綻放的嬌妻8

綻放的嬌妻8

 " 爽吧" 男人的兩根手指在老婆的前後兩個洞裡抽動著,邊用無比淫蕩的聲

音對老婆說到。

  老婆哼哼著,下體難受的向上拱起,又不自覺的落下,雙腿緊緊夾住男人的

手摩挲,試圖讓他的手指更深入,接觸自己陰道內壁更深。在男人手指的運動中

老婆有些迷失,雖然看不見,但從那" 汩汩" 作響的水聲可以聽出老婆已是想得

急了。

  感覺到了妻子的淫靡,男人淫笑著將中指和無名指一起插進了妻子的陰道,

在緩緩的抽動幾下後,開始加速,彷彿手指在妻子陰道裡用力向內挑起,然後越

來越快,越來越猛,那力道真讓我擔心會把妻子的陰道給挑傷了,但妻子越來越

大聲的呻吟和越來越明顯的水聲讓我知道自己有些擔心的多餘。

  " 啊,要死了,輕點,啊,好舒服,你…不要……" 妻子語無倫次的半臥在

床上,一開始還勉強用手肘撐住自己,到後來在男人手指不知疲倦的極速鑽磨下,

她已幾乎癱倒在床上。

  " 啊——!" 隨著她最後一聲再也無法壓抑的高亢尖叫,一股透明的液體連

續從妻子雙腿間如小便般驟然飆出,不僅將床單淋濕一大片,還直飆到地上,就

連男人的頭也被沾上些許。

  我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妻子竟然在男人的手指下潮吹了!我從來不知道

在做愛上一直保守的妻子竟然也能潮吹,而且如此徹底。心如刀割的同時,也發

現原來自己對妻子還有那麼多的不瞭解。

  潮吹以後的妻子無力的癱軟在床上,任憑男人將自己往床中間挪了挪。

  " 寶貝,你真是個尤物,讓我愛不釋手。你也很爽吧,是不是只有我才能讓

你爽翻天。你老公肯定沒這麼厲害吧,他是不是滿足不了你。你看看,你陰蒂多

嫩,他平時太不愛惜了,玩得少吧,還真便宜我了。" 男人邊說著,邊熟練的又

將高高勃起的陰莖插入了妻子剛噴薄的陰戶。

  男人身下的妻子整個的向上倦起,以使肌膚更多的與男人接觸,口裡發出無

奈而興奮的呻吟,雙腿向上圈住男人的腰,用力而富有節奏的迎合著男人的抽查。

  我心酸的發現,妻子與男人性愛的節奏竟然如此合拍,如此熟練,如何搭調,

以致很快妻子又開始感受到那無法抑制的舒爽,她雙臂不知何時也圈住了男人的

脖子,柔舌和男人糾纏在一起,在男人偶爾退出她的口中時,她會著急而主動的

探入男人大嘴,讓他含住,陣陣允吸,甚至或主動的含住男人的長舌,或用舌尖

挑逗著男人,嘴裡發出興奮而淫靡的哼哼。

  妻子的主動讓男人也更加興奮,他抽插的力度和速度也逐漸加大,那黝黑粗

壯的物事在妻子陰道飛速的進出,源源不斷的帶出濁白的液體,濺的到處都是,

妻子的雙腿間已渾濁的看不出原來的膚色,荒淫的液體從妻子陰門流出,趟過她

的菊門一直流到床單上,她因為興奮而微微張開的菊門邊也是一片狼藉。

  在忽然一陣猛烈的抽動幾乎將妻子抽得昏暈過去後,男人在妻子耳邊低聲說

了什麼,妻子趕緊的搖搖頭。男人惡劣的又是一陣用力,妻子被幹得盈盈嗚嗚的

不知哼哼什麼,男人又說了句什麼,妻子還是搖頭,但似乎已沒有開始那麼堅決。

  男人似乎有些生氣,再次報復性的猛一陣用力,這一次持續的更久,力道更

猛,速度更快,幹得妻子幾乎癱軟下來,口裡帶著哭腔的吟叫起來,妻子再一次

高潮了,她緊緊地抱住男人,雙腿拚命的圈住男人的腰,下體用力往上擠,試圖

讓男人的陰莖能深入到底,在持續幾秒鐘後,妻子完全無力的癱軟在了床上。

  此時,男人竟然還沒有射,這真是頭牲口。男人慢慢將依舊鬥志昂揚的凶器

退出,即使速度很慢,還是讓仍沈浸在高潮中的妻子一陣哆嗦。男人壞笑著,慢

慢退出後,又猛得插入,來回幾次後,下體敏感異常的妻子有些受不了的輕輕推

擋男人,想讓自己休息一下,但男人沒有放過她,而是扶住自己陰莖,將龜頭在

她陰門四處擦拭,讓妻子的陰液將龜頭裹住,然後往裡一送,激得妻子一哆嗦後,

又退出來,然後又在妻子陰門一陣徘徊,不經意的還用龜頭將妻子陰門汩汩的淫

液往下趕,大團的粘液聚集到妻子的菊門口,偶爾那碩大的龜頭還會因為粘液的

潤滑而" 不小心" 滑到妻子的菊門,待妻子一緊張躬起身子時,男人又會很自然

地讓開。

  妻子有些意識模糊趟在床上,男人緩慢的幾進幾出讓她漸漸放鬆下來,雖然

感覺到有淫液流到自己的後門,男人偶爾也會" 不小心" 頂到她的後門,但總算

男人都自己讓開了,她也懶得再動。就在這時候,男人壞笑著扶好自己的陰莖,

當再一次將龜頭在妻子雙腿間一陣摩挲後,又一次" 不小心" 滑到了下面,這一

次他沒有讓開,而是順著勢在粘液的潤滑下,將龜頭擠進了妻子的肛門。

  " 啊,不要,錯了!" 妻子嚇得驚叫一聲,身體躬起來,卻被男人狠狠地推

倒下去。

  " 忍一忍,很快就好了,你會爽翻天的。" 男人邊說,邊堅定而用力的將陰

莖強行往妻子肛門裡送。

  " 不要,那裡不行,疼!不要。" 妻子試圖掙脫男人的陰莖,但破肛的疼痛

又讓她不能劇烈的掙扎," 不要那裡,求你了,你要我幹什麼都行,我用嘴給你,

啊——!" 她的話在一聲長長的慘叫聲中中斷。

  我站在格物架後,全身冰涼的看著男人那粗壯的陰莖在妻子無力的掙扎中漸

漸消失在妻子的肛門裡。

  淚水從妻子的眼角滑落,她如瞬間喪失了靈魂般無聲的趟在那裡,沒有再做

任何掙扎。男人的陰莖在自己的肛門裡停頓了幾秒鐘,然後開始蠕動。

  " 緊,真他媽緊,就跟處女一樣。" 男人淫笑著緩緩在妻子肛門裡進出,"

當然你這裡就是處女,當然是剛破處。" 見妻子失魂落魄的楊子,男人笑著說:

" 別他媽做出個貞女的楊子,你又不是第一次肛交。" 男人的話轟得一聲,幾乎

將我的靈魂轟得連渣都不剩:妻子竟然不是第一次肛交?我珍愛的妻子究竟……

  我雙腿已無力支撐大腦一片空白的我,我慢慢的癱軟在地上,耳邊依然響著

男人的調笑和那讓人瘋狂的抽插聲。

  " 第一次幹你的時候,你不浪得跟婊子一樣,嘖嘖,那次還真看不出你是剛

破肛,出了血還那麼興奮。這時候你跟我裝什麼貞女?難道你不爽?待會你會爽

得自己扭屁股。" 男人扶住妻子的雙腿,看著自己的男根在妻子仍顯粉嫩的肛門

處進出," 爽,太舒服了。" 見妻子依然在流淚,男人冷笑一聲,從旁邊取來放

在一邊的一顆跳蛋,將它開到最大檔,在妻子的陰蒂來回的滾動,不久就順著仍

泥濘的陰戶滾入了妻子的前門,男人哈哈笑著用手指合住妻子的陰門,讓陰戶包

住跳蛋,侵入妻子肛門的陰莖開始緩緩用力。很快,妻子的淚水止住了,雙手難

受的抓起床單,高高的扯起,口裡發出輕聲而又幾分怪異的呻吟。

  見妻子後門已開始適應自己的大鳥,男人開始加速,也許因為妻子後門太緊,

又或者前面已幹了那許久,男人未能糾纏多久,就一聲悶哼,完全的射進了妻的

後門。隨著男人的退出,一大股濁白的精液湧出妻子的肛門……

  ******" 再來一瓶!" 我已不記得這是第幾瓶啤酒了,我天生不會喝

酒,此刻我試圖用酒精來麻醉自己,但卻發現,越喝,妻子赤裸著在床上與人糾

纏的一幕越清晰,那消失在妻子肛門的陰莖就如同擺在我面前一樣的清晰,甚至

於因興奮而張顯的血管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我沒有叫上別的朋友,因為我害怕會因為絕望而傾訴。就在男人射精完起身

回頭的一瞬間,我認出了那個男人,那是萍的前男友。我不知道他是怎麼糾纏上

妻子的,但我絕對不會是那種絕望到躲在角落裡哭的男人。他是個副處,級別比

我高,不過說實在的,在那個副處比處女多的政府部門,不掌實權的副處連個屁

都不是,我自然有辦法搞死他,但前提是,我要搞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在喝完

6瓶啤酒後,我發現自己反而冷靜了下來,一種報復的衝動讓我又充滿了鬥志。

  我給妻子打了電話,說週末加班,不能回家。妻子帶著幾分嬌嗔的埋怨幾乎

讓我以為白天看到的那一幕是我的錯覺。然後,在網上,我找到一個私人偵探,

我沒有跟他見面,只通過QQ要他調查萍和前男友的一切。

  或許調查其他的案件純屬門外漢,但要調查個把人,私人偵探的效率還真的

蠻高,不到兩天,一疊厚厚的資料就放在了我的桌上。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