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旗谈】第四部 沧海桑田 作者:anuebot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永甯一翻身吻上了小旗的嘴,含乎道:“相公你真好。”

苏苗急道:“我也要跟着!”

永甯说:“这种事情你一个小姑娘跟着干什麽。再说你武功这麽差,碍手碍脚的。”

苏苗说:“那相公还不会武功呢!”

永甯怒道:“我说不準去就是不準去,你找打麽?”

苏苗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却从后面抱住了相公亲热。

********************

民国初年。

中南海。

袁世凯已经搬进了改名爲大总统府的中南海,与废帝溥仪所居故宫仅一墙之隔。

那中南海就在故宫西侧,本是中海和南海两个湖,面积与故宫相当。然而当中山水秀丽风景怡人,与全是房子的故宫比起来实在是更加逍遥的所在。

“孙特使,你在美国读的书。来,给你介绍一位美国朋友。”

袁世凯把一位白人绅士介绍给小旗。

“孙特使,很高兴见到你。我是弗兰克·约翰逊·古德诺。您叫我Frank就可以了。大总统多次和我提起你。”

这位美国来的Frank用英语说,看来他来不会说中文。他看上去四五十岁,脸上满是书生气。

“认识你是我的荣幸,欢迎来到中国。”小旗有礼貌的说。

袁世凯见小旗一口英文很流利,很是开心。说:“古德诺先生是美国来的总统顾问,你们多亲近,啊。”

Frank问小旗:“孙先生,请问你在美国时在哪 读书啊?”

小旗想也不想:“Harvard。”

Frank说:“啊,太好了。正是你们哈佛的校长推荐我来中国工作的。”

小旗心想:“不好,我除了知道哈佛的名字之外对它一无所知。这下要漏底了。”

Frank却没接着问下去,他说:“哈佛的学生果然不同。我听说你在北京和浙江兴建工厂,采用了前所未有的科技和管理技术,真是让人惊歎啊!我在美国也没见过这种技术。”

袁世凯听了翻译的转达之后哈哈大笑:“我民国有孙先生这样的人才,崛起之日可待。”

袁世凯接着说:“孙特使。你是在技术与建厂方面的专家。古德诺先生却是法学方面的专家。你听听他的想法。”

小旗说:“愿闻高见。”

Frank清清嗓子,用英语对小旗说:“以中国之大,自然有孙先生这样的博学之士。但大多数民衆仍生活在农业社会之中,一生中没有接受过任何正式教育。民主共和的政体并不适合中国国情。正相反,在一两百年前,中国在君主制下却实现了康乾盛世,是世界上无人能及的国家。因此只有君主制才能救中国。”

小旗听了这个美国人的一番言论,越听越耳熟。“啊”他一下子想起来,“这不是《新闻联播》一向的口吻麽?!”“中国的国情特殊,西方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中国只能坚持XXX的领导,走XXX的道路。”

小旗不露声色,随声附合。他不知道这是Frank自己的想法还是袁世凯授意他说的。小旗知道袁世凯过几年会企图複辟帝制,自己称帝。但没想到他準备得这麽早。

“这麽说,孙先生也支持古先生的看法了?”袁世凯一脸严肃地问。

小旗见他这表情,马上说:“当然当然。”

袁世凯哈哈大笑,说:“开玩笑,你们这些人怎麽能如此不珍惜我们得来不易的共和国家。”

小旗见他言不由衷,心中暗想:“他这次叫我来看样子就是爲了让我支持他恢複帝制。”

袁世凯接着道:“你们两个一个是总统顾问,一个是总统特使,要多交流一下想法。啊,哈哈哈哈。”

这时小旗注意到在Frank身后,有一位年轻漂亮的金发女郎。看上去二十岁上下,虽然穿着庄重,眉目低垂,但显然年青燥动,而且美国女人骨子 的那种跳脱还是写在脸上。胸口与袖口都是当时在中国还很少见的白色蕾丝边,露出大片白花花丰满的肉。她很有意味地向小旗偷眨着眼睛。似乎她很少见到像小旗这样西化的年轻人。

Frank见小旗打量身后的人,就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女儿伊莎贝儿,随我一起来中国的。”

“我的名字是旗。认识伊莎贝儿小姐是我的荣幸,欢迎来到北京。”小旗 起伊莎贝儿的玉手吻了一下。他可不是什麽正人君子,当然要乘机摸一摸。搞得伊莎贝儿娇笑不止。

伊莎贝儿好奇的问:“孙先生,你再说一遍,你的名字怎麽读?”

小旗说:“旗,就是cheese的chee。”

伊莎贝儿娇笑道:“原来你是奶酪先生,太好了,我最喜欢吃奶酪了。我来中国都没怎麽出去玩过。每天见到得都是这些上了年纪的政客,再说语言又不通。奶酪,你能不能带我去好玩的地方玩一玩?”

于是小旗就成了奶酪先生。

第三十八章 大战贫乳十三姨

民国。

紫禁城。

这天小旗和伊莎贝儿相约一起在北京城游玩,茵茵做爲保镖在二人身后跟着。

伊莎贝儿拉着小旗的手又跳又笑,活泼极了。虽然小旗在南宋也有不少金发秀女,但这个伊莎贝儿美国女孩的那种天然娇憨,以及自然而又开放的气质是南宋皇家学院中难以培养得出的。小旗看在眼 ,爱在心 。

他们一行三人先在中南海转了转,小旗又利用自己的职权到故宫中到处游玩。那 仍是废帝溥仪的家,不过像小旗这样的新贵,政府大员进出很是随意。小旗尽职地做导游,又风趣又有内涵,让金发美女意犹未尽。然后他们又去了天桥和王府井。

一把産自江南的纸伞引起了伊莎贝儿的兴趣。

“哇,这伞上画的风景真美。这是哪 ?”伊莎贝儿问。

小旗看了看说:“这是杭州的西湖,你喜欢的话我带你去玩。”

“奶酪你太棒了!谢谢你。”伊莎贝儿在小旗的脸上亲了一口。

茵茵看在眼中捂嘴偷笑。

“晚饭你带我去哪 ?”伊莎贝儿问。

小旗说:“北京烤鸭你吃过麽?我带你去全聚德吧。”

伊莎贝儿说:“好呀,好呀。只是你漂亮的小跟班总是跟着我们太不方便了。”

茵茵听她这麽说,很知趣地对小旗用中文说:“主上,那我先回去了。”

小旗说:“你别走远,民国很不安全。备好车準备接我们回去。”

于是茵茵向伊莎贝儿笑笑便独自走开了。

伊莎贝儿瞪大了美丽的眼睛看着茵茵离去的背影说:“天啊,她能听懂我说话,是麽?”

小旗说:“让你见笑了。”

伊莎贝儿不好意思地抚弄着自己的金发说:“但愿,但愿她不要介意才好。其实我很喜欢这个女孩子。只是我想和你独处一会儿。”

金发美女一向被人们认爲是美貌与无脑的结合,看来这个也好不到哪儿去。而且她们越笨反而越让人感觉她们可爱。

小旗说:“你放心,她也很喜欢你的。”

于是伊莎贝儿欢天喜地地挽着小旗,随他来到了前门的全聚德。

小旗手把手地教伊莎贝儿用筷子来包烤鸭。两人吃得很亲热。

时值民国初年外国商品涌入中国之时,连全聚德这样的老店都备有玻璃杯和洋酒。

吃得饱饱的伊莎贝儿坐在小旗对面,手摸着玻璃杯沿,媚眼如丝,甩动了一头金黄色的秀发,说:“奶酪,你知道麽,我离开家三个月了,三个月 我都没有交到过什麽真正的朋友。”

小旗明白她的意思是三个月都没有过什麽男人了。于是说:“现在不是有我了麽?”

伊莎贝儿百无聊赖地拿起一只筷子,插在玻璃杯中搅动,“唉,”她歎了口气,颇具意味地盯着手中的筷子,“你是知道的,这根中国的筷子对于这个美国进口的杯子来讲太细了。”

小旗拿过伊莎贝儿手中的杯子,套在了纸伞粗长的伞柄上摇了起来,说:“你知道,在中国不光有筷子。”

伊莎贝儿眼中难掩兴奋,低头到桌下偷看了一眼,再 头看着小旗说:“真的麽?你裤子口袋 装了什麽东西?!还是见到我让你很兴奋?”这是美国少女勾引男生的常用套路。

“哦,我口袋 藏着一只大怪物。你想见见它麽?”小旗顺着杆就向上爬。

伊莎贝儿说:“怪物都是躲在山洞 的。你的怪物放在口袋 一定很委屈吧?”隔着桌子,她的玉手已经摸到了小旗的腿上,要不是因爲太远,恐怕她早就抓到那个怪物了。

小旗说:“山洞 要有水才行,要不然怪物会把山洞挤破的。”小旗的手比伊莎贝儿长多了,已经从裙底伸进了她的大腿根处。

伊莎贝儿已经开始呼吸不均了,娇声道:“流水的山洞我是有的。但这 太亮了,会吓跑怪物的。你能不能带我去个合适的地方抓怪物?”

小旗挂了帐。揽着金发美女出了全聚德。四下张望,没见到茵茵和让她备好的车。

这时一辆黑色的美国産福特轿车飞驶而来。小旗见这辆车和自己那辆不太一样。

正犹豫间,车上跳下了几个黑衣人,拉住伊莎贝儿就扔进了车 。吓得伊莎贝儿惊声尖叫,却马上被捂住了嘴巴。车子绝尘而去,把小旗留在了原地。

小旗待要去追。有黑衣人向小旗脚下开了一枪,吓得小旗马上止步。

*******************

民国初年。

小旗傻傻地站在全聚德门口,不知所措。这时又一辆棕色福特车开过来,一个秀女向小旗招手,“主上,快上车!”

小旗见自己的车来了,上车就问:“茵茵呢?”

秀女答到:“茵茵去追绑驾古德诺小姐的车了。”

说着她拿出一台对讲机,呼叫道:“茵茵,茵茵,听到了没有?你在哪 ?”

“沙。。。沙。。。我是茵茵。。。黑车正向西郊方向行驶。完毕。”

小旗说:“追!”

*******************

小旗和茵茵伏在磨房顶上,看着房内被绑着的伊莎贝儿和那几个黑衣人。

小旗见伊莎贝儿和一个瘦高的黑衣女人激烈交谈,但是距离太远自己听不清楚。

“看来这帮绑驾的人会讲英语。”小旗小声地和茵茵说。

茵茵却说:“不是英语,她们讲的是广东话。”

小旗说:“哦?伊莎贝儿会讲广东话?!这太有趣了。爲什麽我听不到?”

茵茵说:“皇上,其实你的真气很足,只是你不会使用。只要你集中精力到双耳,一定能听见。”

小旗依言而行,果然清楚地听到了下面的对话。但就他的广东话水平而言只能听懂十之一二。

黑衣女:“Isabel,劝你老豆勿助纣爲虐。。。”

伊莎贝儿:“十三,佢冇啦,佢几係professor。。。”

茵茵也不懂粤语,和小旗面面相觑。

这时下面两个男黑衣人扯住伊莎贝儿的衣裙,用力一撕,丰满的玉乳露了出来。再用力一撕,下身的衣物也被扯了个大洞,露出金黄色的阴毛来。看得房上的小旗胯下马上敬礼。估计下面的那些男人自然不用提了。

伊莎贝儿用力娇声呼叫:“Help!够命啊!帮!帮!帮!帮!”

小旗脑门上拉出几条黑线,心想:“伊莎贝儿不知在哪儿学会了国语中‘帮’就是help的意思,所以就‘帮帮帮’的叫救命。”

小旗刚要动身子,茵茵一下按住了他,指了指门口的几个黑衣男人。小旗见到他们手中都拿着快枪。

“等一下,姐妹们马上就到。”茵茵说。

这时一个男人扯下伊莎贝儿的内裤塞进了她的嘴 ,于是她也“帮”不出声了。

那个叫“十三”的黑衣女人又问了伊莎贝儿一句,伊莎贝儿摇摇头。

黑衣女人恨恨说:“这双带鱼(大乳)哈人憎!”

她双臂张开,做了个“云手”动作,口中叫道:“冇影手!”伸手向伊莎贝儿双乳探去。

小旗见这十三胸前平平,难怪她如此憎恶金发美女的一对“带鱼”。

十三的手一碰到伊莎贝儿的乳房,马上慢下来,只在上面轻轻一拂。而伊莎贝儿开始狂躁的扭动娇躯,摇动一头金发。

十三的另一只手运气于指尖,叫到“虎鹤双形!”向伊莎贝儿裸露的下腹点去。

这下子伊莎贝儿扭动得更加剧烈,双腿抖动,忽然她坐着的椅子上渗出水来。原来伊莎贝儿放尿了。

伊莎贝儿口中的内裤被拿了出来。她马上拼死地喘气:“Oh my god! Oh my god! 我需要一个男人,快快给我一个男人!谁来操我!”

原来十三用得竟是十分霸道的淫功!

这时,一个男黑衣人解开裤子,露出他那勃起的性器。

“Oh, fuck me please, fuck me!”伊莎贝儿被搞得十分渴望一根鸡巴。

十三又向伊莎贝儿问了句话。

伊莎贝儿仍然努力地摇头,哭道:“唔好搞我。”

十三再运功向伊莎贝儿下腹点去,强烈的刺激让伊莎贝儿口中发出渴望的嘶吼:“给我个男人!”

小旗再也看不下去了,不顾茵茵劝阻,叫道:“住手!”

然后从房顶爬了下来。

伊莎贝儿见到小旗这个救星,马上呼救,“奶酪救我!给我你的大怪物!”

黑衣人见到只是一男一女,也没放在心上。

那个叫十三的女人用带广东口音的国语问:“你系什麽人?”

小旗道:“行不更名,做不改姓,在下孙旗,是伊莎贝儿的朋友。你们这麽多人欺服一个弱女子,太无耻了。”

一个男人道:“你是来英雄救美的吗?你一个中国人和这对烂父女爲伍,肯定不是什麽好人!来呀,给我拿下!”

几个人上来就要捉小旗。茵茵哪能由得他们。一上手,双方都很惊讶,都觉对方武功不俗。但终究茵茵技高一筹,几个男人不是对手。

小旗才看清那个叫十三的女人三十多岁年纪,身形苗条高挑,身材平平(就是很平的意思),长得不算难看。十三见几个男人对一个小姑娘久攻不下,于是双掌一错,运了十成功力在一手指尖和一只手掌之上,同时使出了她那两招“无影手”和“虎鹤双形”淫功向茵茵打去,口中叫道:“小贱妇看招。”

茵茵见她两招同时打来,不慌不忙,胸前下腹生生受了她的两记攻击。

小旗吓得叫道:“茵茵!”

哪知电光火石之间,茵茵把打来的功力引到自己单掌之上,又加上自己的功力,巧妙地轻拍在十三的下阴处。

那十三后退几步,情知不好,却没有时间化解。突然一股强大的肉欲袭来,她本就是怨女,立时浑身燥热无比,就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衣物。

外圈的黑衣人见十三遇袭,就有人 枪对準了茵茵。

正当小旗万分焦急时,有人叫道:“全都住手!”

一个男子身形破门而入,“啪啪啪”打落几人手中的枪,又到人群中几招拦住了黑衣人向茵茵的攻击,又接了茵茵一招。竟以一人之力制止了缠斗的双方。

十三看见来人,娇声叫道:“飞鸿,快救小姨。小姨中了自己的淫功,快!小姨要做飞鸿的女人。快来呀,快给我!”

十三已经把自己衣服扯破,露出平平的胸来。皮肤倒是挺白,奶头硬立着,顔色却很淡,看上去与她年纪不符。十三沖过来抱住那男人大腿,用她的“鱼头”(乳头)和脸在来人的腿上挨挨蹭蹭。

“你们这些没用的男人,十三姨平日对你们这麽好,你们一个个都躲瘟疫一样躲着老娘。今天老娘豁出去了,给大家白干。快啊!不要钱的处女啊!”那十三中了被茵茵加了倍的淫功,抱着那男人的腿发浪。

那男人并没有理会她,而是对小旗拱手道:“在下黄飞鸿,孙中山先生托在下来北京护送几个革命党人回南方。几个不长眼的畜生不认识爱国商人孙先生,多有得罪,望先生勿怪。”

小旗惊道:“原来你就是广东十虎之一的黄飞鸿,果然了得!伊莎贝儿是我的朋友,可不可以不要爲难她?”

那裤子还没有提上的黑衣人道:“飞鸿,这女人是美国来的狗贼古德诺的女儿。那古德诺爲袁世凯複辟帝制摇旗呐喊,实爲大患啊。”

小旗道:“那古先生我见过,他不过是一名学者,书呆子,与他爲难实非英雄所爲。”

黄飞鸿道:“孙先生是有名的爱国商人,是孙中山先生的朋友,我信得过你。我们不会爲难你,带上你的朋友走吧。多有得罪。在下还有要务在身,改日再来登门谢罪。”

“飞鸿你。。。”那名解开裤子的黑衣人还待多说。

黄飞鸿止住了他。怒斥道:“快收起你那丑东西!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小旗解开伊莎贝儿的绳子,那伊莎贝儿一下子缠到了小旗身上,伸手就向小旗下身摸去。抓得小旗“哎呦”一声,差点穿越了。小旗抓住她双手,拖着她向外走。

“等一下!”黄飞鸿叫道,“在下还有个不情之请。”

小旗,停下脚步,说:“请讲。”

黄飞鸿指着地上扭动着的十三说:“这位十三姨是在下的小姨。方才多有得罪。她与古小姐都中了自己的淫功,一个时辰内需与男子交合,否则心脉受损,成爲癡人。可否请孙先生把我小姨带回府上帮她解了淫功之苦?”

小旗说:“这种事情黄师傅自己解决不了麽?”

黄飞鸿说:“她是我亲姨。”

小旗看看四周的黑衣男人,衆人一下子或 头望天,或低头看脚,有的干脆转过身去。

只有那正提裤子的黑衣男说:“要是搭上那个金发小妞给我我就干。”

小旗只得说:“那。。。还是不劳兄弟费心了吧。”

*********************

民国。

孙府。

金发美女一个人独享着口中吞吐着的大鸡巴,小旗的粗长助长了本就风骚的美女的欲望。小旗欣赏着身下美女喷火的身材,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大腿上也全是肉却不让人觉得累赘。上身短,下身长,细腰宽肩,一头金发撒在丝绸般光洁的背上。小旗偶尔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