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極品家丁之遠方來客(九、十)

同人-極品家丁之遠方來客(九、十)

作者:slow00

2012.10.27首發春滿四合院 

第九章 春情蕩漾(下)

   

   「滾出去!」

  二女聯手掌風一推,不速之客便自屋內飛出,跌坐在走廊地板上。

  也算是二女功力精湛,此人並未受到太大的傷害,只是當他欲站起時,強烈

的寒意使他又跌坐了下去,此時的二女早已披上外衣,冷眼看著他。

  「是你!」

  看清楚來人的寧雨昔有些意外,臉色更加的冰冷:「說!你怎麼會在這裡!

  來人訕訕的笑著,赫然便是巴利,他一臉尷尬地回答:「師傅您好,其實我

今天下午和香君分開後,就一直找不著她,正巧在街上看見了您和師叔,本想問

您倆有沒有見著香君,誰知您倆實在走得太快了,我一路問了許多人才尋了上來

,想不到......真是對不住。」

  解釋一番的巴利鞠躬道歉,卻偷偷鑑賞著寧雨昔的小腳,二女都裝作沒察覺

,但又不約而同的想起了林三這個猥瑣的相公。

  『哎!香君這ㄚ頭怎都不讓人省心,偷偷在我房內交歡便算了,竟然又搞失

蹤,害得我身子都被人看光光了。』寧雨昔想起下午時的情景,惡狠狠地看著巴

利,沒好氣地回道:「我沒見著香君,想你師叔也是沒見到的,今天的事你不準

給我說出去,走吧!」

  巴利乖巧的應了一聲,轉過頭正要離去,隨即又似想起了什麼,回頭問道:

「師傅!這樂春院可是大華的交際所?我一進來就有人問我有沒有相熟的姑娘,

我想我是來找您的,所以報了您的名字,結果那人說這裡沒有這位姑娘,可是我

明明見到您進來啊!難道您沒有先作登記?下次您可要先留個名,我或香君有事

找您的時候比較方便。」

  寧雨昔看著巴利,她的心緒已經很久沒這麼亂了,嘴角硬生生地擠出了一個

字:「滾!」

  看著冷若冰霜的寧雨昔被自己攪得咬牙切齒,巴利心中暗笑,其實他哪不知

道樂春院是幹啥的,只是看著冰美人,自己就忍不住想逗弄一下,不然憑他和郝

大主僕三人哪須繞著彎不讓寧雨昔察覺被輪姦的事實,只不過是少年心性起,要

眼前的冰山美人慢慢沈淪罷了。

  『不過要不要加快腳步呢?進度似乎慢了些啊!』巴利一邊想著,一邊慢慢

的離開了。

  安碧如看著氣得七竅生煙的寧雨昔,心裡一陣好笑,開口安撫道:「師姐妳

別氣了,咱們進屋吧,我幫妳消氣!」

  寧雨昔點點頭,轉身進了屋,正要說話時,只覺一陣清風拂過,隨即渾身動

彈不得,卻是被人施了暗手,點了穴道,身上的外衣也隨之褪去。

  「師妹妳幹甚麼?」

  「喀喀!師姐,我突然覺得有些內急,可是我又怕妳跑了,這樣我會很無聊

的......妳不要這樣看我嘛,我可是會害羞的。」

  裝純的安碧如一邊說著,一邊用黑布把寧雨昔帶著怒火的眼睛矇上,又不知

從哪拿出一條繩子俐落地將寧雨昔五花大綁,還不忘從懷中拿出一個瓶子,將裡

邊的東西倒在手上,仔細地在寧雨昔的身上抹了起來。

  耳垂、脖子、乳房,寧雨昔感覺安碧如的一雙玉手緩緩地滑過身上的每個部

位,又冰又滑的滋味讓她忍不住呻吟了一下,隨即嬌羞的咬住了下唇,心裡暗罵

道:『還說內急,怎還有時間搞這些玩意!』完成了一切的安碧如讓寧雨昔趴睡

在床上,又幫她蓋上了被子,笑道:「好師姐,剛剛幫妳抹的可是好玩意,它能

幫妳消去怒火,妳可要乖乖等我回來喔!」

  寧雨昔冷哼了一聲,不過安碧如毫不在意地離開了。

  過了一會兒,寧雨昔覺得有些不對了,原來身上的冰涼感早已消失,取而代

之的是強烈的燥熱,所有的敏感地帶都起了一陣麻癢感,尤其是陰道和菊穴更為

強烈。

  安碧如說的不錯,此刻寧雨昔的怒火確實消失了,然而強烈的慾火卻帶給她

更大的困擾,偏偏此刻的她無法動彈,只能咬牙苦撐著。

  「安碧如,我真的會被妳害死!唉唷,好癢啊,救命啊!」

  原本還挺克制的呻吟漸漸的變大,連帶著窗外的貓兒也跟著叫了起來,在一

旁藏著和安碧如商議下一步的巴利終於忍不住了,安碧如拉不住,也由著他去了

;不過仍不忘叫他喝一口酒,並讓他灑了些在身上。

  男人嘛!喝醉酒就會不清醒,認不出自己未過門的妻子的師傅挺正常,以至

於做出什麼不該做的事也挺正常,酒能亂性嘛!打點好一切的安碧如向寧雨昔說

了一聲抱歉,又說服自己這是遲早會發生的事,接著便歡天喜地的去找郝大他們

了。

  咯啦一聲,聞得門被打開的聲音,寧雨昔心想是安碧如回來了,不由得鬆了

一口氣,正想好好發一下脾氣,卻被意料之外的聲音嚇得魂飛魄散。

  「哪來發情的小貓咪...嗝...讓爺好好疼一下!」

  腳步慢慢地往床頭靠近,身處敵陣可面不改色的寧雨昔終於慌了,她已從聲

音裡知曉來者,便是先前才離開的巴利。

  被子被拉開,寧雨昔感覺到男人的目光正掃視著自己的身軀,羞愧地想著:

『為什麼他會在這?』似乎看穿寧雨昔的想法,巴利自顧自地說道:「今天爺兒

一直找不到我家媳婦,喝酒又被貓吵得不得安寧,好奇地過來一看,竟然就有個

白白淨淨的屁股等著我,莫非是哪位高人要慰勞我今天尋妻的辛勞?」

  雙眼不能視物的寧雨昔感覺到自己的屁股被一隻大手包覆,害羞的她不願被

巴利識破身分,而點穴的效果還沒過,只得以細弱如蚊的聲音道:「這位先生,

奴家為奸人所害,還請先生解開我身上繩索,日後必有重謝。」

  巴利心想寧雨昔應該認出了自己,不過仍不想讓自己知道她的身分,於是故

意問:「原來如此!可嘆我還以為有豔遇呢!不知姑娘高姓大名?」

  寧雨昔一時之間吱嗚了起來,從小接受玉德仙坊的教誨,讓她不擅也不屑說

謊,然而此時既不願讓巴利知道自己的身分,又無法即時做出反應,暗道一聲糟

糕。

  果不其然,巴利冷笑道:「既要人家救妳又不敢說出自己的名字,我看妳一

定有問題,像妳這種人就該被好好的教訓!」

  寧雨昔不知將要有怎樣的遭遇,心中一陣忐忑,旋即自己的屁股便被男人的

大手擊打著;本該是羞辱而疼痛的事,卻讓寧雨昔身體的騷癢得到了緩解,發出

的聲音並非痛楚而是因為愉悅,加上和繩索間的摩擦,讓她的蜜洞流下一道又一

道的清泉。

  看著女人發情的樣子,巴利也不再打了,緩緩趴在寧雨昔柔滑的身軀上,輕

咬著她的耳垂並說道:「妳可真騷啊,連我打妳屁股妳都那麼興奮,難道是特別

喜歡別人虐待?」

  「我...我沒有!」

  才稍緩身上的騷癢感,便聽到巴利這樣評論她,寧雨昔怎能承認?聽見身下

的美人拒絕承認,巴利一手摸著她的乳頭,另一手摸著陰核,隨即毫不留情地用

力捏了下去;寧雨昔被劇烈的疼痛刺激的慘叫了一聲,卻也真的生出了一種別樣

的快感。

  自從情歸林三後,林三愛她憐她,在床笫之事從不敢做的太出格,然而今天

男人對她下重手,她竟然有了異於往常的興奮,難道她真的喜歡人家虐待?『不

是,不是的,這是因為師妹塗的藥的關係,我會這樣是因為藥。』寧雨昔在心中

不斷告誡自己。

  此時的巴利離開了寧雨昔的身體,專心用手指攻擊著她的蜜穴,寧雨昔緊咬

著牙不發出聲,卻管不住漏出去的氣音。

  巴利見著寧雨昔的苦忍的樣子一陣好笑,刻意將她翻過身正對自己,卻也不

把她眼上的黑布給拿下,帶著酒氣的嘴舔上了耳垂,舌頭順著脖子緩緩而下,接

著吻上那毫不設防的香唇。

  被突襲的寧雨昔一陣暈眩,自己竟然被相公以外的人給吻了,突如其來的震

撼讓她忘記抵抗,任憑男人的舌頭在香唇裡任意妄為,而身體的本能促使她的丁

香也跟入侵者交纏起來,待得唇分,她才羞愧的清醒,只是身體對慾望的渴求卻

是更加強烈了。

  「吻技挺不錯的嘛!讓大爺的興致都高起來了,給妳獎勵!」

  說罷的巴利將寧雨昔拉至床中央,以69式的姿勢舔起了外陰,更趁寧雨昔

開口呻吟時,將早已勃起的陽具整根插入了寧雨昔的嘴裡,直抵食道。

  強烈的乾嘔感讓寧雨昔一陣噁心,她雖然也曾為林三口交過,但林三不會勉

強她,如今被巴利這般深入喉嚨的強插著,偏偏被封住功力無法抵抗,讓她憋屈

的想咬掉嘴裡的禍根,可心中這時又滑過香君的臉,只得暗嘆一聲,乖乖地承受

陽具的蹂躪。

  相較之下,巴利可是舒爽不已,不同於上回的迷姦,這回寧仙子的意識可是

清醒的,自己一定要在她的三個穴裡都爆滿精液。

  思及於此的巴利一手摳挖著菊穴,又用嘴舔舐著陰核,讓因為淫藥而變得敏

感的寧雨昔哼聲不已,快感化作流水潤滑了兩處小穴,而此時巴利又調笑道:「

小妞,妳的穴兒已經又濕又滑,叫大爺我快把陽具放進去呢!」

  聽見巴利竟還打自己蜜穴和後庭的主意,寧雨昔急欲抗議,卻忘了嘴裡還含

著陽具,喉頭一縮,讓本已到底的龜頭又進了幾分,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巴利打了

個哆嗩,正想把陽具拔出重整旗鼓時,卻在拔出時被嘴裡的吸力刺激,頓時精關

一鬆,一泡濃精就這樣灑在寧雨昔的臉上,還有一些則留在嘴裡。

  當寧雨昔想把嘴裡殘存的精液吐出時,冷不防被嗚住了口,男人的另一隻手

順著喉部往下壓,讓她不得不將精液嚥下。

  見得一向對他不假辭色的美人兒師傅吞下了自己的精液,巴利得意萬分,原

本射精後有些疲軟的陰莖又恢復了些,一邊舔著寧仙子的耳垂一邊問道:「美人

兒,妳如今嫁人了嗎?」

  回神的寧雨昔回道:「奴家已有了夫君,求先生放過我吧!」

  「想不到佳人已是有夫之婦,我可還未送彩禮呢!」

  巴利眉頭一皺,隨即又像想到甚麼似的說道:「不如就送帽子吧!典雅、高

貴,再加上綠色,就更貼近自然了!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此時的寧雨昔還以為巴利肯放過她,心想已躲過一劫,滿口答應,正當鬆一

口氣時,一個灼熱的巨物抵住了自己小巧的陰道口,在還來不及反應下,硬生生

的插了進去。

  「呀!」

  雖然雙眼不能視物,可憑多次和林三的歡好,寧雨昔怎能不知插進自己身子

的便是男人的陽具?只是她心裡雖然抗拒,被淫藥及安碧如一天的調教之下,身

體很誠實來到了一個小高潮。

  「你...你不講信用...不是要送我夫婦彩禮...怎麼又...嗯.

..強姦我...」

  仍保持一絲清明的寧雨昔據理力爭著。

  見著美人在自己的肉棒下竟還如此清醒,巴利保持著下身的動作,又將身軀

緊貼著寧雨昔,在她耳邊說道:「我的地方有一種稱呼,如果妻子跟別的男人歡

好,這個丈夫就是戴綠帽。剛剛我可問過妳的意見,妳也同意了,所以我不是強

姦,而是和姦。」

  說著不待寧雨昔分辯,胯下巨龍便在蜜穴裡翻江倒海,春水不絕的自兩人的

交合處緩緩流出,原先塗抹在寧雨昔身上的淫藥隨著汗水和身軀的摩擦發揮了效

用,被黑布遮掩了視覺使她其他感官更加敏銳,身上傳來的快感使她漸漸迷失,

只是僅存的理智和尊嚴讓她緊咬雙唇不發出聲。

  嫣紅的臉頰、漸熱的體溫和硬挺的乳尖,無不說明身下的女子正要慢慢攀上

極樂之境,偏偏就在此時,巴利便將肉棒拔了出來。

  原先蜜穴的充實感瞬間變的空虛,巨大的落差讓寧雨昔忘記了被姦淫的事實

,輕聲吐出疑問:「為什麼?」

  只聽得巴利說道:「都說了我們是在和姦,可是妳可沒那麼配合啊!又不叫

又不主動挺腰,多無趣啊!算了,不做了。」

  聽得巴利罷戰,寧雨昔空虛之餘又有些慶幸,還未開口說些甚麼,又感覺到

炙熱的陽具正在蜜穴外摩擦著陰核,讓她本已消下去的慾望又被點燃,因為剛嘗

試過肉棒的滋味,這種吊著的感覺顯得特別的難受。

  此時的巴利又開始了惡魔的誘惑,對著寧雨昔說:「妳是不是想要我的肉棒

啊?要我繼續和妳歡好也不是不行,把我當作妳的丈夫,自己要求要被插進去。

  頓了頓又說:「不過這次我可要射在妳體內,讓妳懷我的種。」

  本已快要答應的寧雨昔聽見巴利的要求,又開始遲疑了。

  此刻陰錯陽差和自己徒兒的未婚夫歡好已是心中有愧,雖說巴利不知道自己

的面貌,自己體質也較不易受孕,不過若真的懷了巴利的種,日後東窗事發也不

好交代。

  想起人在異鄉的林三,寧雨昔暗自嘆了口氣,若他仍在家中,今日自己又怎

會遭逢此難?而另一位始作俑者安碧如,寧雨昔倒是希望她不會出現,若是讓她

看見自己被別的男人侵犯,場面可更加亂了,畢竟巴利仍是香君的未婚夫,現下

是殺不得,殺了也不好向香君解釋。

  見得寧雨昔似有所思的樣子,為免夜長夢多的巴利又將陽具送回了寧雨昔的

嫩屄,這回他大開大闔,狂抽猛插,讓寧雨昔再次被肉慾所召喚,只是這次寧仙

子在無法掩住自己的聲音,動情的仙音開始繚繞在兩人的耳邊。

  「啊...好...好大...又好深...不...不行...人家..

.人家有夫君的...別插了...喔...」

  聽見美人終於開始發出淫悅的的叫聲,興奮不已的巴利覺得自己的陽具似乎

又漲了一漲,寧仙子原先狹小的蜜穴經過一次次的開墾,越發歡迎陽具的進入,

陰腔裡的肉芽勾的巴利舒爽不已,自己這個美人師傅果然是人間尤物。

  將寧雨昔上身一提,巴利開始吸吮起寧雨昔的乳頭,並順勢解開了綁在寧雨

昔身上的繩索,美人的一雙玉手本能地摟向身前的男人,緊貼的身軀沒了繩索的

隔閡,更能感覺到彼此身上的熱度和心跳,自然而然的向對方索吻。

  感覺到巴利不同於林三的吻技,寧雨昔真的有些迷醉了,加上身下傳來的充

實感,讓她再次認識到自己正和夫君以外的男人歡好,忽爾想起自己當時掙脫玉

德仙坊和師徒束縛,委身林三的解脫感;如今和林三的夫妻關係又成了束縛,如

果這次不管不顧,跟隨慾望的指引,解脫束縛的感覺是否又會再臨呢?

    巴利躺回床上,讓寧雨昔騎坐在他身上,卻再次將肉棒離開了寧雨昔,說道

:「現在的妳可是自由了,我再給妳最後一次選擇的機會,妳的選擇呢?」

『罷了!反正他仍不知我是誰,就學男人來個一夜風流吧!小賊、香君,就原諒

我這次吧!』說服自己的寧雨昔掰開濕露的淫穴,小聲地說著:「求夫君可憐妾

身,將你的...給妾身吧!」

  巴利暗喜,看來寧雨昔已經完全墮落了,不過也是因為她以為自己不知道她

是誰的關係,若是知道了,恐怕就沒那麼容易得手了,得意的他要求寧雨昔說清

楚些、淫蕩些。

  「可是,妾身害羞嘛!」

  寧雨昔嬌羞的說。

  「不然將妳眼上的黑布拿下讓我瞧瞧妳的真面目!」

  巴利故意道。

  寧雨昔聞言不自然的一笑,回道:「別!夫君不覺得這樣比較有情趣嘛!我

說還不成嘛!」

  寧雨昔邊回憶起安碧如和林三教她,她卻一直不敢說出的淫言浪語,邊說道

:「奴家就是要你用大雞巴操我的屄!」

  第一次用這樣粗俗的詞語,讓寧雨昔羞愧的同時又有些興奮,她總算體會到

為什麼安碧如說這些話時,林三總會特別興奮。

  聽見一向對自己不假辭色的寧雨昔說出這些粗俗的求歡字眼,巴利爽在心裡

,卻故作深沈的說:「還可以!不過妳要記得,妳在床上就是個婊子,妳表現的

越好,叫的越歡,爺就會更加用心的幹妳,否則的話...哼哼...」

  只求一夜歡愉的寧雨昔也不在乎了,將巴利的雞巴納入體內,自動自發的動

作了起來,一邊不忘淫叫:「喔...大雞巴...幹得...奴家...不.

..是婊子...好舒服...爽...爽啊!」

  巴利雙手扶著寧雨昔的細腰,擡頭看著美人投入而香汗淋漓的身軀,得意地

想著:『娶到美嬌娘沒啥了不起,幹得別人的老婆投懷送抱才有樂趣。』「妳這

蕩婦倒會享受,說說我和妳那姦夫誰的功夫比較厲害啊!」

  寧雨昔聽得巴利竟然稱林三是姦夫,原本就愧疚的她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回話

  見得寧雨昔不說話,巴利冷笑,讓她趴在床上,怒挺的雞巴對著粉嫩的菊花

頂了進去,劇烈的疼痛讓寧雨昔慘叫一聲,兩隻手往後欲抵擋男人的入侵,卻被

巴利緊捉著交疊於背上,動彈不得,隨後便是更加猛烈的入侵。

  「別...別插了...痛...好痛啊!」

  過往林三走她後門時,哪會如同巴利般不知憐香惜玉,這種疼痛甚至過於初

夜,讓寧雨昔直欲暈過去。

  「還挺緊啊!看來妳那姦夫不是沒好好光顧妳的後庭,就是他雞巴太小沒有

把妳的後門撐大,既然妳那麼喜歡和他偷情,我就幫他開墾開墾,不過怕是開過

後妳會嫌他進來沒感覺,哭著求我幹妳菊花呢!」

  此時的寧雨昔無力的趴在床上,淚水早已浸濕了遮眼的黑布,嘴角掛著的溪

流說明了她的失控,在她即將失神之際,原先後庭裡的肉棒重往蜜穴插去,重新

感受到快感的她呻吟了一下,卻是連出聲的力氣都沒有。

  「這樣就不行了?讓我幫妳打打氣吧!」

  說罷的巴利又開始用手掌拍打寧雨昔白皙的屁股,配合著菊穴火辣的疼痛和

蜜穴的快感,混合成一股別樣的滋味,寧雨昔覺得自己的淫水已然潰堤,淹成一

片水鄉澤國。

  「夫君的手段厲害吧!妳說說,我和妳的姦夫哪一個厲害?」

  寧雨昔此刻真的有些怕了,弱弱的說:「夫君厲害!」

  「那妳以後是要給妳姦夫幹還是夫君幹啊?」

  「當然是...」

  寧雨昔話未畢,就聽見巴利哼了一聲,只得乖乖地說:「當然是夫君。」

  巴利聞言大樂,笑道:「很好,現在夫君要再幹妳的菊花,可好?」

  寧雨昔聽見巴利竟要再走她的後路,一臉慘白,顫抖地說不出話。

  巴利眉頭一皺:「怎麼?不願意?」

  寧雨昔慌忙的道:「不...怎麼會...只是希望夫君多憐惜妾身...

別太粗魯。」

  巴利聞言一笑,讓妳吃過苦頭,接下來再讓妳嘗嘗甜頭,怕是妳以後再難忘

今日滋味。

  這回的巴利溫柔許多,只進入了一半,雙手則在寧雨昔身上撫摸,或陰戶、

或陰核、或陰道、或乳房,並用舌頭舔舐著白嫩的背部,還溫言問著寧雨昔的感

受。

  受到諸多手段對待的寧雨昔,終於找回了肛交的快感,開始淫叫起來:「夫

君的...大雞巴...插的雨昔的菊穴好痛...可是現在...嗯...又

麻...又癢的...好舒服啊!」

  寧雨昔在巴利連番的手段下,忘了現下的處境,連自己名字都喊了出來,可

見她是如何的投入。

  注意到這點的巴利在寧雨昔的菊穴中又進出了幾回,便再次將寧雨昔翻回正

面,並悄悄地去下了寧雨昔遮眼的黑布,將寧雨昔的身軀折成ㄑ字形,重新幹起

了寧雨昔的小穴。

  渾然不覺的寧雨昔再次和巴利吻了起來,巴利離開她的唇後說道:「婊子,

看我的肉棒怎麼幹妳的騷屄!」

  睜眼的寧雨昔看著巴利粗長的白色肉棒在自己的穴裡進出,才知道巴利的本

錢比之林三要好一些,難怪能幹得自己渾然忘我...不對...自己怎麼可以

看見。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寧雨昔悚然一驚,道德束縛又重回身上,開始喊著:「不

!別幹了!」

  巴利一邊暗笑,一邊咬牙苦幹:「喔,婊子,妳的屄真緊,老子快撐不住了

。」

  寧雨昔強忍快感,運起功力想將巴利推開,奈何無法集中精神,只得繼續喊

著:「不要,我是師傅啊!別再幹了!」

  巴利聞言頓了一下,寧雨昔以為他已經聽了進去,誰知又是一陣的狂風暴雨

,耳邊傳來的是:「只要是女人,在床上也只有當我徒弟的分,哪來的師傅?」

  「不!我真的是師傅...喔...嗯...要來了!」

  即將來臨的高潮將寧雨昔的理智淹沒,又重新沈淪於肉慾的快感。

  「好...好師傅...我要射了...懷我的孩子吧!」

  巴利終於忍不住寧雨昔肉穴的蠕動,爆發在即。

  「巴利...別...啊!」

  還想阻止的寧雨昔又臨來了高潮,兩腳不自覺的緊纏巴利的腰部,早已不堪

的巴利哪堪的起如此刺激,終於在一聲低吼後將濃精射滿了寧雨昔的子宮,劇烈

的滾燙讓寧雨昔也喊了一下。

  射精後的巴利並未將陽具抽出,靜靜地觀看著享受高潮餘韻的寧雨昔,那美

艷的姿態讓本應疲軟的陽具又硬了起來,此時的巴利還不忘裝傻道:「蕩婦妳怎

麼知道我名字...咦?妳不就是香君師傅嗎?」

  寧雨昔瞇著的眼睛開了一縫,說道:「知道了還不快從我身上離開,今天的

事不許對任何人說,要不然...」

  威脅的話還沒說完,巴利又提著陽具搗起了寧雨昔滿溢精液的陰穴,插的寧

雨昔嬌喘不已。

  而巴利則霸氣的說道:「今晚在這,妳就是我的女奴,要懷我的種的蕩婦,

其他的妳都別想,難道妳想讓其他人知道妳偷人嗎?」

  被抓住把柄的寧雨昔呆了半晌,只得乖乖接受被姦淫的命運,因為誰會相信

一個武功高強的女俠,會被一個不懂武功的漢子強姦呢?即便供出是安碧如的錯

,也是讓林府更加難堪。

  只能怪自己本有脫身的機會卻不把握,如今只好吞下這苦果。

  可來日該如何對香君交代?雜思萬千的寧雨昔心煩意亂,想起巴利說的話,

決定在當下享受男歡女愛的快樂,其餘的留待來日再煩惱吧!空氣瀰漫盎然的春

意,卻是又一支出牆的紅杏春。

第十章 東窗事發

  第二天天微亮,巴利便匆匆忙忙地離開了,走之前還不忘將寧雨昔恢復原狀

,讓寧雨昔被蹂躪整晚而顯得紅腫的兩個穴又再度被假陽具塞滿。

  直到安碧如來到,解釋她因為一時貪睡而誤了師姐,尋求原諒時,寧雨昔仍

在想著昨夜發生的事。

  雖然是陰錯陽差,也是被趁人之危,但是淋漓盡致的性愛卻讓她有說不出的

快意;當年在外行走時曾聞被淫賊侵犯的女性在事後傾心的,自己當時感慨世風

日下,然而昨夜的事卻讓她有些了解當事人的心情,淫藥入體加上高超的性愛技

巧,實在會讓人忍不住沈淪,讓人忘記愛與慾的區別。

  對於巴利這始作俑者,寧雨昔雖惱怒他輕薄自己,卻也沒帶多少恨意,原先

對他強姦自己的怨氣,早在他一次又一次的衝刺中煙消雲散,當然也是因為這些

天被淫藥折騰的苦了,累積的慾望一下就被男人釋放了出來,在忘我的歡愉中還

陪巴利說了好些胡話,現在想起來都覺得羞愧,和林三的柔情蜜語相比,這種咄

咄逼人的淫言浪語竟是別有一番滋味,林三和這色膽包天的傢夥相比,果然還是

只能稱作小賊。

  唉,寧雨昔,妳可是失了清白,怎可像個蕩婦一般回味,難道還想一錯再錯

不成?罷!回家練劍吧!

    安碧如告別了寧雨昔,又到了另外一間廂房,打開房門進去便聞到了腥味,

並傳來女性吞嚥物品的呻吟聲,安碧如不以為意的笑道:「喀喀,我才走了一會

兒,怎麼你們又來勁了!」

  赫然一看,原來是一名女性正在幫兩名男子口交,看見她熟練的技巧以及眼

中對陽具濃濃的癡態,任誰也想不到她是大華尊貴的二公主-秦仙兒。

  「妖精妳不知道啊,剛才公子來炫耀他跟寧師傅的事,騷的我們心都癢了,

要不是為了等妳,早就已經幹起來了!」

  男子話說的直接,安碧如卻不生氣,直接退去了衣物,接過了秦仙兒一半的

活,將男人巨粗的肉棒夾在豐滿的乳房中磨蹭了起來,邊說道:「看你們的樣子

是對我師姐賊心不死,都給你們玩過一遍了還不放過她?」

  另一名被秦仙兒服侍的男子開口道:「誰叫妳們都是美艷的花朵,讓我們一

見到就想澆灌,讓妳們變得更美!」

  安秦二人聽了這話,臉色不覺一紅,這種奉承中又帶有暗示的語言,是除去

肉慾之外對她們最大的吸引,郝大等人除了性功能強大外,話也說的好聽,才能

讓她們更加配合,原先不喜歡口交的秦仙兒也被他們調教的技巧嫻熟,可見一斑

  秦仙兒此時吐出了陽具說道:「說的那麼好聽,還不是要對我師叔不軌!」

  男人聞言一笑,旋即將秦仙兒壓在身下,將陽具頂在早已濕漉漉的陰道口,

說道:「澆花的時候到了。」

  一聲暢快的喊叫,讓安碧如停下了動作,帶著情慾的眼眸看著男人說道:「

我們也開始吧!」

  在隔壁正補眠的巴利聽見男女交合的呻吟,暗罵道:「這些發情的狗男女,

還不讓人睡覺了!」

  回到林宅的寧雨昔練了一會劍,旋即不敵睡意的回房睡去,醒來已經是午後

了。

  簡單了吃了一些東西,又拿起了先前未看完的小說來讀,只是一看便想起昨

夜的事和前些日子的夢,又是一陣心煩意亂,正當想找些其他事情做,俏皮的聲

音便遠遠的傳過來。

  『是香君!』平時聽見這充滿元氣的叫聲,寧雨昔是好氣又好笑,只是今日

卻慌了,昨夜才和她未婚夫做了那苟且之事,現在怎麼能平心靜氣的見她?然而

此時已經躲之不及,只得強自露出微笑道:「香君妳怎麼來了?怎不去多陪陪妳

未來的夫君?」

  李香君挽著寧雨昔的一隻胳臂,小臉帶著些許怒氣道:「師傅,妳不知道巴

利好討厭,今天人家找他去逛街,他竟然說他很睏,都不知道他昨天去哪胡混了

!」

  寧雨昔頓時啞口無言,總不能說妳未婚夫強姦我整晚,所以才會那麼累吧!

只得溫言勸道:「男人在結婚前總是會有些貪玩,妳都要嫁人了,就多擔待些,

不然人家可是會討厭妳的!」

  聽見這話的李香君雙眼直盯著寧雨昔看,本有些心虛的寧雨昔閃躲她審視的

目光,邊說道:「妳怎麼這樣盯著我瞧,看的我怪不好意思的!」

  李香君隨之一笑,整個人撲在寧雨昔身上,笑道:「我還以為師傅不喜歡我

和巴利在一起,今天聽到這話我就放心了!嗯?師傅,妳身上有怪味。」

  看著李香君捏著鼻子離開自己身體,寧雨昔才想到自己昨天被安碧如調教一

天,又和巴利做了一夜,回來後練了劍便睡了,卻是忘記洗浴,不由得臉上一紅

:「早上我練劍後便睡了會,卻是沒注意,待會我便去洗浴。」

  聞得寧雨昔要去洗浴,李香君兩眼放光的要求同洗,寧雨昔拗不過她,只得

答應,心裡忐忑希望身上的痕跡不是太明顯,不然被看出來就丟臉了。

  兩人到了浴房後,便幫對方抹肥皂,李香君邊摸著寧雨昔的肌膚一邊讚嘆,

還故意探詢著寧雨昔的敏感地帶,讓寧雨昔感嘆小妮子真的長大了,連這般害羞

的事都做得這般自然,偏偏心中有愧的她不能喝斥,強忍著身上快感的樣子,竟

然還被李香君說好可愛,讓寧雨昔羞得無地自容。

  不知不覺夜晚又來到了,打發李香君回去後,寧雨昔的心裡有些忐忑,她沒

忘記昨夜巴利半強迫的要自己當他的性奴,雖說自己說服自己這只是一夜風流,

但卻不知道巴利是不是認真的,她相信今夜巴利會來,決意要跟他說清楚。

  叩叩叩...敲門聲響,寧雨昔打開門便說道:「巴利我跟你說...嗯?

  眼前所見不只巴利一人,還有兩個隱在黑夜裡的人影,不仔細看還看不出來

,原來是巴利的兩個隨從-郝大和郝應。

  還未問出疑問,巴利已經先苦著臉回答了:「仙子師傅,我倆的事被人知道

了!」

  寧雨昔聞言大驚,強自鎮定心神道:「進來再說。」

  關上門後寧雨昔便急迫的問:「到底怎麼回事?」

  巴利指著郝大二人說到:「這兩個傢夥知道我們昨晚發生的事,要脅我帶他

們來見妳!」

  寧雨昔聞言雙眼一瞪,蘊含著藏不住的殺氣,昨夜的事只是一個意外,若果

這些人以為可以就此要脅自己,那可就大錯特錯!郝大三人被殺氣壓的有些腿軟

,怎麼這些女人動不動就想殺人?不過這樣才有征服的快感,是不?巴利先咳了

一下,說道:「這二人常跟在我身邊,若是在大華失蹤,肯定會引起香君懷疑,

師傅不若先聽聽他倆的條件,再做決定。」

  郝大在心裡壯膽後說道:「若要我兄弟倆忘記夫人跟公子的事也簡單,只要

幫我兄弟二人口交一次便行,事後我兄弟二人絕不糾纏夫人。」

  聽著二人的條件,寧雨昔有些意外,原先強烈的殺意降了下來,心中盤算了

下,又帶疑慮的問道:「我怎能肯定你們事後不會反悔?」

  郝應聞言一笑,回道:「夫人武功高強,若我們想用強,便是十條命也不夠

妳殺的,又何必擔憂?」

  寧雨昔咬了咬牙,經過一番掙扎後嘆道:「好吧!我答應了,不過不能在這

,我們換一間廂房吧!」

  聽見寧雨昔答應了,三人暗自欣喜,看來下一步的計畫可以準備了。

  到了一間空著的客房後,郝大和郝應已脫下了褲子,兩根黑色的陽具還未完

全勃起卻已堪比常人勃起的陽具粗長,讓寧雨昔咋舌不已。

  當玉手滑向兩人的陽具後,受到刺激而精神抖擻的陽具增大了一圈,寧雨昔

面有難色地看向郝大二人說道:「你們倆的太大了,可不可以只用手?」

  郝大得意之餘可不鬆口,說道:「這可不行啊!夫人可已經答應過的,更何

況我兄弟倆只來這一次,夫人忍耐一下就過去了!」

  寧雨昔又和二人討價還價一番,無奈的脫去上身的衣物,露出一對玉兔,換

得只含一半陽具的條件。

  一旁看著的巴利興致也起來了,跟著脫去了褲子將陽具移到寧雨昔眼前,還

故作風趣地說道:「插嘴一下。」

  寧雨昔白了他一眼,想著下次要跟巴利說清楚,這次就遷就他吧!於是三個

男人大馬金刀的坐在床上享受著寧雨昔的服侍,不論是軟滑的玉手或是柔嫩的檀

口,都是一種極大的享受,配合著寧雨昔因長年生活在山上而偏低的體溫,更是

一絕。

  「嗚...就是那,夫人妳真厲害,好爽啊。」

  「對...用舌頭...啊...不愧是師傅...噢...」

  聽著男人在自己的手段下呻吟不已,寧雨昔害羞之餘竟有些得意,便是男人

在她裸露的上身撫摸也不在意,當男人粗大的手撫過背部,抓向自己的兩個玉兔

並逗弄著上邊的一點嫣紅,寧雨昔覺得自己下邊已經興奮的濕了。

  查覺到自己身體的異狀,寧雨昔加快了速度,因為她怕自己會淪陷,前些日

子的春夢和昨夜的性愛,那種極樂的快感彷若在呼喚自己,讓她既渴求又恐懼,

只想早些結束一切。

  然而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她將粗大的陽具越含越深,卻沒有不適感,彷彿身

體早已適應了這一切;而被主攻的郝大早已按住寧雨昔的頭往自己的陽具壓,一

邊喊道:「喔...好舒服,我受不了了...射了...」

  不及制止的寧雨昔只覺一股濃重的腥味直衝腦門,而男人的精液就這樣順著

食道被咽了下去,即便推開了郝大,濃烈而多量的精液仍留了大半在口中,而嘴

角和陽具連著一絲白線,配合著寧雨昔嗔怪的白眼,形成十分誘人的景象。

  於是郝應嘶吼一聲,隨後將即將爆發的陽具塞入寧雨昔不及抗議的檀口中抽

插起來,一旁陽具仍被抓住的巴利自忖撐不了多久,於是悄悄地移了位置,將馬

眼對著寧雨昔的俏臉,大手抓住小手進行著最後的衝刺。

  「喔!」

  郝應一聲怪叫,跟著身軀一抖一抖的,顯然也在寧雨昔的口中繳了械,寧雨

昔再次不得已的嚥下了些許精液,緊接著被到達頂點的巴利射了一臉滾燙的精液

  寧雨昔哪曾被這般對待?冷眼瞪得三人心驚膽顫,隨即拿了一塊乾淨的白布

抹去臉上精液,並將嘴中殘留精液也跟著吐出,漱了口後便說道:「都爽過了吧

!還不快走!」

  「師傅(夫人)妳先請!」

  三人此時倒是異常客氣,寧雨昔見狀冷哼一聲,穿起上衣後便推門走了,然

而一推開門便臉色煞白的關了起來,因為門外是她此時最不願見到的人-李香君

(待續)

……………………………………

沒想到我會繼續寫下去…希望不會二進宮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