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续】出借女友 十二 潇儿要嫁人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原文作者:iurl
同人作者:黑白人
2021/04/25 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总写肉戏有点绞尽脑汁了,来点初恋味道的休息下吧。

***************************************************************************************************
十二  

都说人是不会改变的,特别是口味爱好。

现在的我,就像是在玩ACG游戏一般,眼前弹出对话方块,要我选择。

算上第一次合租时候的出借,以及后来返乡的时候,现在算是第三次了。

老话说,有一有二没有三的。

我思考着,其实脑里什么都没有考虑,而是在交战。

理智和欲望在拼命地撕扯。

如果这一次拒绝了,潇儿就不会再跟小宇有瓜葛了吧?

可是她已经怀了小宇的孩子了。

刚刚被青青打断了的欲火,还在我的身体里盘绕着,蠢蠢欲动。

潇儿曾经跪在男厕所里,任由小宇玩弄。

那个场面已经深深铭刻在我的心里。

太刺激了,那份自己最爱的女人被人玩弄的感觉,那种担心女友变心地焦灼,那种痛,那种爽快。

我暗暗掐住自己大腿后根,令自己清醒。

「不行!」

潇儿闻声眼睛一亮。

「不过今晚可以让潇儿先陪你回去,应付你妈,你必须找个机会把整个事情说清楚,不能再这样下去。」

我斩钉截铁地说道,看似没有丝毫回转的余地。

然而潇儿的目光却转向路边,不经意地抿了抿嘴。

我不确定那是不是一丝略带嘲弄的笑。

「不过今晚你不可以动潇儿,必须分房睡!」

我特别强调一下。

青青「噗嗤」一声笑出来,然后怕我生气,连忙捂嘴转头。

「对不起,对不起,你继续说。」她假装拿出手机,走到远处给谁打起电话。

这人到底把自己当成是谁了?

我跟你很熟吗?

下午捉弄我的账还没算呢,这会儿笑个头呀?

正当我气不打一处的时候,小宇把两手紧紧握住我,不住地朝我道谢。

「卫哥,您以后就是我爷爷,让我干什么都行,我欠你的。」

「我操,谁要你这孙子,赶紧滚。」

我嫌弃地甩开小宇的手,让他去一边等着,我要跟潇儿嘱咐几句。

见我走来,潇儿双手扶着后腰,挺直了脖子,好像一个準备听老师训话的小学生。

可这个小学生却大着肚子。我的目光不自觉地就落在她的肚子上,又连忙移开。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

「我就知道是这样。」潇儿的脸上看不出生气还是无奈,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好啦好啦,我知道,我不怪你,毕竟我也担心小宇妈妈的身体的。」

潇儿说着,安慰我地摸了摸我的脸。

达成协议之后,我眼巴巴地望着小宇拦下计程车,载着潇儿远去了。

柳青青说去机场顺路,所以她也一起走了,只有我自己一人站在已经点亮的路灯下。

「塔克拉玛干,给我来一份十连打!」

我推开酒吧的门,一屁股坐在吧台边上。

屋里稀稀落落坐着几个客人,我感到自己有些唐突了,朝那些人抱歉地点了点头。

「今天怎么好像有火呀?」塔克拉玛干一边接啤酒,一边跟我搭话。

是呀,我今天可火了。

欲火,窝火,无名火。

「啊,对了,你朋友刚刚来喝酒,说帐单由你付。」

我一脸懵逼地接过水单,我擦,一千块?

「你不是讹我吧!」

「怎么会呢,我都给你打了折了,他们点了两瓶好年份的大星。」

我哪有什么这样的朋友,正纳闷着。

「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男的叫王宇,女的叫什么来着,穿着黑色的风衣,样子挺俊俏的。」

塔克拉玛干露出奇怪的表情。

「青青是吧?」

「对对,是叫这个。这回你认了吧。」

妈的,他俩喝酒竟然让我结帐。

这个柳青青,我操了。

说起来,为什么潇儿跟她一下子会这么要好,小沫认识潇儿这么多年,都没有她跟潇儿走得近。

「你最近犯桃花了哦?」塔克拉玛干端上来。

他开始掰扯手指起来,算起潇儿和林静,我已经带三个女人来过。

「别乱讲,那个柳青青我不熟的好不啦,再说,那酒钱我就不结了。」

我威胁道。

这时门突然被人推开。

「GOOD NIGHT,Lady!」塔克拉玛干向来人做了个绅士的动作。

「对不起,老闆,下午走得急,我是来结帐的。」

咦?是你!

柳青青大方地朝我招手,坐在我身边,扫了二维码。

「再给我一杯2号酒,塔克拉玛干,你的酒真好喝,卫先生的酒钱我也一起结了哈!」

说着,她看了下我面前的两张水单,在手机上输入了相应的数字。

酒吧的温度适宜,所以柳青青脱下风衣,露出里面碎花的连衣裙,搭配着奶黄色的羊毛开衫,显得嫺静舒雅。

我暗暗打量着她,虽然胸部比潇儿略小,估摸最多也就是C,可是整个人的气质非常好,也许是因为青青更会化妆,所以她比起潇儿来,显得更有女人味。

也许是注意到我的视线,柳青青转过头,朝我礼貌地笑了笑,却显得有些拘谨了。

她的脸上笑起来,有一对非常浅的酒窝,在柔和的灯光下,别有一番风味。

嘴唇是补过妆的,突然我想起下午的时候,她为了配合潇儿试探我,竟然吻了我。

如同能读懂我的心思,青青喝了一口酒,摆弄着酒杯,欠身对我点了下头。

「对不起,卫驰。抱歉今天吻了你。」

不但我差点呛到,连塔克拉玛干险些都把正在清洁的酒杯丢到地上。

「咳咳,这个~」

我用咳嗽掩饰我的尴尬,一边偷瞄四周,看有没有人注意。

「你不用道歉的。」

我看了看青青的眼睛,目光却总被那娇豔的红唇吸引。

其实我想说,原本我也没吃亏吧,不过怕显得轻浮,所以终究没有说出口。

塔克拉玛干悄悄地退出去,暗暗在胸前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仔细想想,我也看过了青青的胸部,那次跟潇儿视频,不知道她在旁边,我傻乎乎地射了。我们俩在还没说话认识之间,已经见过了对方的身体。

奇怪的缘分。

青青若有所思地笑了笑。那笑令我感到有些发毛,总觉得青青能猜到我在想什么。

不过她另一个特点就是很善于聊天,就像我这样,跟她之间只有尴尬的人,也能被她轻易带动起来。

不知不觉,已经是深夜,青青喝了不少酒,不过眼睛却越来越明亮,酒量深不可测。

「时间不早了,我要先走了!」

「我送你!」

「不用了,你要送我回家?」青青的家字,特别带了重音。

这丫头,怎么一会儿让人觉得端庄娴雅,一会儿又摄人心魄地,太危险了。

「小子呀,我要是年轻二十岁,我就羡慕死你了。」塔克拉玛干待青青走出酒吧之后,歎着气说。

「现在呢?」我好奇问道。

「现在我同情你,可怜的孩子!」

嗨~这是什么话。

潇儿一夜没有给我发微信,我辗转了半夜,才想起我换了手机卡。

明天得赶紧把原来的号补回来,我这都干了什么事儿。

最后忍不住,给潇儿发了短信。

不管怎么样,潇儿的手机号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哪里料到回复我的是小宇。

「卫哥,潇儿的手机在我这,你不用给她发了,我妈跟她睡一起,我睡客厅呢。」

好家伙。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跑到移动大厅候着,待他们一上班就赶紧补办了手机卡。

没想到刚插进去,就接到一个电话。

是林静。

好歹我的漫画被选中了,準备签合约的时候,作者却找不到了。

美女编辑一顿数落我,竟然这么久都联繫不上,害得她被主编骂了一通,还以为别家出版社把我截胡了去。

「老同学呀,我哪有那么抢手?除了你们,谁还看得上我那些涂鸦。再说,你还不相信我的人品吗?」

「谁知道呢?都这么多年了,人总会变的。」

人总会变的,我品味这几个字。

我一边赔不是,一边答应她立刻就签。

「你今天有空吧,我今天就飞上海,明天不把合同带回去,主编就要开掉我了!」林静半开玩笑地说。

听着她的声音,我眼前不知不觉浮现出,那天在我家看到林静的孕照,那对孕乳,黝黑的乳晕和凸起的乳头。

不行,我赶紧摇了摇头,再想就要硬了。

我惨笑一下,竟然不知不觉颓废了两个月,整个人跟冬眠似的,完全没有时间流逝的感觉。

认真算来,我竟然两个月没碰女人,连自慰都没有过。

真难得。

这边暂且不说,我最关心的还是潇儿。

终于联繫到她了。

潇儿在下课的时候来到学校边上的咖啡馆,跟我说了昨晚的情况。

宇妈对潇儿的态度可想而知,激动地一晚上睡不着,大早上就给潇儿做了各种好吃的。

一会儿研究什么时候见潇儿的父母,领证呀,婚礼呀,完全投入进去了。

「怎么办?」我望着潇儿。

潇儿握住我的双手,盯着我说,

「老公,你认真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

「你说。」我点了点头,紧紧握住她的手。我感觉到她有些紧张。

「你真的不介意我把小宇的孩子生下来?」

「嗯,不介意。」我坚定地说。

可我心里怎么会不介意呢?

把老婆给别人睡是一回事,那是我的癖好,挺刺激的。

可是被搞大了肚子,还是头一胎,虽说想想很刺激,可总是有点难受。

不过如果我说介意的话,潇儿说不定就会离开我了。

潇儿犹豫了一下,「你知道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我一直没见过爸爸。」

我听潇儿继续说下去。

「我现在怀了小宇的孩子,虽然你接受我们,但是我还是想让他在出生的这段时间,能感觉到亲生父亲的存在。」

我明白了潇儿的意思。

她是想从胎儿时期,就给宝宝一个完整的家,可是如果这样说,孩子什么时候都需要爸爸,妈妈,那不是要一辈子都留在小宇身边了吗?

我没有问出口,潇儿也懂得我的意思。

「你不要担心,我只需要两年,两年之后,我就会跟小宇离婚。当然是你还要我的情况。我只是儘量想让宝宝能在父母身边待一阵子。」

「我怎么感觉我像是拆散你们的坏人了。」

「我才是,都是我的错,可我最爱的还是老公你,就算做一个离开宝宝的坏妈妈,我也要回到你身边,从此以后,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听你的。可是我不能骗我的孩子,必须要告诉他,自己的父母是谁!」

潇儿成长了。

以前的潇儿,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对我很依顺。

如今潇儿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有了自己的决断。

从潇儿坚定的目光中,我知道她是下定了决心。

「你不会变心,真的爱上小宇吧?」我心里忐忑不安。这是一次危险的游戏,不像从前出借潇儿那样,如果说之前是放风筝一样的话,那么这次就是超视距操控无人机了,并且遥控器还不一定在我手里。

但是另一方面,我又蠢蠢欲动。

把我的潇儿,真正地嫁给小宇,给他洗衣做饭,任由他名正言顺地在潇儿的肉体上发洩。

我竟然硬了起来。

灵活的脚丫悄悄从桌下伸过来,踩在我的裆部。

潇儿虽然穿着打底裤,可是脚趾头依旧很灵活,可以像手一般把我勃起的阴茎夹住。

「看看,我就知道你会硬的。」

潇儿一边用脚给我安慰,一边问我到底希望她是从心里爱上小宇还是只跟小宇协约结婚?

下身传来的刺激越来越强烈,我两手紧紧抓住桌沿。

不行了,再弄就要忍不住了。

潇儿的脚好销魂呀。

从前的潇儿不是这样的,难道都是小宇教给她的?

那么,如果把她借给小宇当老婆,是不是会解锁更多的玩法?

我沉浸在潇儿的足交中,她的大脚趾岔开,隔着袜子卡住我的阴茎,却不动了。

「快说,同不同意?不同意的话我就不给你弄了。」她竟然威胁我。

可是我两个月没有碰女人了,更别提天真纯洁的潇儿这会儿大着肚子在咖啡厅给我足交。

「好,那你就跟小宇结婚吧,不过一定要说好了,得回到我身边来!」

我挺了挺腰,下体顶住潇儿的脚,嘴上投降了。

潇儿微微咬住嘴唇,亮晶晶的双眼略带笑意地看着我。

「好,你这个家伙,把你老婆送给别人睡就那么开心吗?」

痛,潇儿脚踩得我好痛,可是阴茎却因此膨胀得更加厉害。

「你还不是一样,口口声声说爱我,却背着我被小宇搞大了肚子!小骚货!」

我的心快要跳出来了,小声地反击她,公共场合带来担心被发现的异样刺激让我濒临高潮。

潇儿朝我伸出双手,扣住我的手,然后双脚一起脱下鞋子踩在我的下身撸动。

不行了,不行了。

一股快感从后腰传便全身,我颤抖着射到了裤子里。

潇儿的脚一直把我揉到最后一丝精液都喷出来之后才作罢。

这个丫头竟然变得这么会玩!

之后潇儿得意地亲吻我脸庞,让我一个人慢慢收拾,她结帐之后就返回学校了。

裤裆冰凉黏糊的我望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这才想起,潇儿好像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呀?

走在大街上,当真是裆下生风呀,快到农曆新年了,热闹的气氛遍布大街小巷,我的魂儿却还在天上飘着。

不过瘾呀,好想跟潇儿好好做一次。

该不会,潇儿跟小宇结婚了,就不再跟我发生关係了吧?

难道我们一直要保持情人关係?

生完孩子,多久潇儿可以跟我私会?

要不要跟小宇一起三人行?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林静又打过来。

「我登机了,合同我带着呢,不许反悔不许跑,老实等着我!」

原来不是做梦,我的漫画真的要出版了。

我站在机场的出口,看着一个一个接机的人逐渐等到他们等候的人,有开心地招手的,有激动地拥抱的,有礼貌地商务的,形形色色。

每天都有人分离,每天都有人相聚。

「嗨!卫驰!」在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音里,林静朝我飞奔过来,那架势像要扑过来。

可是快到眼前了,她已经慢下来,然后略带害羞地朝我笑笑,整理好散落的刘海,把短髮捋至耳后,露出漂亮的右耳,耳垂上有打过耳孔的痕迹。

看来今年流行黑色。

她也穿着黑色的毛呢外套,黑色的打底衫外面罩了细条纹的吊带裙,下身配以黑色的打底裤和黑色的长靴,时髦又精干,不愧是杂誌编辑。

她带着标誌性的笑容,站在我面前,让我突然有些时空错乱的感觉。

「饿了吧?吃东西去吧。」

「好呀,不过我不想吃正餐,带我逛上海的夜市吧,今天好开心,我想喝酒!」

黄昏中,似乎已经为人妻,为人母的她,变回了当年那个灿烂的少女。可机场的玻璃幕墙上倒映出的我,还是那个大叔的模样。

我摸摸她的头,然后说:「乖,叔叔带你去吃好吃的。」

林静大笑起来,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从浦东机场出来,我们先去了昌里路,然后转到黄河路,这儿里南京路比较近,去外滩也方便。接下来又跑到了徐家汇的天玥桥,待到肚子快要撑爆了,又溜到仙霞路的时候,已经快到午夜时分了。

「开心吗?」我靠在路牌杆上,手里还拎着一瓶「迷失海岸」。

「太开心了,谢谢你!」林静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这么爱笑。

我跟她说不用这么客气,如果不是她,我的漫画连刊登的机会都没有,所以说到底,我反而要谢她。

林静举起酒瓶,我跟她碰了一下,仰头喝掉。

「嗨,两位请看这里。」一个陌生的男生朝我们喊了一下,一回头,我们已经被拍到相机里。

原来是一个摄影青年,他抱歉地说,我和林静站在路灯下的样子太有氛围了,忍不住拍了一张。

我们看看相机,果然我们两个在路灯下的样子特别好,构图也没得说,林静原谅他偷拍的错,允许他带走,同时把照片用WIFI传了过来。

「谢谢两位配合,告诉你一件好事,前面转角有家主题酒店今晚两折,超级给力的。」

青年朝我眨了眨眼,用《纵横四海》中哥哥的姿势,挥手走掉了。

我转头想跟林静开玩笑,说我们被当成情侣了,还推荐我们开房呢。

当我对上她的目光,不知怎么的,玩笑却说不出口了。

虽然夜里有点冷,但是没有风,我们喝下的酒化作白色的雾气,在橘色的灯光里缓缓上升。

林静歪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嘴角带着捉摸不透的笑意。

「有烟么?」她突然问我。

翻了翻口袋,还有半盒「七星」,是在机场等候她的时候买的。

这两个月,潇儿不在,我把烟捡了起来。

打火,点烟,我吸了几口,然后递给她。林静毫不介意地结果我用嘴点着的烟。

我又掏出一根,跟她对着点着了。

我们就站在路灯下,安静地吸着烟。

「你抽烟的姿势蛮帅的,要是高中时候你也这样,那老师的表情才好看。」我笑着说,想着要是高中的学霸林静在走廊抽烟,一定很有趣。

「我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看女人堕落?」

「也不是吧,準确一点说,是看原本高高在上,清高,冷酷的模範生,变得像不良少女一样,有点刺激。」我想了下,笑着回答道。

林静白了我一眼,「切~」了一下转过脸,立刻又转回来。

「我怎么就装清高,装冷酷了,明明我很期待高中时期有人追的。」

得,得,我才不信呢。

林静问我记不记得有一次出去参加奥数外试,我们住在一个偏僻的度假村,那天早晨她晨跑遇上了我。

我隐隐约约记得好像有那么回事,不过没什么印象。

「我可是为了跟你相遇,提前起了大早,然后躲在角落,等你出来了,我抄近路追上你,跟你打招呼的。」

怎么会,校花会主动设计跟我的偶遇,骗鬼吧。

哼,谁知道你看到我跟你打招呼,不跟我一起跑,只是点点头,就折回房间了,你是不是那时候很讨厌我呀。

我记不住了,也许是我见到你紧张到肚子疼了吧。

去你的。哈哈。

林静又讲到跟她老公的相识,以及后来出轨的事。

上一次她还闹着要跟老公离婚呢,后来他老公承认了错误,向她保证不再犯错。

我说,男人的话能信么?

林静点了点头,说她也不信,不过后来她想通了。

「想通什么?」我好奇地问。

「我老公之所以会出轨,一定是因为我们之间的互动太单调了。」

我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林静摸了摸脸,因为喝了不少,所以红彤彤的,再多一点也看不出来。

「就是我们玩的花样太少了。」

我去,她竟然能这么想,我有些羡慕她老公了。

她说她翻了好多成人网站,学了很多东西,一一对老公施展出来,把她老公收拾得服服帖帖,再也不会偷腥了。

有没有这么厉害?

可厉害了!

林静甚至告诉我,他老公同意她也出轨一次,这样两人就扯平了。

笑死我了,我扶着柱子说:「你俩可真行。」

我们一边瞎聊一边走着,不料回过神来,竟然来到了那个青年提到的主题旅管。

气氛有些尴尬。

「糟了!我忘了订酒店了。」林静突然说来得太匆忙,又玩得过头了,忘了订酒店了。

这是什么意思?

刚刚说她老公允许她出轨一次作为补偿。现在又说忘了订酒店。

我咽了下吐沫,看了看那闪动着粉色霓虹的二折看板。

林静打了个喷嚏,她说有点冷。

我不是傻子,所以,我们走了进去。

还好,下午被潇儿用脚弄出来之后,我换了内裤和外裤。

从老闆手里接过房卡的时候,气氛就不一样了。

我的脸上发烧,突然想起这个时候潇儿在干吗,还是跟宇妈一起睡吗?小宇会不会半夜偷偷起来爬上她的床,应该不至于在老妈旁边吧。潇儿会不会主动跟小宇躲进卫生间?

打开门,林静发出一声略有所指的惊歎。

房间整个是淡紫色的,灯光也是,有霓虹灯一晃一晃的,中央是圆形的大床,从天花板上落下长长的流苏。

关键是床上搭着红色的金属支架,像鸟笼一样把床罩起来,几根说不清干什么用的带子缠在上面。

地上有一把椅子,形状有些像妇产科那样,作为医生一看就知道是什么姿势,不过看複杂性,也有变形的可能。

靠窗边是圆形的浴缸,由于地处老城区,楼层又不高,如果在这里泡澡的话,不拉窗帘就等于是给对面的人看直播了。

暧昧的音乐从黑暗的角落里流淌着,墙上是用霓虹灯组成的性器团,一闪一闪,像正在交配一般。

「年轻人还真会玩。」林静感歎了一声。

「装什么成熟。」我故作镇定地搂住她的肩膀,「感觉会笑场。」

气氛有些冷场呀。

原本没有想跟林静发展到这一步的。

可是此时又觉得跟人妻开房,十分的刺激。

我看着她的脸,林静害羞地低下头。

「你总要主动点吧?」她小声嘟囔道。

是了,虽然还有一些疑惑,我仍然捧起她的脸。

好软的嘴唇,当我吻住她的时候,明显感到林静的身体抖了一下,然后双手扶住我的肩膀,慢慢搂住我的脖子。

舌头探了过来。

我用舌头挑逗她,追逐她,我感觉到怀中人妻的身体慢慢放鬆下来。

「你笑什么?」我被她的笑搞得不好意思起来。

「没什么,只是觉得跟你接吻很舒服。」

「那就再来一次!」

我们拥抱着往床边挪动,然后一起倒在水床的中央。

加热功能已经提前开启,水床温暖了我们,像羊水。

「哈哈,感觉我们像两个中学生一样。」林静又笑了起来。
「别笑了,破坏气氛!你中学的时候接过吻吗?」我问道。

「还不是没人追!」

「是没人敢追!」

得了,再聊天下去,我一点都没有欲望了。

林静捋了捋头髮,说再亲一下。

我万万没想到跟林静上床会是这样的放鬆,有趣。

这样我们第三次深吻,吻得我都快窒息了。

她用手摸了摸我的老二,疑惑道:「你没反应?」

「拜託,我又不是小处男,难道你已经湿了?」

「嗯嗯。」林静十分正色地点了点头,自己又笑起来了。

「不许笑了,我要检查!」

说着,我扑倒她,开始脱她的衣服。

很快就扒掉吊带裙,然后是打底衫,露出被紫色内衣裹住的一对丰满乳房。

林静已经笑不出来了,抿着嘴把目光投往别处。

乳罩是前开扣式,我轻鬆地就解开了。

显然哺育过两个孩子的乳房很难恢复成少女时期的模样,不过对现在的我来说,这是最好的刺激。

略带松垮的乳肉,深褐色的大乳晕,黝黑的乳头,一切都与我记忆中的校花林静截然不同。

潇儿也会变成这样吗?

想到潇儿,我的欲望上来了。

林静脱掉我的上衣,我们抱在一起接吻。肌肤紧紧地贴在一起,让我如同陷入柔软的云层般舒爽。

「有点害羞,这么黑。」林静趁接吻的间隙,朝我皱鼻子说。

「哪里黑,你说说?」

「讨厌,乳头,乳头,人家的乳头因为生孩子变得又大又黑,满意了吗!」

「你老公嫌弃你吗?背着老公跟我出来,是不是格外刺激?」我调笑着,把手从腰侧伸进她的打底裤。

迫不及待地滑过茂密的阴毛,我想找她的阴蒂,谁料内裤里水汪汪地,一不留意就滑到阴道了。

这么容易就进去了,潮湿,烫手。

林静的笑里藏着担忧,「是不是很松?」

「没问题,我的够大!」

总觉得我们俩不像是在做爱,倒像是两个学生在合力做一次化学物理实验。

脱下她的打底裤,白花花的大腿露出来。

林静在高中时,唯一能让我们这些男生看到的部分,就是短跑赛场上她的长腿了。

可如今承载了无数男生荷尔蒙的那双美腿,平添了许多肉感,随手一捏尽是滑腻的感觉。

紫色内裤的裆部已经湿透了,我不做犹豫,帮她脱下。

林静配合得抬腿翘臀,然后光溜溜地躺在水床上等我临幸。

我把她紧紧夹住的双腿掰开,露出已经溢出爱液的阴部来。

哇,完美的黑木耳,自从潇儿怀孕了,我就一直嚮往的东西,终于出现了。

林静的阴唇颜色很深,在昏暗的灯光下伴着旺盛的阴毛和淫水,简直是黑得发亮。

味道一定很迷人。

我凑了上去。

「啊,你怎么~」林静呼喊了一声,便说不出话来。

我咬住她的阴蒂,轻轻地拉扯。

林静按住我的头,两腿紧紧夹住,鼻子发出小猪一样的哼哼声。

我感觉到了她的阴蒂在我的牙齿见急剧地膨胀,便用舌头仔细地撸下包皮,然后吮吸,噬咬。

「啊~,啊~,不行~,疼~,舒服~,呜呜~」林静胡言乱语起来。

她真是好多的水儿呀,把我的脸蹭得一塌糊涂。

这么玩弄了一阵子,她求饶起来,我才鬆口。

轮到她脱下我的裤子了。

我躺在床上,阴茎还未完全勃起,林静躺在我的大腿一旁,开始给我口交。

「咦,宝宝对我好像不太满意。」她摆弄着我的阴茎说道。

我说都怪她总是笑。

于是林静就把我的阴茎含在口中,认真的舔弄起来。

别说,她的技术还真得很厉害,从马眼到卵蛋,都舔得很仔细,不过没有潇儿那么厉害,能给我做毒龙。

这一想到潇儿,突然打了个冷战。

糟了,肉棒开始萎缩了。

「这~」林静托着我软下去的肉棒,无辜地望着我。

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我的老二竟然不争气!

我感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原因在哪,难道是下午被潇儿用脚给弄得射出来了,导致现在不举?

可是怎么可能,刚刚还很有感觉呢。

这回轮到我没脸见人了,只好捂着脸装死。

林静轻笑了笑,温柔地躺在我身边,一对软软的奶子挨着我的身体。

她把两条腿夹住我的右腿,摸着我的乳头安慰说:「没关係的,休息一下,我们聊聊天吧。」

「聊什么?」我有气无力地说道。

「说说你女朋友吧?」林静突然把话题抛出来。

我纳闷她怎么知道我有女朋友。

结果她说早就看出我的状态不好了,两个月没接电话,八成是因为感情上的事儿吧。

我还没想到怎么回答,她突然间说合同还没签,竟然光着身子爬起来,把出版合同找出来,让我签字。

「姐姐,你这算不算色诱?」我把合同放在她光滑的裸背上,签好给她。

「不算吧,我们是老同学叙旧。」

浴缸里放好了温水,我们搂抱着坐在浴缸里,搁着窗帘望着街道上闪动的霓虹,我简单地讲了潇儿的事。

当然省略了很多,只是说我的女朋友跟我的好哥们睡了,还怀孕了,现在两个要结婚,我一个人好伤心。

「怎么我没有感觉到你的伤心难过呢?」林静的手在水里拨弄着我的肉棒,头枕着我的肩。

糟了,难道我诉说的时候表现出嚮往了?

「虽然你说你很伤心,可是我觉得你还蛮在乎他们两个的。」

我们就这么闲聊着,突然传来细微的敲门声。

「员警?」林静吓得缩进水里。

「怎么会?」我安慰她说员警才不会这么温柔。

原本不想理,可谁知道敲门声不依不挠。

「好惊悚呀?」林静脸都青了。

我突然想去摸了下她的阴唇,果然已经紧紧闭合了。

林静拍掉我的手,让我去看看。

我只好围上毛巾,走到门口,深吸一口气,打开一条缝。

门外站着一个只围着浴巾的女孩儿,二十岁上下。

她冷得直抖,「叔叔,能给我们一个多余的避孕套吗?」

啥?我简直被五雷轰顶,完全呆住了。

「不好意思,我们不用套的。」林静在浴缸里站起来,要走过来。

小女孩笑了一下,猛得跑回隔壁的房间,一个男孩探头把她迎了回去。

「玩露出呀!」林静露出一副阿姨的坏笑。

我晕,现在的年轻人,这么三弄两弄,我看今晚我是彻底泡汤了。

林静披上了外套,里面是完全裸着的。

「你去哪?」我问。

「找刺激,不能让小姑娘比下去。」说着,她真这么出门了。

我一头黑线,今天这是怎么了,尽是怪事,这么玩下去,我一辈子都要阳痿了。

没一会儿,我听到隔壁的敲门声,然后是林静的声音。

「呐,这有两盒,是从吧台买的,还有两双丝袜,你们拿去玩吧,别控制,我们不怕吵!」

话音未落,她已经跑回来,脱掉外套钻进热水里。

「好冷!」林静笑嘻嘻地看着我说。

「牛逼!」我朝她伸出了大拇指。

真是顽皮得可爱。哪有一点做母亲的样子。

「卫驰,你到底有什么性癖好,告诉我,我试试看能不能满足你,人家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出轨一次,衣服都脱了,摸也摸了,你倒好,放我鸽子了!」

「别再说了,你是在扎我的心,这样我怕是一辈子都硬不起来了。」

林静忽的又站起来。

「别闹,水凉了都。」

她气哼哼地站在浴缸里,一对乳房晃来晃去,抬起左腿,一脚踏在我的老二上。

「你这家伙,总是半途而废,高中时候等你跟我表白,结果你一直到毕业都没说出来。现在女朋友跟别人都搞大肚子了,你还在那优柔寡断,真是个软蛋,活该你当王八。」

虽然她话说得狠毒,但是说到一半,人已经笑了出来。

我由着她踩,就当享受她的脚了。

可是,我的下身却像具备独立的意识,对这些话产生了反应。

林静也感觉到了,继续羞辱我。

「还有反应了,你真是个天生的绿乌龟,乾脆让你女朋友去当妓女吧,当婊子去吧!」

她的脚趾夹住我的阴茎,狠狠踩了一下。

那家伙似乎被唤醒了,顶着林静的脚心把她脚撑起来。

「你这个人还真贱,给老娘舔!」说着,她一屁股坐在我的脸上,然后趴下,把头埋进水里含住我勃起的肉棒。

刚刚的字眼儿持续刺激着我,潇儿去当妓女好了,我要当乌龟吗?

我的舌头顶开林静的阴唇,钻进阴道中,吸吮着她略带酸味的爱液。

好一会儿,她才把头从水里拿出来,「憋死我了,快点上床。」

「啊~~,啊~~~」随着我的抽送,林静放蕩地叫着,似乎在与隔壁的女孩儿比拼。

那女孩叫得更高昂,林静乾脆把我推倒,然后拉过空中悬挂的带子,挂在腿上,这样我只要躺在下面,她就可以凭藉带子的弹性带动自己上上下下地吞没我的肉棒。

怎么感觉我被她强姦了。

水床有开关,打开之后腰部会上下震动,配合起来,次次都直通花心,林静的被操得汁水纷飞,舌头都要甩出来了。

「你呀,怎么这么贪玩,做爱都不正经。」我扶住已经没有力气的林静,放她下来。

林静又笑了,搂住我的脖子,身上的温暖包围着我。

我此刻十分地想要她。

忘记潇儿,忘记身处的时空,只回到那个充满青春汗水的夏天。

「我喜欢你,这是迟到的告白!」我在她的耳畔轻声说,然后亲吻她的耳垂,舌尖挑逗她的耳洞。

「嗯~~,你个笨蛋~晚啦!」林静回吻我。

房间里安静下来了,只有我们的喘息和亲吻。

我把她两腿抱起来,开始一只一只脚趾吮吸,肉棒狠狠地操进她的逼里,每一次进出林静都张开嘴,却没有声音。

「你个绿乌龟!啊~~,啊~~,操我~~~」

「你才是个婊子,刚刚是不是想送去给人操!」我每一次都完全拔出,再狠狠操进去。

「绿乌龟,喜欢自己老婆被人操!」

「你就是我老婆,等把你绑起来,在门口卖票,让全上海的男人都来操你!」

「啊~~,呜呜~~~,来操我吧,我是妓女!」

「你是一个骚货,你的骚屄就是欠操,操死你!」

我快要到高潮了,放下了林静的腿,一边揉着她的奶子,一边吻她,同时发出最后的冲刺。

「小静,骚货,我爱你呀!」当我射进林静的身体里,我喘息着说道。

林静的眼泪沿着俏脸流下,她没有说话,满脸红晕,只是紧紧搂住我的脖子,让我在她的身体里一直停留着。

早上好呀!

清晨,小路上穿红色运动服的小静朝着男孩打招呼。

哦!男孩点点头,突然加速跑回了宿舍。

小静愣住了,难道他讨厌我?

男孩跑到卫生间里,躲在隔间,眼泪落下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明明很想跟小静说话的。

我不能,我不配。

因为我什么都没有了。

爸爸,妈妈,我想你们。

……

送走了林静,我又变成了一个闲人。

潇儿被宇妈看得很紧,根本不能晚上回来陪我。他们已经见了双方父母,青青发微信给我说,已经定好了登记的日子。

就这么把潇儿嫁出去了?

我感到了一阵不真实。然后就有一天,我又一次接到潇儿的电话。

「潇儿,你怎么好久都不联繫我的,想死我了。」

「乖哦,今天我可以见你!」

闻声我立刻跳起来,可是后面的半句话,让我被几乎晕倒过去。

「老公,过了今天我就不能再这么叫你了,明天陪我去民政局吧,我要跟小宇登记结婚了。」

嗡得一声,我的脑海中尽是白噪音,世界失去了形状。

紧紧握住拳头,咬住牙答应她,“好,我一定去。”

眼泪还是留下来了。

这种感觉真他妈的刺激。

真他妈的痛。

操!

待续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