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娘絲襪腳淫】(成熟的姨娘)

我發的所有帖子都是絕對的長篇,(除了一個),所選擇的淫文,個人認為也都

可以,絕對沒有濫竽充數騙回復的,也希望以後能多多支持,廢話不多說,上貼。

(一)初嘗人事

  姨娘生活在農村,雖像其他農村婦女一樣有著接近臃腫的身材,因為姨夫是

個國營運輸公司的司機,整天到一些大城市經常會買回一些時髦的東西,加之姨

娘白皙的皮膚,所以在剛剛進入青春期的我的眼中,這種半老徐娘的誘惑足可以

讓我流鼻血的。

  我沒有心理變態,沒有刻意的追求亂倫的刺激,但在那個13、4歲的年紀

,每一個過來的人都明白,成熟女人的嫵媚簡直太有吸引力了。

  小時侯父母關系不好,整天家裡的氣氛很沉重,所以一到放了假我便回到農

村的親戚家住些日子。14歲那年,在叔叔伯伯家住膩了以後,我一個人騎自行

車跑到了姨娘家。

  我到那裡並不認生,因為姨娘一家人很喜歡我,成熟的姨娘漂亮的表姐,唯

一讓我有些拘束的姨夫也因為工作關系常常不在家,所以在以後的日子我干脆一

有假期直接就到姨娘家,當然,這是後話,原因嘛,大家可能也想的到。

  由於我在姨娘和表姐的眼中只是個14歲的毛孩子,所以40歲的姨娘和1

9歲的表姐在我面前毫無顧忌,我們三人在一張床上睡覺,她倆就當著我的面脫

衣服,可她們哪知道,有時候我的下身會因為受不了而一柱擎天直到天亮。

  終於有一天,我在夢中感覺總有東西磨擦我那充血的陽具,也不知道是被摩

擦而瀉身還是夢遺,反正最後我射了,而且很多,床單上和被子上都是。

  在我起床時我還幻想著是不是姨娘晚上受不了沒有男人的寂寞而故意挑逗我

,因為我只挨著姨娘呢,表姐在姨娘的那邊。

  誰知到了晚上姨娘做了一個決定,讓我去她的房間睡,她和表姐在另一間屋

子,理由是我越來越大了,和表姐在一起睡不方便。哼,我心裡很不高興,怕表

姐不方便,我看是怕你受不了寂寞最終和我發生關系吧。

  我帶著一肚子怨氣獨自一人去了姨娘的臥室。這時候我還沒有明白晚上為什

麼會突然瀉身,而且那時侯我早已學會了手淫,按說不會夢遺的。一夜就在我反

復思索中過去了。

  以後的日子裡姨娘對我依舊很熱情,但她們不會像以前一樣在我面前換衣服

了,我再也看不到那個年代裡罕見的胸罩戴在姨娘胸前那特有的韻味了,我失落

極了。在我決定回家的那一天,姨夫回來了。

  我心裡暗自高興,姨娘家就兩間臥室,既然她怕我和表姐不方便,晚上肯定

要讓姨夫和表姐一起睡,我就能和姨娘一起睡了,因為姨夫和我畢竟很生疏,怎

麼可能會在一張床上睡覺。

  結果我又想錯了,直到現在我想起來都覺得可笑,一個花季的成熟少女怎麼

可能和父親一起睡,而且分別數十日的夫妻團聚怎麼可能不在一起睡,很明顯,

我和表姐被分到了一起。

  表姐很漂亮,明亮的大眼睛像個貓咪,這是受了姨娘的遺傳,但那時我就是

想看姨娘的胸部,甚至想摸,甚至還有想吃兩口的沖動。所以我這個經常手淫的

小色狼倒忘了表姐一樣「秀色可餐」

  晚上躺在床上,望著已經早早熄燈的姨娘的臥室,心裡想著姨夫一定在摸著

姨娘的潔白碩大的乳房,而姨娘也一定像個溫順的小綿羊一樣乖乖的屈服在姨夫

的跨下。

  欲火和怒火在我心中燃燒著,突然,我感覺表姐在一個勁的看著我,小聲說

:「想什麼呢?肯定不是好事吧。」

  我有些緊張:「沒什麼?」然後我又放低了音量問:「你說姨娘和姨夫在干

什麼?他們這麼多天不見也不說什麼話啊?」

  (因為農村的住房都是相通的,而且,那個年代臥室幾乎都沒有門,所以晚

上夫妻行房也都在盡量壓制著聲音,只要稍一放松,就毫無秘密可言。)

  表姐白了我一眼:「小壞小子,還裝純潔呢,你以為你姐姐對你們這些小毛

孩子的想法不知道啊,你在廁所裡流的那些髒東西(肯定是指我射在地上的精液

,因為我經常到廁所手淫)以為我不知道是什麼吧。」

  我臉紅了,沒想到表姐知道的這麼清楚:「我又沒有經常那樣,我的伙伴們

都這樣,而且說定期XX(手淫,但我沒好意思說出口)還有好處呢。」

  「咯咯,」姐姐看著我的窘相笑了,摸了一下我的頭,「是不是想看大人們

究竟怎麼回事?」

  「恩…」我一個勁的點頭,雖然以前看過三級片,但是真人秀對我來說更是

不可多得的。

  表姐笑著擰了我的臉一下,「壞小子,長大絕對是個色狼。」然後掀開毛巾

被起身穿衣服。

  哇,我差點叫出來,和表姐在一起這麼長時間居然沒有發現她的胸部原來也

是非常豐滿的,在我對姨娘的強烈的思念下,表姐的身體仿佛就想沙漠的甘泉一

樣,雪白的胸罩罩在那神秘圓潤同樣雪白的乳房上,簡直就是一個赤裸天使,美

麗的大眼睛,紅潤的小嘴,我的下身控制不住了,眼睛裡冒著噴火的紅光。

  表姐察覺了,匆忙穿上外套,用腳輕輕地踢了我一下,「讓你再壞,以後不

理你了。」

  我急忙恢復了平靜,由於她下身一直穿著寬大的短褲,所以內褲的風光不曾

讓我領略,我遺憾的向表姐陪笑道:「是姐姐太漂亮了,男人誰不想多看兩眼。

」說著也從床上拿起一個背心套上,跟在表姐身後往外屋悄悄的走著,幻想著活

春宮圖的上演,想到女主角就是我心中性感女神∼姨娘時,我的下身又硬了。

  我們臥室的外面相當於客廳,客廳的另一端就是姨娘的屋子,只是用一個門

簾擋著,沒有任何隔音設備。出了客廳就是院子,在這幾間正房的東邊是廚房,

廚房和姨娘的屋子是挨著的,這時,我明白了,原來表姐要帶我去廚房,那裡一

定可以看到姨娘床上的風采。

  果然,我們躡手躡腳的到廚房後,表姐指了指靠西牆的一個裝碗筷的木櫃子

,她輕輕的把這個不算重但足有一人多高的櫃子向外抬了抬,天啊,一個只有眼

睛大小像是曾有膨脹螺絲打過的一個洞露了出來。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