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母更比嬌妻爽】【62KB】

九零年九月的第一個星期六傍晚,太陽已快下山,微風陣陣,天氣非

常好。由於是周末,公共汽車站裡趕著回家的人們心情也都非常的

好。可在車站裡神不守捨的於偉他的心情並不好。

干偉今年二十歲了,剛從學校畢業出來工作。他人很聰明,讀書也認

真,可不知為什麼運氣總是很差。兩年前高考那段時間他剛好發燒,

人燒得一塌糊塗,考試也考得一塌糊塗,只考上了大專。在這個城市

讀大專的兩年時間裡,他還是很用功,成績也不錯。快畢業時學校把

他推薦到一個效益很好的單位,那個單位原也定下了要他。

可就在他畢業前夕,那個單位卻改變了主意要了個本科生,這下把於

偉幾乎氣瘋了,無可奈何之下他只好另找工作。匆匆忙忙的就找到了

現在這份工作。那是一間小公司,人不多,效益不怎麼樣。這和於偉

的理想實在相差太遠了。於偉上班已有兩個星期了,心情一直沒辦法

好起來。他既歎自己運氣不濟,也"怨"自己沒個"好老爸"。

他想,如果有個當官的老爸,就算在這個大城市找不到好工作,也能

回自己家鄉找份好工作。家鄉雖然是個不大的城市,可是能有好工作

的話於偉還是願回去的。可現實是自己老爸只是一個工廠裡的高級工

程師,媽媽只是一個老師。

今天早上,於偉在上班的時候接到媽媽的一個電話,說今天下午兩點

鐘坐車來看他。於偉算了一下,從家鄉坐車到這個城市要兩個小時,

再轉公共汽車到他的公司也要將近一個小時,下了班去公共汽車站等

也差不多了。下班後,於偉就去車站等他媽媽了。

在汽車站,於偉看到不少漂亮的姑娘。在這個時候他多希望身邊能有

個紅顏知己。他還未曾有過女友。讀高中就只忙著學習,上大學的時

候女生又少,而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為人靦腆,膽子又小。看著那些漂

亮的姑娘,於偉越來越煩躁不安,他突然產生強烈的願望,想一嘗女

人的滋味。雖然他一直有這願望,可從未像今天那樣強烈。後來他甚

至把目光也投向一些半老徐娘,腦子裡還胡思亂想"聽人說那些結了

婚生了孩子的女人很容易搞上手,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公司裡就有幾個三十多歲的,萍姐就不錯,樣子不怎樣,可身材可以,

平時對我也很好…" 在於偉想得出神的時候,又一輛公共汽車靠站

了,一個中年婦女走了下來。

她穿著天藍色的西裝套裙,頭髮鬆鬆地在腦後挽了一個髻,皮膚白

皙,臉容姣好,身材修長而豐滿。雖已有一定年紀了,可仍然很美,

那是不同於少女的成熟女性的美。她就是於偉的媽媽楊麗。

楊麗就只有這個孩子,她對自己孩子的性情十分清楚。於偉的境遇讓

楊麗十分擔心,可她又實在幫不上什麼忙,她內心對孩子有種說不出

的歉疚,儘管她也知道這並不是誰的過錯。今天她本想和丈夫於寧一

起來看兒子的,可於寧卻是個嚴厲的父親,他覺得應該讓孩子獨立面

對睏境了。

畢竟,母愛和父愛是不同的。夫妻倆因而少有的吵了一架。吵完後,

楊麗就獨自一人前來看望孩子了。 下了車,楊麗很快就找到正在"神

遊"的兒子。她發現兒子又瘦了,臉色還差得嚇人,不由一陣心疼。

她強作歡顏,走上前去拍了拍於偉的肩膀,笑道:"在想什麼?媽媽

來了都沒看到。"

她這一拍讓於偉回過神來,見到是媽媽,勉強笑了笑,然後就領著媽

媽回宿捨了。宿捨是很舊的四層樓房,於偉住在四樓,四個人住約五

十平方的兩房一廳的套間,兩人共一個房間。楊麗看到兒子住的環境

這樣差,就更心疼了,可她也不好說什麼,只是動手幫兒子收集房間

的東西,邊做邊笑於偉太懶了,說以後討個老婆也這麼懶可怎麼辦。

媽媽的話觸動了於偉,於偉不禁苦笑,自己這個樣子也不知何年何月

才能討到老婆了。

看著媽媽,於偉不禁想到在公司對自己最好的萍姐,就拿她和媽媽比

較起來了。剛開始,只是想到萍姐對自己雖然不錯,可比起媽媽來還

是差遠了。後來,不知怎麼就想到媽媽雖然比萍姐大有好幾歲,可比

她美多了。想到這突然有個念頭閃過他腦海,把他自己也嚇了一跳,

同時也讓他亢奮起來。

於偉他突然有了想和媽媽***的衝動。 於偉不禁貪婪地打量著媽媽美

麗的顏容和誘人的身段。他是越看越覺得美,越看越是衝動。於偉小

時候也曾對媽媽有過不軌想法,那時還是十三、四歲,他常夢到和媽

媽***,還曾以媽媽為性幻想對象,可有一次當他想偷看媽媽沖涼時

被爸爸發現了,如果不是媽媽攔著,爸爸可能會把他給打死。當他膽

怯地向媽媽認錯的時候,媽媽卻沒責罵他,只是笑著說:"傻孩子,

我是你媽媽,這樣做可不好。不過你也知錯了,以後不要再這樣就好

了。"於偉真是又羞又怕,對媽媽還充滿了感激。從那以後,他就再

不敢對媽媽動歪念了。

而他媽媽知道性方面的事可導不可堵,不僅鼓勵他適當的自慰,還設

法拿回人體圖給他看,讓他消除對性的神秘感。於偉對往事記得很清

楚,可這時他卻有些管不住自己了。好不容易冷靜了下來後,他不禁

為自己剛才的念頭羞愧不已。楊麗並沒有察覺到兒子的異狀,她只是

埋頭幫兒子收拾房間。突然間她想到一件事,就問於偉:"你的同室

今晚回不回來睡?" 於偉心不在焉地答道:"他回家了,今晚不回來。

""那今晚我在這睡了,我就睡你的床,你睡他的,也省得找旅店了。"

楊麗只想著盡可能多些時間和兒子在一起,多和兒子談談心,當然也

是想到兩母子沒什麼好忌諱才這樣決定的。可這時於偉聽了卻真有些

不知所措了,他既害怕和媽媽在一起重又挑起他的不倫情慾,可又控

製不了自己想和媽媽在一起。

猶豫了一會兒後,他還是點頭答應了。隨後,母子倆到外面找了一家

餐廳吃飯。在吃飯時於偉面對美麗的媽媽,好害怕自己又再動心,因

而控製著自己盡量不去看媽媽,可有時卻又忍不住多看幾眼媽媽。他

不禁罵自己無恥,感到很對不起媽媽。楊麗也不知道兒子的心思,她

只是小心地挑一些兒子可能感興趣的話題和兒子談,希望能在適當的

時機安慰開導他。

可於偉在這種情況下又哪有心情和媽媽談?他只是有一句沒一句地

應付著媽媽,顯得心不在焉。楊麗看在眼裡,當然就更擔心了。 好

不容易吃完飯,於偉和媽媽回到了宿捨。於偉有好幾次想讓媽媽離

開,可他又實在想不出什麼藉口。在他猶豫不決時,楊麗已經衝過涼,

換上一套素白的睡衣,顯得更是嬌媚。

於偉不敢細看,忙拿上衣服去沖涼。在沖涼時於偉腦子裡不時晃過媽

媽的身影,最後他再也忍不住了,情不自禁地拿著媽媽剛擦過身子的

毛巾匆匆自慰起來。於偉他獲得了好久未曾有過的高潮,可事後他很

懊悔,自責不已。衝過涼,於偉因剛才的事感到不好意思,於是急急

忙忙上床睡了。楊麗本想和兒子再聊聊,可見兒子這樣也只好作罷。

她輕歎一聲,默默地去把兒子換下的衣服給洗了。於偉雖然躺到了床

上,可是怎麼也睡不著,腦子裡老是浮現媽媽的音容笑貌。有好幾次

他下定決心不再去想媽媽,可不一會兒腦海裡又出現媽媽。慢慢的,

於偉情不自禁的重又興奮起來,他不再為剛才的事內疚,他再次對媽

媽充滿渴盼的情慾。

媽媽在沖涼房忙著,於偉雖然看不到媽媽,可媽媽的一舉一動無不牽

動著他的心,連媽媽的腳步聲在他聽著都是那麼的迷人。 就在於偉

準備再一次用手解決問題的時候,媽媽洗完衣服回來睡覺了。於偉高

亢的情慾得不到渲洩,只覺得一陣煩躁湧上腦子,說不出的難受。他

十分失望,也有些生氣莫名。看著媽媽睡下後,他也只好強忍慾火"

用心" 地去睡。好不容易他才慢慢平靜下來,進入夢鄉。 在夢裡,

於偉夢到媽媽站在他面前,慢慢地脫著衣服…就在他衝動地想撲上去

的時候,他突然醒了過來。當發現只是一場夢時,於偉很失望,甚至

有些沮喪。而這時他已全身充滿了慾火,毫無睡意了。

他有些不甘地看了看對面床上的媽媽。籍著外面路燈的燈光,他看到

了帳子裡媽媽朦朧的身影。 而在靜夜裡,還能聽到媽媽在睡夢中發

出的均勻而細密的呼吸聲。於偉知道媽媽已睡熟了,情慾難耐的他竟

小心地自慰起來。 沒套弄幾下,一個大膽的想法出現在於偉腦裡:

他要在睡熟了的媽媽身邊自慰!他也被自己這個念頭嚇了一跳。猶豫

了一陣子,他才按捺著激動的心情下了床,慢慢走到媽媽床邊。

在確定媽媽仍在熟睡後,於偉輕輕地撩起帳子,坐到床沿上。媽媽臉

朝裡睡,看不到她的臉,身上蓋著一張薄被,只一雙赤足露在被外。

於偉以前沒有戀足的嗜好,可這時他也被媽媽的腳吸引住了--可能

因為那是他能看到的媽媽身子的唯一部分吧。媽媽的腳白淨細長,腳

趾筆直飽滿,五個腳趾由小至大依次遞增,沒有忽高忽低,更沒有那

個趾頭出奇的長或者出奇的短,腳趾尖微微地向上翹起,適意地擺在

那裡顯得是那麼的嫵媚、溫柔,更讓人有一種想親吻的衝動。

於偉不禁想起《天龍八部》裡遊坦之親阿紫雙足那一幕,以前對那描

寫總是半信半疑,懷疑金大俠是不是在騙人,他想女人的腳怎麼可能

會這樣吸引人呢?可今天他就讓媽媽雙腳迷住了。他慢慢地俯下身

子,湊近去聞媽媽的腳香。媽媽的腳只有淡淡的味兒,和身體其他地

方的汗味有些相像可又不同,於偉聞著直覺得好香,好撩人,讓他更

是興奮。他不由得抱住媽媽雙腳,狂吻了起來。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