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帽老公俏嬌妻(1-5)

 (一)

  「老公,今天你和東哥去洗澡了?」「是啊,老婆。」「那你看到東哥的牛子了嗎?」「看到了,老婆。」「嘻嘻,他的牛子什麽樣啊,老公?」「怎麽,很想他了呀?」「嗯,嘻嘻,不是老公叫人家和東哥好的嗎?人家還不是爲了老公嘛?」「那你就那麽著急呀,著急看人家的大雞吧牛子啊?我的小騷逼。」「壞老公,這麽說人家啊,人家不是啊。人家只是想有個心理準備啊。」「嘻嘻,那我就告訴你啊,東哥的牛子很小啊,沒有老公的粗大啊。」「啊?不是吧,真的嗎,那人家和他搞破鞋會不會不爽快啊?老公。」老婆有些幽怨,有些失望。

  「那你喜歡什麽樣的牛子啊?老婆。」「嘻嘻,喜歡象老公你這樣的雞吧啊,又長又粗大的啊。肏得人家小屄爽死了啊。」「呵呵,就知道你喜歡大號的牛子啊,我剛才是逗你的,其實東哥的牛子比老公的還要大一號呢。」「真的啊,老公,這麽好啊。不過是軟的時候粗大吧,那勃起以后什麽樣啊?

  洗澡怎麽雞吧也會勃起嗎?那別人看見不笑話他嗎?」「你想啊,軟的時候粗大,硬了以后能小的了嗎?」「嘻嘻,真的啊,太好了,老公,給老婆找到這麽好的大牛子情人啊,老婆好愛你啊老公。就不知道大號的牛子能不能持久啊,別中看不中用啊。」「你放心啊,我們試過了,他性能力可持久了。」「好啊,你說露餡了吧,嘻嘻,你們是不是肏小姐了呀?」「呵呵,老婆,被你猜到了啊,我承認是肏了兩個小姐的屄,不過那也是爲了試驗一下東哥的性能力嘛,是爲了給老婆你摸摸底啊。嘻嘻」「我去,狡辯,就說你們男人好色得了,還爲了我呢?明明是借機享受,切∼」「下次不敢了,老婆大人別生氣嘛。」「我倒不是生氣你玩小姐,是怕你招上性病,小姐和什麽人都肏,那屄能干淨嗎?你想玩我幫你找小姑娘,老公,下次不許肏小姐了啊」「是,老婆,爲了防止染病,我們都帶了安全套的。」「那也要小心。」「嗯,知道老婆是爲我好,謝謝老婆,嘻嘻。」「死樣子吧你,那你們是在一個包房里肏的呀?」「是啊,你猜怎麽著,東哥那大牛子勃起后足有8寸長,象小孩的手臂那麽粗,那把小姐給肏的,直叫喚啊,呵呵。」「嘻嘻,下一次叫喚的就是你老婆了。」「呵呵,是啊,老婆,一想到你的小逼要被他的大牛子肏了,我就爲你高興啊。心里覺得好興奮啊。」「你這個活王八,老婆養漢偷人你還高興啊?真是變態死了,嘻嘻」「不是變態,是因爲愛你啊,所以才希望你得到快活啊。」「嗯,我知道啊,謝謝老公這麽慣著我玩。我會一輩子只愛你一個的。雖然和別人搞了破鞋,但真愛還只有你一個啊。」「我知道的,所以放心你讓出去偷人養漢啊,我的養漢老婆,呵呵。」「老公對我這麽好,我也想讓老公你得到更多的快樂啊,老公有喜歡的美女嗎?老婆可以幫老公做媒啊。」「呵呵,老婆,老公給你找相好的可沒想得到什麽回報啊。」「得了吧你,別裝蒜了,我還不知道你啊,見到美女就邁不動步了,今天給你機會了,你要不用我幫忙我可不管你了,呵呵,讓你老婆被人家肏的時候一個人手淫吧,嘻嘻。」「不要啊,老婆,那好吧,我說,其實啊,東哥的老婆小娜我就十分的喜愛呀,你們兩個好上了,人家的老婆也孤單啊,所以……」「呵呵,你想換妻呀,老公,我和他,你和他老婆,呵呵,虧你想的出來呀,真是聰明啊,這樣大家都不吃虧了,心理平衡啊。呵呵」「是啊,老婆,你覺得好不好啊?」「那就這麽定了啊,到時候東哥肏了人家,人家就給你提媒呀,嘻嘻。」「好老婆,怎麽謝你好啊?」「謝什麽啊,就不知道她老婆是不是色情中人,會不會答應呢?」「呵呵,老婆,怎麽成了色情中人了啊,不是性情中人嗎?我的色老婆,你好色啊。呵呵,沒事的,一般來說,女人會聽男人的,實在不願意就算了。你還怕你老公沒有情人啊。」「那倒是不怕,不過你一說換妻,說到人家心里去了,這麽玩最好,我一定爭取這次我們交換成功!」「老婆出馬,一個頂倆啊,呵呵。」「那是啊,對了,你跟我再說說東哥吧,人家有點想他了。」「嘻嘻,還沒肏小騷逼就癢癢了啊,我跟你說啊,老婆,東哥身上都是肌肉塊,可健美了,那大牛子跟外國人的似的,又粗又大,要是插進你的小逼里去,一定美死你了。呵呵,怎麽,出水了呀……」「讓你說的,壞老公,淨說這些淫蕩的話,人家現在好想要他啊……」「想要他怎麽的你啊?」「想要他抱著我,愛我啊……」「然后呢?」「然后,肏我啊……」「用哪里肏你啊?」「用東哥的大雞吧,大牛子啊……」「呵呵,老婆,你真的想啊?」「是啊,人家都出水了啊,老公,快,你現在就是東哥,快肏我啊。」「好啊,老婆,哦不,小惠,我是東哥,我要肏你,我親愛的小惠弟妹。」「啊,東哥,來吧,來肏小惠的逼逼吧,小惠給你了,都給你了啊,我的大雞吧牛子啊。」這時,我把勃起的大雞吧筆直的深深插入了老婆的小逼中,嘴里狂亂的叫著:

  「小惠啊,東哥肏你的逼了,啊,東哥想你好久了,終于肏到了啊,謝謝你啊,我的小騷逼。」老婆這時也進入了角色,仿佛我真的變成了她的野漢子,嘴里也叫起來:「啊,我的野漢子,你要肏就肏吧,人家都給你了,我的大牛子親哥哥,東哥哥啊,牛子好粗啊,長啊,硬啊,小逼好美啊?」爲了更加的逼真,我又問:「弟妹,東哥哥的牛子和你老公的誰的大呀,誰的粗啊,誰的長啊,你不怕你老公知道你和我搞破鞋呀?」老婆已經進入了角色,回答說:「嘻嘻,不怕的,人家老公很開放的,人家給你肏了,你也要把老婆給人家老公肏好不好啊,這樣大家就誰也不會吃醋了,好不好啊,東哥,舍得嗎?」我學著東哥的口氣說:「好啊,就這麽說定了,你老公肏了我老婆后就不會再吃醋了,我們就可以經常的在一起肏屄了啊,呵呵,大家一起玩,換妻,交換著玩……隔天,老婆說有事要告訴我,讓我早點回家,我回到家,看見老婆打扮的整整齊齊,還畫了妝,穿了漂亮的衣服,楚楚動人的坐在梳妝台前,看見我回來,一下撲進我懷里,在我耳邊說:「老公,人家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什麽好消息呀?」「今天中午人家約了人出去吃飯啊。是約了東哥啊。」「是嗎?」我的心狂跳起來。

  「老公,我們的幻想今天就要實現了啊,老公,你開心嗎?」「我……當然,我開心啊,老婆,你終于就要得到你夢寐以求的了。」我嘴里這麽說著,心在狂跳,一時之間說不出是一種什麽感覺。

  老婆何等聰明,知道我對她的愛使我有了醋意。于是吻了一下我的臉,小聲說:「老公,你是知道的,我最愛的人永遠都是你,你要是不希望我去,我可以不去的,就算他再會玩,牛子再大再硬,我也不稀罕的,老公,你說我去不去呀?」聰明的老婆很會刺激我的情緒,她知道她一說這樣的話,我是一定會興奮的,果然,我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興奮,牛子一下子硬了起來,我親了老婆的嘴唇一口,那感覺是依依不舍啊,對她說:「你去吧,老婆,你不是一直都渴望被又粗又大的雞吧肏一次嗎?這次機會來了,就不要放棄了,去吧,好好的開心一下,不過回來后你要給我講講你們那淫蕩的故事啊。還有,不可以讓他傷害你,知道嗎?」「嘻嘻。」老婆笑了,她知道她這樣的問我,我一定會答應她的。「放心吧,老公,阿東也是你的朋友啊,他不會對我不好的,我預感到今天一定收獲很大哦,嘻嘻,包括她老婆和你說不定也會因爲這次的約會走到一起呢。所以啊,老公,你可不吃虧呢?老公啊。」「呵呵,是嗎?但願可以啊,不過現在重要的是你啊,這一次一定要小心不可以讓自己受傷啊,你知道啊,他的雞吧真的好大啊。」「我知道的,還是老公心疼我啊,說,我回來的時候你要不要看到我偷人的痕迹啊?」天啊,我的騷蕩的老婆啊,連這都想到了啊,這句話令我熱血澎湃啊,想到一起去了啊,還沒等我提出,老婆就知道了,有這樣心有靈犀的老婆我還求什麽呢?」你們這是第一次搞破鞋,我不想他射在你的陰道里面啊,你讓他射在套子里,然后帶回來給我看,我要看他能射多少精液。」「那好啊,我就讓他射在套子里面啊,嘻嘻,老公,你還是留一手了啊,嘻嘻。」「呵呵,快去吧,養漢的老婆,給老公戴綠帽子還這麽的理直氣壯。呵呵。」「當然理直氣壯了,是老公支持的啊,呵呵,老公,你真舍得老婆給別人肏啊,那可是肉和肉的結合,是別人用真正的男性大雞巴肏你老婆的小屄啊!老公,你很大方哦,嘻嘻,那我去了啊,老公,老婆要出去養漢了啊。」「去吧,老婆,這是老公允許的,所以不會對老公造成傷害的,去吧,小婊子……呵呵。」「呵呵,老公,你喜歡戴綠帽子我就給你多多的戴幾頂啊,讓你的腦門都變成綠色的,嘻嘻,活王八呀,嘻嘻,活王八親老公。嘻嘻。讓老婆出去偷人養漢啦,嘻嘻。」「肏你媽的,你就刺激你老公吧,呵呵,小婊子,快去吧,一會野漢子雞吧都漲暴了,就等你去給他肏呢,還這兒啰唆。」「好,不開玩笑了,我去了,老公。」老婆嬌騷的看了我一眼,紅著臉兒,扭捏的走向門口,看得出,她有意識地夾著雙腿的,可以想象她下邊的淫水已經流了很多了。想不到一個老公支持的偷人行動會爲她,爲我都帶來這麽大的刺激。

  老婆走后,我一個人無聊上網浏覽黃色網站,找了一些換妻、亂倫的小說看。

  時間大約過去了四、五個小時,我聽見鑰匙開門的聲音。我急忙跑到門口,老婆回來了,我看到老婆的樣子有些梨花帶雨的樣子,頭發有點亂,表情有些不自然。

  進了屋就倒在了沙發上,我急忙接過她的提包,給她脫了鞋子。急于想知道事情的經過。但看到老婆很累,也不好意思問。老婆眯著眼睛看著我的樣子,噗哧一聲笑了。我在她身邊坐下,老婆握著我的手,這時,我們都感到一種特別溫暖的情意在彼此心中流淌。我想不到老婆出牆回來后,我們會感覺到這種回歸般的親密感覺。我小聲問:「你們∼。」「嗯。」老婆點了點頭,二人心照不宣,都知道,終于發生了。

  「怎麽樣?感覺好嗎?」「好累啊。不過今天好享受啊。老公。」「是嗎?比我們每次都好嗎?」「也不是啊,不過,就是覺得好有激情啊。」「呵呵,是嗎?那你覺得滿足嗎?老婆。」「嗯,是啊,相當的滿足啊,很刺激啊。老公,謝謝老公啊。」「滿意就好啊,老婆,是不是很累啊,他沒弄傷弄疼你吧?」「沒有啊,老公,他對我真的很溫柔很溫柔的,想不到你們男人對自己心儀的女人會那麽的小心啊。嘻嘻。」「是啊,男人對喜歡的女人是很溫柔的呢。你們一直做了嗎?做了這麽長時間啊?」「沒有啊,我們去吃飯了,然后去他家了。」「你們好大膽啊,他老婆不在家嗎?萬一撞到了……。」「放心吧,他老婆在國外呢,之前通的電話,連號碼都是國外的區號,差不了的。」「呵呵,奸夫淫婦想的好周到啊。」「去,說的那麽難聽。嘻嘻。」「那你們做了多久啊?」「大概有兩個小時呢。」「那也很長時間啊,我看看我的寶貝老婆給他弄壞了沒有啊?」說著我爲老婆脫下了裙子、乳罩和內褲。

  「檢查吧,嘻嘻。就知道你不放心啊。」老婆任由我脫光了自己。我看到老婆的乳房上有一些吻痕,乳頭勃起著,紅紅的。光滑細膩腰上、臀上,身體各處的皮膚東一塊,西一塊的都有一些吻痕。我不由得興奮不已,在老婆的那些地方輕輕的撫摸著,問她:「疼嗎?老婆,這些都是他親的呀?」「嗯,是啊,都是他吻的,不疼,他吻的時候有些激動,就留下痕迹了,老公。」我知道吻痕是不疼的,過幾天就會消失了。想著老婆被吻的時候一定叫床連連,呻吟不已的。我又看老婆的陰唇,發現陰唇紅紅的,翻開大陰唇看到里面的小陰唇也是鮮紅色的。一定都是給阿東肏的,有些紅腫。「老婆,這里沒弄疼吧?」「沒有,嘻嘻,老公這麽心疼我啊。都沒弄疼,他干的挺好的,還舔那里了呢,嘻嘻。」「那就好。」我長出了一口氣。

  「老公,你看到人家被別人肏的痕迹了,人家還得到了他的精液呢?」「在哪里呢?」「在包包里呢。」我打開老婆的提包,里面有和塑料袋,袋子里面是一個系口的套子,拿出來一看里面是乳白色的男人精液。有好多啊,量的確很多。

  「你們做了幾次啊?就一次嗎?」「沒有啊,做了兩次,第一次他把精液射在人家的小嘴里了。嘻嘻。來,老公,你聞聞。」說完,把小嘴湊到我的鼻子前,我一聞,果然她嘴里有男人精液的味道。

  「你還爲他口交了啊?」「是啊,做了69式的,不過你放心,他把雞吧洗的可干淨了,勃起后那麽老長啊,我好喜歡啊。就品嘗了,嘻嘻,弄得腮幫子都酸了。」「那射完了,你把他的精液都喝了呀?」「嗯,喝了,又熱又燙的精液射了那麽多啊,我都喝了,嘻嘻,真好喝啊。」「天啊,你們干的好過瘾啊。」「是啊,老公,你是不是吃醋了呀,嘻嘻,別吃醋了,老公,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發現東哥家的嫂子也是性情中人呢?」「怎麽說呢?」「那時候東哥不是給嫂子打電話了嗎?你猜嫂子怎麽說的?」「怎麽說的?」「嘻嘻,不告訴你,讓你著急一下。」看到我猴急,老婆故意吊我的胃口。

  「好啊,你這個小狐狸精,老公讓你出去養漢了還敢吊我胃口,看我怎麽收拾你?」我有手在老婆的腋下抓癢,老婆最怕的就是這個。

  「啊,哈哈哈,不要啊,老公,我說我說。」老婆求饒了。

  「快說。」「呵呵,東哥打電話的時候啊,嫂子就說,阿東啊,你現在和誰在家呀,阿東說就我自己啊,嫂子說鬼才相信你呢,我出國學習,你那大號的牛子沒有人疼哪里受得了啊,不過警告你不許叫雞啊,免得招上病。」聽到這里我連連點頭稱贊嫂子想的周到,就和我一樣。

  老婆又接著說:「東哥就說不會的,這點原則還是有的,嫂子就說:算了,我也不管你了,叫雞必須戴套子的,阿東就說老婆你在國外也要注意,外國艾滋病很多的,嫂子笑說我招上病回去把你們家人都傳染得了,聽這話,好像意思是嫂子和東哥的家人亂倫似的,嘻嘻,東哥也笑了,說都說外國人的雞吧大,跟馬的似的,問嫂子有沒有嘗試過,嫂子說有啊,而且不止一個呢,還跟黑人試了……雖說兩人是半開玩笑說的,但一聽就能聽出來很多內容,嘻嘻。」聽后,我心里想原來現在的人的思想都差不多啊,都是這樣生活的啊。看來不止我和老婆是這樣啊,年輕人都喜歡玩的。

  老婆又說:「后來,阿東問我,我出來玩會不會影響家庭和睦,我就說絕對不會的,你放心吧,我老公很開通的,不計較我找快樂的,借機我給你做媒說,你既然和我好了,那你老婆和我老公會不會覺得不開心啊,你猜怎麽著,東哥馬上就說,希望她老婆能和你在一起,還說她老婆沒問題,就不知道老公你是不是個開通的人,如果是,肯定就能一拍即合的。嘻嘻,老公,怎麽樣,這次舍出老婆來,也得到回報了吧,我們說好了,等嫂子回來就大家約出來一起聚會一下,然后就∼∼∼。」「就怎麽樣啊?」我心里充滿了期待。

  「大家就一起來個夫妻交換樂逍遙呗,嘻嘻∼∼開不開心啊,老公。」「其實我還是最喜歡你。別人對我都不重要∼∼。」「去死吧你,嘻嘻,明明想著人家的老婆,還這麽說,你這張嘴最會哄女人了。」我一邊舔老婆剛被阿東肏過的小屄,一邊拿過裝了東哥精液的套子,小心地解開,把那些她野漢子的精液一下吸進嘴里,很濃的鹵味,又鹹又滑的,老婆張開嘴,我倆一邊親吻對方的嘴,一邊共同品嘗老婆情人的精液,我對老婆說:

  「老婆,我要把它放進你的屄里,籍著它的潤滑肏你的屄,老婆于是和我對轉成69姿勢,我舔老婆的嫩屄,老婆啯我的牛子,阿東濃稠的精液沾滿了我們夫妻的性器,這時我的雞吧已經很硬了,老婆用手擺弄著我的雞吧,笑說:「老公,怎麽聽人家肏了你老婆的屄就這麽興奮啊?」「是啊,老婆,你看,這牛子都硬成這樣了,所以你說你出去偷人養漢對我們的性生活真的是一種刺激啊。這回你信了吧,老公不但不惱你,還要謝你呢,嘻嘻。」「可不嘛,老公,還真的是這樣啊,嘻嘻,那以后人家爲了你可要放開了搞了,老婆可成了真正的「大破鞋」了,嘻嘻,老公喜歡啊。老公,你牛子這麽硬了,肏肏老婆的屄吧,這可是東哥剛剛肏過的新鮮的浪屄呢,里面還有情人哥哥的精液啊。」「你叫他什麽啊,情人哥哥啊,嘻嘻,老婆那麽喜歡他啊,這麽親熱的叫他啊,那他叫你什麽啊?」「叫我老婆啊,嘻嘻,叫小老婆。」「那他叫你老婆,你不叫他老公嗎?」「叫了你會不會吃醋啊,嘻嘻,肯定不會的,看你這興奮勁,就知道越叫老公你就越開心,越興奮啊。告訴你吧,人家也叫他了啊,叫他二老公,以后你是人家的大老公,他是二老公,好不好啊。嘻嘻。有時間我讓你倆一起肏我,咱們三人好好的玩玩,嘻嘻,好不好啊,王八老公?」這時我們采取了男上女下的姿勢,我再次把沾滿她情人精液的大牛子插入老婆那同樣沾滿了她情人精液從而濕滑無比的火熱陰道。我那粗硬的大雞吧一下滑進老婆流著阿東精液的小屄里,雞吧進入的很順利,因爲太濕滑了。我來回抽送,屄里發出「卟叽卟叽」的響聲,聲音很大。

  「好啊,一起玩,我們倆先一起肏你,我肏你屁眼,讓他肏你的屄,然后,再讓他肏你屁眼,我肏你的屄,籍著他的精液肏,嘻嘻,然后我倆再一起肏她家嫂子,嘻嘻。」我們一邊肏著一邊說著這樣刺激的話語,我覺得無比的興奮,這是我們夫妻做愛從來沒有過的,老婆也感覺到了,說:「老公你今天好猛啊,看來你真的喜歡當活王八的感覺啊,可是老公要輕點肏人家的屄屄,人家還要給東哥留著肏呢,要是肏壞了小屄,那邊的二老公會不高興啊,嘻嘻。」「對呀,現在我老婆有兩個老公了啊,我聽老婆的,老婆要是不讓肏,我就自己手淫出來。」「那你就手淫啊,我要看你手淫出來,嘻嘻。」「好啊。」說著,我從老婆屄里抽出雞吧,上面滿是阿東的精液。就用手撸弄起來。老婆笑嘻嘻的看著我。在老婆面前手淫也讓我覺得無比的刺激。看了一會,老婆心疼地說:「老公啊,別自己弄了,還是肏老婆的屄吧,自己手淫不舒服啊。」「那我也怕把你的小屄肏壞了啊,到時候我倆做老公多對不起你啊,老婆。」聽了這話老婆感動的熱淚有些盈眶,伸手抓住了我的雞吧,放在自己胸口乳房上按壓著,又伸出舌頭來舔雞吧頭,嘴里說道:「不會的,老公,人家的屄怎麽能給野漢子肏,卻不讓老公肏呢,人家是逗你玩的,放心吧,小屄這麽潤滑不會肏壞的,人家那些做小姐的,每天10多個人肏還不是好好的嘛,再說了,你們都這麽疼惜我,舍不得肏壞我的。嘻嘻。來吧老公,還是肏屄吧。」我聽了覺得有道理,于是,再次和老婆抱在了一起,我們的心理湧現出一種無比的甜蜜和溫馨。我讓老婆騎在我的身上,采取倒灌臘的姿勢,這樣老婆在上面容易控制肏屄的力度。我們又瘋狂地肏了起來。

  「老婆,你說,東哥的大牛子肏你的時候,都是怎麽肏的啊,能頂到你的子宮吧?」「是啊,老公,東哥的大牛子真不是蓋的,牛子頭那麽老大啊,跟小雞蛋似的,整根進去的時候能頂到子宮口上,那滋味可美了。」「那和老公比是不是比老公的牛子好多了呀。老公的牛子沒那麽大。」「呵呵,說真的,老公你別生氣啊,東哥哪里都沒有你做的好,不過要論牛子長和粗硬,比你要好一點,嘻嘻。」「我不生氣,我早就知道他牛子大,要不能跟你說讓你找他嗎?呵呵,老婆,這下過瘾了啊。老婆,我想你現在把你和他肏屄時叫的話,再叫一遍,我想聽聽。」「好啊,老公,我是這麽叫的:東哥啊,不,老公啊,我的野漢子啊,你的大牛子好硬啊,好長啊,肏的人家的小屄好美啊,嘻嘻。」「那他怎麽說的啊,我也想聽啊,老婆。」「他就問我啊,我的小婊子啊,那你說我和你老公的雞吧誰的好啊,我看你老公的牛子沒有我的大吧,呵呵,他能滿足你這個小浪屄嗎?我就說,還是二老公你的雞吧大啊,還是你肏的小屄美,干的人家水多多啊,屄都浪死了啊,二老公最棒,最會肏屄了啊。嘻嘻,怎麽樣啊,老公,我們就是這麽叫的啊。」「呵呵,你們真會享受啊,還有什麽啊?還有更淫亂的吧?」「是啊,還有呢,東哥還問我,咱們兩個搞破鞋,給你老公戴綠帽子了,那你老公不就成活王八了嗎?他樂意嗎?我就說,樂意呀,他本來就是個活王八嘛,一個腦門矯綠矯綠的活王八,呵呵。」「我去,這是阿東說的嗎?我怎麽不信呢?這是你編的吧?我把老婆給他肏,他就會這麽損我啊?」「嘻嘻,這的確不是東哥說的,是我說的,我的活王八老公,嘻嘻,人家知道你喜歡聽嘛,我的王八老公,金王八,銀王八,不如我家的活王八,嘻嘻,綠帽子王八老公啊,你肏的人家又要高潮了啊。啊∼∼∼。」「好啊,你敢逗我啊,臭老婆,看你的王八老公怎麽收拾你?」說著,我的屁股用力的向上抛頂,干的老婆咿咿呀呀的叫。「啊,好美啊,老公,原來出牆的感覺這麽美啊,老公,謝謝你啊,讓我出去搞破鞋,偷人養漢啊,我是妓女是婊子啊,是王八老公的養漢老婆啊,被野漢子肏完回來還讓老公籍著野漢子的精液肏我,老公啊,你就是讓我去死我都樂意啊,你對我好的真是沒話說啊。老公。

  好爽啊,人家有兩根大牛子了,擁有了啊,我的大牛子啊,我愛啊,美死了啊,我要啊,肏死我吧,啊啊啊,死了都值得啊∼∼」看到老婆這樣的美,這樣的狂亂,讓我覺得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看來我沒有做錯,讓老婆紅杏出牆是讓我們生活更美好的最佳選擇,進而我想到了更加刺激的性交方式:亂倫!和搞破鞋一樣一定也會十分的刺激和享受的,那種違背人倫道德的快感是其他任何性交方式都無法比擬的。

  「老婆?」「嗯?」「還有人說喜歡你呢?想和你那個……」一聽這話,老婆認真了,「真的嗎?

  誰呀?」「也是個雞吧大的呢。」「真的啊,快說是誰呀。」老婆就喜歡大號牛子。

  「你沒發現我老爸看你時的眼神嗎?總喜歡盯你的乳房和下身呢……」「我去,要死啊,你讓你老婆亂倫啊?不過他真的是經常偷看我啊,嘻嘻,人家長的美嘛。那爸真跟你說了要肏我呀?」經過這次的開放,老婆顯然覺得一切皆有可能,也樂于嘗試了。

  「那你說你要不要啊?」我沒有回答,反問道。

  「去死,我要和你爸亂了,我和你老爸生個孩子,給你當弟弟,嘻嘻。」「求之不得,嘻嘻,要生個女兒更好,二十年后我給她開苞,呵呵。」「沒正經的。那你和你媽肏吧,省的你媽寂寞,嘻嘻。」「行啊,老婆,不行了,老公牛子漲了,要肏屄了。」「來吧,老爸,來肏你兒媳婦吧。」「天哪,又開始了。」下一個野漢子居然要成爲他老人家了。我不由在心里一陣呐喊。

  老婆用小手拔開小屄,嘴里叫著:「親公公,來肏我吧。嘻嘻,對了,到底爸和你提過想肏我沒有啊?」我笑了笑,「倒是沒有提,不過,你說還用提嗎?

  從眼神都看出來了,再說你那麽美,女追男隔層紙,你稍微主動一點,再含蓄的透露一下老公喜歡當王八,那你說能不成嗎?呵呵。」「也對啊,老公,就你心眼多,呵呵,誘惑他老人家啊,真不是吹的,那太容易了,呵呵,那可說好了,我可要嘗嘗你爸爸的老牛子了,嘻嘻。到時候人家就有你的、東哥、還有老爸的三根大牛子了,嘻嘻,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呢?」「嘗吧,我相信那一定是另外一種無與倫比的刺激享受,亂倫啊!想想都受不了啊。你還想三人一起肏你呀,你好騷啊老婆。不行了,我要肏屄了啊。媽媽,啊,我要肏媽媽的屄了啊。」我也有些狂亂,陷入了強烈的亂倫幻想,舉起大牛子一下捅進老婆的嫩屄。

  快速的抽送起來。

  老婆叫著:「好兒子,肏的媽媽爽死了,嘻嘻。」我聽了,忍不住的激動啊,也叫著:「媽啊,兒子肏媽了,肏媽媽的小騷逼了啊。媽你爽不爽啊,兒子的大雞吧好不好啊?」老婆笑嘻嘻的在我耳邊說:

  「怎麽樣,感覺是不是和你媽媽亂倫一樣爽啊,嘻嘻,你那麽喜歡亂,哪天讓你亂一下啊?」「怎麽亂啊,和誰亂啊?」「和你媽呗。明知故問。」「能行嗎?」想到40歲的美麗媽媽那美輪美奂的玉體,那是我從小的憧憬啊!

  「事在人爲啊,沒準你媽媽也想著你呢,早就想和你亂倫了呢,也說不定呢。

  再說,你看現在我和東哥肏上之后,現在東哥家嫂子已經搞定了,你100%能肏上,要是你爸爸肏了我,我們肯定能讓你肏到你媽媽的,有經驗了都,嘻嘻。

  老公,原來你先讓我和他們亂,是想我也幫你弄上美女呀?嘻嘻。好聰明啊。舍不出老婆的人就得不到別的女人啊,你說是不是啊,老公。」「是啊,呵呵,那你亂不亂啊,我要和我媽媽亂倫,你就和我爸爸肏屄。好不好?不是開玩笑的,是說真的肏屄啊——亂倫肏屄。」「那你說,你爸爸的牛子是不是真的那麽大啊?」看來我剛才的玩笑老婆是當真了,這會惦記起她的大號牛子了,呵呵,話說回來,女人既然已經邁出了偷人養漢這一步,索性就會讓自己完全的開放了。不過說起老爸的雞吧,倒還真是很大的,老婆肯定會喜歡的。于是,我就對老婆說:「我爸的雞吧真的很大號的,我們也經常一起洗澡的,我還能不知道嗎?嘻嘻,到時候我們可是上陣父子兵了,一起肏你,一個肏屄,一個肏屁眼,好不好啊,老婆?」「好啊,老公,到時候我和老媽伺候你們一老一少兩個大牛子,嘻嘻。放心吧,一定能成的。」「那你有機會也要和你親爸爸亂倫啊,你也嘗試一下至親亂倫的滋味啊。」「一定的啊,老公,嘻嘻,老公啊,你說我們兩個怎麽這麽好啊,都能想到一起去啊。」「是啊,嘻嘻,娶了你這麽騷浪的老婆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事情啊。」「我也是啊,能嫁給你這麽開放的老公是我最大的運氣啊。讓我有機會享受別人享受不到的樂趣啊。」「是啊,我們是天生一對啊,老婆我要射了啊。」「射進來吧,和東哥的精液混在一起吧,嘻嘻,人家給你們倆生個不知道親爹是誰的雜種兒。」「啊,好啊,太好了,要是生個男孩,長大了就讓他肏他媽媽你,要是生個女孩我就和阿東輪奸她。好不好啊,老婆。」「好啊,但是不能傷害她啊,她是我們的寶貝兒啊。」「我射了,啊啊啊啊」隨著馬眼一陣的酸麻,整根雞吧電暢無比的酸癢著挑頭抽動,雞吧頭漲抖,一股股的精液射入了老婆的陰道。和阿東的精液一起爲老婆完成了一次淫蕩的洗禮。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