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無限好06

=================================

本人呼籲網友們不要將本站資源用於盈利和/或非法目的

本人亦不承擔網友將本站資源用於盈利和/或非法目的之任何後果和/或法律責任

本圖像文件皆從網上搜集轉載/不承擔任何技術及版權問題

下載鏈接僅供寬帶測試研究用途/請下載後在24小時內刪除/請勿用於商業目的

=================================

第六集

              內容簡介:

  徐子興在春水村建造蔬菜大棚的計畫正式啟動!

  雖然有歸國僑商對這行業虎視眈眈,但在東方友的教導之下,他瞭解對方目

標在國外市場,這也引起他更雄大的野心。

  朱倩打探到僑商和張天林等人是親戚的消息後,匆匆來報,但言詞上得罪了

身為農民的徐子興,也引發他滔天怒火!

  用惡毒言詞和殘虐性慾發洩在李玉姿身上,豈料東窗事發,被衛強要脅!

  目錄:

  第一章 蔬菜危機

  第二章 警花的高跟鞋

  第三章 美女的企鵝肉

  第四章 衛強賣妻

  第五章 野戰?

  第六章 禽獸老師

  第七章 采兒娘

  第八章 車震?

封面人物:李喜婆

第一章蔬菜危機

  小李說這話時,雖然靠在司機身邊,可那音量卻大得全車人都聽得清楚。外

商張胖子一聽這話頓時眉開眼笑,把西服扣子又重新扣上,擺出一副「我是來投

資的商人,是你們的財神爺」的模樣。

  司機心裡也有氣,暗想:外商又怎麼樣?要在早幾年,你這胖子還不是黑五

類?臭雞蛋、豬糞、馬尿還不是任我們潑?

  不過小李把一頂「破壞招商引資」的大帽子戴到他頭上後,司機就不敢說話

了。中國人一向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民不與官鬥,窮不與富鬥。

  司機指了指車速表,小李一看,果然最高時速才六十碼,知道司機的氣話是

真話。

  乘客們鴉雀無聲,一個個以異樣眼光打量胖子這三人。

  僑商張胖子得意地享受眾人羨慕的目光,舉止更為張狂。

  抱著「寧為富家犬,不為窮家兒」信念的小李、小楊兩人使了渾身解數,猛

拍張胖子馬屁。

  「鄉下小地方,車破車爛開不快。」

  「張先生大人有大量,不必與這些農民一般見識。」在說「農民」這兩個字

時,顯然帶著強烈貶意。

  我去過城市,知道城裡人罵人時常以「農民」稱呼對方,被稱呼者則認為受

到汙辱,也以「農民」還回去。

  城裡人是相當看不起農民,城裡人的子女歧視農村子弟,許多農村出身的學

生,甚至不敢在同學面前介紹自己的家人。歸根究底,只是城裡人生活過得比農

村人好。每當遇到這種情況時,我都暗暗告誡自己一定要活出個名堂,讓城裡人

知道我們農民的生活不比他們差。

  有時我也會幻想,等有錢了,帶領鄉親們脫貧致富,便家家戶戶都蓋起小別

墅。嘿嘿,再把城裡人請來,看看住著百餘平方公尺空間的城裡人是什麼表情。

  自從開始賣菜,我對經商有了莫大的興趣;一聽這僑商是來投資的,便豎起

耳朵聽他們三人的談話。

  小楊從口袋裡拿出一包極品熊貓煙,遞了一根給僑商張胖子,道:「張先生,

抽根煙。」

  極品熊貓煙在這年頭一包就要十二塊錢,這可是普通工人半個月的收入。我

暗暗咋舌,鎮上為了接待這僑商還真是下了血本,隨隨便便的一包煙都是市面上

最好的牌子。

  原以為張胖子會接過煙,沒想到他一點也不領情,伸手一擋,從隨身手提箱

裡拿出一個精緻的白色金屬盒,道:「國內的香煙太沒味,抽不慣,還是這個東

西夠勁。」

  張胖子打開盒蓋,只見精緻金屬盒內端端正正地躺著十根紫紅色的棍狀物。

那東西看起來挺像煙,卻比普通煙長兩、三倍,也粗好幾圈。車裡人見張胖子拿

出這等稀罕物,一個個好奇地看著,我也不例外。

  小楊顯然也不認識這東西,機靈點的小李卻驚呼道:「古巴Behike限

量雪茄!」

  張胖子驚訝道:「咦,想不到你竟然知道雪茄?來來來,今天便宜你了,賞

你一根。」說著給了他一根Behike雪茄。小李如獲至寶地接過,激動地點

了根火柴,興奮地深吸一口,一臉陶醉。

  「滋味怎麼樣?」張胖子微笑道,眼裡閃過一絲鄙夷。

  小李正陶醉其中,感歎道:「五百塊錢一根的雪茄果然與眾不同。」

  什麼?這雪茄要五百塊錢一根!

  全車人都驚呼出口。小楊乍聽這根雪茄相當於他一年的工資,差點把下巴嚇

得掉下來。他的眼睛不時瞄過雪茄盒,張胖子早察覺出他的想法,適時地賞了他

一根。小楊點頭哈腰,急急點上。

  看著這三人抽得昏天暗地,我心生感觸。人比人真是氣死人,這張胖子隨隨

便便就「燒」掉一千五百塊錢,這錢要是放到俺們鄉下,能讓多少窮人家過上好

日子啊!

  兩個馬屁精拍了一頓馬屁後,談起正事。

  小李問道:「張先生,您的蔬菜種植基地什麼時候要建?缺不缺人手?您看

我怎麼樣?」

  小李這人機靈,又能言善道,見識也廣,待人接物也有一套,把張胖子服侍

得相當滿意。

  張胖子頷首道:「嗯,你這小夥子不錯。這樣吧,以後等我的基地建好,你

就過來當我的秘書吧!」

  小李大喜,連連道謝;能跟在這種富商身邊,想不發達都難啊!老話說的好

:「寧做富家狗,莫為窮人兒。」小李雖然捧著的是公務員鐵飯碗,但他向來極

有野心,天上掉下一個財神爺,他能不把握住機會嗎?

  一邊的小楊後悔不疊,完全沒有剛抽雪茄的滿足模樣,嫉妒地看了小李一眼,

只能悶頭不吭聲。他也知道張胖子對他的印象不佳,再去求人家只是自取其辱。

  我大驚!這僑商來春水鎮竟是投資種蔬菜,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了競爭對手!

看來形勢不容樂觀啊。幾十萬人民幣加上鎮政府的支持,能建多大的蔬菜基地呢?

恐怕有幾千畝吧。

  一路上我的眼睛看著窗外,其實是在認真聽他們三人的談話。從他們的談話,

我瞭解到僑商張胖子是鎮上某戶人家的親戚,早年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偷渡到澳洲,

從農場工人幹起,苦心鑽營二十年,終於在澳洲有了一座自己的農場,此次算是

衣錦還鄉,兼「為家鄉貢獻」。

  他在澳洲搞的就是蔬菜種植,所以這次投資也算是老本行。縣領導要親自送

他去春水鎮,可張胖子心急幾十年不見的小表弟,帶上春水外鎮的兩名幹事,急

急找了輛車趕往春水鎮,豈料半路車拋錨,無奈之下只能坐公車。

  我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勁,但哪裡不對勁又說不上來,只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

會對我不利。

  這張胖子投資蔬菜大棚種植基地,對我的事業顯然有很大的影響。說實話,

以前我根本沒把那些賣菜的小攤販放在眼裡,雖然他們也是我的競爭對手,但那

時我是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也不在乎。

  如今不同了。我跟乾爹和范叔借錢,種子都買齊了,張羅著要回村建自己的

蔬菜大棚。如今萬事俱備,只等明天破土動工。

  想不到這當口冒出一名僑商,給了我狠狠一擊。同行是仇家,人家財大氣粗,

以後我怎麼跟他們鬥?我仔細從各個方面分析一番,發現自己除了是本地人這點

優勢外,再無別的優勢。

  可我徐子興向來倔強,萬萬不會做半途而廢的事。既來之,則安之。我有東

方友這位博士,又有乾爹、叔兩個地頭蛇幫忙,這蔬菜市場上怎麼也能分一杯羹

吧!

  現在的我心煩意亂,恨不能立刻飛回村找東方友深談一番。

  車子終於駛到鎮上,張胖子三人下車往鎮政府方向走。

  我急忙去幹爹家把大黃牛牽出來,上了牛車,揮鞭抽得空氣啪啪直響。

  大黃知道主人心急回家,撒開四蹄跑得飛快,路邊柳樹飛快地往後倒。

  回到家把種子放下,我朝屋裡吆喝一聲:「玉鳳,我找爺爺(東方友)去了。」

說完不等她回話就出門。

  玉鳳正做家務,把濕手在腰前圍裙上擦了擦走出來,看著遠去的徐子興道:

「唉,臭小子是怎麼啦?一回到家就火急火燎。這一上午左眼皮就跳個不停,不

會出了什麼事吧?」

  農村人有個習俗,說是左眼跳財,右眼跳災,指的是男人。女人則是左眼跳

災,右眼跳財。所以徐玉鳳才有這麼一說。

  我風風火火地趕到東方友家,急忙把情況跟他說了一遍。

  東方友聽後也沒說話,不急不徐給我倒了杯水,說道:「來,小興啊,先喝

杯水。」

  我接過水,哭笑不得道:「爺爺,我都急死人了,你還……」

  東方友慈祥地說:「天塌下來,人也要吃飯、喝水不是嗎?來來來,先喝杯

水。」

  我無奈地將水一飲而盡。我火急火燎地趕過來,還真有點口渴。一說到口渴,

才記起中飯還沒吃,肚子也有點餓了。

  心情放鬆下來後,東方友坐在搖椅,睿智的目光在我面上一掃而過,道:「

小興,你是不是覺得敵人太強大,怕鬥不過他?」

  敵人?不錯,同行是仇家,競爭對手就是敵人。

  我摸摸頭,道:「嗯,有……有點吧……」

  東方友理解地說:「不用不好意思,面對強大敵人,會怯場是很正常的。」

  幾句話就讓我心情平靜,東方友果然不愧是智者。

  「小興,我問你,你覺得如果單純比技術,那僑商能贏你嗎?」

  「這還用說?人家財大氣粗,又是從國外回來,種植技術肯定比咱們要先進

得多。」我理所當然道。

  東方友微笑道:「你這番話有什麼根據嗎?」

  我一愣,說:「證據倒沒有。不過爺爺,您看外國人在別的行業,技術比咱

們國家先進多了。我想,種植技術也比咱們強吧!」

  「呵呵,這麼說你沒有證據,只是想當然囉?」東方友笑道,我點頭認同。

  東方友突然神色一肅,認真道:「徐子興,看事情、做事情不能只憑想當然。

據我所知,在農業技術這領域裡,我國領先世界各國,蔬菜種植技術更是比澳洲

領先十年。」

  我愣住了。東方友是位學者,學者說話都是有憑有據的。他說的話絕不是口

說無憑。我想當然的認為國外的技術就是先進技術,卻沒想到我國在農業技術的

領域裡竟然是世界第一。

  東方友又微笑道:「你可能不信吧?呵呵,沒關係,我可以解釋給你聽。咱

們國家有九百六十多萬平方公里,人口十幾億,卻有八億多農民。農民們以耕種

為生,所以咱們國家是農業大國。」

  他又說:「咱們國家的農業技術開發,一直是國家重點扶植的項目。國家每

年都要投入數百億資金研發,這在世界各國的農業科技投入資金排行是第一位。

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袁先生解決國家十幾億人口的飢餓問題,替國家帶來國際

聲譽,也讓國家的農業科技研發帶來新的契機。

  「西方人的主食是肉類。所以他們的畜牧業比我們東方要發達得多。但他們

在飲食上對蔬菜的需求卻沒我們這麼高,所以在蔬菜種植技術上,咱們國家是領

先世界的。澳洲僑商張老闆想回國投資,我想他也是考慮到這一點。」

  東方友這一番通俗易懂的話,令我疑惑盡消。原來外商回來投資,是這個原

因啊!

  東方友品了口茶,潤了潤嗓子繼續說:「小興,現在豬肉多少錢一斤?」

  我納悶了,怎麼說得好好的突然問起肉價?高人就是高人,一個簡單的小問

題,就令我心生高深莫測之感,於是小心翼翼地答道:「嗯,在咱們鎮賣八毛錢

一斤。」

  東方友又問:「那麼青菜多少錢一斤呢?」

  「五分錢一斤。」

  「豬肉比青菜貴,對不對?」東方友認真地問。

  這種比貴賤的問題三歲小兒都能答對。

  「那是當然。」

  「那你覺得,在澳洲,青菜和豬肉哪個貴呢?」

  如果沒有爺爺先前的「想當然」論,我會毫不猶豫地答:「在澳洲當然是豬

肉比青菜貴啊!」

  但那是想當然的結果。別說外國的物價,我就連其他省的物價都不清楚,所

以不能憑「想當然」來回答這個問題。

  西方人多吃肉食,那麼蔬菜一定種得少。照這幾天我看的經濟學理論,寫到

「物以稀為貴」,所以我推論出:「莫非在澳洲,青菜比豬肉貴?」

  東方友慈祥地說:「孺子可教也。我有個老同學目前在澳洲一所大學教書,

我們一直保持書信來往。前幾天他來信說在澳洲想吃青菜不容易,不但要開車一

百多里到悉尼去買,價錢竟然是每斤1。49澳元,而豬肉每斤卻只賣1。1澳

元。」(註:此為小說世界請勿與現實掛鉤)

  然後東方友告訴我一個震撼的消息:1澳元兌6。5人民幣,兌30。5台

幣。

  天啊!照這麼說,在澳洲一斤青菜竟然能賣到63人民幣。這與春水鎮的一

斤五分錢相比,絕對是天壤之別。

  僑商張胖子來這個窮鄉僻壤,建蔬菜大棚基地的目的:就是將國內的蔬菜運

到澳洲,賺取巨額差價!

  前幾天看新聞說韓國現在發生泡菜危機。

  由於今年氣候異常,醃製泡菜的主要原料——白菜價格持續上漲,價格是以

往的六、七倍,讓韓國很多普通家庭吃不起泡菜。

  一顆白菜在韓國已經漲到六、七十人民幣。蘿蔔、大蔥等其他蔬菜的價格也

水漲船高。

  如果這些暴富良機我也能摻上一腳,億萬富翁不再是夢想,會在短時間內變

成現實。我被這個想法震撼得渾身發顫,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激動。

  東方友把我臉上表情的變化看在眼裡,暗自歎口氣搖了搖頭,心想:這孩子

還是太年輕了。

  他又給我倒了杯水,說道:「小興,別激動,先把水喝了。」

  我迫不及待地將水一飲而盡,仍覺得不解渴,又連喝三大杯水,直到肚子發

脹,才壓住那蠢蠢欲動的野心。

  東方友自言自語似的說:「咱們國家的資訊還不夠發達,國內對外國的消息

更是少得可憐。如果不是老同學這封信,我也不知道在澳洲青菜能賣到國內黃金

的價格。呵呵,一斤青菜竟然能抵一克黃金。這哪是青菜,我看叫它「黃金菜」

才名副其實嘛!哈哈……」(註:一九八四年,國內金價約一公克七元人民幣)

  我也給他這一說逗樂,不過笑過之後卻感歎不已:「要是咱們也有管道,把

種出來的菜賣到澳洲該有多好啊!」

  東方友突然不出聲,獨自搖搖頭又點點頭,弄得我莫名其妙,問:「爺爺,

您怎麼了?」

  東方友看著窗外歎息一聲,那眸光似乎回憶過往,歷經滄桑的臉上充滿悲哀。

  我關心道:「爺爺,是不是我說錯什麼話了?」

  東方友搖搖頭,道:「唉,人老了,總是想起以前的事。」

  一聽這話,我知道爺爺有話要說,而且還是往事,所以我默不作聲等他開口。

  「我這個老同學高中開始就跟我同班,一直到上大學、考研究生,甚至讀博

士時都是同一位導師帶我們。他為人正義感很強,愛國愛民。如果不是文化大革

命時,遭奸人陷害被打成反革命,他也不會攜家帶眷,不遠萬里逃到澳洲去。唉,

想起這些事,我就懷念起當年讀書的日子。」

  接著爺爺又跟我說了段往事。回憶總是美好的,不知不覺一個小時過去了,

但我心裡還有事,一直不好意思向爺爺提出來。

  東方友發現我的異樣,問道:「小興,是不是有什麼事?有事你就說,別憋

在心裡,憋出毛病可不好。」

  我摸了摸後腦勺,說道:「嘿嘿,爺爺目光如炬,我哪能瞞您啊!是這樣的,

您看,您能不能在寫信的時候,請在澳洲的爺爺幫忙聯繫管道?」

  東方友拍了我腦門一下,笑罵道:「你這個機靈鬼啊,就會打蛇隨棍上。」

接著話鋒一轉,歎口氣:「唉,小興啊,不是我不想寫,而是不能寫啊!」

  嗯?我疑惑地看著他。

  東方友說:「你知道當年害得他全家離鄉背井的是什麼人嗎?」

  「什麼人?」

  「一個商人。」東方友淡淡地說。

  我無言了。

  很顯然,爺爺的老同學對商人恨之入骨。依照恨屋及烏的慣例,如果爺爺寫

信時提出這樣的事情,搞不好會影響兩人的感情。

  看得出來,爺爺雖然博學多才、交遊廣闊,但真正知心的朋友只有這個老同

學。爺爺很重視他們之間的友誼,不想舊事重提,令老同學不快。

  「爺爺,小興知道了。」

  不過我沒有就此死心,想了想後又問道:「爺爺,哪裡可以學到澳洲話?」

  東方友愣愣地看著我,噗哧一聲,把茶水噴了一桌都是。

  「咳咳咳……」他猛烈地咳嗽起來,嚇得我趕忙去拍他的背部,關心道:「

爺爺,怎麼了?沒事吧?」

  他咳了一會兒後,便做手勢叫我不用拍了,說道:「沒事沒事,不過你怎麼

連澳洲用什麼語言都不知道?」

  接著才又想起什麼似的說:「也對,你在村裡長大,資訊閉塞又早早輟學,

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這回我聽出來了。東方友以為這只是常識性的問題,但對於我這種沒上過幾

年學的人來說,確實是個問題。

  爺爺告訴我,澳洲以前是英國的殖民地,所以他們使用的是英語。

  「小興啊,爺爺知道你想未雨綢繆,先學會英語,為以後做更大的生意打下

基礎,對嗎?」

  我點頭。

  「很好!小興,你做得很好。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許多人不明白學那麼

多知識有什麼用。其實當我們在學習知識的時候,也許根本用不上它,但這不代

表以後沒機會用。比如英語,你現在學好了,也未必用得上,但要是將來生意做

大了,想把菜賣到國外去,會英語總是方便許多。爺爺支持你學英語,不過爺爺

的英語會看、會寫,卻不會聽也不會說。」

  「那怎麼辦?」我皺起眉頭。

  東方友呵呵笑道:「小興啊!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身邊不是有一個最

好的老師嗎?」

  「思雅?」

  「沒錯。就是小宋那丫頭!據我所知,宋丫頭可是拿到國家英語六級證書,

而且她的聽說能力也很強,這點我老頭子就是拍馬也趕不上啊。」

  「爺爺,瞧您說的。這話您別當她面說,不然她那小尾巴非翹上天不可。」

  接下來,東方友又與我談到市場營銷方面的知識,尤其向我灌輸「細分市場」、

「市場目標」等相關概念。

  臨走時,他從書架上抽出幾本市場營銷的書給我,要我回去好好看看。

  「小興啊,你要擴大生產,已經不再是以前的小打小鬧。學點市場營銷知識,

對你有益無害。」

  爺爺語重心長,我鄭重其事地接過厚厚的幾本書,回家去了。

  學校放學時,我去接思雅。回來的路上,我把這事跟思雅說,思雅得意地理

了理瀏海,說道:「嗯哼,這麼說你是想拜師學藝囉?」

  「什麼拜師學藝,我跟自家老婆學,還拜什麼師啊!」

  宋思雅下巴一翹,得意道:「那可不行。想要我教你英文,除非你喊我一聲

宋老師。」她搖搖手中的學生練習本,神情哪像個老師,分明是得了便宜賣乖的

小丫頭片子。

  「不行不行,哪有叫自己老婆「老師」的,無緣無故把你叫老了,你不是很

吃虧嗎?」我堅決不讓步,跟她開起玩笑。

  「不行,我就要你叫,不然我就不教你。」宋丫頭口氣強硬,寸步不讓。

  「不要啊!我好不容易想學外語,你就這麼刁難我?」

  「別裝可憐,快叫老師,咯咯……」

  「真的要叫老師嗎?」

  「要叫,一定要叫,非叫不可。」

  「那……我在床上叫你「老師」可以嗎?」我好笑道。

  呃,思雅一愣,臉上抹起紅暈,桃紅色氾濫到脖子上。

  「徐子興你真是個淫棍,三句話就扯到這上面來了。哼,我非打死你不可!」

思雅拿著厚厚一疊作業本追著我打。

  我抱頭鼠竄,說道:「哎呀,娘子饒命,為夫再也不敢了……」

  「別跑,你這個大壞蛋。今天本娘子要替天行道,閹了你這是非根,看你還

敢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調戲良家婦女。」

  兩人打打鬧鬧往家裡去,夕陽見證我們的愛情。

  從這天晚上開始,小學教師宋思雅小姐很榮幸地成為徐子興先生的私人教師。

宋思雅小姐每天晚上教兩小時英文,而徐子興給她的報酬則是:一張終身飯票。

  第二天,村書記李成領著一班人來找我,說是要商量建造蔬菜大棚的事情。

  我有點憤憤然;建蔬菜大棚是門技術活,不但要有手藝,還要選擇好地點。

這不是隨便找個地點、開座談會就能商量出來的事。

  我很客氣地請村幹部們吃了頓飯,明確地告訴他們,我已經找村裡的木匠魏

世昌幫忙了。我把招來的二十名夥計分給魏世昌,這兩天他們正四處上山砍伐竹

木。

  我要建的是竹木結構的塑膠大棚。

  這種大棚造價最低,雖然不怎麼耐用,但很符合目前的投入水準。

  村幹部們聽我侃侃而談「技術」,又喝了不少高梁酒,一個個暈乎乎地回家

睡覺,想必在建造大棚期間,再也不會來搗亂。

  竹木大棚造價比較便宜,我規劃每畝建三個大棚。

  一九八四年,這山上的竹木是集體所有,我建造大棚造福的是全村人,所以

村委沒在竹木上刁難我。我一分錢沒花,魏世昌領著二十個夥計從山上搬下幾千

斤的竹木,在大棚材料上給我省了一大筆錢。

  建造的另一項大筆開銷在於塑膠膜的購買。

  出於成本的考量,我選擇可以使用十個月的防老化膜。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誰叫我手裡只有兩萬五千塊錢呢?光是買菜種就花掉一千塊錢,我很心疼啊!需

要大筆開銷的化學肥料我還沒買呢,最短兩個月的成菜期,我都怕這點錢不夠買

化肥,土地最吃錢了。

  我精心地培育蔬菜種苗,種苗弄好了,這菜就算種好一半。先天性的種苗不

是後天化肥能補得過來。畢竟蔬菜不是人,不能透過運動來強壯身體。

  幹這門活的時候,我回到老屋的大棚,特地辟出幾塊地來培育種苗,一天忙

到晚,幾個女人看了心疼。玉鳳說讓她和李玉姿來幫我,但這門活不是一般人能

做的,我堅持要自己動手。

  下了種子就等種子發芽。趁這工夫,我領著衛三子去各家承包地選擇最適宜

建造大棚的場地。

  建造塑膠大棚的場地應地勢平坦、背風、向陽、四周無高大建築物和樹木遮

蔭。

  如果是在我們山區建棚處應避開風口,應該選擇建在南坡處,並挑選土壤肥

沃、排水良好、地下水位低的地方。

  水源問題是塑膠大棚場地選擇的重要考量因素,因為塑膠大棚扣棚後無法接

收雨水,必須靠人工澆灌來補充水分,以滿足蔬菜生長的需要,如果大棚建在離

水源遠的地方,水分供給會成為很大的問題。

  我從書上看到很多蔬菜大棚由於遠離水源而失敗的例子,所以建造處我也是

親力親為。

  經過一年的實踐,我發現選地很重要,並很慶幸老屋後頭的兩畝大棚選對地

方。

  我和衛三子一人背一袋生灰,選好一塊地就在地上撒一把石灰,然後用紙筆

記錄這塊地有多少畝、是哪戶人家的,詳細資料都要寫清楚,以備將來不時之需。

  兩天後一百八十畝大棚建造地被我們規劃出來,李成書記還特別召開全體村

民大會。

  大會上,面對我提出的高額條件,村民們爽快地答應,並且配合地以每年兩

次分期付款的方式,給付土地租金,每半年一次。也就是說半年後我要付出五千

塊錢租金給村民們。

  村裡有李老太爺和李成書記支持我,再加上我在村裡頗有威名,所以大會圓

滿成功。大會最後是簽約,思雅充當起我的臨時「小蜜」,她端坐在桌後,把筆

給每一個上台來簽合約的村民。每當一個村民簽完字,台下都會響起掌聲,然後

他就如英雄般走下台去。

  李成書記本來還有些疑惑,不就是租金嘛,你徐子興打張欠條,我們還怕你

跑了不給錢啊?但我覺得人情歸人情,手續要齊全。按照國家法律,土地租賃一

定要簽合約,親兄弟也要明算帳,所以我堅持把法律擺在第一位,再者搞這麼一

個簽約大會,更能堅定出租田地農民的信心。

  李成事後說:「你小子,人小鬼大。」

  我嘿嘿地傻笑。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