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換妻

真情換妻1

真情我和老公康捷都是1989年大學畢業的,由于學潮的緣故,那年分配得都不好,我們也不例外。我們經人介紹認識並在1990年結婚,婚后的生活很幸福,但我們都是不甘寂寞的人。1991年,下海創業成爲一種時尚,到深圳更是潮流。那年夏天,我們商量后也辭職到了深圳,準備在那里開創自己的事業。

去深圳之前,我們就找好了工作,在同一家公司里。可到深圳后租房時才發現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難,離公司近的房子租金太貴,遠的地方交通又不方便,房租相對我們的工資而言實在是難以承受,長期住旅館更是天方夜談。一籌莫展之時,在街上偶遇我的一位大學同學許劍,也和我們一樣,帶著漂亮的太太小雯來深圳闖天下的。大家都遇到了相同的難題,無奈之下便想到了合租,這樣一來,房租就都是我們可以承受的了。

很快,我們就聯系到了一處房子,離我們雙方的工作地點都近便,房租也合適,還是個有陽台的單元房,頂層的四樓。我們約好時間,興沖沖地去看房子,到了房間一看就傻了。原來只有一個房間,跟酒店的標準間差不多,不同的是多了一間小得兩個人轉身都困難的廚房。兩對夫婦可怎麽住啊?我們都猶豫了,可房租和上班的便利又讓我們難以割舍。商量之后,就硬著頭皮住了下來,將房間一分兩半,用個丁字形的簾子隔開,外面還隔出一個走道。說好等經濟稍寬之時,再請人用木板隔斷。其實那只是借口,真實的想法是先立住腳,趕緊攢錢單獨租間房。

四個人擠在一間不足20平米的房子里,不方便是肯定的,現在的人們根本無法想象我們那時的困難。做飯、上廁所、沖涼都極大的不便。房子小,兩張床幾乎都挨在一起了,睡覺翻身都得輕輕的,更別談過夫妻生活了,我們都是新婚,有那種沖動和需要是自然的,可我們又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雖然思想開放,可那畢竟是不能示之于人的事,而這種事情不象租房子,根本無法在一起商量。我們都很苦惱,可又沒有解決的辦法。

一周之后的一天,我和老公下班回到家,發現門上挂著一只鼓鼓的塑料袋,打開一看,里面裝滿了小食品,還有兩張電影票和一張紙條:“對不起,請你們倆看電影,我們在家里忙些私事,改日你們再請我們,敬禮”。我們倆都有些犯傻,還是老公先明白了。笑著沖屋里說:“我們十點前不會回來的,別著急,慢慢來”。里面傳出我同學的聲音:“謝謝啦”。我還傻傻地問:“他們干什麽呢?”丈夫大笑不語,摟著我的肩膀就往外走,說:“傻妮兒,做夫妻作業呗!”我的臉一下子紅了,不知怎的,我也想要了。看著電影,我卻在想象著他們在床上翻滾的場景,根本不知道電影里都演了些什麽,腦子一片空白。九點剛過,電影就演完了,我們挽著手在街上漫無目的地瞎轉著。約九點半左右,老公的呼機響了,在旁邊小賣部回過去,是我同學的留言:“房間收拾好了,請回家。”我們倆如釋重負,趕緊往家走。回去時,他們都睡了,可能是避免尴尬吧。

就這樣,我們默契地相互關照著對方。后來天氣變冷了,待在外面的滋味真是難受,誰也不好意思讓別人在外面瞎逛了,又回到了原先無奈的狀態,得不到滿足的我變得有些焦躁,在家里還會強忍著,到了外面就對丈夫撒氣,嚷嚷著后悔來深圳,丈夫無語地承受著。發泄之后,我又因心疼他而后悔。

一天夜里,我被一種壓低的、特殊的呻吟聲驚醒——他們在做愛?!豎起耳朵細聽,聲音果然是從那邊傳來的。一看老公,他早醒了,正瞪著眼睛在聽呢。我剛要說話,丈夫用手捂住了我的嘴,另一只手摟住了我。聽著那邊傳來的呻吟聲和床的吱吱聲,我和老公都有些忍不住了,老公的手伸進我的睡衣揉捏著我的乳房,我的手也伸進他的內褲,握住了他早已堅挺的寶貝,我們都不敢出聲。終于,那邊安靜了,我和老公卻久久睡不著,可又不敢做。

從那晚的聽床之后,我和老公也開始在后半夜小心翼翼地如法炮制。后來,他們肯定也知道了,但大家都佯裝不知,更沒人拿此開玩笑和調侃對方。彼此心照不宣了,也就沒有了太多的顧忌。做愛時間也漸漸地從后半夜聽到對面沒聲音了才做,自然地發展到十點多鍾的正常休息時間。有時兩邊一起做的時候,聽著對面的聲音反而更覺刺激和興奮,再后來,連叫床都不再壓低聲音了。

就這樣,我們兩對夫妻相安無事地各自幸福著。一個困擾我們的頭等大事,就這樣輕松地解決了。想想那時的感覺,就好象是在偷情一樣。性,應該是有些神秘才會有吸引力和令人神往。

一件意外的尴尬,改變和增進了我們兩家的關系。

轉眼間,我們來深圳快一年了,我們相互照顧,彼此都很感激對方的關照,總想找個機會答謝對方一下。過幾天,就是我同學的生日了,剛好又是星期六,他太太提議由他們做東,我們在家里爲他老公辦個小小的生日慶祝,就我們四個人,提議立刻通過。那天,我們兩個女人約好了下班在菜市場見面,買了很多的生、熟菜品,我的同學提了一捆啤酒,我老公買了一瓶大香槟。我們下廚的時候,兩位男士在屋里聊天。想想可憐,在一起快一年了,工作壓力大,加上居住條件,我們從來都沒有時間能坐下來好好聊聊。飯菜上來了,我們撩起了中間的簾子,飯菜就擺在兩張床之間由兩個方凳拼成的“桌子”上,我們彼此祝福,打開了香槟和啤酒。

六月的深圳,酷熱難耐,屋里又沒有空調,兩個風扇不停地吹著。沒過多久,我們的衣服就全濕透了。喝著酒,也沒覺得特難受,因爲更多地出汗,卻感覺很暢快。我和小雯的衣服全都貼在身上了,內衣上的花紋透過濕濕的襯衣清晰地顯現出來,很是尴尬,我們就到衛生間換上了T恤,我還解掉了胸罩,出來時發現她也解掉了。兩個男人也不知什麽時候都光膀子了,以前他們是從來不在外人面前光膀子的,今天可能是高興,加之酒喝多了和天氣太熱的緣故吧,當時也沒有誰覺得有什麽不妥。我驚訝地發現我這位老同學的肌肉是如此的發達而且陽剛十足,在學校時我可是從來沒有注意過他的。到晚上十一點時,酒都喝光了,大家也都有些醉了,小雯搖搖晃晃去燒水,我們輪流暈暈忽忽地擦了一下身子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大帳”里睡覺了。我啤酒喝得太多了,加上又混喝香槟的緣故,意識都有些模糊了。晚上頻頻起夜,頭一直暈暈的。有次起來,廁所有人,我就靠在門邊,迷迷糊糊地問:“誰在里面?”,門開了,小雯搖搖晃晃地出來了,含混不清地對我說:“我都記不清起來幾次了。”我從廁所出來后,扶著牆,迷迷糊糊地回到帳子,一看床上躺著兩個人,急忙出來到了另一個帳子,倒在那個熟睡的男人身邊,摟著他就睡著了。說也怪,那晚就再也沒有起來過。

大約早上十點多,我醒來,可還是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到周圍的東西有些陌生,看了看身邊的男人,一下子徹底清醒了,我失聲驚叫起來,緊接著,那邊的帳子也傳來驚叫——原來,昨晚我們兩個女人上錯床了!我急忙跑出來,差點和小雯撞上。回到自己床上,摟著目瞪口呆的丈夫,哭了起來,老公回過神來,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說:“沒事了,沒事了,酒喝多了嗎,快點,該起床了。”那邊我的同學也同樣地勸著他哭泣的妻子。

男人的安慰讓我們安靜了下來。大家都起來了,開始收拾昨晚留下的一片狼籍。

兩個男人談笑風生,還相約下午去書店,我們兩個女人在廚房里配合默契地洗著碗,誰也不說話。這時,就聽到屋里兩個男人互相調侃開了:“女權運動殺到中國來了,咱們的老婆把咱們倆給換了。”說完大笑。

我們倆互看了一眼,也不由自主地笑了。

我們倆都想消除彼此間的尴尬,我就沒話找話地對她說:“跟他同學四年,想都沒想過他,可卻發生這樣的事,不過說實話,你老公的肌肉夠結實的”。

她接著我的話說:“你老公也不賴,肌肉雖不很發達,可皮膚細膩著呢,軟軟的也不錯呀,昨晚我就覺得奇怪,還以爲是我老公喝酒喝的皮膚發漲變細了呢。”

我又開玩笑地說:“看來我們是各得其所啦?”

她也開玩笑地說:“你這麽滿意他,干脆下午我們跟他們一起出去,把老公換過來,體驗一下挽著別人老公逛街的感覺。”

“行啊。”

這時,老公在屋里問:“兩個小丫頭在密謀什麽呢?”

許劍也接著說:“我們上的專業書店,你們倆跟著起什麽哄?”

小雯回敬道:“少跟我談什麽專業,好像只有你們上過大學似的,就這麽定了,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午飯后,天氣熱得屋里實在不能待了。我和小雯強忍著酷熱,給渾身是汗的男人燒水讓他們趕快洗洗,好到樓下涼快去。我們也想洗澡,況且昨晚汗濕的衣服還沒洗呢,再不洗就沒得換了。

終于洗完衣服了,我們倆開始一起沖涼。

當兩個女人在一個小小的空間里赤裸相見的時候,是最容易打開心扉的時候。不知怎麽地,我們說到了各自的床事。

我問她:“你老公那方面怎麽樣?”

挺棒的,最好的就是他快射的時候,那種特硬的的感覺,簡直爽死啦!你老公呢?”

“我老公前戲不錯,就是時間短,我還正在興頭上呢,他就射了,他自己也知道,所以射了之后也不自己睡,還是繼續刺激我,等我滿足之后才睡,有時竟然能做兩次。”

“我老公很少前戲,上來就進去,每次都把我弄疼。好在他堅持的時間長,慢慢地我也就進入狀態了,他們要是勻一勻就好了!”

我開玩笑地說:“要不換換?“

“不害臊,虧你說得出來。”她拍了我一下,笑著說。

我回敬道:“反正我老公你摟過了,你老公我也抱了,有什麽呀!”又學著她的口氣說:“就這麽定了,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一陣嬉鬧之后,我們換好衣服出來了。

來到街上,挽著各自的老公,說說笑笑向書店走去。我和許劍挨著走在中間。沒走多遠,我就感覺累了,提議休息,兩個男人不同意,我就一只手挽住老公,另一只手挽住許劍,跟他們耍賴。

那邊小雯喊開了:“你也太貪心了吧?”

我說:“有什麽呀?小氣!我把他送給你,這下公平了吧?”

說著,把老公推到她那邊,又把她的手從許劍的胳膊上扒開,並拽著許劍和他們拉開了距離。

我笑著說:“從現在開始,換老公了。”

“換就換,有什麽呀!” 她也毫不客氣地挽住了我老公,又裝出嗲聲嗲氣的聲音對我老公說:“‘二老公’,咱們走,啊?”

“有沒有搞錯,只聽說男人三妻四妾,沒聽說女人還有‘二老公’的?”老公抗議道。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