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神鵰10-15

第十章 獨孤九劍

兩人的對話一字不漏地傳到了黃蓉的耳中,魔教的惡行人神共憤,什麼卑鄙的手段都用得出來,她不禁暗暗替令狐沖夫婦擔心,不過以他們夫婦的才智武功,應該不會讓奸人得逞。想到這裡,心下稍安。

慕容堅和柳三娘又說了些無關緊要的話,兩人調笑著穿好衣服,黃蓉聽他們說要去「同福客棧」。過了一會兒,兩人終於離開,黃蓉為人謹慎,又在樹上潛伏了一刻鐘,確定四下無人後,才輕飄飄落在地面。

身上的衣衫粘粘濕濕的,貼在身上倍感難受,在月光下見那潭水清可見底,黃蓉不由跳入潭中,潭水很淺,只能沒到她的纖腰,她除去衣衫,坐在水底的鵝卵石上,緩緩地清洗著潔白如玉的胴體。寂靜的夜,暗香浮動,黃蓉散開秀髮,讓它們灑落在她光滑的脊背,如練的月光映著她精雕細琢的完美身體,更加明艷動人,她就像傳說中的魚美人,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偶爾出來呼吸新鮮空氣。

黃蓉盡情地洗了個痛快,頓覺通體清爽,她上得岸來,用內功烘乾了衣衫,穿在身上,很是舒適。她決定今晚就在這裡休息,天明的時候再做打算。她看到水邊有一塊光滑的青石,就靠在上面,閉目養神。晚風柔和清涼,吹在身上倍感愜意,黃蓉漸漸有些困意,不知什麼時候,她沈沈睡去。

當黃蓉睜開眼睛的時候,天色已經有些濛濛亮,鳥兒唧唧喳喳地鳴叫,她抖落身上的露水,站起身來,呼吸著新鮮的空氣,頓覺精神百倍。

她凝神思考,怎樣擺脫魔教的眼線呢,她和黃藥師學過一些易容之術,現在懷中還有幾張人皮面具,不過要找些衣物來搭配,想到這裡,她決定先到城中再做打算。

不到半個時辰,黃蓉已經來到山腳下,她看到不遠處有一片村落,不由靈機一動,飛身趕去。不久,來到了一處農舍,此時天還未亮,人們尚在熟睡之中,院子裡晾曬著幾件衣服,黃蓉縱身越入院中,挑了兩件男人穿的寬大的粗布衣裳,順便拿了一個斗笠,又在窗台上放了一錠銀子,飛身而去。

黃蓉來到一條小河邊,把寬大的衣服套在身上,掩飾住她曼妙的身材,又挑了一張人皮面具戴在臉上,頓時變成一個中年的黃臉漢子,她把秀髮盤起,再把斗笠戴在頭上,對著河水照了一下,那面具十分精緻,看不出一點破綻,而這般形像在人群中也不會引人注目,不禁心中歡喜。

黃蓉暗笑,沒想到她被形勢所迫,竟然要作些偷雞摸狗的事情,不過那錠銀子夠她的苦主買幾百件這樣的衣服了。想到自己可以大搖大擺地趕路,心情大好。

不多時,黃蓉來到城內,此時天已大亮,想到柳三娘要會見蒙古秘使,心中一動,不如去看看他們搞什麼名堂,她依稀記得昨晚他們說住在「同福客棧」,於是向路人打聽,那客棧是末陵城第一大客棧,倒也不難尋找。

不到一刻鐘,黃蓉出現在了「同福客棧」的門口,她入得門來,找了張角落處的桌子坐下,擡頭望去,這客棧的大堂很氣派,面積廣大,很多市井之人在這裡喝早茶,熙熙攘攘。黃蓉目光如電,她猛然看到柳三娘的身影,獨自一人,坐在窗戶旁邊用餐。

黃蓉也覺腹中飢餓,叫了些早點,邊吃邊用餘光觀察柳三娘的動靜。沒多久,柳三娘走出客棧,黃蓉連忙結帳,跟了出去。但見柳三娘肩上背了個包袱,似乎要趕遠路,黃蓉小心翼翼地墜在後面。

街面上人流湧動,人聲嘈雜,柳三娘似乎並不著急,慢慢悠悠地向前走,黃蓉跟了一個多時辰,才見她出了西城門,黃蓉緊隨而去,城門外是一片郊區。又跟了一會,見到遠處停了一輛馬車,車篷頗為豪華,柳三娘走上前去,一個眉清目秀的錦衣公子迎上來。

路邊坐了一些腳夫,黃蓉壓低斗笠,坐在他們旁邊假裝休息,暗中留意那邊的動向。只見柳三娘和那公子有說有笑,時而伸出纖纖玉手在那公子的胸膛垂幾下,端的是風情萬種,把幾個腳夫看得癡了,看到他們流口水的樣子,黃蓉心中暗笑,要是他們看到真正的自己,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不久,柳三娘上了馬車,進入車篷,那公子親自駕車,黃蓉看到馬車緩緩離去,才跟了過去。那馬車的速度並不快,一路上有很多商賈小販駕著拉貨的馬車,黃蓉混在他們中間,倒也不擔心被發現。

那公子是蒙古密使嗎?看樣子不像,莫非也是魔教中人,他們一起去見蒙古密使?黃蓉十分好奇,見他們一路向西,這樣走下去,距離襄陽越來越近,雖然速度慢些,但是探詢關係到江山社稷的大事,倒也不是浪費時間。

行了一個多時辰,柳三娘下得車來,和錦衣公子並肩坐在前座,兩人打情罵俏,看似十分歡喜,柳三娘時而幫那公子拭去額頭上的汗珠,竟然十分溫柔體貼。黃蓉從側後看到,見到她與平日淫蕩的樣子大不相同,此時竟像一個多情的小女兒,不由暗暗感歎,萬萬沒想到這女魔頭還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行至晌午,天氣炎熱起來,不多時已驕陽似火,一眾行人正口渴難忍,忽然見到前方有一驛站,不由歡呼雀躍,魚貫而入。黃蓉見柳三娘二人也進入店中,也跟了進去,這個驛站很大,上下兩層樓,想來是專門做來往行人的生意,正值晌午,生意興隆,已經沒有多少空位。

柳三娘二人上了二樓,黃蓉也來到樓上,為了不引人注目,她坐在一個不起眼的座位上,這裡既可以方便觀察到柳三娘的位置,又可以透過樓梯看到一樓大廳的場景,此時她也十分口渴,叫了一壺龍井,雖然茶品粗糙,此時卻如久旱逢甘露,於是慢慢品味。

此時店內龍蛇混雜,黃蓉細看之下,很多人攜帶兵刃,有些是押鏢的鏢師,也有些尋常江湖中人,現在烈日炎炎,大家都不願離去,一時店內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在嘈雜中有兩個人步入店中,黃蓉正好擡頭望向店門方向,看到了一對俊異不凡的青年男女,不由一愣,心中暗道:「他們不是去天山了嗎,怎麼會出現在此地?」

此二人正是令狐沖夫婦,二樓已經客滿,他們就在一樓坐下。黃蓉暗中思忖,聽黃藥師講,千年何首烏和千年的天山雪蓮二者得其一即可做藥引,自己已經拿到千年何首烏,天山雪蓮自然也就不需要了,此去天山路途遙遠,二人決不可能已經拿到雪蓮,他們在這裡出現,必定是另有內情。

如果沒有跟蹤柳三娘的事情,黃蓉定會下去向二人表明身份,三人一起回襄陽,以他們的武功必能人擋殺人,魔擋殺魔,可是眼下的情形,如果這樣做就會暴露身份,前功盡棄,魔教與蒙古勾結的陰謀將無法洞察。想到此節,只能暫時按兵不動,暗中觀察,見機行事。

黃蓉見二人風塵僕僕的樣子,似乎趕了很遠的路,兩人坐在那裡很引人注目,令狐沖玉樹臨風,盈盈美艷動人,此刻面帶桃紅,額頭掛著汗珠,別有一番風韻。店內不乏好色之徒,目光不住在她身上飄來飄去。盈盈似乎見慣不慣,與令狐沖談笑自若,輕輕私語。

過了一個多時辰,天氣漸漸轉涼,一些人開始陸陸續續離開,黃蓉偷眼向柳三娘望去,見她神態悠閒,並不急於趕路的樣子。忽然,嘈雜的店內猛然間變得鴉雀無聲,黃蓉心下奇怪,下意識向門口望去,入目的景象讓她心中大驚。

只見門口站著幾個人,其中四個中年人黃蓉認得,高大威猛,相貌十分相似,正是魔教的商西,商東,商南,商北四兄弟,號稱「玄冥四煞」,武林大會時圍攻郭府,黃蓉還與他們交過手,四人十分武功高強。

但是讓黃蓉心驚肉跳的並不是他們,旁邊一位藍衣女子,一身異族打扮,生得頗為嬌美動人,此時卻一臉淒苦無奈,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幾乎要滴出淚來,細看之下,雙肩處竟懸著兩條短腿,她的雪白玉頸上居然騎著一個滿臉狂傲的醜陋侏儒,像一條肉蛆般寄生在她的身上。難怪大家都鴉雀無聲,如此怪異的場面真是讓人毛骨悚然。

縱是黃蓉見多識廣,此刻也有種煩悶噁心的感覺,她稍微定了定神,見到他們旁邊還站著一位面色慘白的年輕公子,手搖折扇,風度翩翩。黃蓉只識得「玄冥四煞」,不難得知,另外幾人也應該是魔教中人。

此番魔教大舉出動,難道是為了令狐沖而來?看來要有一場血戰了,令狐沖武功獨步天下,惡人聞風喪膽,可是終究雙拳難敵四手,黃蓉不禁暗暗捏了把汗,思忖著一會動起手來自己如何幫忙。何況對方還有柳三娘在暗中窺視,想著偷偷瞟了柳三娘一眼,見她神情自若,毫不動容。

店小二見來了一群凶神惡煞般的人物,早嚇得腿腳發軟,不敢上前。幾人盯著令狐沖那邊,目光灼灼,此時令狐沖剛好擡頭向他們望去,當見到那藍衣女子,臉色不禁一變。此時那侏儒率先開口道:「令狐大俠,多年不見,可想死小弟了。」尖聲尖氣,甚為邪門。

令狐沖和盈盈對望一眼,兩人同時感到頭痛,怎麼會碰到這個煞星,真是冤家路窄。

原來那侏儒就是當年「桃谷六仙」之中的桃根仙,六人本性不善,但對令狐沖卻心服口服,唯他馬首是瞻,倒也沒做出什麼惡事。令狐沖退隱之後,六人無人管束,劣根難除,竟做出些殺人越貨,姦淫婦女的勾當,開始武林同道看令狐沖面子,沒有深究,卻使他們更加猖狂。最後,幾個名門大派忍無可忍,派出十幾名高手追殺六人,他們無處藏身,於是向令狐沖求救。

六人的惡行當時令狐沖早有耳聞,雖然痛心,但以他的為人,怎能包庇縱容他們,只有袖手不管,任其自生自滅,六人懷恨而去。終於,他們被各派高手圍困於恆山腳下,經過一番血戰,六人不敵,眼見覆滅之際,他們竟然祭出了在江湖上臭名昭著的「溶血大法」。

當年經歷過那場大戰的人,提起此事至今心有餘悸,當時六人抱成一團,其他五人竟化成血水,澆到受傷最重的桃根仙身上,當桃根仙站起來的時候,已經成了血人,猙獰恐怖,如厲鬼一般,功力卻增強數倍,竟讓他奮力殺出一條血路,逃逸而去。

幾年之後,當魔教死灰復燃的時候,桃根仙加入魔教,充當了魔教的急先鋒,他集兄弟六人的功力於一身,在江湖上鮮有敵手,殺人無數,完全變成了一個嗜血的魔頭,他懷恨令狐沖當年的不顧情誼,多次揚言要殺令狐沖祭奠他死去的兄弟。

本來令狐沖見到他還有些愧疚,但看到他身下的女子的時候,不禁義憤填膺,那女子正是令狐沖的故交「藍鳳凰」,看到她受此屈辱,本來嬌滴滴的她此刻容顏憔悴,頓時心痛如絞,心中大罵桃根仙喪心病狂。

他再也忍不住,一拍桌子,「霍」地站了起來,大聲喝道:「桃根仙,你怎能如此對待一個弱女子,你到底有沒有人性。」盈盈很少見到情郎如此生氣,暗暗擔心。她也是魔教出身,對一些凶殘的行徑早見怪不怪,但是見到今天的情景,卻也不禁有些心驚。

桃根仙尖聲笑道:「嘿嘿,大家看了,令狐大俠又開始行俠仗義了,不過今天令狐大俠恐怕要失望了,我從來沒有強迫過她,都是她惦念我床上的功夫好,捨不得離開我。」說著用力拽藍鳳凰的秀髮,道:「嘿嘿,美人,告訴令狐大俠,你是不是自願跟我的。」

藍鳳凰被他拽得柳眉緊蹙,卻無奈地點了點頭,美目緊閉,兩行清淚從蒼白的臉上滑落。令狐沖知她受制於人,身不由己,頓時氣得說不出話來,不顧盈盈阻攔,挺身上前,準備救人。

桃根仙的小手在藍鳳凰粉頸上輕輕撫摸,不時放在她的咽喉之上,道:「嘿嘿,令狐大俠生氣了,我害怕得手都在發抖,不小心傷到小美人令狐大俠就要傷心了。」

令狐沖見藍鳳凰的性命就在桃根仙的掌控之中,頓時氣餒,看來在目前的形勢之下只有從長計議,於是道:「桃兄,你又是何苦呢,想當年我們共抗魔教,何等的快意。」

桃根仙雙目通紅,厲聲喝道:「令狐沖,你還有臉談舊情,想想當日你是如何對待我們兄弟的,若不是我五位兄弟捨身,恐怕我桃根仙也早屍骨無存了,我恨不得吃你的肉,今天我就讓你血債血償。」「桃谷六仙」自幼沒有朋友,遇到令狐沖後,六人把他當成唯一的朋友,他們雖然作惡多端,卻心性單純,自以為被最信任的人拋棄,對令狐沖的恨反而遠遠多於那些追殺他們的人。

他聲音尖銳,此刻聲嘶力竭地喊出來,讓人頭皮發麻,店內眾人眼見一場江湖尋仇,一場大戰就要爆發,都怕殃及池魚,趕緊從後門溜走,頃刻間走了大半,而掌櫃的和店小二們更是躲在櫃台裡面不敢出來。

黃蓉坐在二樓繼續觀察,她看柳三娘二人還是無動於衷,似乎發生的事情跟她們沒有任何關係,店內只剩下一小部分人,看樣子都身懷武功,似乎是一些膽大的想看熱鬧的江湖人物。

此時任盈盈站起身來,蓮步輕挪,和情郎並肩而立,輕輕道:「沖哥之所以受武林同道尊重,不外乎是匡扶正義,是非分明。桃根仙,你想想你們當年都做了些什麼,讓沖哥如何包庇你們,他不親手除去你們已經仁至義盡了,你們是自己毀了自己,不要怨天尤人。」

「桃谷六仙」非常仰慕盈盈,當年就最聽她的話,桃根仙此刻見她出來說話,又是那麼擲地有聲,難以反駁,他本來對盈盈就又敬又怕,不由語塞,竟愣在那裡。

他旁邊的那位公子見狀收起折扇,抱拳道:「見過任大小姐,大小姐的事跡在下早有耳聞,居然為了情郎和聖教決裂,有如此勇氣,想必是想男人想瘋了,實在是佩服之至。」他聲音溫和清脆,卻略顯輕浮,話中帶刺,說完嘿嘿冷笑,旁邊的「玄冥四煞」也哈哈大笑不已。

盈盈卻並不生氣,笑道:「聖教真是大不如前了,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都出來混世面,你是哪位長老的兒子?講話很沒教養。」

那公子看盈盈輕顰淺笑,不由有些癡了,色迷迷道:「在下慕容殘花,家父慕容堅,剛才多有得罪,請姐姐見諒。」第二句話就叫上姐姐,真是臉皮夠厚。

他話一出口,又有一部分好事者嚇得從後門溜了出去,惡名昭著的魔教三妖之一,「逍遙郎君」慕容殘花,他糟蹋過的良家女子數不勝數,手段殘忍毒辣,人們都對他又恨又怕。

盈盈笑道:「呦,原來是你這小鬼,真是深得令堂真傳,臉上的『金鐘罩』練的爐火純青了,孺子可教啊。」慕容殘花尷尬道:「好說,好說。」

令狐沖聽愛妻羞辱這魔頭,心中暗笑,道:「各位都是響噹噹的人物,令狐沖今日得見,榮幸之至,不知能否賜教一二。」

「玄冥四煞」早忍耐不住,爆喝一聲,四人一齊上前,把桌椅踢得七零八落,飛到牆邊,中間就騰出了一片空地,一樓剩下的人嚇得屁股尿流,都跑上了二樓,四人一字排開站在空地一端,一齊拔出寶劍,大哥宗南道:「令狐沖,我們兄弟四人來領教一下你的『獨孤九劍』。」

任盈盈向令狐沖遞上寶劍,站在令狐沖身邊,她感到格外的踏實,即使面前千軍萬馬,心中也無絲毫畏懼。令狐沖拔出長劍,步入場內,把寶劍緩緩橫在身前。

黃蓉見他簡簡單單的一個動作,就有一帶宗師風範,寶劍靜止在那裡,劍氣卻似乎充塞了整個房間,讓人透不過氣來,心中暗讚,一代劍俠果然名不虛傳。

對面的四人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迫,但他們自幼練就的「玄冥劍陣」從來不曾失手,讓他們信心倍增,四人心意相通,一起躍起,四柄長劍急速向令狐沖攻去。令狐沖也不示弱,挺劍而上,頃刻間,四人將令狐沖圍在中間。

「玄冥劍陣」果然不凡,四人默契無間,互相照應,互補不足,竟然看不出絲毫破綻,比之尋常四人聯手的威力多出數倍。「獨孤九劍」的精要在於「料敵先機」,四人劍招怪異,令狐衝開始沒不清對方的路數,只能見招拆招,幾招過後,被逼的有些狼狽。

黃蓉暗暗擔心,但見盈盈卻沒有一點著急的樣子,微笑著站在那裡,似乎對情郎有足夠的信心。果然,二十招過後,令狐衝開始遊刃有餘,四人感覺劍招根本無法完全施展,每次使到一半,都會被令狐沖壓制回來,甚為難受,他們似乎覺得自己不會用劍了,回到了剛學劍的時候,每一招都笨拙而滯怠。

四人知道遇到了生平最強勁的劍道高手,越戰越是心驚。而令狐沖每一劍都瀟灑從容,似乎隨時都可以輕易地破掉劍陣。四人明知不敵,有種硬著頭皮應戰的感覺,頗為痛苦,終於,令狐沖輕喝一聲,四人感覺手腕一痛,再也握不住寶劍,四柄長劍遠遠飛了出去。

令狐衝倒退數步,「鏘」地一聲脆響,把長劍插入盈盈手中的劍鞘,抱拳道:「在下多有得罪。」黃蓉見他瀟灑從容,得勝依然態度謙恭,不禁暗暗折服,果然大俠風範。

「玄冥四煞」愣立當場,面帶愧色,他們縱橫江湖幾十年,罕逢敵手,更自詡劍陣天下無敵,沒料到今天竟輸的如此乾脆,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良久,老大宗南抱拳道:「我們兄弟井底之蛙,自不量力,令狐大俠見笑,今日一戰受益匪淺,我等心服口服,就此別過,後會有期。」說完四人轉身而去,竟沒顧的上兩位同伴。

令狐沖見四人光明磊落,坦坦蕩蕩,不禁暗自佩服,不知這等人物為何淪落魔教,心中頓時有了結交之意。他目光如電,向桃根仙和慕容殘花掃去,緩緩道:「桃兄,慕容兄,兩位一起來吧,小弟奉陪。」

兩人見令狐沖輕易制服四煞,早已心怯,此刻看到令狐沖淩厲的目光,心中凜然,令狐沖舒緩的話語,彷彿有一種無形的壓力。

慕容殘花眼珠亂轉,幾人來時打好如意算盤,四煞的「玄冥劍陣」威力無窮,縱不能擊敗令狐沖,也能讓他付出慘重代價,然後自己和桃根仙再出手,一舉擒下令狐沖,哪知道令狐沖如此高明,兵不血刃擊退四煞,看來今天已難有作為,不如走為上計。

想到這裡,慕容殘花乾笑道:「令狐兄,任姐姐,兄弟今天就不奉陪了,後會有期。」話音未落,人已一溜煙跑了出去。看到這種情形,大家都哭笑不得,此人簡直無恥到極點。

此時場中只剩下騎在藍鳳凰脖子上的桃根仙,魔教中人都特立獨行,危急關頭只顧自身安危,桃根仙被孤零零地留在那裡,心中發怵。他經歷數次磨難,變得陰險狡詐,再也不是以前頭腦簡單的那個他,他最痛恨令狐沖,但最佩服的也是令狐沖,深知自己雖然今非昔比,但是與令狐沖抗衡,仍無異於以卵擊石。

他從前叫得最凶,人多的時候膽氣也壯些,但一旦真正與令狐沖單挑的時候,卻怕的要命,見慕容殘花逃得無影無蹤,心中更加沒底,但是口上仍然硬氣,忿忿道:「令狐沖,今天算你走運,這筆帳以後跟你算,大爺也不奉陪了。」說完一拍藍鳳凰的頭道:「我們走。」

令狐沖道:「桃兄要走可沒那麼容易,除非你從藍姑娘的頭上下來,否則休怪我無情。」出乎意料,此時藍鳳凰開口道:「令狐大哥,你的好意小妹心領了,可是我現在還不能離開他。」她神情淒然,竟轉過身,馱著桃根仙離去。

令狐沖想不到有此變化,不禁愣立當場,眼看著兩人怪異的身影消失在門後,心如錘擊,當盈盈拉住他的手的時候,才清醒過來。盈盈柔聲道:「沖哥,藍姑娘定有她的苦衷,放心,吉人自有天相,藍姑娘不會有事的。」

令狐沖沈思片刻,道:「不行,她縱然有天大的苦衷,也總會有辦法解決,再不能讓那魔頭折磨她了,我們追。」盈盈深知情郎的性子,苦笑一下,跟隨令狐沖追了出去。

黃蓉把一切都看在眼裡,見令狐沖二人飛身而出,心知暫時不能與他們相見了。不久,柳三娘二人終於動身趕路,黃蓉稍候也尾隨而出,遠遠地跟在他們的馬車後面。

第十一章 佛前竊香

令狐沖和盈盈苦尋了一刻鐘,也沒有發現藍鳳凰和桃根仙的蹤影,只得放棄,盈盈知道情郎心中煩悶,只能好言相勸,有了盈盈這個溫柔的貼心人,令狐沖的鬱悶很快一掃而光。

兩人沿途向路人打聽「芭蕉小築」,但是沒有人聽說過這個地方,他們不禁有些焦急,一直到了下午,天氣已經有些轉涼,還沒有打聽到任何消息,兩人見路旁有一個小茶坊,就過去休息片刻,問了掌櫃,也沒有結果。

盈盈取出羅帕,輕輕幫令狐沖拭去臉上的汗水,道:「沖哥,老和尚說的『芭蕉小築』應該就是這一帶了,怎麼會沒有人知道呢,你說那老禿驢會不會騙我們?」

聽她罵人都這麼清脆,令狐沖心中無奈,愛妻魔教出身,正邪不分,有時行事乖張,嫁給他之後,收斂了許多,但有時講話還是略帶一些魔教的習性,不由笑罵道:「不要出口不遜,一燈大師乃得道高僧,怎麼會欺騙我們?那等清幽之地,自然不為平常人所知,我們要有些耐心。」

盈盈嬌嗔道:「聽說天山終年白雪皚皚,更有很多珍禽異獸,一定有趣之極,本想趁此良機遊玩一番,不想竟然碰到了那老……和尚,說什麼千年雪蓮珍貴,可遇不可求,他一年多來踏遍天山,也沒尋到超過五百年的雪蓮,還踏遍天山,哼,他倒是玩了個痛快,卻害的我們跑了許多冤枉路。」

令狐沖道:「一燈大師當世奇人,為了治病救人,足跡遍佈天下採集珍貴藥材,他說的話自然不會有半分虛假,他告訴我們『芭蕉小築』的主人擁有兩株千年天山雪蓮,就一定確有其事。」

盈盈道:「就算他沒有騙我們,可是看他癡癡笨笨,能找到千年雪蓮才怪,他不是說可遇而不可求嗎,說不定我們一下子就找到了呢,再說萬一他被人騙了怎麼辦,我看那個所謂的『芭蕉小築』就不見得真的存在。」

令狐沖道:「盈盈,我們別無選擇,三月時間轉瞬即過,天山路途遙遠,我們就算能夠找到,把它及時帶回來的希望也極其渺茫,如果能找到『芭蕉小築』,就會希望大增。」

盈盈又道:「老和尚說那地方就在末陵以西三十里,應該就在附近,如果找不到也不能怪我們,只能怪那些人短命。對了沖哥,也不是只有我們這一條出路啊,黃蓉那邊說不定已經找到了呢。」

令狐沖歎道:「但願如此,但是江湖凶險,魔教更是窮凶極惡,我們不能心存任何僥倖,畢竟關係到那麼多條人命。」

盈盈有些嗔怪道:「沖哥,若是當年你願意做魔教的教主,那幫人早在我們的掌控之中,哪還有今天的是是非非。」

令狐沖深情地凝望著她,她不禁粉面羞紅,嗔道:「都瞧這麼多年了還瞧不夠嗎?」令狐沖柔聲道:「傻丫頭,你還不明白我的心意嗎?就算回到當年,我還會是一樣選擇,做一教之主我沒有興趣,有你陪在身邊過無拘束的生活,就算只有一年半載,也不枉此生了。」

盈盈禁不住笑道:「就知道哄人。」身體卻如融化了一般,灘在令狐沖肩上,她又何嘗不是如此,對她來說,有了沖哥就有了全部,還有什麼不能放棄呢,便是這樣的生活只有一天,也足以讓她放棄全天下。

兩人四目相對,情意綿綿,心中湧現出無盡的柔情,恨不得此刻變成永恆。不知過了多久,一陣雜亂的馬蹄聲逐漸逼近,兩人才依依不捨地分開。盈盈雙頰緋紅,柔聲道:「沖哥,好像是過往的商旅經過,我們打聽一下吧。」

幾架馬車裝滿了貨物,排成一隊向這邊駛來,隨隊的是十幾個手握鋼刀,鏢師打扮的壯漢,在車隊最尾處,是一輛帶有豪華車篷的黑色馬車,想來裡面的人身份比較尊貴。

車隊停在了茶房前,一干鏢師口渴難忍,讓掌櫃的拿了些大碗和瓢,爭先恐後地到門前的水缸裡直接舀水來喝。

令狐沖見一個壯漢剛喝足了水,還在大口地喘氣,於是上前問道:「請問這位兄台,可曾知道附近有一個叫做『芭蕉小築』的地方。」那人頭也不擡道:「什麼鳥不屙屎的狗屁地方,俺可沒聽過。」

盈盈聽此人出口粗魯,便想動怒,令狐沖知道愛妻脾性,連忙向她使了個制止的眼色,盈盈噘起小嘴,氣鼓鼓地向座位上一坐。忽然,一個溫柔的聲音響起:「令狐大俠,任女俠,人生何處不相逢,我們真是有緣。」

兩人擡眼一瞧,黑色馬車前俏立著一位美艷的婦人,正笑盈盈地看著他們,卻是那日邂逅小龍女,和小龍女結伴的楊曼娘,只是此刻衣著光鮮,明艷照人,和當日光景已大不相同。

沒想到在此窮鄉僻壤能得遇故人,盈盈很是高興,連忙走上前去,笑道:「原來是楊姐姐,想不到我們這麼快就重逢了,你怎麼會在這裡?」盈盈知道曼娘不是江湖人物,她平時很少接觸到這等尋常女子,內心頗為喜歡與她結交。

二女自顧敘舊,反倒是冷落了令狐沖,但他見盈盈歡喜雀躍,心下也很是高興。盈盈問東問西,曼娘娓娓道來,她父親執掌「神拳門」,在揚州當地小有名氣,也作些綢緞和茶莊的生意,曼娘回家之後,一直幫父親打理生意,這次是從外地進些貨物回來。

令狐沖夫婦見曼娘一介女流,身無武功,卻敢於獨自一人帶領十幾個鏢師長途跋涉,暗自佩服,更心生好感。談話間,盈盈問道:「姐姐,你可知附近有個叫做『芭蕉小築』的地方?」

曼娘不知,於是把眾鏢師喚來詢問,也無人知曉,一位鏢師道:「附近有一座『熔劍山莊』,在此地很有名氣,如果去那裡詢問,應該有人知曉。」

令狐沖聞言大喜,心想自己真是暈了頭了,之前只知問路人,如何沒有想到去當地有名的所在打聽,於是問那 『熔劍山莊』具體的位置,那鏢師道:「前方幾里處有一個上山的路口,『熔劍山莊』就在山上,兩位沿著路上去就是了。」

於是兩人隨車隊前行,曼娘不再回車篷,陪兩人步行。可以看出曼娘在眾人中很有威信,鏢師們對她又敬又怕,兩人心中更加欽佩。不久,果然看到了一個上山的路口,先前那鏢師道:「就是這裡了,兩位沿著路向上走,不出兩個時辰就能到達。」

兩人向曼娘辭別,曼娘依依不捨,拉著盈盈道:「妹妹,你和令狐大俠到揚州時,務必要到寒舍做客,你們只要打聽「鐵拳門」,平常人都會知道。」盈盈道:「楊姐姐,你們路上多加小心,我和沖哥一定會去看你。」

辭別了曼娘,兩人沿著山路向上行走,山路不甚崎嶇,有人工修築的石階,上面長滿了碧綠的苔蘚,卻也頗為乾淨,似乎有人經常打掃,兩旁樹木陰翳,鳥兒歡叫,令人心曠神怡,驕陽透過鬱鬱蔥蔥的樹木,灑落到地面上,變得斑斑點點,時而微風拂過,兩人拾階而上,感覺頗為涼爽。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