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個性伴侶(二奶、妻子,朋友妻)

我在南方做生意以來,一直都甚安本份,許多北方小妹妹的誘惑,都沒有影響到我對太太的忠心。但自從小靜的出現,我就完全背叛了我在北京的太太,我在深圳將她金屋藏嬌,也就是俗稱「包二奶」。

小靜是新都酒樓高級餐廳的女部長,當我第一次見到她時還以為自己眼花,因為她和我當年的舊情人一模一樣,連梨渦淺笑的神情也是一模一樣。

她很斯文、大方,對我溫柔 貼,當年我癡戀的舊情人,今日竟重現眼前,可能是上天給我的回報吧!

忠心一片的我,終於做出對不起太太的事,同時我也嘗透了戀愛的滋味。她不是一般賣笑的北妹,她是一個初出校門的女學生,由於她很純,我們發展得十分順利。

當我第一次替她解開身上的衣服時,我感覺到她的羞怯、嬌媚,和一股清新 息。我擁著 白細嫩的小靜,衝動到不得了,可能她身上的幽香使人迷醉,我吻遍她身上每一處地方。同時也拚命的舔舐她的乳房 她那光禿無毛的恥部。

我終於讓自己的器官進入那小小而緊窄的地方,我剛剛進去一小部份,她已經現出痛苦神情。

「小靜,是不是很痛!」

小靜含著淚珠說 「哦!是有一點疼,不過我 我喜歡你!」

她的普通話很好聽,陰聲細語的擁著我,令我更加亢奮,猶如燒紅的火棒。我慢慢推進,她抓著了床單,上唇緊緊咬著下唇,我停下來,憐香惜玉地吻著她。

「小靜,我也喜歡你!」

「啊!」

終於完全進去了,小靜的表情也開始舒緩,肉緊的態度也慢慢放鬆。我看著她媚眼如絲,小小梨渦,俏得令任何男人也不能抗拒。

我開始抽動,狹窄的通道促使我膨脹得更快,她也扭動著身 向我退避。

「啊!」她由痛苦而呻吟,可能這是每一個女孩子的必經階段。但我完全陷於興奮狀態,抽動也越來越快。她的呻吟刺激得我很厲害。

「啊!行哥!」

「小靜,你感覺怎樣?」

「啊!行哥!我 不 不要緊!」

我膨脹得很快,同時也洩 得很快,因為小靜給予我的刺激是前所末有的。我倒了下來,瞧見床上微紅處處,我明白到小靜為我而奉獻第一次。我感謝地吻看她,可能這是緣份,一個如此嬌艷的美女,居然愛上了我這個有婦之夫。

自此之後,我留戀著這個地方,我和小靜如膠似漆,將在北京的妻子拋之腦後。

每天晚上,我們都急不及待地做愛,漸漸她更懂得溫柔體貼,侍服周到。

我很喜歡吻她,她的嘴形很美,清香如蘭,真是難得,小舌輕吐更是要命。一向給予人家印象中的北妹,都是現實得可怕,根本沒有感情可言,但小靜卻從來沒有向我要錢,真的令人半信半疑。她對我到底是真情還是假意?

有一次,我從北京不動聲息地回到我們之間的愛巢。因為我知道很多「二奶」都會利用情夫返家的時間到處偷食。所以我出其不意的回去,就知道小靜對我的情意,大門推開,廳內的情景出乎我意料之外。

小靜竟然乖乖的坐在梳化上,織著一件小毛衫,她的溫婉令我又感動又衝動。我開心的吻看她,她也迎合著我,互相熱吻。

我將她推在梳化上,壓著她,捧看她的臉說 「小靜,你真乖,我好喜歡你!」

小靜的溫文賢淑,有如一隻受保護的小鳥,我瘋狂地吻著她。雖然,她那不大不小的乳房我己吻過很多次,但我依然愛不釋手,我們一絲不掛的在大廳的地氈上翻過來 滾過去。她反過來吻我,我仰天而躺,她吻著我的臉、頸項、耳珠,我感到一陣陣的快感由丹田緩緩湧出。

她是輕輕吻著,玉手也小心翼翼地替我撥弄,撫摸,這是我教她的,漸漸地,她開始懂得主動,撫摸的動作也比初時純熟了。

軟軟的手指輕輕握了我的肉莖,急速的跳動之下也變得挺以英姿。她的身 微微後退,小咀吻著我的胸膛,玉手在掃弄我的小袋子,我也興奮得在捏她的乳房。

她的手指很有攝力,慢慢的掃,輕輕的彈,這情形比撫摸還要命。她舐著我的小肚,我知道她每次來到這個地步就會停止,因為她唯一的不喜歡就是吞吐我的小東西。所以,我也不勉強她,每次到此,我就跨身而上,直衝終點完事為止。誰知,今次出乎意料,她竟然越舐越低,刺激得令我迅速膨脹。接著,她竟然肯含我的龜頭,她在我那硬得發光的表面輕輕舐著,她的小舌慢慢在舐,我卻衝動得有如火山即將爆裂。

她的嘴很可愛,她舐得我好舒服,望著她的舌頭在我的龜頭上打圈,我有難以形容的刺激,她雖然還沒有含進了我的東西,但我已經很滿足,因為以她的純 形象,居然肯為我如此屈就。

她張開小嘴,慢慢的含進去,這滋味實在好受到不得了,她還將偶然灼熱的東西貼著她的粉臉。末曾真個已銷魂。這話要來形容我現在的情景,就最恰當不過。

我竟然也呻吟,來宣洩我內心的興奮,但我死忍強烈的衝動,享受著這銷魂一刻。她替我舐著,吻著。終於,她居然完全吞沒了。兩個多月來她是第一次,我很興奮,雖然她不懂得如何處理,但我已慢慢抽動起來。刺激程度令我無法抑制,我要發洩了!

「小靜,我要噴了,你!」我想叫她移開,但她沒有,反而吞吐得更厲害,我無法再繼續忍耐,熱流疾射而出,貫喉而入,但她完全承受。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