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妻真除(下)

我妻真除(下)*******************************************************************寫在前面︰我第一次接觸到廣東話,是楚留香那部港劇,好久啰,那時我還很小很小,后來就是不斷的接受港劇的熏陶,那個年代的台灣小孩子一放寒暑假,就是租錄像帶看港劇,看到整夜不睡覺,沒有神雕俠侶、華山論劍、天蠶變、新扎師兄……那是會死人了……相信我……我的廣東歌唱起來不會比香港本土的難聽——這個我試驗過啦——大家都會說——猴腮雷阿……哈哈是真的……不知有多少人會心有戚戚焉……記的學到的第一句廣東話是這個——「鹹濕鬼」這是罵人色鬼的意思……鹹鹹的就是色色的……嗯嗯,好像是這樣啦。所以我想,只要是色的應該就是又鹹又濕,后來看到潮吹的A片,我更相信廣東話這句的貼切,所以;我寫的東西都是又鹹又濕的,希望大家不要見怪呀。(台語和客語,形容的好像沒那麽貼切……哈。)*******************************************************************兩天前的聚餐,和老遊談了很多,也很愉快,聽大姐說那天晚上,她和姊夫還享受了,從未有過的溫柔性愛。

  「老婆,今天晚上,豆仔和小惠真的會來嗎?」周末早餐,姊夫和大姐討論晚上的聯誼事宜。

  「嗯嗯……你放心啦,不是吃過飯啦,我早就跟他們兩個溝通好了啦,還說了一下午呀。」大姐說。

  「也是啦,只是……我……之前對你太……太暴力,我怕他們會……怕我啦。」姐夫擔心。

  「你知道啦,哼……你就是喝酒起酒瘋啦,以后少喝一點,就好啰。」大姐說。

  「我……這幾天已經決定不喝啦,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喝,我也會控制啦。」姐夫解釋啰。

  「嗯嗯……還有阿……以后不要在孩子們面前搞我啦,對孩子影響不好吧,哪有人這樣教孩子的,連院友都看不下去啦,壞榜樣。」大姐又抱怨。

  「我知道啦……一堆罵我的,我豬狗不如,我一定不會再對你動手動腳的啦,晚上孩子我也是送到你家里去啦,讓爸媽照顧他們,這樣就不會……不會看到我們……那個……淫亂……是不是啊……哈哈。」姐夫搔搔頭。

  「死鬼……你不對我動手動腳,老娘怎麽爽呀,是溫柔點啦,還淫亂勒……是增加生活情趣啦!……笨。」大姐笑著說。

  「哈哈……老婆你好聰明喔,我就是老粗阿,要不是你那麽……那……那麽淫蕩……我也不會……不會動手動腳啦。嘿嘿嘿。」姐夫傻笑,又摸了幾下大姐的奶。

  「討厭鬼……又亂摸什麽啦,我妹的可大啰……要摸……留到晚上你再摸個夠啦!……記住啊……不要太……暴力,他們都是斯文人,要想長久久,就要規矩點,知道嗎!」大姐又叮咛。

  「我有記住啦,不是說的很清楚了嗎?我們……先喝點小酒……當然;我只喝一杯,然后要小惠跳舞……然后我再小小力的拍她屁股……然后……你有寫下來嗎?……我都忘了……嘿嘿嘿。」姐夫又傻笑。

  「唉唷……笨蛋啦,你以爲是蓋房子啊,還有步驟的……到時候看情形啦,他們兩個也玩的很瘋啦,你放心啦。」大姐笑。

  「那好吧,你在家里準備,我先把孩子送到你家去,喔……還要去載小元……一起送去。」姐夫說。

  「嗯嗯……好好好,我先去布置一下,記的去好事多買葡萄酒喔!」大姐開始收拾餐桌。

  「嗯嗯……那個……老婆,你和……和豆仔……在旁邊看……會……不會……會……就是……做起來呀?嘿嘿。」姐夫又問。

  「怎麽……不可以嗎?還是……你要怎麽玩……?」大姐問……心里卻想,老娘早就跟豆仔玩過了啦。

  「不是啦……我是說……你要想被……被……豆仔……干的話……就盡量干沒關系啦,哈哈啊……我是說……可以玩瘋一點啦……」姐夫笑著說。

  「知道了啦,本來就……就……看情況一起玩的不是嗎?到時候現場再說吧。」大姐推著姐夫出門。

  廚房收拾完畢,大姐又打電話到娘家,交代孩子的事情,老遊一定又要帶著孩子們去玩,這一弄應該是快傍晚回來。

  我家里電話聲響。

  「妹……是小惠嗎?我姊啦。」大姐打來的。

  「嗯嗯……姐我是惠啦,怎麽啦,不是晚上見嗎?」老婆問。

  「唉唷……我想說……你先來陪我準備啦,你姐夫有去帶小元嗎?」大姐說。

  「嗯嗯……剛剛接走啦,說要帶爸媽和孩子們去意大世界玩,ㄟ……姐……姐夫剛剛呀,我送孩子出去,看到我的時候呀,他還會害羞ㄟ……哈哈。」老婆笑。

  「對厚……看不出來會對人動手動腳的,……不過上次鬧大了以后,不知道變的多乖了啦。今晚你放心啦。」大姐打趣又安慰。

  「那要我現在過去嗎?」老婆問。

  「嗯嗯……應該是吧,來幫我挑幾個東西,適合晚上玩的。嘻嘻。」大姐笑。

  「好呀,好呀,反正是要用到我身上的,我得好好的選一下啰。」老婆淫笑。

  「嗯嗯嗯……那快來吧!」大姐說完挂電話。

  之后;交代我了一下,老婆就穿好衣服,到大姐家里去了,家里剩下我和小妹,她都睡到中午,我也去街上晃了一下,中午帶了午餐回來,和小姨子一起吃。

  「小涵,來吃飯啰。」我把東西擺好在餐桌。

  「ㄟㄟ……姐夫……你真好ㄟ……嗯嗯……好幸福唷。呵呵。」小姨子一過來就坐到我旁邊。

  「快吃……肚子餓了吧,多吃點唷。」我勸她吃飯啰,她對我摟摟抱抱的。

  「呵呵……好啦……姐夫……嗯……問你唷……ㄟ兜……那個……」小妹支支吾吾。

  「什麽啦,先吃飯吧,吃完再說啦,……你這樣抱著我……怎麽吃飯呀。」我把筷子給她。

  「唉唷……人家是說……是說……姐姐不在的話,人家……可不可以……那……那個……」又是支支吾吾。

  「說吧……又不是外人……而且我們又……唉……說啦。」我說。

  「好啦……嘻嘻……就是姐姐不在的時候呀……我可以叫你老公嗎?呵呵……這樣比較甜蜜。」小妹幸福的笑的很甜。

  「嗯嗯……當然可以啰……哈哈……這樣我就有兩個老婆啦!」我笑她,我心里想……你要叫我兒子,我叫你媽,我還真要答應你勒,我又氣起老爸。

  「嗯嗯……老公……老公……吃飯飯唷……呵呵我給你盛湯喔……」小姨子賣弄起風騷啦。

  這一頓飯吃的真風情,我心里想著以后幸福的日子,哈哈……在客廳沙發里,我隨意的按著遙控器,小妹端來水果和茶,又坐到我旁邊。

  我喝了幾口水,又抱著小妹。昨天晚上被老婆榨了不少精力,現下我只想溫淳,享受這甯靜的中午,然后期待著激情的晚上到來。

  在大姐家里,一陣風暴又起。

  「妹……這幾樣好嗎?」大姐挑了一個,蝴蝶形狀貼身的跳蛋,一個震動的不求人,還有幾件情趣內衣。

  「呵呵……姐,你們怎麽買那麽多呀,真的每次都用的道嗎?」老婆看著玲琅滿目的情趣用品。

  「哈哈……還不是那個老變態的,每個月總要買一樣的,經年累月的……就變那麽多啦,有的我都沒用過,你沒看到很多都沒拆封呀!」大姐一邊整理,一邊說著,還拿了一跟按摩棒,在老婆面前晃呀晃的。

  那根按摩棒很特殊,大致是兩節連著,前端那段會前后伸縮,並解圓弧轉動,還會整段劃著圓形。后段那一截,則有很多顆粒在上面,也會轉動和震動。

  「ㄟㄟ……姐……這根是什麽?看起來……看起來……好神勇喔!你有試過嗎?呵呵。」老婆一把搶過來,就在手上把玩著。

  「這個呀,我只用過一次,差一點被它搞死……它叫無敵威力大魔神……哈哈哈。」大姐說完,還把包裝給老婆看。

  「喔……真的嗎……呵呵……」老婆突然臉紅起來,表情無限淫蕩的看著大姐。

  「ㄟㄟ……妹呀……你……要是想試……我……可以幫你唷……嘻嘻。」大姐拿起一個跳蛋,在老婆脖子撩弄著。

  「……唉唷……姐……別鬧啦……呵呵……好癢喔。」老婆向大姐靠過去,用那個大魔神,也在大姐胸前滑動。

  大姐和老婆,互相玩弄了一下,兩個人已經臉紅通通的,情欲高漲到不行。

  「妹……我們……我們……先來一下好不好?我想……我想……爽一下!」大姐親吻著老婆。

  「嗯嗯……嗯……姐……好……好……我們……先……先……來一次……呵呵。」老婆報以熱烈響應,一腳則踢開電話筒,按了一鍵通到家里的電話。

  「姐……讓豆仔……聽一下好不好,呵呵呵……」老婆笑淫淫。

  「哈哈……你是想害死豆仔……還是想害死小妹呀……呵呵。」大姐也笑淫淫的說。

  家里電話響起,我接起來,只聽到一陣呻吟聲……我知道是老婆和大姐……立即開了擴音……我和小妹抱著聽。

  兩個女人——親姐妹,互相脫下了衣服,又吻又摸的,激情淫蕩到不行。

  先是老婆幫大姐舔陰,吸吸啐啐的,大姐淫叫呻吟到不行,然后又換大姐幫老婆服務,接著又是69式的互相品穴。

  「妹……你……你有過……跟女人……這個呀?喔……連……屁眼……都……好爽……喔……」大姐舔著老婆的水穴。

  「喔喔……姐……你也……也是嗎……?嗯嗯嗯……」老婆享受著。

  「嗯嗯……我是跟……跟……我婆婆啦……就是去年……她來這里看老遊,結果看到我和老死鬼那個……所以……就……喔喔……啊。」大姐說。

  「姐……你也會……舔屁……眼喔……喔……爽……你們就一起做啊……是……是……嗎?喔……喔……」老婆說。

  「哪有啦……你……四合院的文章看太多啦……真是的……喔……爽……是隔天晚上……就……還找我弄啦……老遊不知道……」大姐說。

  「厚……大姐……你好不要臉喔……偷我老公……還偷你老公的媽!哈哈哈,姊夫調教你調教真好……喔……」老婆說著翻身起來。

  「我先說啦……我是跟妹……小涵她一天到晚偷看我老公和我做愛,有時候還偷看豆仔在廁所打手槍,被我抓到了……就……就脫她衣服教訓她……呵呵呵……不然呀……她早偷了豆仔了,我們家的女人呀……真糟糕耶!呵呵……是不是呀淫蕩姐姐。」老婆擡起一腳,讓自己的淫穴,和大姐的濕穴交會在一起。

  「要磨鏡啊……喔……斯……小惠……你好……會……磨……喔……等等……我要讓大……魔神……操死你……」大姐風騷的叫著。

  「嗯嗯嗯……喔……喔……好爽喔……喔喔……」老婆淫叫。

  一會兒之后;她們雙雙來到高潮……我這邊則是早已和小妹,脫個精光啰,我們熱吻了一下,我ㄧ摸小涵的穴,沒想到水那麽多,早已濕濘一片,整個陰毛也一片狼籍,我讓她趴在沙發上,臉靠著茶幾的電話筒,我從后面把我的大肉棍,深深的插入她的陰道,奮力的進出抽插起來。

  老婆和大姐那里,則是大姐穿起皮制的情趣內褲,那個大魔神的后端,可以挂到情趣內褲上,大姐穿起就像有一條假揚巨一樣。那個情趣內褲的里面,也有一個L型的假陽具,大姐穿上前,要把那個假陽具,開啓震動旋轉,然后放入大姐自己的陰道中。

  「惠……快來……讓姐姐……操……操……死……你……喔喔……喔……啊……」大姐說完,就讓老婆躺在沙發上,把大魔神干到她陰道里。

  「喔喔……喔喔……嗯嗯嗯……姐……你……好……會干……喔……好……爽……爽……喔……喔……」老婆下子就淫叫起來。

  「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喔……喔……喔……嗯嗯嗯……啊啊……要……來……了……來……了……喔……喔……起……一起。來……妹……一……起……來……呀……啊……我……來……了……啊。」不久大姐高潮來了。

  「嗯……嗯嗯……喔……喔喔……嘶嘶……啊……啊……啊……好爽……喔……爽……我……也……到了……啊……喔……喔……來……了……來……來……來……了……啊……」老婆也禁不住了。

  「喔喔……喔喔……大姐……二姐……你……們……兩個……好好……淫……蕩……好……騷……喔……我……好……爽……爽……喔……喔……喔喔……姊夫……老公……老公……快……干……我……我……要……到……了……要……到了……呀……啊……啊……啊……來了喔……」小姨子也噴了聽到三個女人的淫聲浪叫,我早已忍受不住,幾經沖刺以后,竟然也一泄如注,全噴射進小妹的陰道內了。

  「呼……喔……好爽喔……老公……你都聽到啦,夠淫蕩厚……我們三姐妹全給你干過啰,你可要知足唷,我要是跟姊夫來幾下,就讓小妹或大姐代替我啦……要小妹當你的真老婆也沒關系……哈哈哈。」老婆喘呼呼的說了一串。

  「知道啦……老婆……我現在不就跟我的小姨子小婆干嘛……我很知足啦……道是你……今晚可要小心啦,老遊的粗棒子,可比大魔神厲害唷。哈哈。」我調侃老婆。

  「所以才要先練習咩,記的出門要關瓦斯水呀……都要檢查一遍呀!」老婆又唠叨起來。

  「知道啦……等等姊夫就來接我們啦,待會見啦。」我挂了電話,和小妹又是一頓溫存。

  ***********************************************************************************************************晚上,姊夫來接了我和小妹過去他家,一進門老婆和大姐都穿著情趣內衣,若隱若現。我和姊夫、小妹,也被逼迫穿上同一系列的情趣內衣。

  大姐的是粉紅比基尼式的,但是只用八字線,繞住雙奶,下半截的屁股和陰穴部分都是婁空的。

  老婆的則是皮制的,仿繩縛的SM情趣衣,一共是四條細皮帶,和前后兩條皮帶串起來,奶子上下各一條,腰部一條,小腹也一條繞過屁股,小穴的地方有細絲稍稍遮住。

  小妹的是普通的淺綠色紗質睡衣,上半身像小背心,下半身像短窄裙,都有白色長絨毛修邊。

  本來我和姊夫也穿的,但是尺寸不合,只好脫下啰,兩個男人就光著棍子,跟三位美女一起吃晚餐。

  餐畢,我們又到客廳,水果、酒、飲料、甜點的擺了一桌。我們享用著甜點和美酒,輕松愉快的聊天,讓大家都卸下心防∼∼其實是讓姐夫慢慢的解放啦,希望他不要抓狂。

  「哈哈哈……呵呵……我來給各位跳一個舞,表演一下,獻醜啰……姐夫呀……這個給你,跳不好就叮咛我一下,嘿嘿。」老婆走到前面,我和老遊搬開桌子,老遊接過老婆給他的不求人——是震動的唷,也拉來沙發凳子,坐到旁邊,我和大姐、則坐沙發上,我坐在她們中間。

  電視的MV放著,老婆開始跳著豔舞,每一下都大開大阖的,先是對著我們表演,然后又對著姐夫,又蹲又拉腿的,老遊的老二翹到肚臍上了。

  不時的;老遊還拿著不求人,撩幾下老婆的大腿,老婆被弄了幾下,竟笑淫淫的,把老遊手上的不求人,有一下沒一下的,拿去搔她的奶子和陰穴。

  幾經老婆的挑逗,老遊已經不再看我了,他站了起來,拿著不求人稍稍加重了力量,撩弄起老婆的奶子和陰穴,老婆的陰穴早已濕濡狼藉,沾的不求人前端,也濕滑不堪。好幾下老遊把不求人,摳進老婆的穴洞,拿出來又去撩弄她的奶頭,奶子和奶頭,竟也被老婆自己的淫水,沾的微微濕潤。

  「姐夫……過來……跪著舔我的穴,呵呵呵。」老婆說完,拉著姐夫的耳朵,讓他跪在老婆胯下,老遊到位后立即舔起老婆的濕穴來。

  看到這里,我ㄧ手大姐的穴,一手小妹的奶,兩眼發直,老二也挺直了。大姐和小妹則是挨著我,又吸又舔我的老二起來。

  「呵呵……姐夫……你不乖唷……下就硬了……想干別人的老婆啦……我可是你的小姨子呀……呵呵呵……當著我姊面前偷呀!嗯嗯……舔的好爽喔……姐夫……想……想……插進來嗎?呵呵……」老婆淫叫著,用腳撩弄著老遊的老二。

  「想……想……小惠……可……可以……給……給……我……嗎?」姐夫顫抖的說著。

  「想得美啦……喔……要……要……舔的……好……才……才……讓你……進……來……呀……呵呵……嗯嗯……繼續。」老婆抓著老遊的頭,讓他整個臉都貼上老婆的陰穴。

  我們這邊,大姐蹲了下去,開始舔起我的巨棒,幾次的屁眼攻擊,讓我哀號連連,小妹站起到沙發上,跨過我的臉,讓我舔她的陰穴,泛濫的洪水,滴流到我的臉上、肚子上。

  然后大姐站起來,搔了幾下自己的淫穴,濕濕的手指,就擦到小妹的嘴里,握住我的巨炮,對準她的陰穴,一屁股坐下來,淫嚎呻吟的同時,又舔起小妹的屁眼和穴,舌頭和我交會著。接著又把我的手拉去抓她的屁股,她的手又撫弄起小妹的奶子來。

  老婆這時把姐夫,拉到我們旁邊,坐下以后,便把姐夫粗大的肉棒,納入她的陰穴內,老婆尖叫失聲——好大呀。

  「喔……挖勒!」我叫起來。

  原來是姐夫竟然把手指,探入大姐的屁眼內,一時之間,我的老二受到莫大的擠壓,進出挖弄的手指,就像在給我按摩似的,爽到不行失聲叫起來啦。

  之后老婆又翻身,背對著姐夫,彎腰手扶著沙發椅背,一手又引導著姐夫的巨屌,插入她的淫穴。

  「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姊……夫……好……熱……好……棒……呀……干……的……我……好……爽……用……用力呀……喔……喔……喔……喔……恩……」「嗯嗯……嗯……嗯……喔喔……阿……啊……豆……仔。也很……行……啊……喔……喔……喔……好會……干……嗯……嗯嗯……喔……喔……再來……不要……輸……給……你姐……夫……來。喔……喔……喔……喔。」「嗯嗯……嗯……喔喔喔……喔喔……阿啊……啊來了……來了呀……喔……喔……喔……嗯……嗯啊……」兩個女人都淫蕩的亂叫起來,同時也到了高潮,我和姐夫都刺激的一射而盡。

  這時小姨子和老婆親了一下,然后又和姐夫吻了起來。姐夫對我笑了一下,大姐卻把我的手摸向小姨子的屁股,然后讓我的手指在她的屁眼轉動。

  「輕一點……她等等會很爽喔!」大姐叮咛我。

  小妹的屁眼,在經過我和大姐的挑弄,不知我們的口水,還是她自己的穴水,早已是濕濡一片了,我的手指一下就鑽了進去,小妹清叫了一聲,表情好像痛苦又享受。大姐拿了在旁邊的潤滑液,擠了一些進去她的屁眼,一下子也就濕滑起來。

  「我也試試……你……弄前面……豆仔……」姐夫對我說。

  我忙將手指抽出,然后又伸進她的穴里,我慢慢施力在她的G點,老遊也把中指慢慢插入小妹的屁眼,小姨子抿起嘴來。

  「啊啊……啊……啊……要……到……了……姐。夫……啊……啊……啊……嗯嗯……嗯……嗯……輕……一……點……輕一點……慢……慢……慢……喔喔……喔……我……要……丟……了……要……丟……了……喔喔……喔喔……啊……我……泄……了……要……尿……尿……嗯嗯嗯……喔……啊……」小姨子像哭泣一樣的叫著,爽中帶痛的呼喊著,是到了高潮了,陰穴里湧出的水,像噴泉一樣,而尿道口也噴出了陣陣的噴泉。

  「唉唷……人家快大出來了啦……你們好爛喔……」小姨子情緒穩定了一下,就跳起來往廁所跑。

  我們四個也慢慢的站起來,手拉著手進去浴室,我們進去時,小妹已經拉完沖水了……還噴了芳香劑。

  「你們三個跪著,讓我和豆仔尿你們頭上。」姐夫讓他們三個都跪下,面對著我們。

  「那等等,我們也要尿你們頭上……小涵……你還有尿嗎?」老婆說著就去挖小妹的穴。

  「唉唷……呵呵呵……有啦有啦……」小妹一邊躲一面嬉鬧著說。

  接下來當然就是我和老遊,用尿給他們三個女人洗澡啦……哈哈真刺激,我還故意的把尿,漬在她們頭發上,尤其實是她們的嘴……呵呵。

  然后換我們兩個被她們尿時,可就不好受了,老婆和小妹還叫我張開嘴喝,老婆還把穴直接貼到我嘴巴,又去貼姐夫的,喝的我們滿口毛滿口尿的……一陣嬉鬧完了以后,大家又清洗了一下,一起到客廳要再一次性戰。

  大致的情形,是我先和老婆做,大姐和姐夫做,小妹則是幫我舔蛋蛋。然后我和姐夫又交換位置,接著;我去讓老婆舔老二,大姐舔我的蛋蛋和屁眼,小妹則是幫老遊……幾經交換……我干著小妹,老婆舔著我的屁眼和蛋蛋,姐夫干老婆,大姐則舔著姐夫和我老婆的交合處。

  正在興頭上……大門打開了。

  「爸……媽……」我們幾個異口同聲……動作暫停,客廳的燈也大亮起來。

  「豆仔……你爸媽他們……剛剛來……我來不打電話……就帶他們過來……你們今天不是一起吃飯……這……」嶽母打開門,轉身打開客廳的主燈。

  我爸媽還在門口,抱著我家的小元元,嶽父兩手牽著姐夫他們的孩子。

  我爸手上的菠蘿掉在地上、我媽的外套也掉在地上、嶽父的帽子——兒童遊樂園的氣球帽,在頭頂晃呀晃,嶽母站直了身體,穿著的褲子一下濕了一片——嚇的尿失禁——我想的啦,幾個人口瞪目呆了許久許久……

You may also like...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