曲味觉的结果让深优爱上了我的味道哪。

  「那么,接下来继续吧~」

  「——好的。」

  回答了我,深优站了起来,把制服裙脱掉,露出了花纹朴素的白色内裤。

  没有理会中央已经出现湿痕的内裤,深优毫不犹豫的将它脱掉,露出了紧密
地闭合着的肉裂。

  没有阴毛的私处已经湿透。

  「——失礼了。」

  对我鞠躬,深优上半身仍然穿着制服,下半身一丝不挂地跨在安坐椅子的我
身上,慢慢靠近,瞄准了肉棒将腰枝往下挪。

  噗啾一声,我的肉棒就插入了深优的小穴里面。

  随着肉棒深入她窄小的肉裂之中,我们也变成了紧密搂抱彼此的姿势。

  肉棒被温热软嫩的蜜肉包围。

  深优的小穴蠕动起来,不断挤压着,传来阵阵紧凑感。

  我忍耐着挤夹,望向跟我紧密连系起来的深优。

  深优的表情依然空洞平静,看起来毫无感情,可是比刚才多了几分变化,呼
吸也变得断断续续。

  她的呼吸跟小穴的蠕动挤夹一样频密。

  当我往下望时,还能看到深优的身体正在不时抽搐着。

  「怎么了吗?」

  忍不住笑的我这样问着,面无表情的深优就用略显焦躁的声音回答。

  「——对不起,已经要高潮了。」

  只是被我插入,深优就快要高潮了。

  呼吸急而乱的她身体僵硬起来,而这个小反应也随着插入的时间逐渐变得频
密起来,俨然超出了她忍耐的极限。

  虽然好想一直欣赏深优强忍高潮的样子,可是看到表情不变却凝望着自己的
她这个模样,我还是投降了。

  「嗯,高潮吧。」

  这话一说完,深优的变化马上出现。

  更加用力抱着我,她将脑袋靠到我的胸口。

  蜷缩起来的身子僵硬起来,她的腰不断往前靠,死命挤向我们紧密交接着的
部位。

  半闭的嘴巴吐出淫秽的喘息,深优那将肉棒深深吞到根端的小穴,彷佛要榨
取精液似的死命蠕动挤弄着。

  「——啊,啊,要高,潮了……深优,高,啊——嗯嗯嗯!」

  说完,深优便高潮了。

  她高潮时的反应很有趣,硬直的身子按捺不住似的急颤,腰枝不断扭捏,小
穴也更加卖力地挤夹过来。

  好像母狗一样急剧喘息的她不时还会咬牙强忍呢。

  彷佛用上全力的气力一样,她的身子开始溢出汗珠,甚至冒出阵阵微薄的甘
甜体味。

  以上种种小动作,都是她在表情不变的状况下对我展露出来的。

  跟平常的深优比较起来,更是令我深感愉悦。

  就这样,经过了些许时间之后,挺过了绝顶的深优就好像疲惫不堪似的倚在
我身上。

  我居高临下打量着深优的表情。

  神色呆滞的她缓缓喘息着,看起来就好像在嗅着我的气味。

  「吶,深优,你喜欢我的气味吗?」

  「——是的,相当喜欢。」

  「哪里喜欢?」

  「——在脑海里蔓延,让子宫发烫的感觉,相当喜欢。」

  「嘿嘿,是喔?那么『给哥记着这阵体味』喔?」

  「——好的,我明白了。」

  这么说完,深优就靠在我的胸口开始深呼吸,要记着我的体味。

  她这模样有够羞人,有够丢脸,彷佛在证明自己的存在远远比我低劣一样。

  因此,刚刚没写完作业的郁闷也终告消解,让我愉快起来。

  所以我决定好好报答她。

  「嗯……深优啊,嗅着没问题,可是要扭腰喔?」

  本来我只是想要玩弄深优而已,可是她高潮得那么快,对鸡儿刺激太强,所
以我只好拿深优先射个爽了。

  所以,我没有还她自由,而是用她宣泄一下性欲。

  「——好的,我明白了。」

  深优说着,就慢慢的扭动腰枝,刺激着我们仍然深深连结着的性器,然后慢
慢用力起来。

  深优骑在安坐椅子的我身上,因为身子矮小没法碰到地面,只能摇曳全身来
进行扭腰的动作。

  虽然看起来让人不安,可是我坐在椅子上很稳,所以让深优激烈地动起来也
没有大碍。

  深优不断扭腰让肉棒进出着。

  也许是因为高潮过一次,小穴变得湿润滑溜,挤夹起来更添弹性,也因为她
身子娇小,我的肉棒插到根端时也刚好撞在她最深处的重要部位上。

  也多亏了深优卖力地摆腰扭动,我的肉棒每次都会敲在她那个内脏上。

  「——啊,啊,啊……」

  但是,对深优而言似乎这相当的舒服,所以每当肉棒顶到子宫口时,她都会
低声呜咽起来,小穴也用力的挤夹。

  因为她主动侍奉着,我不用动作也得坐享舒适感受。

  也因为深优的小穴相当会夹,我想这样下去不消片刻就能射个舒爽吧。

  可是,总觉得,双手闲着没事干有点没趣。

  虽然自己不用动所以没说很倦,但是太闲也不好,所以我就伸手抓捏深优的
屁股了。

  明明跟本人一样娇小瘦弱,可是深优的屁股却又软又有弹力,相当吸引,更
跟我的掌型完美配合,让人爱不释手。

  我享受着美妙的触感,不断抚摸深优的屁股。

  可是,唯一要挑缺点的话,就是我每摸几下深优就会发出吵耳的呻吟。

  「深优啊,你静点好不好?」

  「——啊啊,抱,抱歉,啊,可,可是,啊,刚刚,很舒,舒服,停不,停
不下——啊啊啊啊!」

  深优剧颤着。

  她又高潮了,小穴的蜜穴不断抽搐着。

  可是,深优的动作仍然没有停下,俨然是在遵守我叫她扭腰的命令。

  所以就算她身处高潮,也会不断扭腰侍奉我,让我可以好好爽。

  当我集中享受她屁股的触感时,深优已经连续攀上几个小高潮,催眠状态独
有的茫然表情也荡漾起来。

  眼神依旧空洞,可是她的小嘴已经微张,口水不断流出,甚至连双马尾也有
点乏力的样子。

  不过我的肉棒也差不多了呢。

  「深优,停一下。」

  「——是……是的……」

  我让喘息着的深优停下扭腰动作。

  虽然就这样射在她体内也很不错,可是最近用她处理性欲时都在用那个作为
收尾,所以这次也不例外。

  「那么深优,『给我稍稍回复过来』吧~」

  听到我的话,深优一瞬僵住,然后那副空洞无神的表情就变回了平常脾气烂
透的神情。

  眨了几次眼之后,她就发现我在眼前,表情不满。

  「哈啊!?你干嘛靠过来!?好恶心你知不知道!!」

  然后,她就伸出手想要把我推开。

  不过她没法实行这想法,伸出的手只是轻轻摸在我身上,更不用说我们腰贴
腰的连系着,她的小穴还在含住我的肉棒呢。

  似乎终于察觉异状,深优混乱地望向四周。

  「哈,哈啊!?这甚么,我的身体怎么不能动啊!」

  深优表情凶恶地瞪过来。

  「喂垃圾老哥你到底干了——噫啊!!」

  在她想要说甚么之前,我挺了一下腰。

  我的肉棒就这样顶在深优最重要的私密部位上面。

  「咦,哈啊?咦?这,这甚么,咦,不对,骗人吧,为,为甚么!?啊,噫
啊,要,要丢!要丢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深优颤抖着高潮。

  只是被我用肉棒顶了子宫一下,她就高潮了。

  伸过来的手死命抓着我的衣服,身体不断颤抖的深优低着头,强忍着呻吟。

  可是,她的声音仍从齿缝间流出,形成了彷佛低吼的怪声。

  至于我则是很想令她的努力付诸东流。

  所以我用力的顶往里面了。

  每被我肉棒顶一下,深优就会发出苦闷的声音,声量也逐渐提高。

  「噫啊啊啊!」

  终于,我让深优呻吟出来了。

  然后她就好像黄河泛滥一样不断发出淫乱的叫喊。

  「你,你这垃圾!啊啊!你,你在干甚么!你,你怎么……啊啊啊!不要不
要不要,又,又要,啊啊!又要丢了!不,不要——啊啊啊啊!!」

  在连续绝顶下,深优已经只懂喘气。

  三番四次的高潮煎熬,让她没法维持了平常强硬的态度,双脚好像幼鹿般不
断颤抖。

  完全没法保持从容,她的小穴溢出大量的淫液,彷佛痉挛般不断抽搐,刺激
着我的肉棒。

  我只是稍稍挺进,深优的身体就敏感地产生反应,嘴里溢出细微的呻吟,被
我随便摸一下屁股就颤抖起来,吐出香艳的喘息。

  「吶,深优,是不是很舒服啊?」

  我这样问着,深优懒慵的表情下那份反抗心就被我燃起,望向了我。

  「你……你这变态,你……你知道,自己在干甚么吗……!」

  明明被我随意玩弄了那么久,深优却仍然用着高傲的语气瞪过来。

  虽然已经上演了不知几次,可是她的言行仍然刚强,看起来更是不堪,令我
无比兴奋。

  「我在问你舒不舒服,啊!」

  「——噫啊啊啊!」

  我狠狠拍了她屁股一下,发出响亮的声音。

  深优就这样已经感到舒服了。

  可是,她只是颤抖着尖呼起来,没有回答。

  所以我继续打。

  「啊啊啊,住手啊你这变态!这甚么啊,为甚么会这样啊!」

  「答啊,舒不舒服?」

  「——不,啊啊啊!!」

  我每拍打一下屁股,深优就会娇叫着颤抖。

  然后,似乎终于知道不回答就会一直被打屁股,深优用哀怨的表情瞪着我再
次开口。

  「才,才不舒服呢!这么恶心的事情!」

  「嗯哼?是喔,那么,往下看看?」

  「……咦?」

  往下一望,深优的表情马上铁青起来。

  深优跨在我身上不断扭腰。

  虽然被拍屁股会兴奋,会舒服,可是仍然没法让深优高潮,所以她无意识地
追求着更多快感,利用插在小穴的肉棒自慰起来。

  「不要,不要!!」

  被自己无意识作出的行为刺激着,深优开始流泪尖叫。

  然后,她看向了我,露出充斥憎恶的凶悍神色。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绝对,绝对要杀了你这垃圾!!」

  我望着朝自己怒喝的深优。

  真是个顽固不服输的笨女孩啊,有够惹笑。

  可是,用深优处理性欲的话,这模样是最爽的啊。

  让半狂乱的深优不由自主地兴奋高潮,然后再被我射在里面,可是我最近的
泄欲潮流呢。

  「好,深优啊,好好的动,让我舒爽射精吧~」

  「哈啊!?你这垃圾在说甚么鬼!?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

  这样说着,深优的身体跟其表情截然不同,主动服从着我的命令动了起来。

  跟刚刚自我被封闭的催眠状态一样,深优的身体在我身上激烈地摆动,吞吐
着肉棒的小穴也发出了噗滋噗滋的淫秽声音。

  「啊,啊,为,为甚么!身体,擅自就……啊啊啊!不,啊啊啊!」

  我的肉棒一下下顶在她的最深处。

  每个冲刺都令深优全身僵硬,连肚子都抽搐起来。

  可是,就算如此,她仍然卖力地为我扭腰,一边沉沦在小高潮,一边侍奉着
肉棒令我舒服起来。

  「啊啊!明明,明明不想……为甚么!啊啊!肚子,肚子烧起来……啊啊啊
啊啊!丢了丢了丢了!!」

  看到垂泪的深优被快感玩弄的样子,我兴奋得傻笑起来。

  似乎留意到我的表情,深优再瞪了过来,露出恶鬼似的怒相。

  「杀了你,绝对,要杀,啊,啊啊!杀了你!啊啊!杀,我要杀了——啊啊
啊啊啊!!」

  再度绝顶的深优即使被快感冲击着,也没有停下怒骂。

  这样的她,令我爽得背脊发凉。

  「深优,我也,我也要射啰!你,你继续动吧!」

  我感受到精子沸腾起来似的冲动。

  被深优柔嫩温热的小穴情深款款地挤夹着,我感到肉棒的根端开始溢出难以
压抑的强烈冲动。

  「哈啊!?要,要射,啊啊!你,你在说甚……噫,啊啊啊!」

  我搅住深优的腰,配合着她的动作抽插起来。

  「——啊啊啊,你,你在干甚,啊,不,不要!不要!啊啊啊啊!」

  深优的动作更加激烈,我的肉棒也往更里面冲刺着。

  因多番绝顶变得滑溜湿润的小穴没有因此松弛,仍然紧密地挤弄着我不断进
出的肉棒。

  小穴里无数的肉折不断刺激着肉杆。

  深优最重要的地方,跟我的龟头一次又一次的深情接吻,不断吸吮着。

  逐渐来到极限的我望向了深优的脸。

  已经被快感冲昏头脑的她只是一直盯着我一边急喘。

  「深优!我要射了!要射啰!」

  「不,不要,啊,啊啊,不,不行,不行不行!!」

  我看准了深优摆腰下挫的时机,双手用力,从下狠狠顶上去。

  「——嘎,啊……」

  我的肉棒终于殁根插入深优浅窄的小穴。

  同时,她最深处最重要的部位,也被我的龟头狠狠挤压着。

  深优发出微弱的悲鸣,脸无血色。

  然后,她浑身僵硬起来,死命抱着我,就这样被顶上激烈的高潮。

  她没有叫喊。

  不,她是连叫喊的余力都没有,只能把脑袋靠到我胸前,疯狂剧颤。

  紧紧搂过来的身体跟我紧贴着不断颤抖,肚子跟双腿彷佛失去控制般不断抽
搐扭动。

  吞下我肉棒的小穴紧紧挤来,不留半点空隙,彷佛在渴求着精液似的不断蠕
动,又滑又湿的肉折刺激着肉棒的同时,小穴也因为持主的绝顶快感而在不规则
地抖动着。

  深优最重要的那地方,彷佛要欢迎我这个入侵者一样,不断吸吮我的龟头以
热烈的啜吻回应着。

  我感受着深优以全身传来的快感,在她的体内释放了欲望。

  强烈的脉动声在体内回响,我感受着精液一股股地注入深优体内的感觉。

  肉棒被深优的小穴温柔地挤夹着,来自妹妹的微热令我无比舒畅。

  我不禁深呼吸起来,将深优身上的幽香吸着鼻孔里,让身子在快感中放松。

  「呼……深优,谢谢你啊,我射得很舒服啊……」

  我懒洋洋地吐出对她的谢意。

  可是深优却没有反应。

  「唔?唔,哇喔……」

  我奇怪了的望了望她,这才发现骑在我身上的深优居然昏过去了。

  本来已经在高潮里扭曲的脸变得更加慵懒荡漾,她嘴角的口水都滴到我的衣
服上面。

  「喂~醒醒啦~」

  我拍了拍她的脸。

  深优的小脸真软啊,想戳。

  「唔……啊,勒…………我……」

  「醒啦?」

  当我不断玩弄着她的脸颊时,深优终于也回复清醒。

  然后,她昏死之前的记忆似乎相当清晰,以慵懒的表情瞪着我。

  「你……你这垃圾老哥……你,你居然对……对我……」

  这样说着,深优放开了紧抱着我的手,摸向自己的下腹部。

  然后,她的呼吸急促起来。

  「啊啊……啊啊啊……肚子里……小,小宝宝的种……好多……」

  深优淫荡的神情扭曲起来。

  由她用慈爱的表情抚摸着小腹时,身体忽然再次僵住。

  「咦,骗人,不,不是,不对,我,为甚么我,不,不要,不,啊……啊啊
啊啊!要丢,要……啊啊啊啊!」

  深优搂着自己,蜷缩起来,不断颤抖。

  而我则是享受着她不断蠕动的小穴余韵。

  说起来,我好像有这样催眠过她呢。

  「深优啊,我倦了,『给哥下来』好嘛?」

  在她沉浸在高余余韵时,我开口命令她下来。

  「杀了你……我绝对要杀了你……!」

  深优喘息着怒瞪着我。

  「好好,那么,下来吧。」

  「咕……为甚么……!」

  对言听计从的身体感到不甘,深优慢慢从我身上爬下来,站在我眼前。

  失去肉棒堵塞的小穴,慢慢溢出被我刚刚注射进去的大量精液。

  看到深优的模样,我才想起自己刚刚坐着的椅子跟下半身也被她弄脏了。

  「那么我先去冲个澡啦,『给我好好整理这里』喔~」

  我这样说完,眼里充斥恨意的深优就抖了一下,然后变回最初那副眼神空洞
的茫然模样。

  「——好的,我明白了。」

  她吐出淡泊的声音回答我。

  彷佛,刚刚对我的憎恶跟怒火都不存在过一样。

  看到她的模样,我不禁笑了起来。

               【FIN】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