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妻子去異界

HTML第一章

  和妻子在回來的路上,我看著她,衣衫似乎還有些淩亂,臉上還有著歡愉後的紅暈,超短裙下穿著絲襪的修長美腿還有些微微顫抖。很明顯鋮,可愛的妻子似乎還沒有從之前墮落的歡愉中回過神來。

  妻子覺察到我在看她,迷離的雙眼爬上了愛意,甜甜的笑了。我伸手撫摸著妻子的臉頰愛戀地說道:「喜歡嗎?」

  妻子輕輕的用臉頰摩擦著我的手,羞澀地說:「還可以啦,只是……以後可不能再這麼瘋了!」可話裡的濕意告訴我,她並不反感之前的瘋狂。

  我伸到她修長的美腿之前摸了一把,笑道:「親愛的,你身體可不是這麼說

的喲!」她嬌媚的「嗯」了聲,夾緊了我的手,說道:「綠燈啦,開車吧!」我

一用力,一根手指伸了進去,說道:「知道啦,我就這樣回家。」說著,還抽動

了幾下。妻子沒說話,只是夾得更緊了。

  車子剛前進了數米,一道閃亮的光從我左邊照過來,伴隨著轟鳴的卡車聲。

操,卡車闖紅燈,估計還是超載的。我猛然加速想衝出去,一陣強光閃過,我就

什麼也不知道了。

     ***    ***    ***    ***

  夢中,似乎是迷離的世界,彷彿隔著一層的喧嘩,週圍似乎是擠壓的肉壁。

我沒死?我醒了過來,之前的一切彷彿是做了個噩夢,但不管我怎麼努力都無法

控制自己的身體,但我能感覺的到週圍肉壁的擠壓,但是十分溫暖的感覺。我這

是在哪?

  不知道過了多久,擠壓變得劇烈起來,我被擠了出來,週圍一陣寒冷,有一

雙大手在我身上胡亂撫摸,週圍是一些吵雜的叫聲,透露著高興、欣喜。

  難道……我心中閃過不詳的預感。突然間我又能控制身體了,我努力地睜開

眼睛,看到一張張開心的笑臉,洋溢者幸福。只是,為什麼這些臉這麼大?我看

向天花板,突然發現一個十分搞笑的人貼在上面,週圍的人完全沒有發現他,說

著我聽不明白的語言,「嘰裡呱啦!」的十分煩人。

  天花板上的怪人看到我睜開了眼睛,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個牌子,上面寫著

四個大字:「你穿越啦」。

  預感變成真實,我一陣惡寒,他又掏出一塊牌子,上面寫道:「這是獻給你

和你妻子的禮物」,下面還有一行稍微小的字:「一個無聊的位面旅行者」。

  「我OO你個XX!」我破口大罵,可發出的卻是嬰兒的嚎啕大哭。週圍人

聽到嬰兒啼哭,反而愈發高興了。

  「好了,我要去告訴你妻子了,你們好好享受吧!」那位面旅行者又掏出一

塊板,然後他就消失了。

  罵了一陣,似乎是嬰兒的體力用盡,我感覺到一陣疲憊傳來。還好,我心愛

的妻子也跟我穿越了,這結果似乎也不是那麼難接受了。

     ***    ***    ***    ***

  一晃十五年過去了,對於這個世界也有所了解。這個世界有神,有魔法,有

魔獸,有鬥氣。大陸現在戰亂紛爭,人類、精靈、矮人、龍等,無一避免,聆聽

著神的旨意,廝殺著,整個大陸和神似乎在進行一次新的洗牌。

  這個世界的人由於神的存在和帶頭作用,沒有人會覺得性和道德有關,各種

在地球看來匪夷所思的愛戀,在這看來都是正常無比的現象,上到貴族皇室、下

到平民百姓,父女、母子、姐弟,都是非常普遍的現象。

  其中,由我現在所處的國度最為特殊。侍奉愛神的國度拉西亞,在這裡法典

規定,每個女子的一生當中,必須到愛神的神廟去為女神當至少一次聖娼,在這

裡,性的奉獻是神聖而不容推辭和褻瀆。

  平民女子是至少一次,而貴族小姐的特權,就是神妓。貴族將自己的女兒,

有的甚至8歲就送到神廟,她們從小就接受總結信仰和舞蹈訓練,信徒只要奉上

一定數量的獻金就可以享受這些神妓的肉體,而神妓中的佼佼者,就會晉升為女

祭祀。

  女祭祀也一樣,但是由於神恩,女祭祀其實是代表女神和那些男子性交,並

收取黃金,由於神力的聯繫,這其實就是女神本人在賣淫,祭祀的歡愉就是女神

的歡愉。

  和女祭祀性交其實就是一種賜福方式,通過女神的代表與女神接觸,獲得女

神的祝福,身體會更強壯,而且能治愈疾病,所以拉西亞有著全大陸最強大的士

兵。不過缺點也很明顯,拉西亞的強大魔法師並不是很多,因為這裡崇尚武力,

而且女神的祝福並不能讓法師提高魔力,畢竟,愛神不是魔力女神。

  不過聽說,能和女神的女兒交合的法師,能獲得魔力女神的恩賜,每天額外

的一個法術位。

     ***    ***    ***    ***

  「早安!鄧肯少爺。」僕人恭敬的問候:「您要去哪?」

  「先去索菲家吧!」我點點頭,上了馬車。

  我現在的名字是鄧肯摩西,是這個國家的貴族。我現任的便宜老爹,現在深

受皇帝陛下的信任,掌管者這個國家四分之一的軍事力量,所以,嗯嗯,位面旅

行者似乎還是很好的,投了個好胎,基本上是個美好的認識啦!

  「少爺,到了。」

  我下了車,一路小跑進入前面的索菲大宅。現在我身體還是15歲,還是有

亂來的權利,一旦到了16歲完成了成年禮,就要遵守貴族的禮儀,得規規矩矩

的,要不然可是會被禮儀官責怪的。在貴族父母的授意下,禮儀官的權力是很大

的,甚至能對貴族進行一些輕微的體罰。

  我一路躥到了二樓,旁邊的僕人也見怪不怪,自從能跑能跳,我就經常跑來

這裡,希雅索菲就是我老婆現在的名字。

  進到妻子的房間,不在?可能是跟她老媽一起睡了。於是,我跑到索菲夫人

的房間。

  房間裡,一個美麗的女人穿著半透明的絲質睡衣,裡面什麼都沒穿,坐在梳

妝台前打扮,似乎是剛剛起來。陽光從窗口照在女人身上,絲質睡衣顯得更加透

明了。纖細的腰、挺翹的臀部、豐滿的胸部和前面的兩點嫣紅,就這樣赤裸裸的

暴露在我眼前。

  「索菲阿姨。」我裝作可愛的打招呼。利用小孩子的身體扮天真,這招我已

經用得嫻熟無比。

  索菲阿姨看到我過來,笑著點點頭,說:「小鄧肯這麼早啊?希雅還沒起床

呢!」

  「鄧肯來了?嗯,我起來啦!」妻子打著哈欠,抹著眼睛,以慵懶的聲音說

道。妻子也是穿著半透明的絲質睡衣,15歲的身體雖然也有發育,但和索菲阿

姨完全沒法比啊!我轉過頭盯著索菲阿姨胸前的偉大。

  索菲阿姨覺察到我的目光,挺了下胸,胸前那對乳房很有彈性的抖了下,我

看得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索菲阿姨拉過我,按在她胸前,調笑道:「小鄧肯,來阿姨給你餵奶。」

  整個臉都被柔軟的乳房包圍,這種幸福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索菲阿

姨緊緊地按著我的頭,完全不給我呼吸的機會。

  「阿姨,嗚嗚……要悶死啦!」我幾乎窒息,兩手胡亂地抓者。

  「活該!媽媽,悶死他!」妻子笑罵一口。現在妻子也能很快適應16歲孩

子的身體,扮可愛什麼的都很嫻熟。

  索菲阿姨笑嘻嘻的就是不鬆手,我悶不過,只好一手使勁捏著索菲阿姨的胸

部,一手伸到阿姨兩腿之前的蜜穴,幾根手指就插了進去。「啊!」索菲阿姨一

聲嬌媚無比的呻吟,鬆開了手,同時那雙豐滿的大腿緊緊夾著我的手,似乎是不

想讓我動,又似乎是要我插進去更多。

  我趁機從這對豐滿的乳房中擡起頭,咬住一點嫣紅,輕輕的啃著。索菲阿姨

身子火熱起來,輕輕的扭著腰,迎合著我靈活的手指,美麗的眼睛也變得迷離,

一隻手伸進我褲子裡,撫摸著我火熱的肉棒。

  妻子在一邊看到這淫戲,身子也火熱起來,一手撫摸著自己的乳房,一手伸

進兩腿之間輕輕的撫摸。

  在穿越前,我便帶著妻子開始交換、3P來到這淫靡的世界,在我這淫妻愛

好者看來無疑是天堂。妻子由於穿越前的調教,也能很好地適應這個世界呢!

  我擡起頭,索菲阿姨胸前滿是晶瑩的口水,於是就說:「阿姨,去把絲襪穿

上好嗎?」

  索菲阿姨眼中已滿是慾望,卻還是不忍拒絕我這要求,用手點了下我額頭,

笑罵道:「小鬼,要求還真多。」說完,扭著豐滿的屁股,取出一雙黑色蕾絲絲

襪。

  「媽媽,我也要!」妻子也說道。她知道我最喜歡穿絲襪的女人,不甘示弱

的聲音,似乎有點爭寵的味道。

  我走過去親了親妻子的臉頰,鄭重地說:「在愛神的光輝下,美酒與歡樂,

在此,我們在愛慾中不朽。」

  妻子感受到我言語中的愛意,輕笑著回親了一下,說:「愛慾中不朽。」

  這時,索菲阿姨遞給妻子一雙白色的絲襪,滿意地看著我們:「鄧肯,可要

好好的愛希雅喲!」我用力地點點頭。她笑了笑,微笑中充滿濕意:「那現在,

我們就先品嚐一下愛慾吧!」

  兩個美女,在我面前,充滿誘惑的通過穿絲襪來展現自己的風情。這時候,

我真的要對位面旅行者說聲謝謝。

  兩個美女坐在床上,眉目含情、風情萬種,可惜我沒兩根肉棒啊!真是苦惱

啊!妻子嬌媚地問道:「你選誰?」這時候,就算她們是母女也不會相讓了。

  索菲阿姨沒有說話,卻是嬌媚地看了我一眼,擡起了一邊穿著黑色絲襪的修

長豐滿的大腿,露出光潔的蜜穴,一隻手分開了陰唇,讓我看到她美麗的蜜穴。

我吞了吞口水,肉棒又怒脹兩分。

  「咳咳,對不起,希雅。」我走到索菲阿姨前面,抱住她高擡的美腿,掏出

大肉棒,對準泛濫的蜜穴狠狠地一插,我和索菲阿姨同時叫出聲,我是舒爽的喊

一聲,為阿姨緊密火熱的極品蜜穴而叫爽。

  「嗯……好爽啊……好大……」索菲阿姨淫蕩地叫著,纖腰也扭動起來。

  妻子那明媚的眼睛看著我,水汪汪的大眼睛彷彿要滴出水來,輕咬著下唇,

她知道心愛的丈夫的愛好,比起直接交合,她似乎更喜歡看著別人的大肉棒狠插

她的蜜穴,讓她在別人的胯下婉轉承歡,直到花心失守,向別的男人獻出美妙的

高潮。

  我一邊享受者索菲阿姨的陣陣夾吸,向外面叫了聲:「傑!」

  「在,我的少爺。」外面傳來傑的聲音。

  傑是老爹派給我的貼身護衛之一,各方面都還不錯,於是我給他享受我妻子

肉體的待遇。要知道,就算是個將性看成日常活動的國度,僕人在沒有貴族允許

的情況下,對貴族無禮可是很大的罪過,當然現在有我允許就不一樣了,他可以

用平等的身份與貴族少女交歡,在愛神的光輝下。

  「那個,現在我的手不夠用,你幫幫忙,『照顧一下』希雅吧!」

  「您的希望就是我的使命,我的少爺。」傑半跪行禮。

  索菲阿姨被我插得渾身舒服無比,嬌媚地叫道:「啊……好舒服啊!親愛的

鄧肯,再用力些,狠狠地插我吧!」兩條豐滿絲襪美腿纏住我的腰,彷彿想要將

我整個身子揉進她的小穴裡。

  由於是15歲的身體,我力氣還小,差不多一半是由索菲阿姨帶動的,這讓

我感覺我是她的玩具而已。

  我使勁在索菲阿姨渾圓富有彈性的屁股上狠狠拍了兩巴掌,說道:「阿姨,

我們換個姿勢吧?我沒力啦!」

  索菲阿姨正爽呢,見我停止了抽送,幽怨地看著我,埋怨道:「唉呀呀!真

是挑剔的小鄧肯。」

  我嘻嘻一笑,拉起她坐到床邊的椅子上,看著索菲阿姨自己動手將粗大的肉

棒納入小穴,我雙手上舉枕住頭,就是純享受了。

  索菲阿姨嬌媚地橫了我一眼,纖腰極有韻律地扭動起來。任由索菲阿姨自己

騎在肉棒上浪叫,我向妻子看去,傑早已脫光了衣服,胯下殺氣騰騰的肉棒挺立

著;妻子雙手圈著傑的脖子,為他獻上親密的濕吻,兩人吻得難解難分。傑一手

撫摸著妻子已經不算小的乳房,一手在妻子洋溢著青春氣息的肉體上亂摸。

  「今天又輪到你麼?」唇分,掛著一條晶瑩的絲線,妻子羞澀地問道。之前

妻子也曾有過一兩次和傑的「親密接觸」,所以對傑並不陌生。

  「是啊,早晨剛好是我值班。」傑輕笑著說道,說著抓住妻子的手指引到他

殺氣騰騰的肉棒上。一絲紅暈爬上了妻子的臉頰,這讓她更加美艷。

  「似乎比上次更大了些!」妻子吃吃的笑著,看來她蠻喜歡我這貼身護衛。

妻子跪下來,雙手抓著傑的肉棒,一雙小手幾乎無法握全。

  「好大!」妻子嬌媚地說著,帶著無盡濕意的瞄了我一眼。我激動地抓住索

菲阿姨的臀肉,眼光中帶著鼓勵。我知道,這時妻子的雙腿之間應該早已泛濫成

災。

  妻子得到我的回應,一口含住傑的龜頭,小香丁在棒上仔細地舔著,直到整

根大肉棒佈滿了妻子的口水。傑摸摸妻子的頭,似乎是向她表示讚賞。

  過了一會,先受不了的反而是妻子,她吐出肉棒,擡頭向傑說道:「好癢,

受不了了……」傑「嘿嘿」的拿著肉棒左右甩動,拍打妻子的臉頰,妻子轉身趴

在床上,擡起屁股,回頭嬌媚地看著傑說道:「好哥哥,來,幹我吧!」

  耳邊聽著索菲夫人的淫叫,自己又主動擡起屁股邀請別人操她,這種淫亂的

感覺刺激著妻子,她臉上佈滿了動人的紅暈,淫水甚至順著大腿流到了潔白的白

色絲襪上。

  「如你所願。」傑其實也忍不住了,龜頭頂在陰唇上,慢慢地往裡擠。「好

緊!」傑吸了口氣,然後握住妻子的纖腰,下身用力,藉著淫水的濕潤,盡根沒

入。

  「好爽!好大!」妻子發出尖叫聲,幾乎翻起了白眼,傑順勢抽插起來。

  「好哥哥,用力操,親愛的……哦……哦……你操死我了!」

  「小鬼,用力!啊……小老公,要被你操死了!」

  母女兩人的淫叫聲在房間裡相互響應,好像誰也不服輸,一個比一個叫得大

聲。

  傑換了個姿勢,將妻子拉起來坐在腿上,妻子嫵媚地獻上香吻,同時扭著纖

腰,如同磨盤般扭動起來。妻子明顯情動,引導著傑享受她胸前的柔軟,心甘情

願地為眼前的男子奉獻出她完美的肉體。

  「你好會扭!」傑讚賞地說道,妻子受到鼓勵,纖腰扭動得更歡了。

  「好哥哥,好老公,你的肉棒好大,快要捅進人家子宮啦!」妻子浪叫著,

又來了一次高潮。

  看著這景觀,我一推索菲阿姨,讓她如母狗般翹起豐滿的臀部,我狠狠地抽

插著,心裡充滿了激動。看著床上這兩個浪蕩的表演,真的比毛片還刺激啊!

  幾乎是同時,我們兩個男人射出了精液,灌滿了胯下女人的子宮。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