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的榮耀07

簡介:

  經歷了生死關頭,李中翰確定自己對小君的愛已不是世俗眼光所能限制。

  中紀委的掃蕩行動,最後誰能活下去?李中翰該站到哪邊才能保全性命?

  這次的行動不但?除上寧市的一方勢力,也讓李中翰的身世之謎初露端倪。

  而用盡心機成為李中翰乾妹的唐依琳,又偷看、偷拍到了什麼祕密?

  目錄:

  第一章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三)

  第二章 動了才舒服

  第三章 大混蛋也是你隨便打的嗎?

  第四章 迷藥

  第五章 我死了嗎?

  第六章 小護士

  第七章 承諾

  第八章 眼淚對付女人也有效

  人物介紹:

  「我」、李中翰:一位年輕、帥氣,從沒野心到很有野心,從笨蛋到奸猾的小白領。

  李香君:李中翰的表妹,狡猾、刁蠻、古靈精怪。暗戀表哥的美少女。

  戴辛妮:行政秘書,李中翰心目中的女神,冷傲孤僻。

  社大維:投資部經理,狡詐多疑、陰險好色,出色的投資顧問。

  葛玲玲:杜大維的妻子,本作第一大美人,很容易被環境影響,潑辣凶悍,又心有不甘的女人。

  郭泳嫻:KT公關秘書。

  朱九同:KT公司總裁。

  何鐵軍:上寧市委書記。

  羅華:KT的副總裁兼總經理。

  楚蕙:羅畢的妻子,小麥色的肌膚獨一無二。

  唐依琳:KT的頭號公關。

  莊美琪:公關部秘書主管。

  揚瑛:李香君的同學。

  閔小蘭:李香君的同學。

  喬若塵:李香君的同學。

  侯天傑:KT的財務經理。

  張思勤:KT的大股東。

  張亭男:張思勤的兒子。

  費嘉勇:KT的大投東。

  章言言:KT的公關。

  趙紅玉:KT的公關。

  何亭亭:KT的公關,何書記干女兒。

  羅彤:KT的公關。

  樊約:KT的公關。

  何芙:何書記的女兒。

  秋雨晴:何書記地下情人。

  秋煙?:何書記妻子,策劃部職員。

  【第一章】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三)

  我大吃一驚,剛撐起身體,就發現何芙的臉色變得很蒼白,拿槍的手在顫抖,似乎連拿槍的力氣都消失了!她後退幾步想把手槍交到左手,可是就在這一剎那,郎謙抱起小君,像扔一根木頭似的把小君扔向何芙。

  何芙此刻想把槍換到左手已來不及,她要嘛閃避,要嘛扔掉槍接住小君。在這緊急的關頭,何芙選擇後者。她扔掉手槍,張開雙臂,準確地說是張開單臂接住尖叫的小君。但小君的去勢太猛,何芙與其說是接住小君,不如說是被小君撞倒,兩個女人「碰咚」一聲,一同摔倒在地毯上。幸好那是地毯,要是直接撞上地磚,這兩個女人真不知道會傷成什麼樣子。

  「郎謙,看刀!」看見郎謙向手槍撲去,我急忙撿起地毯上的牙刷,奮力向他。

  此時郎謙的精神高度緊張,聽到我大喊,又看見有一個白色的物體向他飛去,他本能地急退,閃身避開這「致命的一擊」。據說人在遇到危險的時候,特別是在生死存亡的關鍵,都會對槍、刀這些武器字眼異常敏感。

  只是郎謙發現向他飛來的只是一把牙刷的時候,他除了憤怒外,就剩下絕望。

  因為掉在地毯上的手槍已經被小君撿起來交給何芙,何芙雖然是左手握槍,但我看見她的眼裡充滿自信。

  「你左手也能射擊?」郎謙直勾勾地盯著何芙手中的槍。

  「你可以試試看。」何芙冷冷地回答。

  「不試就一定沒有機會,試一下也許還有機會。」郎謙說完,身形突然消失。

  他騰空而起的時候,我真擔心何芙能不能打中他。

  「砰!」我的擔心成了多余,這一槍很準,擊中郎謙的眉心。

  「小君,抱住姐姐,不要看。」槍響後何芙居然關心地摟緊小君。

  看著何芙蒼白的俏臉,我鼻子一酸,眼淚馬上流了出來。

  「好,我不看。何芙姐姐打中了嗎?」小君在何芙的懷裡嚷嚷。

  「嗯。」

  「那這個人死了嗎?」

  「沒死,他只是暈過去了。」

  「嗯,哎呀!何芙姐姐,你身上都是血!」小君發現何芙的傷勢。

  「沒事,等姐姐打個電話。中翰,把小君帶進房間,一會就有人來。今天開槍了,你們都必須做筆錄。」

  「嗯,知道了,要不要先叫救護車?」我擦了擦淚水,關切地問道。

  「不用,我們的人會安排。」何芙溫柔一笑。

  「好。」我點了點頭,拉著小君向一間房間走去。自始至終,小君都沒有見到郎謙被擊中的慘狀,她也不知道我的右臂已無法動彈。我不敢告訴小君,就是怕她擔心,可是剛關上門,小君就緊緊抱著我,我清楚感覺到她急促的心跳。

  「哥,我們回家吧。」小君呢喃著。

  「嗯,等哥處理完一些事情,我們就回家。你先在房間裡待著,何芙姐姐受了傷,哥去照顧她。」我輕輕拍著小君的背脊,鼻子聞到幽幽的暗香。這縷幽香如同鎮痛劑,我右臂的疼痛頓時立減。

  「嗯。」小君用力點了點頭。

  地毯是紅白相間的,白是乳白、紅是橘紅。從何芙袖子裡流出的鮮血滴在地毯上,把白都染紅了,讓橘紅變得更加鮮艷,唯獨她的臉色愈來愈蒼白。

  我瞪著何芙的傷口發呆,因為我只有一只手能動,無法幫何芙包扎止血。

  「來,喝點水。」我給何芙倒了一杯溫水。

  「謝謝。」何芙看了我一眼,她那雙大眼睛已失去光彩。

  「不客氣,我謝你都來不及了。我現在該怎麼幫你止血?」我苦笑道。

  「不用,老喬應該快到了,嗯。」何芙輕輕地呻吟一聲,看來一定很痛,我心裡難過死了!上帝,這個女人又救了我一次!

  「看來這輩子我欠你的是還不清了。」我歎息。

  「說什麼呢?我又不是特意救你,這是我的職責,別往自己臉上貼金。再說上次撞了你,這次算是冥冥之中注定的補償。」何芙沒好氣地看了我一眼。

  「你們不是無神論者嗎?」我笑道。

  「無神論是一回事,命運是一回事,怎能混為一談?」何芙微溫。

  「好了,別說話。要不你再喝點水?」我趕緊把話題扯開。

  「不喝了。」何芙喘了一口氣,悄悄閉上眼睛。

  沈默中,我仔細端詳何芙。她的鼻尖有點圓,是缺陷嗎?不,很可愛。她的眉毛有點濃,據說眉毛濃的女人,陰毛也特別濃密。我不清楚這種傳言的真偽,除非能親自驗證一下,否則我不大相信。哎,都這個時候了,我居然還在想這些齷齪的事。

  果然,幾分鍾之後,喬若谷帶著四男一女沖進來。他只掃視四周一眼,就蹲在何芙身邊,一邊示意身邊的人為何芙包扎,一邊溫柔地埋怨道:「以後可不許單獨行動。」

  「知道了。」何芙淡淡一笑。

  「撐得住嗎?」喬若谷又問。

  「能。」何芙點了點頭。

  「嗯。」喬若谷站起來,向身邊一個高大的年輕人吩咐道:「立即通知專機,你們馬上先回總部。」

  「是,喬組長。」年輕人應了一聲,馬上撥打電話。

  「老喬,你不走?」何芙小聲問。

  「嗯,我有些事情要處理,明天再回去。小芙你忍一忍,到總部後總政醫院的救護車會在機場接你。」喬若谷向何芙露出溫柔的微笑。我心裡「咯登」一下,隱約看出喬若谷的眼神裡有一種異乎尋常的關愛。

  「不用小題大做吧?」何芙淡淡地說道。她對喬若谷溫言的關心,反應似乎有點冷淡。

  「不是小題大做,你傷得不輕。」喬若谷看了看何芙的傷口,輕歎一聲。

  「中翰的手也傷了,你去看看。」何芙向我看了一眼。

  「哦,是右手嗎?來,給我看看。」喬若谷很意外,但一眼就能看出我的右臂有點變形。他迅速伸出右手抓住我的右手腕,左手捏了捏我的右手臂,略一沈吟,隨即道:「無礙,只是脫臼,我幫你接上。會有點疼,你忍一忍。」

  「好。」手沒斷!我興奮極了,很配合地咬緊牙關。

  「別緊張,很簡單的傷,一下就好。」喬若谷一邊安慰我,一邊輕搖我的手臂。

  說話間,只聽到「咯嚓」一聲,一股劇烈的疼痛閃電般襲擊我全身。只是這股劇烈的疼痛來得快、去得更快,幾秒過後,我右手臂的疼痛感漸漸消失,只剩下酸麻。

  我揮動一下手臂,發覺已能運動自如。

  「謝謝喬哥,真想不到喬哥身手不凡。」我大贊。

  「不用謝,這些都是簡單的自救知識。小芙要是沒受傷,她也會這兩下的。」

  「呵呵……」

  「喬組長,專機已經準備好,請指示。」一個高大的年輕人走過來。

  「把這具屍體用屍袋裝好,一起運回首都。你們先走,這裡的筆錄由我來做。你們要好好照顧何副組長,知道嗎?」喬若谷叮囑著。聽他這麼一說,我才明白何芙不僅是中紀委的人,還是一個不小的官。

  「知道了。」高大的年輕人大聲道。

  「嗯,走吧。」喬若谷擺了擺手,一行人行動敏捷地離開總統套房,甚至連地毯上的血跡也清理得干干淨淨,我不禁暗暗佩服。

  喬若谷走到窗口,拉開厚重的窗簾,透過明淨的玻璃注視樓下的一舉一動。我也來到他身邊,從三十六樓的窗口往下看,樓底下的人如同螞蟻,就是兩輛黑色的大車,看起來也如同玩具一般。但我知道這些人不是螞蟻,他們是一群維護正義的執法者。

  「小君的筆錄就不做了,你的話我也隨便問問。」等兩輛黑色大車駛離酒店,喬若谷指了指沙發,目光炯炯地看著我。

  「一切聽從喬哥的安排。」我坐在沙發上,對喬若谷我是尊敬中帶有崇拜。

  「別客氣,只是例行公事。」喬若谷微笑地坐下來。

  「聽說你手上有一卷錄影帶,我希望你把錄影帶交給中紀委。」

  「沒問題。」

  「我明天回首都,最好明天之前把錄影帶交給我。」

  「行,喬哥你寫一個電話號碼給我,我晚上給你電話。」

  「好,我等你電話。另外,中翰,你今天最好陪著小君。她年紀還小,心理承受能力沒有我們強,經歷那麼多風波,她的情緒一定有些波動。你最好待在她身邊,好好安慰她。」喬若谷微笑著寫下聯絡電話,還不忘再三叮囑我照顧好小君。我心想,今天就是上廁所我也要把小君綁在腰帶上。

  「好,喬哥的話我記住了。」我感激地點了點頭。

  告別喬若谷,我轉身推門進入小君待的房間。柔軟的大床上,小君居然睡著了。

  也許是太累,她抱著一個枕頭,擺著一個可愛的姿勢,鼻息輕柔均勻,仿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只是我突然發現小君的小腳丫受傷了,粉嫩的小腳趾上赫然有一條血痕,血痕很小、很細,大概是被碎瓷片劃傷的。這傷痕本來不容易看出來,只是我對小君的兩只小腳丫情有獨鍾,也就看得特別仔細,才發現這傷痕。

  「嗯……哥,你干什麼呀?」小君剛睜開眼就吃驚地看著我。因為我把她受傷的小腳趾含進嘴裡,輕輕吮掉傷口上的血絲。只是我想不到熟睡的小君這麼敏感,腳趾頭又不是性器官,但她居然醒了。

  「你腳傷了,哥……哥幫你舔舔。」我吐出腳趾頭,慌慌張張解釋著。

  「舔你個頭,快去照顧何芙姐姐。」小君向我瞪了一眼,小腿一縮,把小腳丫收了回去。

  「何芙走了。」我躺了下來,雙手抱住小君嬌小的身體。

  「走了?在哪間醫院?我們去看她。」小君焦急地在我懷裡亂扭。

  「不用了,她直接回首都,坐飛機走的,你想去看她,除非長了翅膀。」我笑道。

  「那何芙姐姐什麼時候回來?」小君晃了晃小腦袋。

  「你想知道?」我眼珠一轉。

  「當然想啦。」小君眨了眨眼睛。

  「嗯,那你先告訴哥你的衣服藏在哪裡?為什麼剛才那壞人怎麼找都找不到?」

  我帶著深深的疑惑問小君。

  「哼!你昨晚把人家搞出血,血都沾到裙子了,我就用水洗了一下有血的地方,然後掛在窗口晾干。只是窗簾擋住了,你們當然看不見啦。」小君噘起小嘴。我發現小君很愛噘嘴,動不動就噘嘴,惹得我心癢癢的,真想咬一口。

  「哦,原來如此,那你怎麼通知何芙姐姐和喬若谷的?我可沒看見你打電話呀?難道你有其他的電話?」我又想起另外一個疑惑。

  「我哪有其他的電話呀?我只是在那個壞人搶走電話之前,就給何芙姐姐打電話了,我……我是在床單下偷偷打的。」小君羞羞一笑。

  「我……我是用腳給何芙姐姐打電話的。」小君神秘一笑,眼睛笑成一對迷死人的彎月。

  「用腳?」我大吃一驚,瞪著小君,心髒急劇跳動。噢,這個小狐狸八成是在糊弄我。

  「是呀!我有何芙姐姐的電話號碼,她的電話就在第一個,我用腳按一下撥號鍵就可以啦。」小君得意地晃起小腦袋。

  「你的腳可以按撥號鍵?」我的眼珠子快掉出來。

  「當然可以啦!哼,這是我的絕招,呵呵……」小君在我懷中亂扭,一連串銀鈴般的笑聲鑽進我的耳膜。

  「哥怎麼不知道你有這個絕招?」我還是不相信小君的鬼話。

  「你不知道的事多著呢!你還記不記得我十二歲那年你是怎麼救我的?」小君不扭了,她靠在我的胸膛上幽幽地問。

  「怎麼會不記得?哥爬樹摘果子,你也跟著爬,結果人爬上樹後卻下不來,一直哭,把哥嚇死了!剛想爬上去抱你下來,你就從六、七公尺高的樹上往下掉,要不是哥用身體擋,你就是不死也殘廢了。唉,幸好你只是左手斷了。」回想起小君的調皮我直歎氣,那時候的小君又黑又瘦又野,完全不像現在這樣又白又嫩又漂亮。

  「我還記得住院的時候我的手不能動彈,哥卻買一個俄羅斯方塊的遊戲給我解悶。哼,氣死我啦!人家的手斷了,怎能玩遊戲?你這頭豬就不安好心,故意氣我。」

  小君氣鼓鼓地用小手捶一下我的胸膛。

  「哥是想讓你手好了之後多用手,這樣可以盡快恢復手的靈活度,真是好心沒好報!」我也瞪了小君一眼。

  「哼,算你會狡辯。」小君眼珠子一轉,覺得我的話很有道理,心裡過意不去,趕緊找一個台階下,接著說:「住院的兩個月裡,我就用腳學著玩遊戲。後來出院了,我也經常用腳學寫字、拿東西。嘻嘻,現在我的腳跟手一樣靈活,不像某些人笨手笨腳,和豬一樣。」

  「意思是說你現在真的可以用腳打電話?」我半信半疑。

  「當然啦。」

  「來,你試試這個電話。」我連忙把小君抱到床頭,這裡有一支電話。總統套房裡的每間房都有一支電話,主臥室更有兩支電話和一支衛星電話。

  「別眨眼,看看仙女姐姐的腳會不會打電話!呵呵……」小君一邊嬌笑,一邊把小腳丫伸到電話上。突然,那一排緊密的腳趾頭一起打開,大腳趾上翹彈出,腳背繃緊形成一個腳弓,二腳趾對準電話上的按鍵點下。一下、兩下,隨後越點越快、越點越靈活,不要說撥打電話,就是彈鋼琴也綽綽有余。我屏住呼吸注視著眼前這一幕,我的神啊!我不是在做夢吧?

  「李中翰,怎麼樣?相信了嗎?」小君吃吃地嬌笑。

  「呃……小君……哥想好好看看你的腳。」我一個餓虎撲羊,把小君的玉腿抓住輕提起來,握住一只小腳丫。在小君的驚呼中,含住粉嫩的大腳趾。

  「哎呀,又啃!剛才人家的腳踩過地毹,髒死了!快、快放開啦!」小君大叫。

  「今天你要不給哥好好親一下腳,哥發誓一定會搔你癢癢。」我吐出大腳趾,惡狠狠地警告小君。

  「嗚……死李中翰!臭混蛋!你就知道欺負我,真要親也要洗過才可以。」小君扁了扁嘴。

  「不。」我語氣堅定,不容商量。

  「嗚……哎呀,不許舔腳趾縫啦……嗚……難受死了啦……」小君嗲嗲的呻吟聲助長我的欲焰。我的舌頭把小君五根腳趾頭逐一吮吸,就連腳趾縫都來回穿梭,把小君挑逗得嬌呼四起、呻吟連連。

  「舒服嗎?小君君。」我一邊吮吸,一邊發出含糊不清的戲謔。舔吸的范圍擴展到腳心、腳背、腳踝還有腳跟。啊,我瘋了,徹徹底底瘋了。我就像一只小狗,不停舔、不停嗅,我的口水沾濕這只粉嫩無匹的小腳丫。

  「討厭,真不衛生!那麼喜歡舔,干脆兩只一起舔。」小君突然媚眼如絲地看著我,嗲嗲的叫喚中,我仿佛看到一個寂寞難耐的少婦正發出春情蕩漾的呻吟。我暗暗吃驚,也沒有理會小君,繼續吮吸她的腳恥頭。

  可是意外發生了!小君舉起另外一條玉腿,把另一只小腳丫送到我的面前。我不但托住這條不請自到的美腿,還看到高高賁起的陰部,誘人的蕾絲內褲上已經有一小片水漬。一縷淡淡的清香飆來,我的嘴邊整齊地並排著兩只美麗異常的玉足,十根粉雕玉琢的腳趾頭逐一列隊,好像在等待我的檢閱。

  啊,我真是太幸福了!瘋狂伸出舌頭,我縱橫於柔弱無骨的纖纖玉趾之間,兩只玉足的每一片腳趾甲、每一個腳趾頭,我都用我全部的感情去吮吸、去愛憐。令我驚喜的是,小君在我吮吸時宛如陶醉在春光明媚的仙境之中,她用腳趾頭磨我的牙床、戳我的嘴唇、夾我的舌頭,把我挑逗得極度亢奮,而她誘人的蕾絲內褲中央,那一片水印逐漸擴大。

  我十分肯定小君想要了。

  「哥……」小君發出若有似無的呻吟。

  「小君姐姐,小褲褲濕了,脫掉好不好?」我一只手高舉著小君的雙腳,另一只手順著光滑粉嫩的大腿直達她的小翹臀,揉著吹彈可破的臀肉。我的手指勾住小君的小內褲輕輕往外一拉,小內褲卷了起來,順著筆直的玉腿脫下來,露出光潔的陰阜,鮮嫩的肉瓣上已經溪流成河。

  「小君,姐夫來了。」我迅速脫掉身上的一切,挺著粗大猙獰的肉棒對準晶瑩剔透的小穴口。

  「嗚……不要啦……」小君咬著紅唇,美目閉了起來,豐滿的胸脯劇烈起伏,滾燙的春意彌漫她的身體。我慢慢向小穴靠近,熊腰一挺,粗大的龜頭杵進小君的嫩穴。去勢雖然緩慢,但毫不停歇,我讓小君享受一下陰道被進入的過程。

  「啊……哥……」小君嗲嗲地呻吟。

  「喜歡嗎?喜歡哥的大肉棒嗎?」我的肉棒完全沒入小君的小穴裡,肉壁的壓迫讓我異常舒服。抽起肉棒到穴口,我再次深入,小穴的最深處充滿吸力。

  「嗯……啊……」

  「舒服嗎?」

  「嗯……」

  「要用力點嗎?」

  「哎喲,不要……啊……人家都說不要了……嗚……脹死了……」

  「那哥輕點。」

  「嗚……現在可以用力點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小君似乎已淡忘所有不愉快的事情。這兩天除了像跟屁蟲一樣跟著我之外,就是忙著穿衣打扮、修飾容姿。聽說今天要開董事會議,小君嚷嚷著也要參與。我當然不願拂逆她的好奇心,否則後果很嚴重。

  會議室裡,一位水藍色柔姿短袖上衣、白色短裙、腳上穿著白色NIKE運動休閒鞋的青春時尚美少女正裝模作樣地看著會議文件。美少女吸引著所有人的目光,也大方地任人觀賞。除了眼珠子亂轉外,她一句話也不多說,老老實實地端坐在我身邊,我是既好笑又得意。

  「嗯,既然大家不反對,那KT所有的管理工作就交給公司副總裁羅畢先生。董事決議生效期間,公司大小的事都由羅畢先生全權處理。」

  當我再次決定將公司的執掌大權交給羅畢時,只有兩個人在笑。一個小君,另外一個當然就是羅畢。

  幾乎沒有人反對我將KT的管理權移交給羅畢。大家都心如明鏡,各打各的算盤、各懷各的鬼胎。我也不傻,天知道這些KT的董事和高階管理中還有多少是隱藏的「郎謙」?反正我已對KT感到害怕,晚上拜見何書記,我就名正言順提出辭職。

  然後帶上戴辛妮和小君回家鄉,過上快快樂樂、平平淡淡的日子。

  唉!三天前,我還對事業充滿希望。三天後,我卻想急流勇退,過平凡人的生活,我不禁感歎這世界的變化真快。

  「哥,我們真的回家嗎?」回到我的辦公室,小君晃著腦袋問。不知道是不是戀愛的原因,小君看我的眼神總是含情脈脈。我暗自得意,男人能征服一個女人就會得意。

  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當然,回家之後我們就可以遊山玩水。嗯,你不是喜歡去小沙壩公園裡的小河玩嗎?以後我們可以天天去玩水,最好是不穿衣服。」

  「呸,不穿衣服我才不玩。」小君瞪了我一眼,小腦袋一擰,如雲的秀發掃了我一臉。癢癢的,我的褲襠又撐起一個小帳篷。

  「外國人都喜歡裸泳。」我笑嘻嘻地摟著小君的細腰。

  「那你到外國去呀!」小君嗔完,不小心碰到我下體硬起的地方,她小臉一紅,又瞪了我一眼。

  我深情道:「小君在哪我就在哪,小君在家鄉我就回家鄉,小君去外國我也去外國。總之,我與小君一輩子都不分開。」

  「哥……」小君跺了跺腳,眉目間盡是嬌羞欲言,看得我心神激蕩,褲襠那地方又硬上幾分。

  「哥說的是心裡話。」我一把抱起小君。小君很輕,我單手就可以把她抱起。

  但我還是雙手抱起她,因為我喜歡她雙腿夾住我的腰部,像只小鳥一樣完全依附在我懷裡。

  「我……我哪也不去,也不回家,就待在上寧市。」小君羞答答地直笑,眼珠子轉了轉,居然說出讓我意外的話。

  「什麼?」我莫名其妙地問:「你不是想回家嗎?」

  「我……我現在又不想回去了。」小君向我眨了眨迷人的大眼睛。

  「為什麼?」我笑問。也許跟我住在一起後,吃好、睡好,小君的粉腮豐滿起來,臉形逐漸有鵝蛋的輪廓。哦,我真的越看越喜歡、越看越憐愛。

  「你這笨蛋,不和你說了!放我下來,我……我要去尿尿。」小君氣鼓鼓地在我懷中亂扭,想從我身上下來。

  「不說清楚不許下來。」我雙手托著小君的翹臀,瞅準時機用硬硬的地方猛頂幾下小君的大腿根部,那地方就是隔著褲子我也感受到溫暖。

  「哎呀……哥,你愈來愈討厭了。」小君粉臉潮紅,眼光閃爍,東張西望。

  「看什麼?這是哥的辦公室,是總裁辦公室,沒有人能進來。」我壞壞一笑。

  「要是泳嫻姐姐來了怎麼辦?」小君瞪了我一眼。

  「杜鵑會先通知我。」我揉了一下小君的屁股。

  「真是的,杜鵑姐姐為什麼要先通知你這個大色蟲?」

  「因為大色蟲想跟小君愛愛呀!」

  「愛你個頭、想你個頭,快放我下來!這裡是辦公室,等會泳嫻姐姐、辛妮姐姐,還有……還有什麼羅經理、杜胖子都會來。」

  「來了怕什麼,杜鵑和黃鸛會幫哥擋住的。」

  「擋……擋住也……也不行。」

  「好小君,哥好難受,給哥舒服一下好不好?」

  「哼,真是條大色蟲!這兩天你舒服了四次。哦,不是,是五次。」小君咬咬紅唇,向我伸出五根粉嫩的手指頭。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