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的人妻

星月無光褕裬褖裮,榖槄榾榜我右手持槍,左手提著裝滿美金的黑皮箱嫩嫞嫛嫟,榻槓槂槙如喪家之犬般在暗巷逃竄。皮鞋鞋底已然領帶被扯到一邊,全新西裝早不知扔到哪了槂槙樄榐榨槏榽榦,輑辣遷遰頭髮亂糟糟披散著,背上汗水濕了又乾髦髧髣魁,蒱蒲蒪蓐乾了又濕。真沒想到,我,鱷魚,叱吒江湖十數年,也會落得如此狼狽。

腳上起了一個個紅腫的水泡,每次邁步都會傳來錐心刺骨的疼痛。手上沈甸甸的皮箱,讓酸麻的手臂不堪負荷。體力嚴重透支,僅憑這十幾年生磨練出來一股比鋼鐵還強硬的意志支撐,才不至完全崩潰。

「不,我絕不能倒下!」盯向手中的黑皮箱,裡面裝著老大親手交付的幾十萬元美金。萬一我出事,別說辜負了老大的信任,十幾年來的出生入死,恐怕要就此歸零。一念及此,我使出僅存的一丁點力量,繼續向前奔去。身後隱隱約約傳來嘈雜叫聲、追趕聲,以及槍聲。「今天跟我出來的兄弟,不知幾個能逃出生天?」握緊手中的槍,我真想回頭去大開殺戒。天殺的!安排如此縝密的交易,究竟是哪裡走漏消息?

我不敢回想之前的情形。當我正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時候,成群警察忽然從四面八方包抄上來,一夥人情急之下,只能拔槍亂射。漫天流彈飛舞,跟隨多年的兄弟一個個倒下,呻吟聲、慘叫聲不絕於耳,交雜著滿地鮮血。縱然是在刀光劍影中成長的我,也不禁為之發毛。好不容易找到空擋,我夥同幾個手下趁亂逃出,卻沒料到周邊也佈下埋伏的警方人馬。

「絕對不能給對方圍剿殲滅的機會!」於是幾個人分散逃開。憑著培養出的直覺,我專挑狹窄幽深的小巷逃竄,一次次將警方甩開。可是如今再也提不起一絲力量。「真的…不行了嗎?難道我一世英名,就要這樣栽了?」我臉上浮起慘笑,喘著大氣,躲在暗巷的陰影中,不斷拍打早就麻木的雙腿。

聽得遠處傳來人聲,我屏住氣,將手槍拿到胸前。「該死的警方。既然定要逼我走投無路,那我就跟你同歸於盡!」

腳步聲漸漸靠近,卻是一道柔和女聲不住低喃:「寶寶別哭,吃了醫生伯伯開的藥,沒事了…」「以後別嚇媽媽好嗎?爸爸又不在,媽媽剛才差點被嚇死…」「寶寶,快睡覺覺。明天起床什麼都好了…」

  「警察在搞什麼鬼?」我皺著眉頭想道,瞇起眼睛,就看昏暗街燈下,一個年輕的少婦懷中抱著一個小嬰兒,從面前匆匆走過,停在不遠處房屋門口。

  「好了,乖乖。我們回家了…」趁她開門的時候,我就著黑暗牆壁,小心翼翼的向她靠近。

  「阿勳,你什麼時候才回來?還好今天沒用到防狼噴霧…」少婦一面關門,一面輕聲抱怨著。眼看只剩下一絲縫隙,我急忙搶上前,用腳抵住門縫,然後在她一聲驚叫中強行而入。

  「你…你是…什…什麼人…」少婦驚懼不已地問道。

我不開口,只是陰沈著臉用槍指住她,反手帶上房門並鎖上。看見黑洞洞的槍口,少婦頓時一陣哆嗦,摟緊懷中的嬰孩,說道:「你…你要…幹…幹什麼?」

  我陰險地笑道:「老子失風,借妳這裡躲躲。」

  「你…你是逃…逃犯?」她臉色發白地問道。

  「不錯!殺人犯!」

  「天啊!你…你…我怎麼會碰到這種事…」她一聽,身體一幌,差點要倒下。

  我把黑皮箱放到沙發上,大喇喇坐下說道:「別緊張,雖然我剛剛殺了十幾個人,但只要妳乖乖聽話,我絕不會下手。」

  全身快散的骨架一躺在沙發上,便懶洋洋地不想起來。我偏過頭看向被捲入無妄之災的少婦,眼神禁不住一亮:披肩的長髮,誘人的雙唇,即使明媚動人的大眼透露出一絲恐懼,仍掩不住動人的容貌;身上的淡綠色無袖緊身連衣裙,襯托出她高聳挺拔、至少D罩杯的雙乳;半截細膩的手臂裸露在外,白皙得晃眼。裙下風光更是迷人:黑色絲襪下套著修長美腿,小巧的美足上穿著細跟露趾高跟鞋,柔嫩玉趾隱隱可見。想著少婦緊身衣服下那對乳峰會是何等飽滿柔軟,腿部的肌膚又是何等勻稱,還有大腿根部的一片黑色,我呼吸頓時急促起來,即便身體仍然虛弱無力,下身陽物照樣充血暴漲。

  少婦察覺到我眼中未加掩飾的慾望,神情愈加緊張,難堪地轉過身去,挺翹圓潤的屁股卻貼身窄裙下呼之欲出。空氣逐漸變得淫靡,一陣沈默中,只有我粗重的呼吸,和她細細喘息聲。

  「哇~~」她懷中嬰孩忽然哭了出聲,打破難忍的寂靜。

  「叫妳兒子別哭!」我不耐煩地喝道。

  「她是我女兒…寶寶乖,媽媽在這裡,不哭…不哭…」少婦耐心地哄著嬰兒,沐浴在母愛中她美得讓人眩目。

「哇∼」女嬰卻不領情,越哭越大聲。

  「夠了沒?」我怒喝道:「別吵了!」

  少婦低聲對我解釋道:「對不起…這孩子突然發燒,才去看過醫生…」她擠出一絲微笑,輕輕搖晃小嬰兒:「寶寶乖,別哭,趕快睡…」

  「哇!哇!」嬰孩的哭聲卻停不下來。

  「還哭!」我重重用槍一拍桌子:「渾蛋!再哭,我一槍斃了妳!」

  「不!千萬不要!」她眼中閃過恐懼,瑟縮道:「孩子…恐怕,恐怕餓了…」

  「那快餵東西吃啊!還要我教不成!」

  「可…可是…」她吞吐道。

  「可是什麼?還不快去?要是把警察招來了,第一個就宰了她!」我恫嚇道。

  「可是…你能不能…轉過頭去?」她難為情地請求道。

  「幹嘛?想耍花招?」我喝道。

  「沒…沒有,但…」不知為何,她白皙的臉蛋上泛起一片紅霞。

  我舉槍對準她說道:「再不老實說,我可就開槍了!」

  她高挑的身體一陣顫抖,急忙說道:「孩子…孩子要吃奶了…」

  「哦?」我聽到“吃奶”二字,看看擁有傲人身材,美若天仙的她,腦海立刻浮現無比香艷的畫面:她解開飽滿雙乳前的紐扣,拉下未知質地、顏色的胸罩,一對超過D罩杯的雙乳顫巍巍蹦跳出來。在江湖打拼十幾年,被我玩過的美女少說數十人,原以為早做到無動於衷,可碰到這個哺乳期的年輕少婦,哪怕只是想想,慾念便已經熊熊燃燒,不可收拾。若不是當下身體疲勞得厲害,又擔心警方的搜索,恐怕早把她撲倒在地了吧。

  真沒想到,自己以凶狠無情威震十餘載,差點在此破功。我眉頭一挑,說道:「那,妳就在這餵奶吧!」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