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小蛋

    那是我和小蛋同居之后,搬到市鎮裡生活,我以前當兵的時候,有些門路,所以做起鋼材銷售的小生意,每天到處去和賣家買家談生意,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而小蛋就做個賢內助,把家裡打理得井井有條,把飯菜弄得活色生香,等待著老公回家服侍他,兩小口子生活樂也融融,甜甜蜜蜜,好像童話故事裡頭那公主和王子的生活。吃完晚飯之后,我小蛋正值新婚燕爾,當然少不免有魚水之歡。

    我把小蛋抱上床,親著她的小嘴巴,小蛋還是有點羞澀,俏臉和身體還是想躲開,但心裡面當然是欲拒還迎,所以只是軟軟的讓我把她的俏臉扳過來,對準她的嘴唇親下去,舌頭也立即侵入她小嘴巴裡,追逐她的舌頭,然后兩舌頭就卷在一起,我很熟練地把手伸進她的睡衣和內衣裡,手掌找到她又圓又大的酥胸撫摸著,手指也很快地往她乳頭那裡攻去,兩根指頭在她那已經豎起的乳頭上輕輕一捏,就能把小蛋弄出“嗯哼”那種又急促又誘人的喘息聲。我很喜歡聽到小蛋在我身下那種嬌柔婉轉的呻吟聲,更喜歡在挑逗她的時候那種羞澀得臉蛋嬌紅欲滴的神情。於是我經常逗弄她說:“哇塞,你的奶子很柔嫩,很好摸咧。”或者是:“你的小屁屁又大又圓,聽人家說這種屁股的女生很會生孩子呢,要不要讓我在你裡面播種?”小蛋每次都又害羞又激動又興奮,只能嬌嗔含含糊糊地說:“老公……你很色……怎麼這樣說人家……人家好羞呢……不跟你說了……”接下去當然被我大棒一擠壓了下去,嬌喘連連。

    那天我和往常那樣,又把小蛋抱上床,兩人又興奮地纏在一起,我把小蛋的睡衣解開,小蛋兩個白嫩嫩圓鼓鼓的奶子立即抖露了出來,我貪婪地又摸又搓,故意挑逗她說:“哇塞,你的奶子越來越大,比剛剛結婚時大很多呢……”小蛋又是滿臉緋紅地說:“不要這樣說人家……人家……你每次都是這樣搓弄人家的奶子……所以奶子才會大了起來……日漸有功嘛……”我就是喜歡她那種羞澀嬌柔的樣子,於是繼續逗弄她說:“我也不是每天都來搓弄你,一星期才弄你兩次咧,有時還只有一次。”突然在我心中泛起一種莫名的衝動,說,“是不是其他男人每天搓弄過你的奶子,才會摸得你這麼大?”我和小蛋新婚時那種纏綿,即使在做生意的時候,也常常會想起自己和她纏綿的情形,有時甚至會想著她現在到底在家裡做甚麼?有一次發了白日夢時,夢見自己心愛的妻子被另一個男人騎著,我很快就醒了,當然知道那只是一個白日夢,可是這個夢卻使自己興奮不已,自己也不明白為甚麼自己想起新婚嬌妻讓其他男人騎了上去,就會很興奮。

    ~那次之后,有時會故意這麼想,每次都心跳加速,在潛意識裡,漸漸凝成一種喜歡妻子被別人淩辱的情意結。所以那天晚上,故意在小蛋面前說:“是不是其他男人每天搓弄過你的奶子,才會摸得你這麼大?”那也是第一次在我小蛋面前說出這種羞辱她的話,其實我剛說出口的時候,已經心跳不已。小蛋一聽我這麼說,臉更紅了,好像也開始幻想,幻想自己一天到晚被不同男人干,夾緊腳開始摩擦,又嬌又嗔地說:“哎耶,老公……你好壞……人家也不是……每天都被別人摸哪……都是那個杰哥……有幾次他強要摸啦……人家也拿他沒辦法……”干!我幾乎跳了起來,本來剛才說那句“是不是其他男人每天搓弄過你的奶子”只不過是故意羞辱和挑逗嬌妻的床邊話,沒想到會從嬌妻口中套出一些事情來!自己又漂亮又賢淑的老婆,竟然給那個住對面的杰哥摸過!一陣子醋意妒嫉從心裡湧出來,但同時一陣莫名的興奮也隨之而來,我真的愛死了小蛋告訴我他被人干的情形我假裝生氣說:“這個壞蛋敢這麼大膽?他到底怎麼怎麼摸你的?”小蛋連忙招供說:“他……他那次來我們家裡借米……然后突然從后面抱住人家……摸人家的奶子……后來幾次都故意來借米……我已經罵了他……”那時住在我們家對面的那個四十來歲的男人叫阿杰,我和小蛋都尊重他,叫他杰哥,杰哥的老婆和家小都在鄉下,只有他在那市鎮裡,每個月才回鄉一次。他在街市裡賣豬肉的,人也吃著像肥豬那樣,胖胖的,臉還還肥肉橫生。不過性格蠻好的,整天臉上都掛著皮笑肉不笑。自從我小蛋搬來這裡,他都常來無故獻慇勤,有時也侍著自己是個長輩,把手搭在我和小蛋肩上,我也不以為意,其實這家夥卻是垂涎小蛋的美貌,當我不在意的時候,他搭在小蛋肩上的肥手就會悄俏往下掃去,摸著她的背部,然后再往下握握她的纖腰,這還不夠,他還會往下伸去,在我小蛋彈性十足的屁股上輕輕撫摸著,有時還會捏她兩下小蛋最初不太習慣,但后來見到我也沒說甚麼,而且幾乎每次杰哥都會這樣對待她,她還以為這是市鎮裡的生活和朋友之間的方式呢,於是也就慢慢習慣了。

    杰哥就越來越放肆,在下午時分,不用到街市裡賣豬肉的時候,就會藉故來我家裡借米、借油、借鹽,甚麼都借,當然也是會還的,他醉翁之意不在柴米油鹽!那次來借米,小蛋當然說沒問題,就伏下身,在米缸裡勺米,她沒想到,那時她穿著薄薄的睡衣褲,這一伏身,哇塞,兩個圓圓嫩嫩的屁股當然是挺了出來,把小內褲的輪廓都展現出來,而且兩個圓鼓鼓的乳房也晃晃地撐著睡衣,那時還不時興穿乳罩(我也喜歡他不穿乳罩),只是一件小衣,那裡可以遮掩她那美好的身裁。杰哥看得吞了幾次口水,忍不住把我小蛋的纖腰抱著,說:“小心點,不要掉到米缸裡去。”我小蛋只是一個剛出城的姑娘,那裡懂得杰哥的詭計,還對他說謝謝呢。這時杰哥得寸進尺,雙手往上一摸,握著小蛋兩個又圓又大的奶子,小蛋當然嚇得驚叫,杰哥還一不做二不休,把小蛋的睡衣和小胸衣推了上去,她還伏在米缸邊,就這樣給杰哥弄成半裸,兩個晃動的奶子就給他那對肥手握了上去搓弄。小蛋一邊呻吟著,一邊把那件事原原本本告訴我,我聽了之后,心裡又嫉憤又興奮,心撲赤撲赤亂跳,口中說不出話來,只是在小蛋身上狂縱著,然后一洩如注,快樂得像要飛上太空,真的好爽好興奮。就是這樣,之后每次做愛的時候,我都要小蛋再講一次杰哥摸她奶子的事情,到后來還要她故意說一些其他男人淩辱她的故事,小蛋本來有點害羞,但后來發現說出這種話,就想釋放出自己的欲望,不但我會很興奮,自己也可以幻想被不同人干的瘋狂性愛,兩人還可以一起到達了高潮,所以也慢慢喜歡了。有一次,我要去南洋辦貨,又要一個多月不能見到嬌妻了,也不能聽到她在床上那種婉轉嬌啼的呻吟聲,也不能聽到她那種令人遐思的床上故事,突然心一動:如果偷偷把小蛋的叫聲錄下來,嘿嘿嘿,就可以帶在身邊,隨時可以聽聽嬌妻動人的聲音與跟不同男人交溝的情形。那時錄音機雖然還是昂貴的電器,但已經開始流行了。我找了一盒錄音帶,便開始偷偷進行我的計劃!

    小蛋像半醉的聲音:“……好老公……你的懶交好大……把人家的小雞邁都塞滿了……啊……”我喘氣的聲音:“干,你樣子漂亮,奶子又大又圓,我看到興奮起來,懶交自然會脹大,怎麼樣,比起隔壁那杰哥還要大吧?”“人家怎麼知道……杰哥有多大……”

    “別不承認,他不是每次故意來借米,然后硬把我干上嘛。”“你好壞……這麼說人家……”小蛋知道是我要逗弄她羞辱她,也知道他聽到那種話就會很興奮,就開始習慣地說出淫蕩的話來,“他也很壞呢……每次都故意來借米……見你不在家……就抱人家的腰……摸人家的胸脯……還硬上我……”我發出嘿嘿淫笑聲說:“硬上你?怎麼硬上你?他在那裡干你?”

    小蛋氣喘籲籲說:“就在外面那個扶手椅子上……像你這樣……把人家的衣服都剝光了……”我呼吸急促起來說:“剝光?那你的大奶子和小雞邁都給他看得一清二楚?”小蛋呻吟聲說:“哼嗯……他不止是看……還又摸又捏……弄得人家淫水直流……然后把雞巴塞在我嘴裡……害人家連叫也叫不出來……玩了好一陣子……才雞巴就塞進我的小穴裡……”我假裝吃驚地說:“老婆,你被杰哥這樣干,爽嗎?”小蛋說:“嗯……好爽……他把我兩腿放在扶手上……然后就這樣把他大懶交……插進我小雞邁裡……差一點把人家的小雞邁……都干爛了……啊啊啊……我被他干個不停……啊啊……不要停……干破我小穴……他還說……還說……”她嬌喘不停,在幻想中已經興奮的沒法子說下去。“他還說甚麼?”小蛋繼續嬌喘著說:“啊……他還說……要把我的肚子搞大……讓你戴綠帽……還說我是免費妓女……啊啊……還要叫其他鄰居都來干我……所以把我拖出去后樓梯……再來幾個男人一起干我……啊啊……我不行了……他們把精液都射在我小穴裡……啊……子宮裡……弄大我的肚子……說要我生出雜種來……啊……老公……我被其他男人干大肚子……你還要不要我……”我也像發狂那樣說:“干死你……干死你這臭婊子……我就是愛你這麼淫蕩!!帶綠帽真爽!!我就是要你被人干!  阿……”爽到不行,射的小蛋穴都裝不下了,小蛋也在腦中的雜交配對達到了高潮的顛峰。我從南洋回來之后,每次和小蛋做愛時,還是幻想著其他男人來淩辱她,尤其是杰哥,每次都是色迷迷地看著小蛋,有時還由上至下看著她,眼光好像要穿透她的衣服,看到她的奶子、屁股和小穴!我突然有個奇想:要不要偷偷把小蛋床上的淫聲浪語讓這個色狼聽聽,嘿嘿,光是想想這個念頭,心臟的血液就直衝腦袋和雞巴,興奮得不得了。於是經過幾次猶豫,就下定了決心。

    這個奇想也不難實現,因為那時候鄰居都會交換錄音帶,而且杰哥的慇勤,使我跟小蛋都和他很熟。於是我故意把那段做愛聲翻錄在某一歌星的錄音帶裡,然后跟杰哥交換了。果然過了一星期,我開始發現杰哥老是對著他露出色淫淫的微笑,嘿嘿嘿,小蛋還一點也不知道我們兩夫妻的做愛聲帶已經給這色狼聽到了,而且那聲帶裡還由小蛋親口說著杰哥怎麼姦淫他呢。小蛋當然是一無所知,還跟人家點頭打招呼,但杰哥卻是朝她挺起的酥胸死盯不已。我內心撲赤撲赤地跳著,每天繼續幻想著,幻想妻子被這種身份、地位、外表都差我們一大截的人姦淫著,光想著這種強烈的對比,就能讓我雞巴硬整天,完全無法做事,越來越激動,於是找一個下午,悄悄回家,心想:嗯,回家看看,自己嬌妻會不會跟人家偷情?回到家裡,家裡沒人,嗯,老婆一定是出去買菜準備晚餐!於是我又拿著錄音機,準備再重聽和嬌妻那段做愛聲,看不到老婆被干,聽聽老婆幻想的被干經驗止止渴也好。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