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俊龍的熟女情懷

趙俊龍本來是一個很老實的男孩。高考沒考好,上了一個大專。被同學同化得迷上了黃盤,自己又懶得交女友,天天憋得心里實在難受。

  放假了,他更是無聊。便到處搜羅黃盤。回來撞見了隔壁的白奶奶,白奶奶今年50多歲,多年守寡又無兒無女,今天正吃力的扛著一袋面爬樓。見狀,趙急忙幫她。白奶奶熱情的把他邀到自己家里,順便打飲料給他。這時,他注意到這白奶奶雖然已年過半百,但仍是徐娘半老,皮膚白嫩無比,更勝年輕人。只是人胖了些,趙俊龍不禁說了句:真不愧是白奶奶啊……白奶奶驚訝的問:小夥子,你說什麽?趙這才回過神來,說:“ 沒事,我得去買黃,黃豆了。回家后,趙邊看著黃盤,變瞌睡,竟睡著了。夢里他竟然夢到和白奶奶作愛。醒來后他還戀戀不舍,他開始想著怎麽上了白奶奶。

  沒過幾天,父母出去旅遊,問他去哪,誰知他竟一反常態,死也不去了,看著父母走后,他別提多美了,他拿出早已準備多時的蒙藥,假惺惺地來到白奶奶家,說:父母出門了,您有什麽事就說話,沒事我來串門啊。白奶奶天天也寂寞,看來個小夥,心里別提多高興了。當晚,2人在白家做飯,趙俊龍拿出事先準備好的” 飲料“.給白倒滿。白推讓他喝,趙說:我是男人,我喝酒!白一聽很高興,一張口喝個精光。趙隱隱露出一絲陰笑。

  接下來的事一如趙的預料,白奶奶很快倒在趙的懷里。趙扶著不醒人事的白奶奶進入臥室,望著眼前這個豐滿的女人,趙壓抑的獸欲終于可以發泄了,管她是誰,老子先日了再說。

  這白奶奶少說也得有一百八十斤,一躺在席夢絲上,立刻陷了進去,趙對著熟睡的白奶奶一個淫笑,變開始脫她的衣服。真是!跟夢里見到的一模一樣,甚至更性感。那全身雪白的肌膚,真是天生那麽細膩。兩個大腳,一看就知道人特壯,兩條大腿,象大象的一樣,中間的肥屄看得出是很久沒人光顧了,看著不太順暢,但總比讓人插爛了好吧。再往上就是兩個巨乳了,怪不得這娘們沒穿奶罩,這麽大個我看都得去訂做了,哪里能買到啊。看到這,只見趙俊龍一把把白奶奶的胸衣扯破,抛出好遠。仰臥的白奶奶一絲不挂的玉體展現在趙俊龍面前,趙俊龍都能聽到自己心跳聲了。他知道,眼前這個肥胖的過了頭的娘們今晚就是自己的玩物了。他咽了一口唾沫,三下兩下扒掉了自己的衣服,他個子178,卻是又黑又瘦,和這白奶奶整相反,白奶奶的身體已經對他發出召喚了,他望著白奶奶光滑白嫩的皮膚,又望了一眼自己黝黑多毛的皮膚和早已豎起的大雞八,又是一笑然后一躍到白奶奶的身上……只見他先是粗魯的把白的兩個胳膊擡了起來,這樣白的兩個巨乳就可以完整地送到他的嘴邊,他一口叼住了白的貼床的右乳,另一只手狂揉左乳,女人的體香圍繞著他,他的大雞八同時也在摸索著,畢竟這不象吃奶那麽簡單。再看他的嘴,還在貪婪的撮著白奶奶的大乳頭,白奶奶不僅兩個乳房碩大無比,乳頭也極大,是粉紅色的,他來回地輪換叼著女人的兩個乳房,興起就把整個乳肉都吞進去再吐出來,偶爾還咬女人的乳房,連他自己都沒想到自己竟是如此的禽獸不如。

  女人的乳房由于過于豐滿因而乳溝很深,趙俊龍竟然把白奶奶的兩個乳房狠心的往兩側掰,然后把頭陷進去來回的拱扎著,聞著。暫別了乳房,趙俊龍開始專攻下身,他粗野的把女人的兩個白柱子般的大腿分開,然后學著黃盤里用嘴向白奶奶的陰戶里使勁啐了口唾沫,確保濕潤,然后把他的寶貝小心翼翼地放了進去,這畢竟是他的第一次啊,他還是有點緊張又有點期待。女人還是像一頭死豬一樣睡著……他最后說服了自己,反正這娘們是自己的玩物,弄死了就給她扔了也沒人知道是我,反正做都做了,來吧我的大白豬,讓我這頭小黑狼嘗嘗鮮……床鋪也開始有節奏的響了起來,女人白嫩的身子隨著趙俊龍來回地運動著。

  只見趙的龜頭青筋突出,象要殺了白奶奶一樣使勁地用自己的槍向人家的屄里亂捅,趙這才發現原來白奶奶的屄也不小啊,只是常年不干了,沒關系,有了自己,她以后苦盡甘來了……說完更猛烈了。

  啊……當趙俊龍意識到自己快要射的時候,他想繼續學著黃盤里的男人把大吊拿出來,可是最后他忽然樂了,他要白奶奶做他的女人,給他當牛做馬……叭……他自己亂叫著,假裝打槍聲,把一股精液射進了白的陰戶里。

  此時,白的兩個乳房已經被他搓揉的幾近變形了。

  他重新爬到白奶奶的胸前,變態地聞著,舔著,如果說剛開始他還有些顧及的話,現在白奶奶已經完全成了他的玩物,他開始親吻白的脖子,並用自己的扁平的胸部蹭著白過于豐滿的大胸脯,嘴里不斷哼著:來吧,來吧……自己的肚子頂著白的肚子,天啊,白的肚子簡直比孕婦的肚子還大,他搓揉著,撫摩著,忽然又一時興起,一條又瘦又長的黑腿狠狠的架在白奶奶白白的胯上,茂密的腿毛來回在女人身上摩挲著。他反身給自己和白拿了床棉被,又軟又暖和,蓋上了被,他望了一眼女人,滿足的笑了一下,忽然又猛的用手環住了女人的腰,但女人的腰太粗,只能大致抱住,頭部依舊對著兩個大乳,開始瘋狂地狂咬女人的大乳頭,他的身體是黎黑色的,瘦的皮包骨頭,卻格外有力,可憐女人白嫩的乳房和肌膚到處都是這壞小子的牙印,畢竟趙俊龍從小到大都沒在床上做過這麽劇烈的運動,一會就睡著了。

  第二天,趙醒來后白奶奶還沒醒,他正琢磨著怎麽威脅她,她醒了,他望著他,正準備對她掄拳頭,誰知白奶奶一把把他抱住,說著:壞小子,心這麽狠,把我扒這麽光……邊說邊笑。他真是沒想到會是這樣,他只能假惺惺地抱住白奶奶,白奶奶輕拍了一下趙俊龍的骨頭架子的后背,埋怨著:你干嗎給我下藥啊……趙俊龍說:我怕你不願意,我喜歡你……白一聽更感動了說:你要我的身子,我隨時都給你,可是我一老太婆,怕你嫌啊……邊說邊用手撫摩著趙胸前的胸毛,趙也假情假意地把白奶奶攬在懷里,說:昨夜我弄疼你了嗎?

  白拼命地搖了搖頭,說著:沒有,沒有,我願意,我願意……兩人擡頭望著對方,女人主動將自己豐腴的嘴唇吻上男人的薄唇,男人一手用自己的骨頭架子胳膊攬住女人肉膊,一手又開始搓揉女人的巨乳。

  許久,女人松開口,象個嬌滴滴的大姑娘一樣,趙俊龍反而象個成熟男人一樣嚴肅女人一把抱住男人說:趙哥,我只有靠你了,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只求給你每天暖被窩,你別不理我,要常來啊,即使是你以后結婚了。

  趙也顯得很老練了,他說:我結婚以后當然得常來了,因爲我要和你結婚嘛……女人感動得快瘋了,她帶著哭腔說: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了,我的人你隨時都可以要。可是你不嫌棄我嗎,我這麽大年紀,最主要是你的條件這麽好,那麽苗條,我這麽胖。趙一聽樂了,從小到大,從沒有人說過他條件好,他只聽見別人說他賊眉鼠眼,皮包骨。黑地梨……女人接著說:你們年輕人不都喜歡什麽小麥色皮膚,可我這麽白,我會爲你去曬的……男人心里樂瘋了,傻娘們老子就是沖著你肉白才**,他趕緊阻止說;別寶貝,我就是愛你這樣。女人擡頭問他:你真不嫌棄我?好哥哥,我以后什麽都聽你的……男人淫笑著:真的?真的男人竟從被窩中抽出他的雙腳,一股汗臭味,他伸到女人嘴邊,說:” 我的大白豬,證明你的決心還不簡單,你明白怎麽做了吧……女人望著男人色又嚴肅的眼神,一口吞進大半個腳,象巧克力一樣的顔色,只見男人一把拔了出來,“ 啪” 給了女人一個大嘴巴,說;你刷牙了嗎就吞我的腳,說完兩眼緊盯著女人的兩個巨奶,女人會意,竟然把男人的肮腳放到兩乳之間爲其摩擦,良久,男人樂了,一把把女人撲到身下,這回女人的雙臂不用擡上去了,環住了男人黑瘦的骨架,男人黝黑的皮膚和女人雪白的皮膚摩擦著,女人肥碩的身子竟任由瘦瘦的男人隨意侮辱,玩弄,隨后便是男人的淫笑和女人的慘叫/ 實際上女人又何嘗不是積聚了多時的欲望,這回兩人算是各得其所了。

  待續……從那次的孽緣之后,兩個人在白家泡了好幾天,直到趙俊龍的父母回來。趙也開學了,兩個人才不得不分開。趙俊龍在學校可難熬了,別人哪里知道他的想法,才在學校待了半個月,一天晚上就跑回來了。他興沖沖地爬上樓,正要敲家門,忽然停住了,這目的哪是回家啊,我明明是爲了操肥屄啊。他整了整衣服頭發,又爬上了一層。迫不及待地敲了白的家門,白奶奶慢悠悠庸懶地開了門,沒有男人的日子也不快活吧。見是趙象起死回生一般,趙看她精神比以前好多了,身體也更加白皙了,不由心跳加速。白正要大喊,趙立刻堵上她的嘴,進屋關上了門。白奶奶看趙俊龍干瘦干瘦的,比以前更憔悴,但眉宇見還是那麽有男人味。

  她絲毫沒有了這個年齡老太太的沈穩,狂熱地聞著趙俊龍黑黑的脖子和臉,趙冷笑著任由她的摩挲 “想死我了女人瘋了一般不停地親著這個小男人。趙推開她,陪笑著:好了,寶貝,你要再不讓開我就得拉褲了,爲了趕車盡快回來見你,我還憋著屎了。你脫光了到床上等著我,我一會就來啊。女人這才依依不舍地放開他,恐怕他隨時會跑了一樣盯著他進了廁所。

  男人出來后徑直進了臥室,如他所料,女人早已脫光了鑽了被窩,露出她那肉肉的白肩膀子。男人似乎並不急著行動,點了支煙,虛忽著一雙鼠眼看著這個白白的老太婆叫春,在他看來,這樣成熟過于豐滿的女人比處女更要吸引他。白奶奶瞪著她的大眼,張著嘴,喊著:來呀……趙哥……趙冷笑著,掐了煙,三下就把身上的衣服抓了下來,黝黑的骨頭架子確實性感,尤其是他毛兒特別多,這讓每個女人都欲罷不能,更何況是白這樣寂寞的老婦!!!

  鍁開了被子,趙俊龍看見白奶奶的陰戶已滿是淫水,兩個巨乳像要爆炸了一樣,由于太大又上了年紀,變成了兩塊大白肉,貼在胸口,垂著,但是皮膚是絕對的棒,又白又嫩又亮!全身象沒骨頭一樣,吹彈可破。

  大三九天,趙俊龍光著身子打了個寒戰,趕緊一下子鑽進被窩,迎接他的是女人溫熱的肉體,女人一把摟住了他,讓自己的乳房貼進他的頭,男人像蛇一樣兩只胳臂已經纏住了女人的粗腰,女人雙手環住男人的頭,任由這個小色狼在自己乳房間拱著,聞著,嘴里說” 我說過我要給你暖被窩。積聚了半個月的獸欲,趙俊龍終于可以盡情地發泄了,他多毛的腿也壓上了女人光滑的腿,疵著兩個大黃板牙一下子吞下了女人的右乳,嘴里喘著粗氣,女人則輕笑著,飽含了母性。

  從遠處看以爲是母親在給孩子喂奶一樣。

  女人忽地把意猶未盡的男人從自己的胸脯上拉上來,男人無奈的倚在床頭,女人象個新娘子一樣紅著臉將頭靠在男人瘦削的肩上,雙手撫摩著趙俊龍的胸毛,兩腿也緊緊地貼著男人,生怕男人茂密的腿毛扎不到自己。

  男人又點了支煙,無奈地抽著,這老女人對他來說除了操屄和玩弄大白奶子之外,毫無用處。

  可白奶奶把他當成了自己的人生支柱,嗚嗚地哭了起來。趙俊龍忙安慰著:

  怎麽了,寶貝……白奶奶哽咽著“ 我就想你趙強忍著不耐煩,說著:我不是回來了嗎,聽話。白還嚷嚷著:我怕你不要我了,我怎麽辦……趙俊龍開始不耐煩了,嗔著” 你再這樣,我就走了白忙擦眼淚,說:老年人都這樣,你別生氣,趙哥……別走……趙輕蔑的看著女人說:那還不把大奶子喂過來!!!

  白奶奶嚇壞了,忙跪到趙俊龍的身上,雙手托起那對下垂的巨乳,這一下男人差點沒壓死,他也顧不上疼了,用雙手把女人的后背往前一推,女人的左乳就送進了男人的嘴里。男人黝黑的臉龐完全被女人的肥白的胸脯陷進去,他快窒息了,可這世上也沒什麽比他現在更快活了。

  白奶奶也被他整得快活死了,叫著:讓我……喂飽你……她的白白的后背已經讓趙俊龍揉地發紅了。

  趙俊龍每隔一分鍾換一口氣,然后再把臉伸進去,就這樣過了半小時,趙才發現自己雙腿已被這肥豬壓得沒有知覺了,他一把推開白奶奶,然后換了個男上女下的姿勢把女人壓在身下,他使勁地用臉蹭著女人凸起的肚子,用舌頭舔著女人的肚臍,雙臂伸起,女人的巨乳兩手一手攥一個(當然每只手只能握住一小半,因爲太他媽大了),隨著他頭的下滑才慢慢地松開,他分開女人的大腿,使勁地巴望著,他要看清女人的這里到底是什麽結構,然后他開始用舌舔著女人的陰門,女人開始呻吟起來,接著他把舌頭頂進陰戶,女人的呻吟聲也大了起來,他不管這些,他開始肆無忌憚的玩弄起女人的肥屄來。最后也分不清哪些是他的唾液,哪些是女人的淫水。

  在女人的百般央求下,他才把他黑黑的大雞八捅了進去,兩個人像劃船一樣在床上誇張的運動著。男人低頭望著他座下的老女人,她披頭散發地像個瘋子一樣,但渾身充滿了挑逗和青春的影子。

  當……一不留神,女人的頭從床頭陷了下去,床上只有女人的身體,男人才不管那麽多,繼續操著……女人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漸漸産生了共鳴,回聲越來越大,不對,這是兩個人的聲音,還那麽熟悉……啊……趙俊龍的雞八立碼瀉了,是樓下傳來的,是他父母……想到他父母,他馬上沒了心情,白奶奶也爬起來,坐在他身邊摟著他,用臉不停地蹭著趙俊龍的瘦肩膀,說:這是夫妻都有的事啊……啊……讓二人嚇了一跳,是趙俊龍父母的高潮。然后便沒了聲音。趙俊龍第一次聽見父母做愛的聲音,想不到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苦笑了一下。

  回過神來,望著眼前這個肉感的婦人,似乎又開始燃起火來。

  他把女人的身體扳向他,然后壓著倒了下去,望著白奶奶豐腴的嘴唇,堵了上去,女人的兩條白胳膊接住了趙俊龍的狼條一樣的身子,並來回地摩挲著。男人胸口的一堆雜毛把女人磨得特別舒服,她示意男人完全壓在她的身上,男人照辦,陰莖頂著陰門,立碼搏了起來,他惟恐再有意外,趕緊送了進去,女人的聲音也大了起來,他害怕鄰居聽見立刻用嘴堵住,兩人邊操邊狂吻。女人的屄明顯比前幾次暢通得多,有好幾次女人都試圖翻過身子,都被男人按下了,他害怕女人的大塊頭壓在他身上他會斷氣。

  即使堵著嘴,女人仍哼著,男人的小肚子上瘦得一點肉都沒有,像個雞架子,可是女人的大肚子把男人頂得也很難受,才一會,男人已經汗流浃背,他用他那兩個瘦黃瓜腳爲支點,用力地干著,“ 不行了,全出來了,男人一聲吆喝,倒在女人身上女人起身,趴到男人的陰莖邊,把剩余的精液吸干淨,獨身了這麽多年,一滴都不能放過。然后又爬到男人身上,男人正緩著力氣,冷不防那麽一下,嗷的一聲叫,把女人推了下去,只聽咚地一聲,女人摔到了地上,男人慌忙起身,女人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堆笑著向男人道歉:趙哥,壓著你了,你行嗎……趙俊龍臉上卻沒有一絲笑意,他一步步走近白奶奶,伸出他的一只肮腳,女人竟毫不猶豫地吞進嘴里。男人用腳往上擡,女人張開了嘴,男人說:來,地上涼,咱到床上去玩……女人笑著說:壞小子……然后知趣地仰在床上。男人則站在床上,一如剛才的動作,一只酸臭的肮腳伸進了白奶奶的嘴里,女人用雙手環著男人的細腿,來回的摸著腿上又黑又粗的汗毛,男人一聲冷笑,竟狠心地把另一只腳踩在女人的白嫩的大胸脯上,只聽見女人象被宰的豬一樣發出慘叫,雖然嘴讓男人的腳堵著,仍然很刺耳,男人象沒聽見一樣,陰笑著。

  女人畢竟是快六十的人了,一會就讓趙俊龍整得香汗淋漓,精疲力盡。

  趙俊龍玩夠了,這才下來,他感覺他現在都可以去拍黃片了,而且他的動作花樣比那些黃片里更多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