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之怒31-40

蒼穹之怒 第三十一章

  滿臉驚懼的迦凌赫失去了往往的翩翩風度,油光發亮的頭發一縷縷散在額上,顯得狼狽不堪。肩頭的劇痛讓他以為自己的骨頭都被捏碎了,迦凌赫轉過頭,只見一名面目猙獰的黑武士獰然一笑,露出尖利的獠牙,像是要咬斷他的脖子一般。大祭司嚇得魂不附體,舌頭一個勁兒亂抖,一句咒語也念不出來。

  迦凌陽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揚著臉審視母親肥嫩的大屁股,然後伸出雙手插進濕潤的臀縫,向兩旁一推。滑膩的臀肉油脂般分開,紅腫的臀球中,露出一片秘藏的白嫩。豐膩的雪肉中,那只被無數肉棒捅弄過的菊肛,突起一團滑嫩的紅肉,彷彿一只紅艷艷的小嘴緊張地蠕動著。

  “是這樣嗎?”迦凌陽手指按住肛蕾,輕而易舉地滑入滾熱的秘穴。

  榮雪天後渾身一顫,菊洞一吐一收,宛如一張靈活的小嘴,緊緊夾住兒子的手指。

  “他們是這樣干你的屁眼兒嗎?”迦凌陽小小的手掌埋在綿軟的臀肉內,捅弄著濕熱的菊洞。

  身為帝國最尊貴的天後,竟然在公眾場合被兒子用手指肛奸……榮雪天後屁股一陣哆嗦,一股蜜液從股間噴出,流到雪白的大腿內側。

  迦凌陽厭惡地看著母親淫液橫流的白臀,拔出手指,走到迦凌赫面前。

  跪在地上的迦凌赫比堂侄還要高上一些,他急促地喘著氣,牙關格格作響。

  他怎麼也想不到,面前這個孩子,竟然比他堂哥還要令人恐懼……

  “真是令人討厭啊……迦凌氏竟然會有你這麼猥瑣的男人。”迦凌陽手臂漸漸變長,同時一層黑色的鬃毛迅速在皮膚上蔓延開來。接著白皙的皮膚慢慢收緊,變得黝黑而堅硬,指頭上生出彎鉤般的指甲。片刻間,男孩童稚的手臂就變成一只妖異的獸爪。

  榮雪天後目瞪口呆,圖瓦則是滿臉敬畏,這樣的獸化只有用神跡來解釋。這是受到神明眷護的孩子。

  “哧”,尖刀般的利爪撕開了大祭司金色的袍服。

  “這麼小……”半獸化的迦凌陽聲音還像孩童一樣清脆,他挑起迦凌赫的陽具,嘲弄道:“一定滿足不了那個淫蕩的屁股吧。圖瓦,讓他看看你有多麼粗長。”

  圖瓦粗野的笑了起來,他拉開腰間的獸皮,托出一杆又粗又長的巨型陽具。

  那個紫亮的龜頭大如兒拳,彷彿一只銅盔,閃動著金屬般的光澤。虯曲的血管足有小孩手指那麼粗,一鼓一鼓流動著滾滾熱血。長度超過三十公分,就像一只肌肉怒漲的手臂,直挺挺橫在胯間。

  迦凌陽利爪一伸,指著桌上那只肥軟的大白屁股,喝道:“插進去!”

  “不要!”榮雪天後美目圓睜,驚恐地望著那根巨棒,叫道:“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圖瓦獰笑一聲,伸出巨掌,將天後兩只柔軟的玉手一把攥住,朝上一推。“啊呀——”美婦痛叫著擰眉頭,身子被迫貼在桌上,肥臀向上翹起,足尖離開了地面。

  蠻族首領壓住榮雪天後修長的玉腿,粗黑的熊掌沿著大腿內側白嫩的肌膚朝上摸去。沾滿淫液的肌膚又濕又滑,絲綢般潤澤。黑色的吊襪帶束在豐滿的玉腿上,滴著又濕又黏的蜜汁。在大腿結合處,那只美妙的玉戶花瓣吐露,像熟透的漿果般香甜。但圖瓦的目標卻不是這裡。

  花瓣上方,那個藏在臀縫深處的屁眼兒,像菊花般圓圓突起一朵嫩蕾。紅艷的嫩肉一收一縮,顯示出美婦無比的緊張。

  “我是你媽媽啊……”榮雪天後哭叫道:“你怎麼能讓人來奸淫你媽媽……啊!”

  鐵拳般的龜頭擠開臀肉,頂在嬌嫩的肛洞上。一個清脆的童音冷冷響起,“你不是我媽媽。”迦凌陽藍色的眼珠變成金黃色,目光閃閃地說:“你只是個淫賤的女人,誰都可以插入的女人。不是嗎!”迦凌陽一聲怒喝。

  美婦望著陌生的兒子,眼淚珠串般掉了下來,“是……媽媽是一個淫蕩的女人……”

  “你不是我媽媽!”

  “榮雪是一個淫蕩的婊子!”美婦嚎啕大哭起來。

  迦凌陽手臂一伸,鋒利的獸爪深深插進迦凌赫腹中。大祭司慘叫聲中,內髒被獸爪撕得粉碎,迦凌陽盯著榮雪天後說:“你不是喜歡被人干屁眼兒嗎?你會滿意的。”

  雪臀上的紅腫正在漸漸褪去,榮雪天後彎腰挺臀,傻傻看著慘死的大祭司。

  剎那間,聰慧的天後明白了這一切的根源。也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做了。

  榮雪突然嫵媚的一笑,轉過臉,膩聲說:“尊敬的首領,您喜歡紅腫的屁股,還是喜歡操一只白白嫩嫩的大屁股呢?”

  “……白白嫩嫩的屁股吧……”

  “好的。”美婦垂下柔頸,一縷秀發滑到鬢旁,擋住了那雙妙目。她伸手撫住臀緣向下抹去,掌心聖光流轉,頃刻間,臀上的紅腫已然褪盡,變得又白又嫩。她像包裝禮品那樣,細致地整理好吊襪帶,讓屁股看起來更動人。然後用力分開肥白滑嫩的美臀,拱起腰肢,用小巧菊蕾磨擦著蠻族首領的龜頭,媚聲說:“請您插入這個淫蕩的屁眼兒吧。”

  紫黑發亮的龜頭像鐵錘般頂在雪臀正中,頂端擠入少許,將緊密的肛洞頂得翻開,露出一圈紅紅的嫩肉。

  榮雪天後美目水靈靈望著兒子,玉臉泛起一抹艷紅,朱唇微啟,輕輕說道:“你要看媽媽淫蕩的樣子,媽媽就讓你看好了……”說著她抱住雪白的大屁股,用力向後一挺,主動迎向那根巨大的陽具。

  “啊呀……”美婦痛叫著咬住紅唇,聲音婉轉而又甜膩,充滿濕淋淋的淫靡氣息。

  粉膩的雪肉無聲地滑向兩旁,肥嫩嫩的大白屁股被巨陽擠得膨脹起來,愈發肥美動人。細嫩的屁眼兒被龜頭完全帶入肛中,看不到一絲紅色。

  “啊——”美婦哀嚎著奮力昂起臻首,套在水晶鞋中玉足繃得筆直。

  美婦柔媚婉轉地叫聲使圖瓦性欲勃發,他大吼一聲,巨陽穿透了大白桃似的美臀,碩大的龜頭撕開滑膩的嫩肉,深深頂進濕暖的肛洞。

  美婦“呃”地一聲低叫,喉頭便被哽住,久久喘不過氣來。圖瓦的尺寸過於驚人,即使她被人百般玩弄過的屁眼也難以承受,頓時生生撕裂。她手指一滑,雪白的臀球向內合攏,緊緊夾住那根巨陽,發出啪的一聲肉響。

  手臂一般的巨陽筆直捅進菊洞,將柔軟的屁眼兒完全擴開,深入直腸的龜頭彷彿鑽進一個緊密溫熱的洞穴,被充滿彈性的腸壁包裹,周圍蠕動的盡是蜜汁般的嫩肉。

  美婦顧不得再掰屁股,她兩手抱著長桌邊緣,纏著吊帶襪的玉腿並在一起,肌膚寸寸繃緊,整個身體完全凝固了。她還是第一次被這麼巨大的龜頭進入屁眼兒,嬌嫩的肛蕾頓時四分五裂,連直腸末端都被撕開一道傷口。

  圖瓦寬闊的胸腔中發出一陣轟鳴,吼叫著向外拔出。肥嫩的白臀像是沾在肉棒上一樣,被帶得抬起。圖瓦按住天後纖美的腰肢,粗大的陽具用力從肛洞中拽出。滿溢的鮮血噴濺而出,又粗又長的肉棒就像一條沾滿鮮血的胳膊,從一只白白的大屁股裡血淋淋地抽了出來。

  美婦嚶嚀一聲喘過氣來,頓時哭叫道:“裂開啦……裂開啦……”她像小女孩一樣委屈地哭了起來,“你把榮雪的大屁股插爛啦……”

  迦凌陽已經恢復了男童的模樣,他冷冰冰說:“被這麼粗大的陽具猛干,難道你不喜歡嗎?”

  “喜歡。”榮雪含淚露出媚笑,抖著血淋淋的大白臀膩聲說:“尊敬的首領,用您的大肉棒用力干我吧。”

  圖瓦伸出熊臂,把美婦環腰抱起放在桌上,讓她擺成與三個女兒相同的姿勢。他身形高大,這樣正好能插到天後的屁眼兒。

  榮雪天後配合地分開雙膝,趴下身子極力撅高肥臀。額上的珍珠碰在桌上,發出清悅的低響。她上身的衣飾依然整齊而又華美,更襯得赤裸的下體淫蕩無比。

  黑色的吊襪帶隔開了玉腿和豐臀,白生生的大屁股彷彿與身體分離,就像一顆又圓又大,肥碩白膩的大肉球,單獨浮在空中,柔軟而又豐膩。粗黑的巨陽彷彿插著一個渾圓的白氣球,一時壓扁,一時彈開,發出淫靡的聲響。一股濃郁淫媚的肉欲氣息,從白馥馥肥嫩嫩的大屁股中散發出來,充滿了肅穆的議事廳。

  隨著肉棒進出的加快,榮雪的叫聲也越來越響,“好粗……腸子……攪碎了……”

  “啊……啊……淫婦的屁眼兒沒有了……被大肉棒干得沒有了……”

  “屁股裂成兩半了……好舒服……”

  “請您用力……把這個淫蕩的屁股……搗得稀爛吧……”

  不知抽送了多久,美婦的肛血已經在地上彙成一片,肥嫩的白臀上,濺滿了星星點點的血跡。陽具似乎插在泥沼中,進出間嘰嘰嚀嚀響個不停,擠出大量鮮紅的汁體。那是巨陽狠搗下,肛肉與鮮血混合而成的黏稠汁液,血腥而又香艷。

  “荷啊!”圖瓦吼叫著,動作越來越猛。

  美婦撅起屁股承受了他凶猛地撞擊,顫聲乞求道:“射到人家屁股裡面……把我的屁眼兒灌滿……”

  圖瓦的噴射像他的叫聲一樣暴烈,滾熱的陽精箭矢般澆灑在天後肥白的屁股裡面,射入腸道深處。

  等圖瓦拔出陽具,那只白白嫩嫩的肥臀,已經被搗出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

  從臀後看去,蠕動的腸壁清晰可辨。紅嫩的菊肛沒有留下絲毫痕跡,只剩下那個渾圓的血洞,顫抖著吐出鮮血和濃濁的精液。

  圖瓦留在肛洞裡面的精液足有一碗之多,咕咕嘰嘰從臀瓣湧出,沿著雪白淌個不停。

  榮雪天後撅著精血橫流的雪臀,望著兒子疲倦地一笑,“孩子,你喜歡媽媽這個樣子嗎?尊貴的天後被異族干爆屁眼兒……媽媽叫得很淫賤吧?”

  迦凌陽揚起下巴,“淫賤的女人不配做我的母親,更不配當帝國的天後。”

  美婦柔柔一笑,輕輕說:“我知道了。”

  迦凌陽大步朝門口走去,冷冷說:“宣布天後退位。我將在聖殿加冕,成為新的帝王。”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