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術煉金士29

書名:《淫術煉金術士》29帝都大戰篇

作者:帥呆

出版:河圖文化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2-02-02

簡介:

  為求快速結束帝位戰爭,我帶著老哥亞加力、吸精娘娘侏葉和一小隊殺手,潛入帝都,打算刺殺金獅軍副元帥仙文迪,好讓凡迪亞一方內部大亂,不過仙文迪也不是軟柿子任人捏,我和老哥都不是刺客出身,眼看任務就要失敗…

  千算萬算果然鬥不過神算,對手缺了仙文迪這員大將,我方勝券在握,眼看就要兵不血刃的拿下皇城,結束一場內亂,光之女神——天美卻在這時堂堂登場,真不知是不是上回本少爺殺她殺得不夠重,讓她這時候出來活跳跳,但若要我和這八百歲妖婆再殺一場,連少爺我想起來也會抖啊……

目錄:

第一章 降伏敵將

第二章 潛入皇城

第三章 狙擊魔箭

第四章 北門之盟

第五章 意外百出

第六章 紅粉鞘王

第七章 龍之少女

  第一章 降伏敵將

  美女犬這玩意,最有趣的地方就是身份轉換。地毯上的吸精娘娘大沙本身是極為聞名的美艷殺手,更繼承魔女皇部分力量,本應讓人聞風喪膽的。可是當她戴了狗環以後,卻變成我家飼養的一頭雌犬,終日一絲不掛,更要服從照顧她的女僕雖然大沙個性淫賤,不過跟思倩相比恐怕也是伯仲之間。這位北方大美人因為戴了液晶片,眼睛什麼也看不見,她只能伏在眾人腳邊,依靠腳的氣味道來分辨。

  由於大沙身材出眾,惹得芭芭拉忍不住在她身上亂摸,法蘭南芷仍然害羞,她偷偷瞥我一眼,我笑著拿起一隻鞋子拋出去道:「思犬,給主人叼回來。」

  思倩聞言翹起屁股,兩片臀肉左右有序地收縮,以十分誘人的姿態爬出去,鼻子貼著地樓搜索,很熟練地找到鞋子叼回來。思倩將鞋子放在我腳下,神態活潑地在我們之間半跑半跳,伸著舌頭吠了兩聲,完全是頭亢奮小狗的模樣。

  我將思倩抱過來,一手撫摸腮邊、另一手搓揉玉乳,思倩在我耳邊發出「嗄、嗄」的呼吸聲,屁股搖擺著肛穴中的尾巴。

  美隸過來拍拍思倩屁股,跟小芷道:「她們都很乖很聽話,你不用害怕,也來試玩吧。」

  別以為美隸想逗小芷,事實上這是她的調教手段。由於小芷個性比較天真單純,若是由小芷來命令大沙和思倩,她們將會倍感低賤。美隸這個專業調教師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帶著不捨把思倩放下來,小芷走到房中間拍拍手,思倩聽到掌聲飛奔出去,撲入小芷懷中舔其臉龐。小芷驚歎道:「我家也有養狗,她簡直跟真的狗沒兩樣。」

  輕輕拍一拍掌,思倩立即奔回來,用她的臉在我小腿磨蹭,我笑道:「像她這樣的母狗我家也有幾頭,要是小芷喜歡她,儘管帶回家裡去養。」

  思倩的屁股收縮,一道水箭從下體射出,她居然因此高潮。

  法蘭南芷嚇得猛搖頭說:「不用了!我怎養得起思倩大姐!」

  我用腳逗起思倩的下巴道:「她在外面是花魁,但在我家裡不過是一隻狗罷了。喂,你竟敢弄髒主人的地毯,是否討打?」

  思倩仍然在高潮餘韻中,但不得不立即振作起精神,爬到水漬之前伏下去,舔回自己身體噴出來的性汁。

  夜蘭笑著從後面抱住我脖子說:「主人真捨得把她們送人?那好,夜蘭小時候也想養狗,不如把大沙送我吧。」

  我在夜蘭臉上香一口,大笑道:「把大沙借你玩沒問題,但主人有要緊事情需要她去做。」

  夜蘭笑道:「主人真打算行刺凡迪亞的人?」

  我冷哼說:「那個梅菲士好大狗膽,居然敢來刺殺本提督。若不潛入皇城回敬一下,蘭奴以為主人的面子放哪裡?」

  百合拉著我手臂道:「那太危險了,不如由百合陪主人去!」

  我在百合的小胸丸一拂道:「你雖然武技高強,但卻不懂得背後出刀的精義,所以乖乖留在這兒照顧雪燕。呀,真奇怪,為什麼每次想到在人家背後出刀,我都會覺得興奮?」

  眾女忍不住笑起來,美隸坐到我的椅子扶手邊道:「有時真的不知道主人算是英雄還是小人。」

  在美隸的大腿捏了一下,我才笑說:「當英雄有什麼好處?像我現在有錢、有性奴、有美女犬,誰要去當什麼英雄?」淩晨二時,這段時間乃正常人最想睡的時段,我們就選擇在此時招攬。帶著百合、夜蘭、芭芭拉、積克和自閉宅男羅美路,共六人前往找南方的光系魔法師。

  勸說也是一門學問,積克早已教導獄卒讓法師們吃半飽,又故意在囚室外派士兵步操,硬是騷擾他們休息。不過最變態的是,他給錢讓獄卒們召妓,甚至偷偷帶去囚室旁小房風流快活。可憐幾名二十歲出頭的少年法師,眼睜睜看著三面石牆,那硬硬的小兄弟都不知道要插哪一面了。

  我們倒是睡夠了才來,首先選擇最年輕的四名法師下手。積克擺上整桌美食,將四名年輕法師請來。看著他們既餓又累的樣子,要說服他們投降,我心中已有八成把握。

  「囚中夥食欠佳,想幾位一定肚子餓了,四位不用客氣。」

  四名法師交換眼神,誰也不敢先動手取食物。這是一種心理戰術,他們要是取走我送的美食,心理上已經臣服三分。我將雙腳放到桌面,拿著一隻酒杯靜靜看著他們的表情。

  其中一名較健壯的男法師肚皮傳出如雷響聲,他的臉即時紅透,幾乎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另一名粉紅色頭髮的少女法師同時肚皮亂叫,他們歎一口氣,拿起桌上的食物放進口去。積克的表情鬆懈下來,這小子相當識相,他識趣地帶著百合和夜蘭離開。

  羅美路靜靜看著四名年輕法師,似在估計他們的斤兩,其中一名法師道:「亞梵堤先生,你今早的承諾是否有效?」

  其餘三人的表情十分有趣,他們眼神洩露出內心的關注,但是臉孔卻向著餐桌。明顯地他們都是心動,可是不想表露出樂於變節。

  我微微一笑說:「有效,要是你們能夠協助我說服其他四位法師,我還有更多獎賞。」

  粉紅髮色少女搖頭道:「投降於你已經是我們最大極限。即使有再多獎賞,恐怕我們也沒能力拿取。」

  另一位法師說:「沒錯,而且要我們投降尚有一個條件。」

  我點頭道:「放心,我不會要求你們傷害南方人。」

  四名法師微微愕然,旋又如釋重負,少女法師道:「提督快人快語,我們接受閣下邀聘。」

  我拍拍手,在外等待的積克立即進來,在他身旁還有四名衛士,各拿著一份書卷和羽毛筆。積克讓他們簽下投名狀,自然要為他們安頓好居所。

  再來是第二輪,目標是那兩名中年法師。

  魔法師這個職業共分為十階,每一階又分為十級。四階就是正位初級法師,剛才四名法師原本的魔法袍大約是五階。至於這兩名中年法師,則是六階的中位法師。

  獄卒將他們帶到,他們也跟剛才的四名法師一樣,可是資歷較深的他們在美食之前,深吸口氣道:「提督大人這種伎倆,對我們不起作用的。」

  我笑著拍掌道:「經驗豐富的果然有差,好。本提督求才若渴,兩位大法師只管開條件。」

  所謂人要臉樹要皮,這兩個傢夥的表情放鬆下來,我心中暗笑,南方人果然是高傲的一群。其中一名道:「就如提督今早提出的條件,我們也非貪楚之人,只是希望提督給我們一個體面的下台階。」

  我長笑一聲,暍兩口酒,道:「那樣簡單。明天我將安排利比度和積克做場大戲,派二百儀仗隊大鑼大鼓前來,讓他們親自入囚室邀請,你們入伍,兩位可以裝作被感動而加入。這樣夠不夠?如果不夠還可以再誇張一點啊。」

  他們倆對於利益和面子都較重視,畢竟是成年人啊!深深明白自己是南方人,若不如此以後很難在軍裡立足。他們滿意地笑道:「提督是明白人,那我們就回去等待好了。」

  積克聽完我剛才的情況,笑道:「今晚真順利,現在只剩下兩名老法師。」

  我搖頭說:「說服他們也是最困難的。不過有六名光系法師加入,對於我們來說已經足夠。羅美路,明天邀請他們後,麻煩你領頭幫我的女人解除屍毒。」

  坐了兩個鐘頭沒有出過一聲的羅美路點點頭,積克說:「既然如此,我們還要花時間說服那兩名老法師嗎?」

  我嘴角一翹道:「說服他們只會白費時間,不過……你還是安排他們過來一下,順便幫我叫那個紅色頭髮的大奶娘來。」

  積克帶著不解神情道:「遵命。」

  未幾,侏葉嘟著小嘴進來問道:「人家剛剛玩得開心,叫我來有什麼事?」

  這幾天侏葉原本要擔任寵物角色,剛才肯定被美隸和一眾姐妹羞辱,對她而言一定爽死。我剛傳命令著她過來,匆忙間她只穿一件不成衣服的衣服,單薄的淺綠色低胸吊帶短衫,領口露出雪白的乳溝,衣衫下方連肚臍也遮不上。下身是短到不能再短的綠色短裙,僅僅遮到三角地帶,腿根以下的地方完全暴露,要是她俯下身,屁股會被看光。

  侏葉有八成半的胴體暴露出來,這還不止,尚有一雙黑色光面三寸高跟鞋、紅色的真皮犬用頸環。以她這身淫蕩打扮,就算是本少爺看見也會變硬。

  我忍不住搓援她突出的乳頭,笑道:「好歹我也是你主人,可否客氣一點?」

  侏葉說:「平時惹你生氣,到變成女犬時被你報復不是更加有趣?」

  我笑說:「的確有道理。哦,不過我是真的有事要找你,看著我眼睛不要動。」

  侏葉看著我的眼睛,而我則施展出紅瞳之術。本來侏葉繼承薩蒂蒙的精神力,想用紅瞳催眠她難如登天。不過她本人卻很合作,故意放棄抵抗任由我催眠。紅瞳的熱力直入她雙眼,把她的精神和思考捕捉住,我把她攔腰抱住,在她耳邊道:「站著別動,主人要用你的身體色誘兩個老法師。」

  侏葉的意識完全清醒,可是精神被紅瞳鎖住,身體只能服從我的命令,她果然如一尊石雕般站著不能動。我笑著把她紅髮撥到後面,還為她再拉低一下衣領,差一點連乳房輪廓都露出來。

  「一不小心」碰到她發硬的乳頭,我嘲笑說:「你這騷貨又發情?真是變態的暴露狂。來,給主人一個微笑,呵呵呵呵。」

  積克把兩名老法師給帶進營內,這兩條老鬼加起來超過一百五十歲,剛剛進來時一臉視死如歸,可是見到近乎裸體的侏葉時,臉色突然一變。侏葉一流的身材固然是一個因素,但他們兩人專修光系法術數十年,對黑暗系法師應該會有所感應。

  侏葉雖然不會魔法,但是她的軀體可是最強的黑暗法師。

  不知道是警戒還是色心,兩個老法師的目光在侏葉的胴體上遊移,這個變態癡女看表情似乎很享受。我乾咳一聲道:「兩位請坐。」

  年紀最大的法師一頭白髮,配上深邃眼神和法師的氣勢,的確是非凡人物,能夠擔任天美的直系法師團長自非偶然。他點點頭坐在我的正對面道:「廢話不用說了,我們倆侍候天美大人半世紀,不可能改投死敵。提督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我忍俊不禁搖搖頭道:「不怕得罪講兩句。兩位年輕有為,我們黑龍軍何德何能呀!小弟想也沒想過要招攬兩位。」

  魔法師向來重視尊嚴,即使明知道我是故意刺激,他們聞言仍是勃然變色。要不是被施了禁術,可能會以咒術跟我拚命。就連被紅瞳控制、不能活動的侏葉,也發出細微的噗笑聲,老法師破口大罵道:「北方狗!士可殺不可辱!乾脆給我們一個痛快吧!」

  我拍手笑道:「哈哈哈哈哈……我又不是殺人狂,幹嘛要殺你們?」

  另一名光頭法師沈聲道:「既不殺我們,也不招攬我們,你不會純粹為消遣我們做這麼多事吧?」

  我笑道:「認識我的人都知道小弟天性無聊,拿你們來消遣一下也無不可,不過今晚想跟兩位談生意。」

  白髮法師道:「轉彎抹角,小人所為。」

  我淡淡說:「小弟有兩個要求,兩位修煉光魔法數十年,小弟想請兩位撰寫光咒語的參考書。另一要求是希望兩位回南方後,為投降我方的幾位年輕法師美言幾句。只要答應這兩件事,小弟任由兩位法師離開。」

  兩名法師互看一眼,同聲大笑說:「癡心妄想!我們神之一族的光系秘術,豈能傳給你們北方狗!」

  我說道:「十件天照已經被我奪走,你們留著秘術又有何用?難道忍心看著累世的秘術隨時間消失?」

  早就知道兩名法師不易說服,但人總有弱點。老人家最大的弱點是什麼?自然是衣缽傳承。

  他們交換眼神,這是一個兩難困境。打造一件天照需要幾十年時間,試問屆時他們兩個僅剩的法師是否健在?使不出來的魔法找誰來學?畢生研究的光咒法,最終只會陪他們倆長埋黃土。

  可是把咒語交給我,只會讓北方軍更加強大,兩邊都很難抉擇。

  趁他們沈默猶豫之際,我施以致命一擊,微笑道:「不如這樣吧,你們要是將神之一族的光系秘術留下,我明天便交還其中一件天照,十年之後再交還一件。」

  兩名法師眼睛大睜,要是得回兩件天照,南方光系法師就不會「絕子絕孫」,這個條件對他們而言難以拒絕。對於我來說,十件或八件光系法器其實分別不大,割捨兩件天照換來更多光魔法當然劃算。

  光頭法師低著頭,白髮法師歎氣再三說:「難怪傳聞說亞梵堤是攻心高手,今日一見果然厲害,真的很厲害。」

  光頭法師眼濕濕仰天道:「天美大人,並非我倆出賣神族。為了南方光系法師命脈,不得已只好交出秘術,最多回去後以死謝罪。」

  白髮法師微笑拍拍光頭法師肩膀道:「好兄弟,不枉我們數十年之交。亞梵堤,我們答應你這兩個要求,希望你不要食言。」

  雖然他們是敵人,不過我竟然泛起一點敬意,點點頭道:「我亞梵堤是做生意的,向來一諾值千金、童叟無欺。」

  天美的十名近衛法師團,最後竟然有六名歸降,兩名團長和副團長也願意合作,可說是皆大歡喜的結局。

  羅美路與兩位老法師一起審視雪燕的屍毒,他們議定一套光咒語,再加上高級法師程度的百合,總共十二名中位以上的大法師一起結成魔法陣,總算以光系魔法清理雪燕的邪惡屍毒。

  我依承諾把其中一件天照還給老法師,他們也開始把神之一族的光系咒術抄寫下來。這兩個老鬼追隨天美幾十年,學懂她一半以上的光咒語,在帝國中是光系法術的一流專家。

  剩下的九件天照分給八名法師及羅美路,他們推選一名叫夏亞的壯年法師為首領,並由羅美路作為顧問,正式組成光魔法小隊。

  處理完雪燕的事後,我帶同眾女到營地,亞加力正在挑選好手組成刺殺團。這班殺手是從黑龍軍中選出,最有趣的是他們看上去個個都瘦骨嶙峋,十足沒飯吃的饑民一樣。夜蘭眉頭大皺,悄悄問道:「他們很瘦弱,一點也不像高手。」

  露雲芙和美隸一起點頭。我沒好氣道:「你們什麼時候見過霸氣淩厲的殺手?像巨乳母狗那樣,殺手的外表與內在通常差異很大,讓目標不會產生戒心。」

  這群殺手只有八名,亞加力過來道:「訓練差不多了,要不要試試他們?」

  我笑著在露雲芙和百合的屁股上輕拍,她們兩個會意的走出去。也不見亞加力有什麼動作,八名殺手中有兩人正面行出來。亞加力道:「開始。」

  其中一名殺手忽然往地上一踢,把泥土踢向百合面上,百合本能反應後退一步。他們兩個一個在地上滾,另一個往上跳,鎖定露雲芙作第一個攻擊目標。

  夜蘭此時問道:「主人真的要刺殺金獅軍副元帥仙文迪?反正雪燕姐的屍毒已經轉好,別因為一時衝動而冒險。」

  美隸橫了夜蘭一眼道:「美線從沒見過主人因為衝動而做傻事,主人做事必有目的,對吧?」

  對戰中的四人,百合稍稍後退一步,露雲芙已經陷入險境。她本身的劍法遠及不上百合,面前兩個看似極瘦弱的男子偏偏身手靈活。他們雖然赤手空拳,可是攻勢一點也不簡單。亞加力發出訝異聲,露雲芙第一招就使出壓箱底絕技,以舞劍法全力防守。

  亞加力問道:「老弟,小芙到底是什麼人,她怎會懂得舞劍法?而且這手技藝最少有十多年造詣。」

  我歎氣道:「嚴格來說,她是流浪在外的拉德爾家嫡系。」

  亞加力愕然道:「難怪我總覺得她有一分親切感,你怎麼不早告訴我?噢,她該不會是……」

  我笑道:「你的思想比我更汙穢,她跟我們是表親而已。」

  亞加力大窘,移轉話題道:「你真的決定要殺仙文迪?」

  我負手悠然說:「只要仙文迪一死,帝國內戰會在四至六個月裡平息,這是我現在想到的最少傷亡的策略。」

  夜蘭一臉羞愧,顯然她真的誤會我是因為衝動而計劃刺殺。雖然我沒有怪責她的想法,不過一時頑心大起,故意冷冷看她一眼不再說話。夜蘭被我看一眼便暗自吃驚,垂低幢首默默沈思,應該在盤算怎樣可以討回我歡心。

  呵呵,有時我也覺得自己蠻狡滑。

  露雲芙以寶劍麥基迪全力防守,她的肩膊和長裙被利器劃破。百合抽出獅雪。

  改,重整旗鼓反擊其中一名殺手,可是她還沒接近兩名殺手已經飄退。殺手的強項是偷襲而非硬拚,就算只有百合一人已足夠打贏他們,我舉手示意停止。

  百合的長耳朵顫了兩下,問道:「主人,百合都沒出手啊。」

  我搖頭說:「夠了。如果他倆剛才用見血封喉的毒刃,露雲芙就很危險。」

  夜蘭說:「看不出他們體格削瘦,身手居然這麼好。」

  露雲芙摸摸香肩衣衫的破口道:「人家沒輸,我都沒流血!」

  美線說:「他們八個速度很快,不過欠缺力度,是一擊遠逸類型。」

  百合、夜蘭、露雲芙和美隸都不是專業刺客。其實刺客與盜賊很相近,區別只不過是盜寶和偷命。侏葉外號吸精娘娘,因為她身材豐滿、床技了得,所以最拿手的是扮成妓女、性奴在床上殺人。可是除了這一招外,我也想見識她還有什麼招數。

  亞加力吩咐八名殺手回去,等他們離去後道:「仙文迪現在於前線跟威廉大叔對峙,一時之間維持僵局,你打算引他回來還是深入險境?」

  不等我開口,夜蘭從亞空間取來一張小折椅道:「主人請上座。」

  可惜啊!要是思倩、安菲、侏葉她們任何一個在,可以直接把她們當椅子來坐。

  坐在小椅子上後,我才答道:「潛入敵軍行刺太激了吧!還是引他回來,反正我們對皇城熟悉。」

  亞加力問道:「那麼要怎樣才可以引他回師?」

  我大笑道:「方法有很多,比如我軍擺出戰鬥姿態,或者皇城發生叛亂,甚至散播謠言指凡迪亞患上性病危在旦夕都可以。」

  眾女忍不住偷笑,亞加力問道:「雖然凡迪亞瘋狂,但他不是傻瓜,會輕易中計嗎?」

  露雲芙代我答道:「先是一萬金幣的舊仇,後是誤傷雪燕的新恨。只要我軍向皇城逼近,凡迪亞一定相信我們想攻城。」

  亞加力沈思一會兒道:「沒錯,皇城裡根本沒有人是三弟的對手,以他的性格必然招回仙文迪保護自己。」

  美隸接著說:「上次主人把首都鬧得滿城風雨,加上我軍異動,城中百姓極可能真被策反。」

  我長身而起笑道:「至於散播謠言方面由我親自操刀,撰寫一篇三萬字的精華文章詆毀一下凡迪亞。」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