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芬的單身日記一-靜芬的制服

該從何說起呢?

大學畢業後跟著愛玲在銀行裡上班,我們只是聘雇的實習員,所以薪水少的可憐。

有時候好羨慕那些招考進去的大哥,大姊們,也許稱不上是年薪百萬的金飯碗,

但至少往後不用再為工作煩惱。

會認識他是因為他是我大學的學弟,人長的高高瘦瘦的,有付可愛的baby face,

在學校的時候見到我,總是會學姊長學姊短的聊的沒完。

我那時喜歡他,但只是把他當成小弟弟般的喜歡,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更何況當時我也有男朋友。

畢業後沒多久我就跟男朋友分手了,原因很簡單;他要出國繼續唸書,不能在我身邊陪我。

而後來會跟他交往,是因為在銀行上班的緣故,

我在銀行上班的第二年,有一天他突然出現在我眼前;

原來他畢業後找到了份會計助理的工作,每天都要跑銀行,而他們公司剛好就是我們銀行的客戶。

久而久之,我們常常的見面,吃飯,喝茶,約會看電影,後來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他是雙子座的男生,有時我真的好驚訝;他完全就像是占星書上所寫的一般,

好奇,天真,善良的雙子,他聰明,才華洋溢,幽默,又善解人意。

跟他在一起,完全不用擔心會無聊,他總是有滿腦子的鬼點子,滿腦子的餿主意。

交往了半年後,我們同居了,也許是因為自由慣了,大學時就在校外租房子,

而目前;也沒有回家給老爸老媽養的打算,其實說實話;還不就是貪玩。

高興跟朋友去哪就去哪,

高興多晚回家就多晚回家,

高興穿多短的裙子就穿多短的裙子,哈。

同居沒多久,我發現了他一個很特別的「性趣」。

一天我剛下班回到家,懷中還捧著一大包剛在屈臣氏買的生活用品。

一開門,就聞到一股臭味。

洗碗槽堆積如山的碗盤讓我們這十四坪的套房,臭氣燻天。

我把東西往餐桌一擱,水龍頭一開,套上手套,嘩啦啦的洗起碗來。

沒多久就聽到鑰匙開門的聲音;他也下班了,

進門後他一如往常的把鑰匙往桌上一擲就癱在沙發上看電視。

「baby 妳在幹嘛?」

「不會看阿,在洗碗阿」

「baby 今天去吃燒烤好嗎?」

「不要,上星期才吃過•••」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每天例行的餐前話題。

突然間,

一雙手從背後摟住我,環抱著我的腰,讓我嚇了一跳。

他整個人貼在我的背後緊緊抱著我

「你•幹嘛?」

「妳頭髮好香」

「不要鬧,等下弄濕了•••」

他還是緊緊的抱著我不放,並開始親我的脖子和耳朵,弄的我好癢。

我想推開他,但是兩隻手套卻沾滿著泡沫。

「不要啦•••」

他根本不理會我,本來環在我腰上的手開始往上遊移,兩隻手掌慢慢滑過我的腹,撫摸我的胸•••

「喂,不要嘛•••」

銀行的制服還沒換下,絲襯衫外的絨背心本來就「超合身」更何況我的D-cup,早就把制服背心撐得又扎實又緊,

被他這麼一揉,我好擔心扣子要繃掉了•••

他也許是發現了,於是將背心的第二,第三顆扣子解開,這樣我心裡反而鬆了一口氣,

沒想到接下來,他手居然直接伸進了背心裡面•••>< 天哪,絲襯衫薄到不能再薄,

感覺就好像他的手直接揉捏的我的胸部一般。

他的大拇指和食指,熟練的找到了我的乳頭位置;輕輕一捏,

我像是觸電般,不由自主的嬌呻的一聲。

「阿•」

我全身開始發熱,只能稍為的扭動掙扎一下,又怕手上的水濺出來。

他右手在我背心裡恣意的揉捏著,左手將我的臉頰推右托起,嘴饞的吻著我,像是要把我的舌頭吸到他嘴裡一樣。

「等•等一下嘛•••」

我斜著身,頭一撇,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喊暫停。

「我先把手套脫了•••」

他在背後摟著我,等我手套脫下•••

他居然一把就將我抱起,把我抱到了床上,

往床上一「擺」整個人就壓在我身上。

「等一下•我先脫衣服嘛•••」

「不要,別脫。」

他在我身上磨蹭著,我倒是覺得他今天特別有興致。

「baby,我幫妳脫。」

聽他這麼說,我猜想他也許是想表現一下男人的溫柔吧。

他開始吻我,臉頰,嘴,頸,耳朵,他熱烈的呼吸,讓我覺得他今天不太一樣•••

他一面吻我,一面解開我的扣子•••

背心的扣子全解開了,我順勢將身體一轉,手一縮,想要幫他順利的將我的背心脫掉

沒想到他卻將我身體按著,似乎不要我脫下背心,接著又開始解開我的襯衫扣子•••

扣子一顆顆都解開了,但他卻絲毫沒打算要從我身上脫下一件衣服 = ="

我就這樣「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疑惑的跟他親熱著。

而他就好像著了魔似的,整個人性致勃勃,溫柔的吻著我,撫摸我。

胸前就只隔著胸罩了,果不出我所料的,他只解開背後的扣環,

將胸罩掀起,直接讓胸罩掛在我身上,也沒打算脫下來。

我的胸部一露出來,他就像是找到了攻擊目標一樣;

雙手搓揉著,嘴也吸著,沒一個閒下來。

我喜歡他舌頭挑動我乳頭的感覺,就好像重要的地方被愛人含在嘴中一樣。

所以他每挑動一下我就會輕吟一聲,

如果他舌頭來回不停的話,我會叫的更激烈,這算是對他的獎勵吧^^

但我最怕的就是他輕咬我的乳頭,他每次玩的起勁總是會忘我的輕咬一下;

那讓我覺得好痛,但我總不能在這時間生氣,

所以他要是咬一下,我就不為所動,讓他無趣而退。

上半身終於是汗水淋漓了,接下來他的手當然是往更神密,更敏感的地方去•••

他將我的窄群掀到腰部,手掌在我大腿內側搓揉著,

我的褲襪讓他的手更容易在腿上滑動,我還是第一次穿著褲襪被愛撫,

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感覺就好像穿著褲子被愛撫一樣,有些感覺,但又不會太害羞。

每次作愛到這裡讓我最難熬,這感覺倒不是難受,而是難熬•••

因為;我知道他會觸碰到我的私處,那是最敏感的地方,

但是卻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會摸到 ><" 有些期待,但又不能明講,只能半推半就的等待著 ><"

他放在我兩腿間的手,越往上,我的心跳就越快,呼吸就越急促。

他可惡的在我大腿上下撫摸著,幾次快接近私處了,又突然放回到大腿上><

最後我終於按捺不住,雙腿不由自主的張開,他才開使愛撫我的私處。

私處被愛撫著,我像反射動作一般的把腿夾的緊緊的,

我一面呻吟,一面已經感覺到內褲已經開始微濕了。

我在想:他應該會讓我把褲襪脫了吧?

就算不,至少也脫一隻腳,然後留在另一隻腳上,像A片上那樣 = =。

我的呻吟已經讓他知道,我也想要了•••

他把衣褲一脫,我一眼就瞧出來,那是最佳狀態!偶不!那是難得才有的特別狀態 = =

他躺下,換我服侍他,我一手握著他的蛋蛋,一手握著他的棒子,而頂端,當然就是我的舌頭了•••

如果剛才的目測如果不夠準確,那現在的「口試」可以證明他的棒子絕對是特別狀態。

通常要到最佳狀態,都是要經過我的口試才能達成,而今天的特別狀態,反而讓我的口試有些困難•••

直說了吧,今天居然要吞到喉嚨才有辦法到底 >< 天哪!

他要我轉過身,我們換成了69的姿勢,我趴在他的身上,將女人最隱私的地方毫不保留的放在他的面前•••

而我這頭;只能像舔冰淇淋一般的,用溫暖的唇和柔軟的舌頭,試著溶化我眼前這越舔越大的冰淇淋。

突然!我聽到了一道撕裂的聲音!

「阿!你幹嘛?」

我驚訝的回頭問他,他沒理會我,還自顧的把我私處的褲襪扯破。

「不要拉,人家脫掉就好了。」

我嬌聲的央求他•••

「不要緊,我改天買十雙還妳。」

雖然他這麼說,但我還是不捨得,可是看在都已經撕破的份上,又能怎麼辦呢 ><"

等他將我私處的褲襪撕開一個大洞,就轉身將我壓在床上•••

他爬起來開始看著我衣衫不整的樣子,像欣賞被他欺淩的獵物一般。

我一隻手把胸部遮住,另一隻手檔著私處•••

我感覺他的眼中好像快噴出烈火了,我有些害怕,但又有些期待。

他著看我,露出邪惡的笑容,趴在我身上開始親吻我。

「baby 妳知道嗎,我今天要上一個銀行小姐喔。」

這時我才發覺到;我上班的制服一件沒脫的全在我身上 ><

他輕輕在我唇上一吻,接著就慢慢的吻過我的頸,胸,肚子,小腹•••直到我的私處。

他將我的內褲撥開,開始舔我的陰蒂•••

我兩隻手放在他的頭上,他的臉就埋在我的兩腿中間。

「恩••」

我開始呻吟起來,我呻吟的越大聲,他就舔的越起勁。

每次到這裡;我總會試著挑戰自己,讓自己不要太high,但越是壓抑住,感覺越是敏銳。

到最後我總是會受不了的把大腿夾緊,然後身子越縮越退。

他總要用手使勁的把我大腿扳開,然後再讓我欲仙欲死•••

他也知道我的另一處弱點,就是臀部•••

我的臀部只要被他使勁一抓,我下半身就會像觸電一樣的肌肉縮緊,腰部挺直。

我問過幾個姊妹,她們也跟我一樣,她們說這是反射動作。

所以每當我的私處抵擋不住他的舌頭,打算夾緊雙腿暫喘一口氣的時候;

他只要雙手伸到我臀下使力一抓,我馬上就會像通電一樣的,挺起腰,擡起臀「以私就口」><

乖乖的把私處送到他面前•••

每次到了他使出這招的時候,也大概就是我快崩潰的時候 ><

而今天的他,下手好像特別重 ><

舔的時候就已經將雙手放在我的臀下了,我的腰根本不敢退也不敢縮,

就深怕他的手突然的對我臀部使勁一抓,那感覺可跟觸電一樣阿><

天哪,怎麼辦?陰蒂被狠狠的舔著

我的呻吟聲,根本就變作他的加油聲 = ="

好幾刻,我都開始恍惚了,如果這時他的兩手發難,突然在我臀部一抓•••

我恐怕一定會昏死過去了,可是想也知道;古靈精怪的他當然不會輕易放過我•••

終於•••

「阿!」

我突然呻吟的特別大聲。

我的這一聲呻吟,準備要將我帶往萬劫不復之地,但是我根本忍不住 ><

因為他的雙手正不斷的緊抓的我的臀部,一把又一把的抓揉著•••

整個臀部傳來的感覺就像一波又一波的電擊,我腰挺得不能再高了,

而他聽見我的呻吟;更是不放過這機會,瘋狂的吸允著我送到他面前的陰蒂•••><

我瘋狂的叫著,腰也開始顫抖,眼睛開始迷矇,全身的體溫好像一瞬間往大腦衝上來。

我崩潰了•••

也不知道是他的口水還是我的體液,把床弄濕了一片•••

他爬起來,用得意的眼光看著我。

我還陶醉在剛才高潮的餘波蕩漾中。

我兩都知道接下來就是最後最刺激的階段了。

我故意擺了一個撩人的姿勢;

側身將兩腿筆直的交叉著,窄裙下的黑色褲襪讓我本來就修長的腿,更顯得誘惑十足。

我一隻手將掀到腰上的窄裙硬拉,想遮住明知道遮不住的重點部位•••

上半身衣衫襤褸的,一付楚楚可憐的樣子。

他見到我被他欺負成這個樣子,表情顯得好興奮,

就像是準備大劊朵頤,好好享受餐桌上的美食一樣。

「baby 我要進去囉。」

他溫柔的把我腿擺成M字型,再仔細的把我的內褲撥開後,雙手扶著我的腿。

只感覺他腰部一送,那硬挺的棒子,很輕易的就滑進我早已經濕潤的嫩穴中•••

「阿•••」

就好像自然反應一樣,棒子一放進來,這感覺就是讓我莫名的想要呻吟 = =

而且今天的感覺比平常還特別許多,一是身上還穿著銀行的制服,

二是他的棒子;感覺不管是硬度,還是大小,都比平常狀況要好,

才不到十分鐘•••天哪,他才抽插不到數十下,我剛剛繃潰的感覺似乎又開始升溫了•••

我雙手抓緊床單,呼吸也開始急促,呻吟隨著他抽插的節奏,越來越快•••

他的每一下,都插的好深入,尤其在抽回的那瞬間,感覺好像那棒子前端特別大似的,

在我穴裡的嫩壁上狠狠刮過,而穴裡的每一寸嫩壁敏感的程度,都不下於陰蒂•••

他就這樣不斷的深入,然後又狠狠的刮過,不斷的反覆著,不斷的抽插著,

他的腰就像是機械一樣,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我知道再這樣下去,不一會我一定又崩潰了,但是我根本沒有辦法阻止;

只能用央求的目光看著他,嘴裡發出一聲聲更惹人憐的嬌吟•••

就這樣一連串的抽插,伴著一連串的呻吟,讓我快瘋了•••

「不要•••」

我居然不由自主的呻吟出來這句話,真是羞死人了。

他看著我笑了笑,緩緩的放慢速度,他趴下身來;

「baby 不要什麼?」

我羞的不想回答,見他趴下來,索性用手抱緊他,用吻堵著他的嘴。

我知道他愛吸我的舌頭,故意把舌頭伸出來讓他吸允,我兩的舌頭先是挑弄了一會,

他就開始吸允著我的舌頭,但沒想到這可惡的傢夥,

接吻的時候還不忘下體故意的猛抽插兩下,讓我呻吟在他的嘴裡 ><

終於暫緩了一口氣,我沒在這回合崩潰 ><

他把棒子拔出來,我私處突然間感覺一陣空虛•••

他雙手扶著我的腰,對我示意該換姿勢了。

我知道他要從後面來,我爬起身,趴在床上。

身上的制服就只有扣子被解開,一件不缺的掛在身上,

下半身的窄裙,被推在腰間皺成一團,褲襪私處被撕開一個大洞,

連內褲都沒有脫下,天哪,好險我有兩套制服,不然明天怎麼上班?

我趴著將臀面擡的高高的,每次擺這姿勢,都有點害羞 = =

我等了一會,他卻沒有動作,

「你在幹嘛•••?」

我回頭問他,只見他移動到我側邊,兩隻手開始不斷的撫摸我的臀部•••

他似乎很著迷我的褲襪帶給他的觸感,手掌一直在我臀部和大腿上滑動•••

「baby 別動,妳這姿勢好美。」

我心想:奇怪,我們又不是第一次用這姿勢作•••

我才突然發現,阿!一定是我身上制服的問題!這傢夥•••原來有這性趣 = =

就這樣我像模特兒一樣,趴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讓他從頭到腳撫摸了幾遍•••

直到他滿意的移動到我身後;

「baby 要進去囉」

他將棒子對準我的洞口後,雙手扶著我的臀部,腰用力一挺,一口氣就突進到我的最深處。

「阿!」

雖然我早就知道他會這樣,但這深入的感覺;每次還是讓我忍不住叫的特別大聲 ><

他最喜歡這麼作,尤其喜歡聽到他身體撞擊到我臀面的聲音。

他開始抽插我的嫩穴,每一下都像是想要刺穿我一樣;強而有力。

再加上他那狀況特佳的棒子,硬挺挺的在我嫩穴裡狂抽猛插著•••

我除了呻吟,還是只能呻吟•••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抽插了幾百下•••

只知道我又崩潰一次•••

大腿間的褲襪已經濕透了•••

但是他絲毫沒有放過我的意思 ><

啪啪啪啪,臀部的撞擊聲,讓我快羞死了。

但此時的我;根本沒有多餘的力氣去害羞,

我的嫩穴已經被那棒子硬生生的抽插了幾百下,還繼續的被抽插著,

剛崩潰前的感覺,好像又開始慢慢被抽插回來•••天哪 ><

整間套房裡都是我的叫聲,他聽我叫得越大聲,抽插的就越厲害。

我的第三次崩潰又快來了,感覺又在持續加溫中•••

我上半身已經無力的貼在床上,只蹶起臀部讓他為所欲為•••

他端著我的臀部,就像是他自己的東西一樣。

棒子還是不停的猛烈抽插著我濕潤的嫩穴,

我的呻吟聲,又透露著我快崩潰了•••

「baby 今天射哪裡?」

聽他氣喘噓噓的問這句話,我心裡立刻鬆了一口氣,心想;終於可以休息了•••

但也奇怪,知道要結束了,反而讓我想把握機會,享受這第三次的崩潰^^"

「再撐一下嘛•••」我撒嬌的說

「好,那我要射在妳嘴裡」

「不要」

我馬上回絕,我最討厭射在嘴裡了,那味道腥的要死。

但我知道他每次都最希望射在我嘴裡,還要我幫他吸乾淨 ><

「那•••可以射在裡面嗎•••」

他這麼一問,我只好算算日子•••

「嗯•••好吧•••」

拒絕他第一個希望,總不好再拒絕第二個希望,其實也剛好是安全期。

才剛答應他,下半身就傳來猛烈的感覺,那堅挺的棒子又開始侵襲我的嫩穴•••

「阿•••」

我也開始呻吟起來•••

那棒子似乎完全沒有疲勞的跡象,依然跟開始時一樣硬挺。

不一會,他可能也累了,想多撐一下子,他停止抽插,腰部開始扭動、繞圓。

棒子開始由不同的角度插入,動作雖然不激烈,但感覺卻又麻又蘇。

「阿•••」

我洞裡的嫩壁,上下左右都被棒子狠狠的刮了幾遍,絲毫都不放過 ><

我也因為感覺太舒服了,一面呻吟,一面腰部不由得也開始扭動起來。

他察覺到我也在陶醉了,扭動的更加激烈,不斷的上下左右繞圓,從各不同角度猛插了一陣•••

我瘋狂的叫著,我的嫩穴已經被他插的體無完膚了•••><

「阿!」

突然間我大聲的吟叫;因為他居然又開始使勁的抓揉我的臀!

天哪,我頓時一緊張,臀部繃緊,穴裡的嫩壁就像是膨漲般的緊縮,

那巨大棒子在我嫩穴裡來回抽插的感覺更明顯了。

他似乎也感覺到;我的嫩穴因為臀部崩緊而收縮•••

他不停的抓揉我的臀,棒子不斷的猛烈抽插著•••

我只能聲嘶力竭的呻吟•••

臀部和陰道同時傳來的激烈感覺雙管齊下!

我穴裡的嫩壁;簡直是被逼著完全感受他棒子刮過的感覺•••

天哪,我快瘋了。

「阿•不要•••不要•••」

他根本不理會,繼續享受著棒子被夾緊的快感,抽差的越來越快。

「阿•••」

我緊縮的陰道被肉棒無情的侵襲著,每一下就像是要插進我的心臟一般,

穴裡的嫩壁似乎就要火熱的棒子給灼傷了•••

「阿•••」

這一聲狂叫;終於,我又崩潰了,高潮的感覺讓我全身像燃燒一般,腰部和臀部微微的顫抖著。

正在這崩潰的感覺漫延時,我感覺到一股熱燙的精液射在我陰道裡•••

嫩穴裡的棒子抖動了幾下,他緩緩的抽出棒子•••

棒尖牽連著黏稠的精液•••

我整個人癱趴在床上,也不管體液和精液在我大腿流下,反正早就濕漉漉的一片。

明天又要洗床單了 = ="

他還生龍活虎、洋洋得意的,開始幫我真的脫下這些制服,讓我躺在床上休息。

自從這一天的事過後,我就嘗試著去試探他的「性趣」。

說也奇怪,不管我穿超短的迷你裙,還是低腰的牛仔熱褲,

總是引不起他「特別」的興趣,狀況總是到達不了那天的巔峰狀態。

最後我又試著穿著制服,故意的挑逗他,哇,簡直是天雷勾動地火!

更有一次他生日時,我穿著制服跟他親熱,裡面故意穿著新買的吊帶襪要給他驚喜。

當他發現的時候;

天哪!我只能說;那天我已經忘了崩潰了幾次,但他居然射了三次,三次都射在我嘴裡 ><

我曾經問過他,為什麼對制服情有獨鍾?

他敷衍的回答了一堆我不信的答案•••

直到我威脅他,不說真話,就不穿制服跟他作,他才支支吾吾的說了原因。

他說:他看到穿的整齊清潔,舉止端裝的美女,就很想把她弄得狼狽不堪,這樣他感覺很有成就感 。(什麼嘛 = =" )

又說:整齊清潔,舉止端裝的美女誰不喜歡,他希望作愛時她還是那麼的整齊乾淨,舉止端裝。

這兩個回答,我想了好久,也跟我姊妹討論了好久•••

我們得到的結論是:

第一個原因:

表示這種男人跟小孩子一樣,喜歡搗蛋,放整齊的東西偏偏要弄的亂七八糟才高興。

第二個原因:

表示這種男人非常天真,他們覺得淑女在工作時整齊清潔,舉止端裝。

在作愛時也應該整齊清潔,舉止端裝。吵架時也要整齊清潔,舉止端裝。

甚至在上廁所時也要整齊乾淨,舉止端裝 = = 真是夠了•••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